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一

   对薄熙来的看法比较复杂。关于此君写过十多篇文章,有反对批判也有支持鼓励,强烈反对他崇毛唱红,但支持他依法打黑和重视民生,也赞赏他关于“蛋糕”问题的意见。今天看到重庆三届九次全会“缩小三个差距 促进共同富裕”的决议。“共建、共享”的追求是很符合儒家“民本”、“仁民”思想的,尽管“决议”中那些毛家的陈词滥调“土特产”令人生厌。

   

   不能不承认,在现有封疆大吏中,到目前为止,薄熙来是相当敢干能干的,但同时也不能不指出:这个人又是值得警惕的,因为他崇毛。

   

   毛泽东是古今中外最大的暴君,毛泽东思想是马家和法家这中西两大邪说的“强强联合”,毛家政治是有史以来最邪恶最黑暗最龌龊的政治。崇毛原因很多,概乎言之有两种情况:缺德或缺智。缺德者明知是暴君暴政还歌颂,明知是邪知邪见还信仰,不可救药;缺智者崇毛则是知识、思想、认识的问题,属于“可以教育好”的对象。

   

   我相信,薄熙来与那些真正的毛左有别,薄熙来崇毛唱红,是因为知识、文化方面先天不足,没有机会接触正知见和善知识,影响了智慧的开发,不知不觉上了大当。

   

   异端邪说往往伪而似真、非而似是、邪而似正,具有极大的迷惑性,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迷惑性又特别大,在树立正知正见之前,在建立正确的世界观生命观价值观之前,学习它们,很容易受到迷惑蒙蔽,误认谬论为真理。孔子早就有提醒:“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二

   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最根本性的错误是唯物主义哲学观的错误。世界就其本质来说不是物质也不是意识的,物质和意识都不是第一性的“东西”。这个“东西”同时具有超越性和内在性:超越而又内在于物质和意识。对这个“东西”,儒佛道都有深入的认证,儒家的认证特别透彻。关此,东海已有大量文章透阐,兹不赘。

   

   对儒佛道有一定修养者都不可能真正崇毛。修养越高越反感,越不容易被马列毛的东西洗脑。在毛氏眼里,贫下中农比知识分子可爱,贫下中农中,又越贫越可爱,良有以也。前苏联的斯大林崇拜不如中国的毛泽东崇拜深入持久,就是由于反知识、反道德、反本土文化不如中国彻底。

   

   崇毛是唯物信仰加上暴君崇拜与邪说崇拜,误人误己害人害己,在造祸他人危害社会的同时,也给自己种下各种恶果。大半个世纪以来,多少有志之士由于无识,而错信了唯物错成为马家误上了毛的贼船,而丧失了成人成德的机会,坏了良心毁了一生丢了性命,可谓生的渺小,死的耻辱。事实证明,拥毛崇毛多无好下场。

   

   毛左多小人,而且很容易进一步堕落为恶人,既愚昧又恶毒,这是马家的世界观人生观决定的----那真是毁人不倦的东西。洪洞县里肯定有好人,毛家门下基本没好人。由于毛氏罪恶太大,给崇毛者造成负面影响也特别大,即使某些毛左不曾作恶,也会失去正人君子的信任,引起正义力量的警惕。

   

   因此,别说亲自做毛左,就是接近他们,也是无利而有弊,至少会沾染一身晦气乃至地狱气息。亲君子,远小人,古有明训。至于儒家,对于毛左,不仅“远之而不敬”,而且予以严厉批判。这是卫道、传道和弘道的需要。

   

   儒家是圣贤崇拜、真理崇拜和良知信仰,与马家毛家的暴君邪说崇拜和唯物主义信仰,一正一邪,性质截然不同。孔子站起来,毛泽东就一定会倒下去。

   

   在相当漫长的历史时间段里,正邪善恶并存是常态,有时正善占上风,有时邪恶占上风,但归根结底,善是更根本的力量,邪不胜正是终极性的真理,因为良知是根本性的,是生命之本质和本质之生命。

   

   于政治于社会于个人,崇儒都是最好的选择。有句老话叫:英雄老去多皈佛。儒佛道都是英雄的好归宿,儒家又是最好的,因为儒心最为圆满光明,胜于道心和佛心,成德成圣是人生最大的幸运和成功,越早越好,越快越好。

   

   三

   如果薄熙来能够改唱红崇毛之邪、归倡儒崇儒之正,一定会得到儒家和体制内外广大有识有志之士的大力支持。薄熙来敢说敢干,故不辞冒昧,直言批评,并奉上中下三策,谨供参考。(当然也可以供中央及其他封疆大吏参考。)

   

   下策:取消毛氏崇拜,叫停唱红运动---只要去掉马家及毛氏的内容,唱读讲传当然很好。闭口不论马家不谈毛氏,其它一切按既定方针办,沿着重民生、倡公平的路线走下去。这样可以做一个好官。

   

   中策:在下策的基础上,扩大言论自由度,为中华文化的宣传弘扬提供自由平台。同时,鼓励各级官员学习传统经典,在学校课本、在唱读讲传中增加儒家及佛道的内容---儒家目前无歌,可以鼓励创作。采纳中策可以做一代“大官”。

   

   上策:确立儒家的文化主体地位,以仁本主义为指导思想,按《儒家宪政纲要》办,将“基本主张”中某些适合地方实施的条款在重庆落实下去。

   

   当今中国,积弊已深,狂澜已成,很多问题都是整体性全局性的。下策中策,做得最好,不足以大有为。唯有上策是千秋大计。不过,在目前这样的政治环境中,风险较高,非大英雄不敢为,非大智者不能为,非大道德为之不成。孔孟重来当可以,凭薄熙来,无望无望耳,他能成为一代“大官”就不错了。这里也就这么一说罢了。

   

   另外,再免费给薄熙来一个忠告:宽容各种批评异议及民众的不客气不礼貌,是政治家的基本素质。方竹笋案影响极为恶劣。(据说方竹笋已解除劳教,不知是否属实。但愿是真的。)此案薄熙来不论知不知道,都要负领导责任,都是他的政治耻辱。古人云“君王以含诟为德”,又云“忍诟为王”;又云“山薮藏疾,川泽纳污,瑾瑜匿恶,国君含诟。”都把忍诟视为领导的美德。所谓含诟忍诟,通俗地说,就是能挨骂。

   

   这方面汪洋就表现得好。他说:“为什么领导可以发脾气,群众不能发脾气呢?为什么领导可以骂娘,群众不能骂娘?”我不了解汪洋的人,但此言似颇有容人之量。当然,严格地讲,发脾气骂娘是没修养没文化的表现,民也罢了,官不可以。在儒家或民主社会,动辄发脾气骂娘的领导是不够格的。2011-7-23

   东海儒者余樟法写于南宁

(2015/06/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