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命运共同体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命运共同体论

命运共同体论

   

   余东海

   目录

   一、西哲名言

   二、民胞物与

   三、自他不二

   四、爱有差等

   

   一、西哲名言

   “谁都不是一座岛屿,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那广袤大陆的一部分。如果海浪冲刷掉一个土块,欧洲就少了一点;如果一个海角,如果你朋友或你自己的庄园被冲掉,也是如此。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受到损失,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所以别去打听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敲响。”

   

   这一段常被人引用的名言,出自英国诗人约翰多恩之手,原是一首诗,题为《没有人是孤岛》。李敖的翻译是:

   

   没有人能自全,

   没有人是孤岛,

   每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要为本土应卯。

   那便是一块土地,

   那便是一方海角,

   那便是一座庄园,

   不论是你的、还是朋友的,

   一旦海水冲走,

   欧洲就要变小。

   任何人的死亡,

   都是我的减少,

   作为人类的一员,

   我与生灵共老。

   丧钟在为谁敲,

   我本茫然不晓,

   不为幽明永隔,

   它正为你哀悼。

   

   约翰多恩生于1573年,死于1631年,生前诗名不显,直到一战前后,人们才重新注意到这位诗坛奇才。海明威就曾把上面这首诗中的一句用作他一本小说的书名,即《丧钟为谁而鸣》。《没有人是孤岛》是一首描写个体和整体关系、表现诗人的同情悲悯和博大情怀的诗。人类作为一个个整体是息息相通血脉相连的。

   

   多数读者和引用者往往仅从情感和象征的层面理解这首诗,实有牛嚼牡丹牛饮龙井之嫌。不知作者写作时是灵感闪光妙手偶得,还是对人类的自性、生命的本质确有其深入的认识,此诗蕴蓄深厚的哲思,涉及世界观,与儒家“民胞物与”之说颇为默契。

   

   陆九渊说得好:“东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西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南海北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千百世之上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千百世之下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

   这个约翰多恩和后文提到的施韦泽,都堪称西方圣贤。

   

   二、民胞物与

   “民胞物与”成语出自张载著作《西铭》,原话是:“乾称父,坤称母;予兹藐焉,乃混然中处。故天地之塞吾其体,天地之帅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与也。”意思是说,乾元称作万物之父,坤元称作万物之母。我如此微小,却混和乾坤于一身而处于天地之间。所以充塞于天地之间的气,形成我的身体,统帅天地万物的天道,就是我的本性,人民是我的同胞,万物皆与我同类。

   

   人类集成形形色色的集体,小则家庭、家族、宗族,大则民族、国家、社会、天下,都是集体,各种各样组织也是集体。一个集体就是一个有机的系统,一个系统就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大而言之,人类就是一个大集体,大共同体。

   

   命运共同体这个概念是东海于2012年4月6日一则微博【同体】中提出来的。我说:个体而言,身心是命运共同体;小而言之,家庭是命运共同体;大而言之,国家是命运共同体;再大而言之,人类是命运共同体;更大而言之,所有生命是命运共同体;极而言之,宇宙万物是命运共同体。修身是追求身心和谐;亲亲仁民爱物,是致力家庭社会人类生命和宇宙万物的和谐。

   

   《礼记礼运篇》说:“故圣人耐以天下为一家,以中国为一人者,非意之也,必知其情,辟于其义,明于其利,达于其患,然后能为之。”意谓圣人能够将天下看成一家,把国家看成自己,并非主观臆想,而是能知道生命本质真相,洞晓其中义理,明白利益和忧患之所在,才能做到这个地步。

   

   懂得了“中国一人,天下一家”之理,自然充满恻隐之心,深怀仁爱之情,吉凶与民同患,以天下为己任。《尚书》:“一夫不获,则曰时予之辜。”《孟子•离娄下》说:“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饥者,由己饥之也;是以如是其急也。”

   

   《西铭》说:“凡天下之疲癃、残疾、孤独、鳏寡,皆吾兄弟之颠连而无告者也。”王阳明说:“一夫不获,若己推而纳诸沟中者。”段正元《外王刍谈录》说:“天下有溺者,犹己溺之也,天下有饥者,犹己饥之也,若己推而纳诸沟中。一夫不获其所,则有不安,故曰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也。”

   

   爱人就是爱己,害人必将害己,通过损人利己得到的利益越大,对自己的危害也将越大。不少人懂得,坑家人就是害自己;但很多人不懂得,坑国人也会害自己。在一个命运共同体里,厄运和痛苦是会相互传染的。把绝大多数国民压成弱势群体,是政治的弱智,等于深挖自家的墙脚,必然恶化自己命运。

   

   一个家庭,一人立功全家光荣,一人作恶全家蒙羞,兄弟阋墙易招外侮,弑父杀母终将自绝;一个国家也一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贫富强弱若过度悬殊,富强阶层就后患无穷,民不聊生之后继之以官不聊生,“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之后继之以“天街踏尽公卿骨”,这是历史规律或者说因果律。

   

   你置身于某个家庭和国家,这个家庭和国家的命运就与你个人命运息息相关;一个家庭有一个家庭的共业,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的共业,作为这个家庭或国家的一份子,必然受到家庭和国家共业的影响。作为人类一份子,你的命运必然受到人类共业的影响。美国前总统肯尼迪说得好:“只要有一个人被奴役,全世界都不自由;只要有一个人被侮辱,整个人类都失去了尊严。”

   

   更大而言之,地球是一个大命运共同体,地球的一切与人类命运息息相关。再大而言之,宇宙就是一个大命运共同体。宇宙万物与人类命运都有关联。孟子说“万物皆备于我”, 陆九渊说:“我心即是宇宙,宇宙即是我心。”又说:“宇宙内事乃己分内事,己分内事乃宇宙内事。”

   

   我在《天人感应论》中指出,宇宙是一个大系统,相互之间有着先天性的联系,人与人、人与物、人与天都存在着各种因果感应关系,故宇宙生命是一个息息相通的命运共同体,也意味着万物有某种共同点,有可以相通处。现象界的一切无不在因果之网中。

   

   现代环境伦理中有一条尊重自然原则。现代系统科学和环境科学认为,人是自然生态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自然系统的各个部分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人类的命运与生态系统中其他生命的命运休戚相关。所以,人类对自然的不尊重实际上就是对人类自己的不尊重,对自然的伤害实际上就是对自己的伤害。

   

   万物一体、天人合一、万法归一、理一分殊、天人感应、民胞物与、天地万物一体之仁、我心即是宇宙、宇宙即是我心等等说法,似乎很深奥,其实皆儒家常理。只要解悟了自性,一切就迎刃而解砉然贯通。

   

   王阳明说:“大人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者也。其视天下犹一家,中国犹一人焉。若夫间形骸而分尔我者,小人矣。大人之能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也,非意之也,其心之仁本若是。”又说:

   

   “是故见孺子之入井,而必有怵惕恻隐之心焉,是其仁之与孺子而为一体也。孺子犹同类者也,见鸟兽之哀鸣觳觫,而必有不忍之心,是其仁之与鸟兽而为一体也。鸟兽犹有知觉者也,见草木之摧折而必有悯恤之心焉,是其仁之与草木而为一体也。草木犹有生意者也,见瓦石之毁坏而必有顾惜之心焉,是其仁之与瓦石而为一体也。”(《大学问》)

   

   三、自他不二

   从命运共同体的层面着眼,就不难理解“古之学者为己”的真义,不难理解道德追求与利益追求的一致性,即道德本身内涵着根本和长远的利益,也就不难理解损人不利己、害人即害己的道理。通过损人害人获得的利益必然是物质、表层而短暂的,必然持而不坚坚而不久,且难免后患重重。

   

   为人为己,一体同仁,同归于仁性,换言之,利己利他都是人之本性的作用。只要不损人,利己也是利人,利己也有功德,道理很简单,人类是个命运共同体。只要不违背基本道德原则,每个人的成功,都有利于社会进步和文明提升,每个人的发明创造,都是对人类的造福。

   

   例如,无论谁无论出于什么动机发明了电,光明属于全人类。每一个人都是人类的一份子,每一个人的成功都是人类的幸运,都有助于人类的文明进步和福祉提升---当然,前提是手段非恶,不损人。

   

   懂得了这个道理,利己主义和利他主义的错误就一目了然了。利己主义有己无他,“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 毫不利人专门利己,不知利益他人和社会,也有利于自己;利他主义“摩顶至踵以利天下”,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不知利益自己也有利于他人和社会。两种学说都将自他割裂开来甚至对立起来了。关于利己和利他的关系,我有一《自他偈》写道:

   

   利他不碍利己,利他就是利我。

   助人福德多多,皆是同胞一家。

   他人幸福无忧,自己不在话下。

   能够立人达人,自然己立己达。

   

   一花引开百花,利己不碍利他。

   一人立业成功,就业机会增大。

   一人发明创造,造福万户千家。

   任谁科技突破,都是利益天下。

   

   共赢共生共发,利己就是利他。

   维护自己权益,即是维护大家。

   争取个人自由,即争自由中华。

   一人见性证道,众生一口吞下。

   

   该利己时利己,该利他时利他。

   利他不必害己,利己不宜害他。

   利己不要主义,利他不要高调。

   坚持中庸之道,争取自他圆恰。

   

   到了非常时刻,成仁取义当下!

   

   “仁者爱人”与“古之学者为己”,着眼角度和表达方式不同,却是殊途同归,为己与为人,自爱与爱人,同归于仁。人世间种种罪恶和人祸,归根结底在于不明“性与天道”,不明“民胞物与”、“万物一体”的奥义,不能自利利人和自立立人,而且热衷损人利己,以致最终害人害己。

   

   世人常说:“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无缘无故的恨”。懂得了命运共同体的道理,就明白这句话的错误了,民胞物与,万物有缘,只是小人不知此中道理耳。

   

   君子小人都有爱心,但同中有异。君子因为悟入“天地万物一体之仁”的境界,深明民胞物与的大义,其亲亲仁民的追求和己饥己溺的情怀,发于仁心勃勃不容已,至真至实。小人之爱则难免狭隘肤浅短视多变,缺乏饱满持久的内力。

   

   更可怕的是,小人之爱往往动机、过程和结果皆不善。以爱的名义,甚至自以为是爱,实质则是私心恶意的改头换面。如文革中那些大义灭亲者,大多为了牺牲亲人利益自己,以大义为名,谋一己之私,所谓大义,实为大恶!众多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社会主义者,亦可作如是观。

   

   四、爱有差等

   天下一家,中国一人,万物一体,并非对所有人不分厚薄,更非将人与万物同样看待。墨子讲兼爱,平等爱人,儒家讲推爱,推己及人,推人及物。对于亲人是亲爱,孝顺父母,友爱兄弟;对于民众是仁爱,推爱,《尚书》说“保民”,《大学》说“亲民”。对于万物是爱惜。从亲爱亲人出发,推爱百姓,再推爱万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