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39)]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港事漫談:泛民告急
·港事漫談:策略投票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上)
·港事漫談:周永勤案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中)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香港日記 (95)
·港事漫談﹕小鬼開道
·港事漫談﹕國慶禮物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溫故知新﹕正邪之爭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testing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梁耀宗錯失戎機
·香港日記(96)
·港事漫談﹕梁游與釋法
·世事漫談﹕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選舉
·港事漫談﹕梁游失去議席
·香港日記 (97)
·港事漫談 ﹕特首難產
·天亮了!
·香港日記 (98)
·香港日記 (99)
·香港日記 (100)
·師生緣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反覆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真實死因
·港事隨筆﹕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真實意圖
·港事隨筆﹕ 林鄭繼續強硬的啟示
·香港日記 (101)
·香港日記 (102)
·人生漫談﹕壞脾氣
·香港日記 (103)
·港事漫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漫談﹕張炳良肯定得太早了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港事漫談﹕七警案
·香港日記 (104)
·讀書閑筆﹕紅樓夢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39)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15/6/9

   方興未艾的本土主義

   本土主義似是佔中後的新興事物或產物。在佔中之前,香港人雖然也有本土意識,但不排外。佔中之後,本土意識被刺激得大爲高漲,並引導了一部分人,主要是青年人,的思想和行動。我估計本土主義在香港會逐步成形和壯大,將成爲香港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在社會和政界躍動。

   佔中本來是幾個成年民運人士發起的抗議運動,但一開始便被學生和在業青年帶導了。當時沒有人知道這是香港政治生態,或者說在野政治生態變化的開始。陳日君主教當時說學生騎劫了佔中運動,其實那時大家都不知道這是一種新生政治意識的濫觴。

   這個以香港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青年為主力的社會和政治力量,現在仍在醖釀和發酵之中,正在形成自己的文化,策略和目標,值得我們注視。

   以筆者的粗略觀察,本土主義,現在雖然仍是在初始階段,卻已併發出不同的光譜和取向。這光譜和取向我大致分爲兩類, 以是否追求香港獨立為分野。

   香港能否獨立,已是一個常識問題,可是卻仍然有人寫文鼓吹。我以前曾在這裡指出,香港獨立,一無條件,二無民意。其實香港人追求的,是真正的一國兩制,鼓吹香港獨立對此不只無助,而且有害。有害之處在於擾亂視聽,給人口實,讓共產黨有藉口收緊香港的民主自由,所以它是為共產黨服務的。現在共產黨不給香港人真普選,所用的借口便是有人搞獨立。

   倒是不以獨立為目的的本土主義,值得我們深入關注。今年的六四,首次出現了大專學生不與支聯會一起,而自行舉辦紀念活動。他們提出了自己的訴求,顯示了與傳統民主派的不同態度。他們認爲香港人應該著力于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爭取香港的民主,而非搞什麽建設民主中國。

   這點筆者認爲並非沒有道理。六四已過去了二十六年,六四後新一代已經成長了。當年的政治環境和今天的已經完全不同。六四後有一段時期,有些人認爲中共命不久矣,想著怎樣建設民主中國。但是,這麽多年過去了,中共雖然問題叢生,但身體卻健壯起來,不像很快就要拉倒的樣子。相反,香港卻在中國的陰影下,岌岌可危。在這個時候,在香港土生土長的青年人起而反抗,保護家園,我認爲是應有之義。從這個角度看,本土主義的興起和發展,實是喜人之事。

(2015/06/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