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49)]
点滴人生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49)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15/6/27

   洩密者(下)

   工聯會,顧名思義,是“代表”和”爭取”工人利益的。共產黨自稱是無產階級的先鋒,但在實際的運作中,工人從來沒有佔領高位,從來只是被利用的對象,做共產黨的“後盾”。香港的工聯會也是一樣,為共產黨籠絡工人,做草根工作。但自從民建聯成立後,民建聯成了左派的精英組織,統率整個特區各方面的工作,(除了工運之外)。即使草根基層工作,也是民建聯的天下。工聯會有如“二奶仔”,什麽都是民建聯説了算,工聯會這麽多年來,早已憋了一肚氣。

   對工聯會更爲不妙的是,這次退場事件,又涉及了他們另一重磅人物陳婉嫻。陳婉嫻在懷仔一事中,早已搞得灰頭灰面,失了分數。這次在退場一事中,她又不聼民建聯指揮,留在議事廳,誤了大局。如果她走,並知會其他人一起走,則雖自由黨留下,也不夠法定人數開會。立法會開不成而流會,則建制派大有文章可做,起碼可以“等埋發叔”,並於投票後集中火力狂掃泛民。

   陳婉嫻因此可能成爲由民建聯發起和領導的退場行動失敗的替罪羊,在共黨内部會議中被批判。這點並非不可能,特別是中聯辦沒有深責民建聯,並對其過錯十分維護。中共一貫的做法,任何錯失必要找代罪羔羊。它不敢怪責自由黨,因爲自由黨是統戰對象,其他的非共建制派也一樣不能深究。這樣一來,工聯會的陳婉嫻便是首選了。

   爲了防止上述情況出現,也爲了打擊民建聯,令其不能逃避責任,工聯會的黃國健公開要求,安排退場事件的民建聯某些人站出來道歉。這不是小事。大家同是共黨内部組織,有什麽事不可以内部解決?這是公開拆面了。

   然而,中聯辦漠視工聯會的不滿,仍然試圖為民建聯開脫,並邀請所有有關人等開茶會,為民建聯打圓場。至此,工聯會忍無可忍了。茶會星期四晚上舉行,洩密文件於同日的東方日報曝光。它要打擊誰?它的内容對誰最不利,一望便知。

   以上是我認爲洩密者是工聯會圍内人的思路。大家不要以爲共產黨人不會洩密。其實,洩密是他們鬥爭的一種手段。你看,周永康的一個罪名是洩密。工聯會的鄭耀棠,王國興等,從他們一向的表現看,無疑是好鬦分子。他們曲綫洩密,絕對有可能。

   土共陣營的内部矛盾,中聯辦不可能不知。但事到如今,它只能希望事態不要惡化下去而已。因此,它警告洩密者“到此爲止”,不要再爆料。但是否有效,還要拭目以觀。

(2015/06/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