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陈破空文集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韩国与中国先后发生客轮翻沉事故,中韩客轮载客均达四百多人,均酿成重大死亡惨祸。两起事件相距一年,但诸多的相似与不同之处。盘点,对照,供国人深思。
   

   
   
   2014年4月16日,韩国,“世越号”客轮,在由仁川港开往济州岛的途中,在海上翻覆沉没。事故原因:疑为人工操作失误,船头突然转向导致货物堆向一侧,致使船体翻沉。另外,客轮原本也存在一些安全隐患。
   
   
   
   2015年6月1日,中国,“东方之星”号游轮,由南京开往重庆的途中,在长江中游翻覆沉没。也是船头突然转向导致船体翻沉。事故原因:当局先称遇龙卷风袭击,湖北地方政府说“大风大雨”,后改口说“我们错了”,以便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但却被知情者揭露出大量人祸,包括:“东方之星”多次改装,加高加长,为的是“多载人,多挣钱。”以至于,船体头重脚轻,潜存287处安全隐患。
   
   
   
   韩国“世越号”,出事后立即发出求救信号,附近渔船和商船迅速赶到,参与救援,许多乘客被这些民用船只救起。韩国海洋警察厅和韩国海军舰艇迅即出动,支援直升机也随后赶到,抵达现场,都在半小时之内。后继救援工作由韩国政府、美国海军陆战队、民间团体和个人共同进行。
   
   
   
   中国“东方之星”,因弃船逃生的船长上岸后才报警,客轮遇难三个多小时后,外界才得知消息。中国政府随后启动救援工作,先后出动武警、军队、潜水员、蛙人、救助打捞船、空军直升机等,号称“举国动员”,以传统的人海战术,投入救援。
   
   
   
   韩国“世越号”,乘客多为高中师生,包括高中学生325名、高中教师15人,他们前往济州岛参加毕业旅行。中国“东方之星”,乘客多为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他们组成“夕阳红”老年旅游团,沿长江游览。
   
   
   
   救援结果。韩国“世越号”载客476人,172人获救,295人死亡,9人失踪。中国“东方之星”载客456人,仅14人生还,434人死亡,8人失踪(截至2015年6月9日)。生还的14人中,7人自救,5人漂至下游获救,仅有2人被当局救出。救援成功率,仅为0.04%。中国政府领导的救援工作严重失败。所谓救援,成了捞尸。
   
   
   
   值得一提的是,韩国船难发生在海上,离岸很远,距最近的屏风岛20公里;中国船难发生在江上,离岸很近,距岸边仅数百米(有说100至150米)。尽管韩国政府的救援工作,其手段和成效,都备受韩国民众责难,但对比之下,韩国却远远优于中国。或许,只有当中国也发生了船难,韩国政府才终于有了下台阶。
   
   
   
   媒体报道。韩国媒体,痛心获救人数太少,纷纷抨击政府,对政府危机应变处理能力低下感到愤怒,批评领导人只能在“桌子上执政”,反思韩国社会种种根深蒂固的弊端,包括客轮安全隐患被忽视、“服从长辈”文化加重沉船悲剧等,自责韩国是“落后型国家”。
   
   
   
   中国媒体。就在沉船惨祸发生的第二天,中国政府即下令严控媒体报导,禁止各地媒体前往事发地点,立即召回已到现场的记者,并要求统一口径,各媒体报道一律使用新华社通稿,一律使用央视画面。中国网民痛斥当局“化惨剧为赞美”、“办丧事为喜事”,并评出官方媒体报道沉船事件的“十大恶心标题”,包括:
   
   
   
   《生为国人,何其有幸》(新华网);
   
   《4天3夜,那些感动我们的瞬间》(人民日报);
   
   《救援一线,中国最帅的男人都在这儿啦!》(人民日报);
   
   《东方之星不必陨落的N个理由》(新华社);
   
   《世界透过沉船事故见中国决心》(环球时报);
   
   《中国的“老人与海”,“东方之星”翻沉事件幸存游客求生记》(新华网);
   
   《沉船救援,十个注定要载入历史的镜头》(中国之声);
   
   《在长江大风大浪中谱写万众一心的赞歌》(新华社);
   
   《感谢你无数次游过那么悲伤的水域》(澎湃新闻);
   
   《孩子别哭,我在长江,已经回到母亲的怀抱》(澎湃新闻)。
   
   
   
   这些标题,其恶心程度,直追2008年四川大地震发生时,山东作家协会副主席王兆山的名诗“主席唤,总理呼……纵做鬼,也幸福……”,以及上海肉麻文人余秋雨的奇文《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七年过去了,中国官媒和御用文人的恶习,丝毫未改。
   
   
   
   政府大肆宣传救援中的“好人好事”,然而,唯一的好人好事,中国媒体却几乎只字不提。发生沉船惨祸的湖北省监利县,当地民众善心动人,对遇难者家属、甚至任何抄外地口音的陌生人,卖花不收钱,搭出租车不收钱,进饭店不收钱,有人要付钱,甚至会被饭店老板推送到门外。可以说,“东方之星”遇难者家属得到的唯一安慰,就来自民风淳朴、古道热肠而无权无势的监利民众。而官方媒体报道监利民众,仅提到“为救援官兵送饭”、“送别搜救部队”,渲染的,仍然是“军民一家亲”的恶俗老套。
   
   
   
   船长与船员。韩国“世越号”,第一时间报警求救,但69岁的船长与其他三名船员率先跳上救生艇逃生。而22岁的女船员朴智英却将救生衣让给学生,并坚守岗位,营救乘客直至海水涨及腰部,最后不幸丧生。事后,韩国法院以杀人罪,判处“世越号”船长李俊锡无期徒刑;以遗弃致人死亡罪,判处另外14名船员1年6个月至12年的有期徒刑。韩国政府追认朴智英、杨大弘(“世越号”事务长)、及两名高中教师、两名高中学生共六人为“永放光芒”的烈士。
   
   
   
   中国“东方之星”,船长张顺文、轮机长杨忠权、大副谭建、二副程林等,在事发第一时间,全部飞快穿上救生衣,慌忙弃船逃生。上岸后,才发出求救信号,距惨祸发生,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在民情汹涌下,中国公安当局拘押了“东方之星”船长和轮机长二人,调查事故原因。
   
   
   
   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一百多年前,英国“泰坦尼克号”在大西洋沉没,获救的705人,多为妇女和儿童,而船长、大副、二副、服务员、报务员、信号员、消防员、锅炉工等船员,为组织乘客撤离,尽都沉没于冰冷的海水。一百多年后,中国“东方之星”在长江沉没,遇难的434人,全部是老人、妇女、儿童,而壮年的船长、船员们尽都擅离岗位、弃船逃生。
   
   
   
   政府表现。中国,总理李克强赶赴灾区,官方媒体大肆渲染他在飞机上布署救援、在江边浑身湿透、在救援指挥部吃盒饭等镜头。韩国,事发第二天,总统朴槿惠前往事发地点视察,督导救援工作。总理郑烘原引咎辞职,总统朴槿惠同意他辞职,但要求他留任至政府完成救援工作之日。因遇难者家属愤怒和民众抗议,朴槿惠再三向国民鞠躬道歉。2015年5月19日,在向全国的电视演说中,朴槿惠再度正式道歉,承诺一肩扛起责任,并当场泪崩。她提议建立纪念碑,并将发生船难的4月16日定为韩国“公共安全日”。
   
   
   
   遇难者家属。韩国。事发后,因该国朝鲜中央通讯社只做了简短报道,引发家属和民众抗议。2014年5月,韩国放送公社(KBS)新闻部总监金时坤私下表示“世越号”罹难者人数比交通事故一年的死亡人数还少,引发“世越号”遇难者家属包围KBS总部、并到青瓦台总统府外静坐抗议。在遇难者家属的强烈要求下,KBS开除了金时坤。KBS员工760人罢工,要求社长吉桓永辞职,后者虽拒绝下台,仍遭KBS理事会投票罢免。
   
   
   
   2015年4月1日,韩国政府公布赔偿方案,对每名罹难学生赔偿4.2亿韩元(38万美元)、每名罹难教师赔偿7.6亿韩元(69万美元)。但悲愤的家属们拒绝接受赔偿。两百多名遇难者家属走上首尔街头游行,要求就船难真相展开独立调查。2015年4月16日,事发一周年,韩国政府举行追悼仪式,遭遇难者家属集体抵制,总理李完九前往参拜上香,也遭民众阻拦,只得尴尬返回。4月17至18日,七万首尔市民集会示威,抗议政府处置不当,与警方爆发肢体冲突。
   
   
   
   中国。救援现场戒备森严,当局设置了重重检查站,阻挡遇难者家属或民众前往事发地带。事发后,中国政府并未主动联络遇难者家属,反而是这些家属找到政府。遇难者家属对政府的反应迟钝感到愤怒,在上海,一批遇难者家属前往市政府讨说法,遭警察围堵,演变成官民扭打。
   
   
   
   在事发的湖北省监利县,地方官员关于举行记者会,将所有遇难者家属阻挡于门外。一位名叫夏雨晨的遇难者家属突破警察拦阻,闯入记者会,呼喊彻查真相,有官员试图让她闭嘴,并一度封锁记者会出口。夏雨晨拼命讲出的几句话,充分反映了遇难者家属的处境,她说:“我们是公民,是纳税人。我们是支持政府的,我们的要求是公正公平的。但他们却阻挠我们,把我们当敌人!”
   
   
   
   把遇难者家属当敌人,可谓一语道破天机。这就是那个一心贪恋权力、却又不愿承担责任的腐败政府,面临天灾人祸时的一贯作派。当局对遇难者家属严防死守,一对一地盯死,并阻扰他们接受媒体采访,还美其名曰“安慰”、“保护”家属,“防止记者骚扰”。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入住医院,也遭到当局重兵把守,任何人,尤其任何媒体、记者,不得接近他们。
   
   
   
   中国政府最后“恩准”的,仅仅是:遇难者家属可以见到亲人遗体,政府组织(实为监控)家属在江边举行悼念活动。于是在“头七”之日(6月7日),当局将家属分为四批,分别到江边祭奠,但每名家属只能在那里呆上两、三分钟,就被便衣人员强行架走。
   
   
   
   这是一个毫无道德底线而丧尽天良的政府,如果还有任何中国人不相信这一点,那么,只须经历一次灾难、当一回难属,对此,就肯定确信无误了。四川大地震死难者家属、毒奶粉受害者家属、温州高铁死难者家属、“东方之星”死难者家属……泪迹斑斑,历历在目。
   
   
   
   此间,不少中国人还注意到两个对照鲜明、“令国人无语”的镜头: 6月5日,上海街头的大屏幕,热烈欢庆中国股市攀上5000点;而与此同时,东京街头的大屏幕,却在深切悼念中国沉船遇难者。而翻沉的“东方之星”,载有97名上海乘客,没有一名日本乘客。
   
   
   
   中国与韩国,中国与世界,差距有多大?对照两起船难,一目了然。新闻,钳制还是开放;信息,封锁还是透明;民众,受压还是自由;人性的异同,制度的优劣,文明的落差,极权与民主的对比,尽在其中。
   
   
   
   韩国。遇难者家属抗议了,民众游行示威了,政府再三道歉并付出巨额赔偿了,然而,政府没有垮台,社会没有乱套,国家没有脱轨,相反,在激烈批评和痛切反思的基础上,吸取了深刻教训的韩国,类似“世越号”的灾难,可望避免或减少。
   
   
   
   中国。家属不得抗议,民众不能示威,政府绝不道歉,赔偿多少,只能由政府说了算。表面上,太平,沉寂,和谐,事件很快烟消云散,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然而,类似“东方之星”的惨祸,比天灾更大的人祸,必定一再上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