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郑恩宠
·建三江还有15人待救援
·陈建刚律师:建三江警察谈话内容花絮
·习近平如何应对建三江事件?
·台港学运联手不认同北京
·王江松教授:深夜喝茶记
·美副总统会晤香港反对派元老
·丁家喜从律师到社会活动家
·《财经》:五高官涉刘汉案
·建三江律师遭酷刑事件并未结束
·高层谁在指挥建三江的暴力?
·北京会向香港民主派让步?
·全国公安联手打压建三江律师的思考
·中国律师英雄的群体
·谁批准全国公安联手办建三江案?
·习近平对黑监狱不要装聋作哑
·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在北京被刑拘
·建三江律师公民团声明(4月10日)
·我夫妇又被传唤55小时
·港议员入境上海遭拒我被传唤55小时
·香港绝食333小时中联办派人接信
·港议员团到沪我被传唤55小时
·谁在指挥传唤我们55小时?
·维权网报道我夫妇被传唤经过
·维权律师是法律界黑社会/中共喉舌
·中央与香港民主派会晤失败
·香港亲共派的假示威、假抗议!
·王全平案百人律师团发出抗议!
·取消中英人权对话属无赖行为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香港团体抗议北京打压新公民运动
·隋牧青律师被取消辩护资格
·北京律协作出打压律师的决定
·上海访民在纽约打苦工未得美元雨
·陕西上千学生罢课遭催泪弹清场
·美议员赞高智晟律师批习近平
·丁家喜、赵常青等四人被判刑2到3年半
·东莞鞋企工人罢工进入12天
·郑州、济南数百访民请愿遭截访殴打
·中国公安部长最怕互联网
·奥巴马复活节的思考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4月19日)
·上海公安派出所巡警今起配枪执勤
·4月20日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
·今起上海千名巡警配枪巡逻
·认识韩正是暴徒属上海访民的进步!
·台湾政治的年轻化、法制化
·上海109市民声援刘士辉律师
·把全中国的黑监狱上网报出来
·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是复活节
·深圳六千司乘人员罢工上海维权显落伍
·王宇律师在大连手机被法官枪走
·告别改革家陈一谘
·德副总理见莫少平律师受阻
·港警方部署对抗占领中环
·建三江四律师遭酷刑代价惨烈
·中共防范互联网防民之口甚于川
·德外长和张思之、莫少平、贺卫方等律师会晤
·香港70多银行家支持占领中环
·曹顺利等三人获马丁.恩诺奖最最终提名
·韩正坚决听习近平不理越级上访
·拒绝上访是习近平的铁腕决定
·谢选骏称中国将成为基督教第一大国
·解放军会进港镇压“占领中环”?
·中央巡视组不受理上访问题
·江苏扬州上千教师罢课要求加新
·解放军将进港镇压习近平对访民让步?
·李金芳:为赵常青入狱一周年而作
·广西千村民县政府抗议上海维权显落伍
·习近平对公民维权铁腕出手
·莫少平律师谈三见德国政要经历
·浙江非暴力给上海维权的启示
·支持上海陈建芳告公安非法搜查
·香港纪念六四游行焚烧邓小平4.26社论
·千名律师大团结历史进入新阶段
·调动驻港部队镇压有否法律依据?
·上千武警拆除三江教堂
·高瑜失踪习近平对批平者决不让步
·香港政改咨询争论激烈
·祭林昭上百人被绑架到派出所
·信访决定就是习近平为首中共中央的决定
·三中国人列“新闻自由英雄”名单
·张少杰牧师庭审中引曼德拉的话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公布十五个方案
·77律师、学者、公民呼吁废除“收容制度”
·大部份上海人对信访决定高度理性
·上海人没必要吊死在上访的一条路上!
·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党不发律师工资为何要爱党?
·党亡国仍在/李生
·刑拘浦志强律师习近平走远了
·香港占领中环选出三民间方案
·美亚太事务助卿关注香港政制
·高瑜被点名北京动手上海快了我入狱已作准备
·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官媒公开点浦志强律师的名
·张思之见到浦志强并接受我委托到上海辩护
·90后声援浦志强律师等正义人士!
·中国律师被迫抱团抗争
·鲍彤:关于记者高瑜被刑拘的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刊于香港《开放杂志》
    英國《大憲章》800年紀念
    作者: 鄭恩寵
   
   咖啡座

   
   
   
   更新於︰2015-06-25
   《大憲章》800年來。它所宣導的「馴服統治者」的政治法律精神已成為政治常識,但這些政治和法治的底線目標在中國大陸並未完成。權力還在耀武揚威。
   
   
   1215年6月15日,在英國誕生的《大憲章》,距今已800年。世界各地都紛紛舉辦《大憲章》八百周年紀念,英國還專門成立了紀念《大憲章》八百周年紀念委員會。全球媒體紛紛刊發長篇文章,而中國大陸只是在個別學術期刊上刊發了低調短文。人們關注《大憲章》這一具有開創性政治法律文件,在人類政治、法治文明進程中的作用,它不僅是人類政治、法治文明和市場經濟持久繁榮的源頭,更是人類普世價值的源頭。
   《大憲章》誕生:國王與貴族、平民的衝突
   
   《大憲章》並非從天而降,它是中世紀英格蘭封建傳統演進的產物。與其他國王相比,英王約翰並不算仁慈,也不算強大。這位即暴虐又軟弱的國王,激起了英格蘭貴族的反抗,最後迫使他簽署算了被後人視為人類歷史上最重要的政治、法律文件之一的《大憲章》。儘管該檔是極富開創性的法律檔,但它所闡明的許多原則與條款並非獨有。實際上均是國王應當遵守法律和習慣的觀念,已是當時歐洲封建傳統的一部份。
   12~13世紀的英格蘭,是不同於中國的歐洲封建社會。王權儘管上升,但未強大到足以建立中央集權制國家,社會治理的基本方式是建立在封君與封臣之間基於土地、財產和政治權利的契約關係。儘管當時的英格蘭遠非是一個平等社會,但卻是一個尊重財產、權利和契約的社會。這也是中國傳統社會,難以演進為現代民主國家的關鍵問題所在。
   英格蘭國王與貴族間的契約中,關鍵條款是:前者應提供保護和尊重習慣,而後者應提供兵役和表示效忠。一個最為關鍵細節是國王加冕登基的誓約。湯普遜說:「國王的誓約是;執行正義而自己也服從法律。」更重要的是「如果他未能這樣做,契約可以作廢;而他的臣民有權撤銷這契約。按照封建法律,一個附庸有權對他的宗主甚至國王作戰,如果後者拒絕了正義」。這說明,歐洲封建傳統下的國王權力遠低於中國傳統中的皇帝。尤其是,當時歐洲國王未能按法律和習慣(契約)統治時,貴族和臣民就獲得合法反抗的權利。這也說明,中共統治者為何難以使藏民、疆人及港人等臣服的原因。
   英格蘭領主與附庸的契約並非牢不可破,最大的破壞力量往往來自國王本身。若一個國王過分弱小,他就可能無力保護自己的貴族與臣民;若國王過分強大,他就有可能不再顧忌法律與習慣,而開始暴虐對待自己的附庸與臣民,這兩
   種情況都會破壞當時封建社會既有的秩序。從歷史上看,國王一旦陷入上述境地,通常會激起反抗,包括武力對抗與戰爭。正是約翰王的暴虐,激起了貴族們的武力反抗,最後迫使他簽署了63條的《大憲章》。
   確定「馴服統治者」法律
   
   「馴服統治者」精神——是《大憲章》對人類文明的最大貢獻,是人類政治文明的最大遺產。它所蘊含的法治精神和政治文明原則,特別是對公民權利與自由的捍衛,對歷代統治者、執政黨人和政府權力的監督、約束,以及對基於法治下的政治秩序而非基於統治者個人思想、理論和意志的政治秩序的宣導——都已成為人類普世價值和現代政治、法律文明的源頭及財富。
   當時,公開宣誓遵守法律及恪守與臣民間的契約,是中世紀英格蘭的慣常做法。從這個意義上講,《大憲章》不過是沿襲了這樣慣例,而這樣慣例在中國五千年的演化中幾乎難以存在。早在《大憲章》之前,英格蘭已經出現過原則相似但條款相異的其他《憲章》,比如,亨利一世早在一百年前就被迫與貴族簽署的《自由憲章》。這份政治法律文件稱國王自己的「英格蘭王位得自上帝的恩惠和貴族的一致同意」,還包括了國王尊重教會與貴族權利,恢復愛德華王的法律等十四個條款。在亨利一世時代,英格蘭還出現了這樣的法律條款:「每一個人都應由作為其同儕的鄰人來審判」。國王並無審判案件的專斷權力,而是要尊重類似陪審團的制度機制,而這些傳統和律法恰恰大都來自宗教自由,來自《聖經》及基督教的傳統。
   「馴服統治者」的原則要求,當國王採取錯誤做法時,法律應能提供必要的救濟。《大憲章》的若干條款對當時約翰王的錯誤做法進行了糾正。比如《大憲章》第47、48條要求廢除不必要的王室林地;第52條規定所有未經貴族合法裁決而被國王剝奪的土地、城堡、自由和合法權利,均應立即歸還。61條規定,賦予25名男爵監督國王恪守《大憲章》的權利。倘若國王違法《大憲章》,「此25位男爵即可聯合全國人民,共同使用權利,以一切方法向余(國王的自稱)等施以抑制與壓力,諸如奪取余等之城堡、土地與財產等等」,直到國王的錯誤得以改正。《大憲章》確立了「馴服統治者」的原則;一是為統治者設限;二是強調法律至上和正當程式;三是明確糾錯與救濟機制;四是確立監督團體與承認合法反抗權。當這些機制發生作用時,統治者的權力才可能被裝進「法律的籠子」。
   儘管《大憲章》很快被約翰王單方廢除,但此後直到1688年光榮革命的四百多年間,眾多英格蘭國王或出於尊重傳統,或迫于貴族團體的壓力,曽反復宣誓恪守《大憲章》。17世紀英格蘭大法官愛德華•柯克爵士的說,《大憲章》其後不斷地被歷代英格蘭國王所確認,次數達32次。《大憲章》以獨一無二的方式進入英國近現代的政治、法治史,並成為塑造英國新政治和法治傳統的關鍵點。1688年後,英國逐漸確立了君主立憲與議會主權的法治「新常態」,其源頭則一直可以追溯至1215年《大憲章》所確立的「馴服統治者」的法治原則。中國大陸至今無此原則,就難以確立將「中共統治者」馴服,中國改革的路還很漫長。
   《大憲章》教會自由產物
   
   《大憲章》之前的600年,盎格魯—撒克遜就有了一定的法律程式。《大憲章》800年的紀念,大英圖書館舉行了為期六個月的展覽、展覽中有一部《聖經》第一卷《創世紀》的古英文譯本,其中有一段是古埃及法老對麵包師的處刑,書中插圖表現出的盎格魯—撒克遜國王在進行法律審判的場景。展覽中還有一部11世紀克努特王頒佈的盎格魯—撒克遜的法典,這一法典用古英文寫成。知曉《聖經》的人都知道,《創世紀》是《聖經》舊約的首卷,是猶太人用古希伯來語寫成,後才逐步翻譯成古英文。教會自由是《大憲章》的重要源頭,稱《聖經》是《大憲章》的基石一點不為過,《大憲章》也是確人類普世價值的重要源頭。中世紀的英國政治,另一重要的玩家是教會,國王與教會關係十分重要。約翰王與羅馬教皇間一直矛盾重重,他曾隨意沒收教會的領地和財產,並拒絕承認1207年教皇英諾森三世派往的坎特伯雷大主教朗頓,讓教皇大怒,頒令剝奪英國教權,後將約翰王逐出教門。到1212年,約翰王意識到在貴族的較量中,他需要教會的支援,於是趕緊向教皇低頭,不僅承認朗頓大主教,給教會自由,允許教堂任命紅衣主教等神職,更進一步承認教皇在英國的至高無上君主地位。朗頓大主教出身卑微,在巴黎求學期間,曾與教皇英諾森三世是同學,關係極好,之後,在貴族和約翰王的對持中,他是居中調解人,並在《大憲章》的成型及簽署中起了重要作用。
   1215年6月,以朗頓為首的大主教們在國王和貴族之間斡旋,議和地點選擇在蘭尼米德,這裏是溫莎堡和倫敦的中間地帶,地勢開闊,所以誰都不可能打埋伏襲擊對方。但上百位男爵和上千位騎士首先佔領了蘭尼米德,在那裏安營紮寨。男爵們將他們的要求和積怨列出清單,總共有48條,外加一條保證條款,這是《大憲章》的藍本。這份《男爵法案》現由大英圖書館收藏,當時可能被朗頓帶走,後來在蘭博斯的大主教宮被發現。有人認為《大憲章》800年慶典應該推遲10年,因為1225年的《大憲章》才是君臣雙方心甘情願和自由意志的產物,而之前的《大憲章》是強迫出來的,應該被稱為「米尼德憲章」。但兩個憲章基本原則一致,那就是「法律高於一切」,這是人類自由和人權的基石。這就回應了中國「黨大還是法大」的問題,但習近平認為該問題是個偽問題,說明習缺乏《大憲章》800年來,人類社會法治文明史的最基本知識。
   朗頓大主教對《大憲章》成為英國憲法的一部份有著決定性作用。1216年和1217年修改版時,他不在英國,沒有參與。1218年他回到英國,在1225年的修改版中起來很大作用。新版《大憲章》被廣泛發佈到各大教堂中,並在郡縣的地方政府所在地由地方官宣讀公佈,許多抄寫本在民間流傳。
   《大憲章》是現代市場經濟源頭
   
   《大憲章》不僅對英國政治和法治重新塑造,而且也成就了英國經濟的繁榮和發展。按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道格拉斯•諾斯的見解,工業革命率先發生於英國並非偶然,英國首先確立了憲政體制,從13世紀到17世紀政治與法律的演進,使得「馴服統治者」成為英國的政治信條,從而塑造了更有效率的產權制度。這是觸發英國工業革命的重要因素,而在那些統治者權力不受約束的國家,當然也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無論其科技達到了傳統社會的何種程度,都無力帶領人類率先打破「經濟發展陷阱」,實現對農業社會的超越。
   今天中國大陸那些御用的經濟學家們,有幾個承認《大憲章》是市場經濟的源頭?那些無視《大憲章》而另找所謂新路的理論,有誰能證實今日中國大陸實行的是真正市場經濟?
   人類史上許多事物往往是牆內開花牆外香,《大憲章》傳遍全球,最大的直接影響也許在美國。1776年的《獨立宣言》和1791年的《美國人權法案》,都直接引用了《大憲章》、《權利請願書》和《權利法案》中的許多內容。美國律師協會在1957年在《大憲章》簽署地--英國蘭尼米德建立一個簡單的白色園亭,以作紀念,這也是《大憲章》簽署地的唯一標誌。
   世界向前進,《大憲章》及《權力法案》的精神也在與時俱進,在聯合國1948年《世界人權宣言》和1953年《歐洲人權公約》都體現了《大憲章》的精神。1973年英國加入歐盟,帶來英國憲政的一個很大變化,那就是1998年頒佈的《人權法案》。
   如今,在全球大多數國家,《大憲章》所宣導的政治、法律原則及精神已成為政治常識及制度的底線,但《大憲章》所規定「馴服統治者」的政治和法治目標在中國大陸並未完成。說到底,制定法律並不難,難的是如何保證法律的可操作性和可執行性?人類的政治文明史和法治文明史都證明,國王和國家並非神聖,他們之上還有上帝,宗教自由是最重要的自由,要保證法律的可操作性和可執行性,律師、法律人治國是關鍵點。因此800年之後的《大憲章》及其原則,仍然值得13億國人去思考、踐行和銘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