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香港向中央说不律师功不可没]
郑恩宠
·律师被殴习近平公正在哪里?
·习近平紧急团结三类年青人的启示
·柴宝文被拘哥哥第一时间请律师
·没有青年人就没有光州与韩国今天
·七省市密集爆发群体事件
·天津数千出租车罢工集会
·莫少平律师见狱中浦志强
·上海两官员被查韩正真相再暴露
·上海两官员被查的思考
·数十律师参与长达14年“乐平冤案”
·最高法院文件:信访案登记后驳回(一)
·习近平:信访案法院立案后驳回
·刘正清律师为刘远东案辩护
·政府和法院将访民关在大门外
·律师争阅卷权在江西高院抗争进入15天
·六月的香港将很热闹
·律师与二千军转干部并肩战斗
·李自刚律师评砍死西安拆迁官
·李威达律师为遭酷刑访民呼吁
·12律师:截访引起庆安枪击案的报告
·赞陈华英父亲为女儿请律师王宇
·妻子为王清营请律师李贵生辩护
·教授作家已请5律师为入狱作准备
·张雪忠律师为上海艺术家戴建永呼吁
·赞庆案公民围观募捐的进步
·肖国珍律师长文赞高瑜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5月29日声明
·燕薪律师第一时间为入监吴淦服务
·习近平仍未对三千进京访民让步
·上海法院拒收案说明什么?
·给徐纯合一个公正的评价
·香港游行平反六四释放律师、高瑜、刘晓波
·法官并非心向党
·取消信访建法院三审制是真正法治
·外行领导司法改革可能失败
·兰志学等律师支持诉江
·法官并非心向党
·上海律师赴庆安护法集结令
·河南律师赴庆安护法集结令
·上海官商赌王案发官场丑闻大曝光
·赞为吴淦组成20人律师团募集资金
·上海人士约法三章低调庆维权成功
·六四前蒋美丽赴美护照被拒
·我与胡佳通话他在成都被旅游
·十多年警察经历马连顺律师被拘留15天
·郭莲辉律师:江泽民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
·张赞宁律师支持诉江以办政治、人权案为荣
·六四谢各方关注婉拒资金援助
·30律师致信人大律师站在中国政治前列
·六四逛上海龙华寺买粽子
·13.5万港人参加纪念六四26周年维园晚会
·台湾数百学生悼六四
·香港纪念“六四”遍地开花
·段万金律师见徐纯合母家属愿意打官司
·法官大批辞职是人心向背
·我和乔忠令参加当年华师大静坐
·我与660律师抗议警方抓捕多名律师
·蔡英文是优秀国际训练有素律师
·我与上海25位律师并肩战斗
·决定香港命运的决战在下周
·刘书庆律师为死刑犯张小玉辩护成功
·李方平、王宇律师看守所见吴淦
·众律师努力死刑访张小玉被释放
·经735位律师营救庆安7律师获释
·众律师:取消公安局拘留决定权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九律师向公安部申请公开徐纯合完整录像
·鲍彤:邓小平与中国腐败
·高智晟律师51岁生日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法官荒和习近平改革路
·庆案纪委干部举报县领导被群殴致死
·上海法院称五月来97%案当场受理
·二万法官辞职人心向背仅是开始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余时英评习近平
·赞为北京叶红霞免费代理的律师们
·重庆80后教师因拆迁批法官走上维权路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周世锋律师接受台湾直播采访谈敏感案
·上海高院:登记立案不等于正式立案
·周永康判太轻高瑜判太重
·张赞宁律师:周永康漏罪多追诉江泽民
·赞王宇律师高智晟第二
·捐款不要落访民中“三骗”分子手中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新华社“抹黑”王宇律师将习近平逼到墙角
·王宇律师中国第二个高智晟
·律师接各地访民案上海访民案哪个律师接?
·张维玉律师眼中的王宇律师
·北京律师赴河南为农民服务遭绑架
·王宇律师驳新华社、人民网污名谣言
·余文生律师家受国保骚扰
·赞访民贾灵敏律师团出色工作
·英女王纪念大宪章八百年
·听神还是听人?神大还是法大?
·难以服众的警察暴力
·沈阳访民诉公安部成功将开庭
·王健为律师执业受阻歉疚上海访民大失败
·北京翟岩民被拘抄家局势仍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向中央说不律师功不可没

   郑恩宠点评:
    香港立法会以28:8的大比数否决中共的假选举方案,在中国大陆很少有人知道,其中香港律师和法律人起到关键作用,功不可没。香港公民抗争已经走过了三代人的道路,76岁的李柱铭大律师可以说是元老之一,他也曾经担任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在香港立法会投下28票的议员中有香港律师界的重量级人物,梁家杰律师、何俊仁律师,他们又曾经分别任香港公民党、民主党的党魁。发起占领中环的三位发起人,有一位是法学副教授,他也是李柱铭大律师的学生。现香港公民党的党魁余若薇也是一位大律师。
    在中国大陆几乎无人不知道美国的微软公司,但是却很少有人关注该公司的副执行总裁布拉德.史迷斯是律师并担任公司的总法律顾问。
    对于中共的人亡政息,习近平比任何人都着急,中国大陆公民为何还做不到向政府说不,除了体制原因之外,恐怕还是民众对律师在社会转型中关键作用还为认清。迷信习近平有何作用?空想习近平又有何作用?那些自认为共产党会向上海访民认错的,共产党什么都不怕,唯独怕上海访民,实践证明,共产党怕过哪个上海访民?目前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将上海访民长期冷处理,哪天看不惯他们认为跳得高的人,就进行硬处理。哪些认为律师作用很小,我劝这些人干脆公开举牌,有免费律师吗?你们出名靠我们,你们出名就是发大财。不是免费律师就不是有国际正义感的律师。这种单相思,会使你睡不着觉,不利身体健康。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香港泛民未来著力推动重启政改
   
   [日期:2015-06-22]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作者:
   
    2015年6月21日,公民党党魁梁家杰(左一)、社民连主席梁国雄(左二)、及建制派的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右一) 和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 (中), 出席港台节目《城市论坛》。 (粤语组林静摄)
   
    香港政改方案被否决之后,泛民议员提出重启政改谘询程序,赶及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但有建制派人士指实际情况不容许,而泛民承认需要与中央商讨,又指只有重启政改,才能有效修补社会的撕裂。(林静报道)
   
    政改方案于上周四被否决后,泛民随即提出重启“政改五步曲”,但是否容易成事?
   
    在周日(21日)香港电台节目《城市论坛》上,出席的泛民议员、社民连主席梁国雄、公民党党魁梁家杰,以及建制派的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和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就有关议题讨论。
   
    李慧琼认为,政改由谘询到提交立法会表决,经过二十个月,现时距离2017年特首选举,只剩下两年时间,泛民提出重启政改,只为捞政治本钱。
   
    李慧琼说:我认为这只是漂亮的政治口号而已,于时间上根本做不到,其实大家也是明白的,在否决后,依然要提出这个政治口号出来,我认为是为了推卸责任和争取选民支持,但其实是做不到的。
   
    田北俊亦认为,现在是否重启政改言之过早,应在2019年或2020年再讨论,但社民连梁国雄认为,建制派应向中央反映香港市民要求重启政改的诉求。
   
    梁国雄说:你们应告诉中央事实,中央是应该要听香港人意愿。
   
    台上针锋相对,台下支持与反对政改方案的市民,亦多次争拗互骂,要由警方调停,亦有人被工作人员带离会场。
   
   
    2015年6月21日,支持与反对政改方案的市民走到台前叫駡,论坛主持谢志峰(图左、背向镜头) 向对方作多次警告,有市民未能控制情绪被赶离现场。 (粤语组林静摄)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梁家杰相信,重启政改是修补社会撕裂的最佳方法,又认为政改否决后,中央政府不应将泛民的力量推向对立面。
   
    梁家杰说:中央应痛定思痛,人大831框架只是一个声明而已,政治一天都嫌太长,中央应该要有一个重新上路的胸襟。
   
    不过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出席公开活动后向传媒重申,政改方案被否决,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只能沿用旧有产生方法,甚至认为至2020年,香港政制都不会有任何发展。
   
    曾钰成说:我可以肯说,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就算政府能克服所有困难,时间上都不可能做到,即是之前形容的四个字,原地踏步。
   
    对于一批建制派议员在政改表决前离席无投票,其中三名是身兼行政会议成员,曾钰成被问到三人是否需要辞去行会成员一职,他说不觉得他们履行行会职责有何行为或者缺失,辞职与否由他们自行决定。
   
    在政改表决后,多名建制派议员前往中联办被指就没投票作出交代,曾钰成认为到中联办讨论政改问题是有需要,质疑为何会有问题。
   
    而民主党主席刘慧卿出席电视节目时,指重启政改只能尽力争取,承认要与中央商讨。
   
    刘慧卿说:重启是要中央同意的,这就要同他们讨论。我觉得要处理香港面对的经济、政治、社会问题,是大家都要有商有量。你一肯坐下来讨论,局面就会变了,大家不会觉得大家在斗争,或在互相排斥。
   
    至于民阵等团体提出修改《基本法》的建议,她说,泛民未有充分讨论。
   
    财政司长曾俊华就在网志撰文,指政改方案得不到立法会通过,作为问责团队成员之一感到十分可惜;指今届政府虽然不会重提政改,但社会各界对基本法以及香港和国家之间的宪制安排,都有更深入的理解,对于未来再讨论香港政制改革肯定有帮助。他希望社会各方可以暂时放下政见立场,让社会尖锐的矛盾得以缓和,严重的撕裂亦能够慢慢愈合过来。
   
    另外,盛传在政改问题上,与公民党意见不一议员汤家骅,周日发出新闻稿,预告周一(22日)召开记者会,但未有说明记者会详情。消息称,汤家骅可能会宣布退出有份创立的公民党。
(2015/06/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