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周世锋律师接受台湾直播采访谈敏感案]
郑恩宠
·美亚太事务助卿关注香港政制
·高瑜被点名北京动手上海快了我入狱已作准备
·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官媒公开点浦志强律师的名
·张思之见到浦志强并接受我委托到上海辩护
·90后声援浦志强律师等正义人士!
·中国律师被迫抱团抗争
·鲍彤:关于记者高瑜被刑拘的声明
·香港“占领中环”难避免北京不让步
·将有万名律师、公民抗议拘捕异见人士
·1200多人联署声援徐光先生
·百律师呼吁习近平勿滥用罪名
·香港局势升温北京不让步
·我与百位中国律师声明(5月11日)
·律师抱团抗争中国有希望
·万余杭州学生商家聚结抗议
·上海律师斯伟江:闭门开会构成寻衅滋事吗?
·杭州11人士聚餐被警方带走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华人基督徒发布《宗教自由普渡共识》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警察烈士抚恤金一百万访民死了得多少?
·遵义三千中学师生罢课中国维权年青化
·九位大陆人士在台获居留权
·习近平为何治不好大气?
·唐荆陵、刘士辉两律师被刑拘
·江天勇律师家被搜查(5月17日)
·中国根治污染最快15年一般100年
·有中共人士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我夫妇被传唤了六天五夜
·王光亚谈香港“占领中环”
·祝刘晓波许志永获美国民主奖
·近期近五十律师、学者、维权人士被刑拘
·美国会听证:中国宗教自由急剧恶化
·上海访民盼习近平盼到什么?
·亚信会结束上海仍限制公民人身自由
·对时局分析最到位是腾彪
·北京女律师绝食台湾女律师竞总统
·90后们声援浦志强律师
·女记者辛健被刑拘
·郑州律师常伯阳被刑局
·澳门7000人包围立法会
·广州王爱忠被刑拘对全国反对派清场
·我又被传唤11小时六四前
·中国律师互助意向书说明什么?
·李国蓓等六律师向最高院投诉
·美国国会举办六四听证会
·大批港中学生参加平反六四游行
·六四前各地警方已拘捕七十余人
·上海陈建芳被刑拘
·高瑜家属获准送衣服六四北京气氛紧张
·美武官忆”六四“:拦军车的村民很爱国
·中国年轻人对六四的认知
·给中国带来光明的司徒雷登牧师
·胡佳绝食24小时 警方关闭北京部分通道
·所有独立笔会国内成员六四前受打压
·香港媒体议员齐促平反六四
·六四后中国基督徒在国家危难的时刻
·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占领天安门/滕彪
·六四刚过 北京放人
·学习香港民主筹款的经验
·20多名律师在郑州公安局门前静坐
·香港民主派两条路线之争
·近百示威者攻入香港立法会
·中国政局危机显著加重/我的新作
·中国40余律师、法律人:废收容制度!
·香港何俊仁律师谈真假选举评梁振英
·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案宣判在即
·张思之再次会见浦志强而上海律师委托受阻
·北京发白皮书威胁港人争普选
·浦志强、高瑜案新进展
·港多个政党、团体抗议、焚烧白皮书!
·祝贺中国律师界绝食抗议得胜利
·香港622全民投票日安排
·白皮书也剥夺13亿人权力不仅是香港
·徐文立:驳中共香港白皮书
·各界就香港事态发出与中央不同声音
·香港占领中环响警报银行防范语演
·香港学联告市民书:灭亡抑或反抗
·港千人行动呼吁占领中环参加公投
·我与121 律师致信国务院
·俄天然气救得了中共吗?/我的新作
·香港千人冲击立法会
·120法律人抱团控告郑州警方
·各界正筹备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
·港80后:622全民投票!
·鲍彤批中共香港白皮书
·中国公民声援香港“全面投票”
·刘萍、魏忠平获刑6年年半李思华获刑3年
·我与102律师公开谴责中国律师协会!
·香港公投开始我被传唤
·6.20港投票40万我被传唤
·港数千市民再围立法会抗议!
·香港已有70.7万人参加公投
·香港公投累计72.4万人(6月23日21时)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声明(6月23日)
·孙文广教授:声援港人反对假选举
·中国三公民赴港声援受阻港公投已78万人
·港导演黄秋生绝食声援占领中环!
·香港占领中环是否会提前?
·审计署揭人民日报社十大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世锋律师接受台湾直播采访谈敏感案

郑恩宠点评:
    中国公民的维权运动自2003年起,当年我接受了海外的采访,不久就入狱。现在中国律师接受海外采访的越来越多,敢于在被当局认为所谓敌对势力的媒体发声,一访面说明中国的进步,时代进步,另一方面也说明,正是有了这些律师,使处于黑夜中的人们见到了希望。2015中国各方人士与维权律师高度认同,中国维权律师高度团结,这是真正的2015,尽管我们的路还很长很长,但是谁也没有回头路。
    当局对律师高度打压、高度拉拢、高度重视,但是还是有许多人,突出自己,认为律师作用很小的同时,又吹嘘自己认识许多律师,不是几个,不是几十,而是几百,那么为何不给类似上海访民,每人请个免费律师呢?显示自己对弱势群体的大恩大德。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周世锋接受台湾央广连线直播细谈屠夫吴淦一案
    (博讯2015年06月11日发表)
   
   
    周世锋-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
   
    各位关心屠夫的朋友早上好!
   
    我发给大家前天下午(6月9号下午),我接受中华民国中央电台连线直播采访时的语音转文字稿。(是助理整理的,我没有校对,可能会有不准确之处。)
   
    文字稿:
   
    主持人:屠夫的杀猪行动,持续关注社会的各种热点事件。在吴淦被拘留以后,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等中国官方媒体都发表了大篇幅的报道,官方通过这么大的力量对付他。对于屠夫目前的遭遇,今天我们邀请到屠夫所属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来探讨。
   
    主:您现在收听的节目是中央广播电台焦点访谈。今天访问的是中国北京锋锐律师所主任周世锋律师,请问你在电话线上吗?
   
    周:你好,我在。
   
    主:感谢周世锋主任接受访谈,屠夫不久之前,其实他在庆安枪击案后多次接受我们的访谈,讲的非常重要的事实的一部分和他的一些计划。不过后来他被刑事拘留,我们非常意外。首先要请教周世锋律师,屠夫的近况我们非常的关注,我们的网友大家都非常非常关吴淦的情况,主任您可以给大家说明吗?
   
    周:可以,主持人好,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世锋,很高兴能接受主持人的采访。我先回答主持人刚才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屠夫现在的状况,屠夫一开始被南昌公安警方治安拘留以后,5月27日晚,福建派了一大批特警把屠夫从南昌拘留所带回到福州,这就是转成了刑事拘留,28日关到福州市永泰县看守所。为屠夫一个人的事,福建专门成立了一个专案组,短短几天提审屠夫的警察就有几十人,这些警察有来自福建省厅的,有福州的、厦门的、泉州的,阵容非常强大。
   
    同时屠夫说这次没有想到被刑事拘留,但是他心里能够坦然面对,因为他每次挑战的都是官府,挑战官府这么多年,他自己深知早晚会遭到官府的报复,他必须面对这些情况。他认为现在是个很好的放松和休息的时间。从现在我们掌握到的情况来看,还没有遭到刑事逼供或者通常所见的疲劳审讯,还没有受到这些,并且屠夫夜里也可以得到比较好的休息,这点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
   
    主:请问周律师,是否有律师已经和律师和吴淦见过面?
   
    周:我们律师已经会见过两次。
   
    主:吴淦在里面的情况还好吗?
   
    周:从我们掌握到的情况来说,福建警方并没有对吴淦进行过度的违法行为,也没有对他提出苛刻的要求。(吴淦)他自己在里面的生活包括休息基本上还是能得到保障的。
   
    主:所以现在律师会见没有困难?
   
    周:律师见面这块,一开始王宇律师、李方平律师去的时候,也有限制律师会见时间,比如只允许会见一个小时,并且不允许律师递交一些委托书,也不允许吴淦(屠夫)将他写的情况说明给律师,这是受到的一些刁难。但这些刁难和目前国家普遍存在的对在押人员实施刑讯酷刑,包括疲劳审讯相比,我觉得是微不足道的,是可以理解的。
   
    主:那现在有改善吗,律师想和吴淦见面的话会不会被遭受到阻挠,会不会有一些困难?
   
    周:没有。
   
    主:我们注意到中央电视台(以下简称央视)今年在5月下旬的时候报道了屠夫,宣称所谓的真相。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及时发表声明,批评央视捏造吴淦自称律师,后来央视也没有任何的回应。请问周律师屠夫在贵律师事务所的情况是如何。那央视的报道中有哪些背离了客观事实?
   
    周:主持人,屠夫在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担任的是行政助理,不是主任助理。平时基本上不接触业务,即使接触业务也是作为一名公民旁听,旁听以后让他站在普通民众的角度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是对外我们锋锐律师事务所,包括屠夫自己本人,都强调是锋锐律师事务所行政助理,从来没有说是自己律师。人家屠夫也不需要拿律师当作招牌来粉饰自己,让广大民众相信自己,因为屠夫本身的社会影响力就很大。
   
    我们认为屠夫的道德是非常优良的,平时对我们所的任何一位同事,无论长辈还是新人,与谁都是和睦相处,平等相待,和大家处的非常好。自己平时偶尔来的晚一点,因为家里有特殊情况,也要和我打个电话。我之前(对吴淦)说过,如果家里有特殊情况的话,是不用再打电话的。但是屠夫在有这种特殊授权的情况下,如果偶尔来晚了,家里面有什么事,都会和我说一下。在现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在职工普遍都比较自由的情况下,(屠夫)有这样敬岗、敬业的精神,是非常值得学习的;同时(屠夫)他对社会、对同事十分诚实厚道,绝对不会偷蒙拐骗,更不会自称律师。
   
    但是央视报道把他(屠夫)描绘成一个自称律师的人,没有指明是谁说他自称的,(央视)找来一个人,这个人认为屠夫是律师,你认为屠夫是律师,你怎么不认为屠夫是中央政法委书记?屠夫从来没有自称为律师,不能你找一个人他认为屠夫是律师,结果后来不是,这和屠夫是没有任何关系。央视作为大陆最大的电视媒体,一个副部级的单位,这样凭空去说,用移花接木的手段去栽赃屠夫,我觉得这不仅是新闻职业道德的问题,甚至是最基本的做人道理。
   
    主:锋锐律师事务所发表声明,其中说央视报道有失偏颇,背离客观事实,有具体的证据吗?
   
    周:央视的报道通篇采访的都是不知道实情的人,真正在现场的那么多律师、那么多声援群众,律师在那(江西高院门口)十多天举牌抗议,这些人是最了解情况的,央视一个都没有采访。那么多群众,特别是上访群众、蒙冤受难的群众和家属,也一个都没有采访。然而偏偏采访这几个人,我们高度怀疑他们是官府指定的人,(央视)采访的对象是经过恶意选择的,这就失去新闻的公正性和客观性,同时央视报道的时候称屠夫是为了一份已经生效的判决,因为自己申诉的结果没有达到自己的理想,所以跑到江西(闹事)。他(央视)把生效判决捧为最高圣旨,大家都知道,先不说江西乐平案有多么冤,实际上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冤案。像是湖北的佘祥林、河南的赵作海这都是生效判决,而且也已经执行了那么多年,你能说这些生效判决就是正确的?民众就不能关注吗?(央视)事先假设判决是正确的,是无法纠正的,由此认定屠夫(因为申诉)不能达到理想就到了南昌,断定是屠夫无理取闹,这其中的逻辑是非常荒谬的。
   
    主:周律师,不仅是央视,还有新华社、人民日报都加入(对屠夫围攻的阵营),这些都是中国官方副部级的媒体,花费了这么大的篇幅去报道,把屠夫的案子上升到这么高的层次,在台湾看起来很是匪夷所思,不太了解是否有这么大的必要,我们认为这里有超出法律的成分早里面。您作为一个律师是怎么看待的,以及整个律师界有怎样的看法?
   
    周:对不起打断一下,主持人说错一个概念,中央电视台是副部级单位,而人民日报和新华社都是正部级单位。
   
    主:正部级单位,这样看来事情更严重了。
   
    周:两个正部级和一个副部级媒体以及像环球时报这样的媒体联合起来向一位普通的公民吴淦发起猛烈的反扑,这说明背后有深层次的原因,这深层次的原因我觉得离不开庆安事件,就是徐纯合被枪击的事件。因为在徐纯合被枪击后的第一时间,屠夫就要去东北了解事情真相,但是负责监视他的厦门国保明确告诉你不能去,(如果不听话去了)回来就要抓你。所以屠夫没有去成,虽然没有亲自去,但是他迅速通过他的信息网络联系到了相关人员,获取了一小段非常珍贵的现场视频,并且在央视报道以后,屠夫为了反驳央视,向广大的观众和人民纰漏事实真相,将他获取的这段视频放在了网上。这段视频有可能刺伤了中央电视台,有可能同时刺伤了公安机关,同时也有可能刺伤了维稳体系,刺伤了铁老大,也就是铁道部,刺伤了地方势力,这些人就会共同勾结起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吴淦,对付一个追求真相争取权利的公民。
   
    主:周主任这么多年的律师从业经验,和屠夫共事这么久。关于庆安枪击案,一位普通公民被警察射杀,又有吴淦所提供的现场视频,他所收集的证据。当时我们采访吴淦的时候,吴淦说他还要收集更多的材料,来继续寻找事情的真相。正如周主任所说,像官方媒体、公安、铁道部等等势力想要掩盖案件,颠倒是非,勾结起来栽赃公民吴淦。现在大众面临一个选择,是站在公民的一边,还是站在警方的一边;是站在揭开事实的一边,还是站在掩盖事实的一边。这是一场艰苦的斗争,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所以想请教周律师,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营救屠夫吴淦的行动会不会很困难?
   
    周:营救吴淦的行动会非常的困难,异常的艰辛。要远远超过浦志强,远远超过艾未未。浦志强他还有个律师的身份,他没有同时得罪公安部和宣传部,艾未未仅仅是几个行为艺术惹怒了当局。相比之下,屠夫没有任何保护的外衣,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民众,他是锋锐律师事务所的行政助理。他做的事不仅得罪了公安部,也得罪了中宣部,公安部和中宣部的结合足以将屠夫碾的粉身粹骨,至少将他的肉体碾的粉身碎骨。但是历史的发展往往是超乎人们想象的,很多事情不是以少数人一个部或几个部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的车轮是向前的,人民的意志是不可摧垮的。这一点,我相信迫害吴淦的有关部委心里更清楚。现在谁在台上呼风唤雨,一旦到了自己政治失势的时候,自己也是体制的受害者,到那个时候他们可能会发自内心的深深忏悔,自己不应该这么加害屠夫,不应该这么迫害一个对民族发展有重大贡献的人,不能迫害一个有正义感、有良知的普通民众,(屠夫)这些人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