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30律师致信人大律师站在中国政治前列]
郑恩宠
·当地人上外网南乐案最大成功
·湖北上千教师罢教!
·桂林村民与数百与警察发生冲突!
·北京学者:中国非法监听甚于美国
·习近平承认世上有神也有人
·张科科律师在抚顺办案遭警方殴打抢劫
·我为何退出冤民大同盟?
·三百人网络影响力超中共政府与媒体
·毛泽东的民主骗局/鲍彤
·上海杨绍刚律师呼为宗教领袖平反!
·中共会放夏业良再度出境?
·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我今年博客点击量超188万
·敢为藏人辩护的人权律师/唯色
·刘萍女儿主动退党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2013年12月31日)
·唯色高度肯定中国律师出色工作
·100多律师敦促批准人权公约!
·广东律师为上海访民服务
·唯色、王力雄获“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
·香港元旦游行呼吁“真普选”!
·胡佳参加了“天下围城第一棒”!
·中国女律师许桂娟的声音
·中国律师为藏人维权案例(二)/唯色
·上海莘庄农民维权好辛苦(一)
·杨匡被刑拘随牧青律师受理
·祝陈子明获奖!
·上海劳动争议案增四成
·上海访民主诉求的进步!
·中共对粉丝十万律师等统战?
·我为何要祝唯色、王力雄夫妇获奖!
·西安、湖南教师抗议、罢课!
·上海市民要求释放深圳杨林!
·刘士辉律师被拘禁大东派出所
·谁在真正帮助李玉芳?
·我为何关注陈建芳案?
·基督徒律师列中国基督教十大事件
·劳教受害者要求赔偿及追责!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6日)
·袁裕来律师青岛执业被抓
·中国、香港两律师团体声明!
·肖国珍律师的绝食感言
·上海访民聚餐新进步!
·刘士辉律师被拘留7日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张科科等律师战斗在赤壁!
·上海市民再度声援刘士辉律师!
·“扰乱公共秩序”成了麻袋罪?
·上海第四批慰问信寄入狱人士
·关注上海李玉芳被逮捕!
·尚宝军律师见刘晓波被阻
·江西新余三公民受审/傅国涌
·刘士会律师获释
·对三位学者的打压/许行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天安门母亲”后继有人
·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夏均律师面临吊照?
·更多方励之站了出来!
·勿忘高智晟!美国会听证会
·陈子明获准赴美治病
·香港议员赴台没听北京指挥棒
·上海远离骂刘晓波是狗的人超三百
·长沙申请公开法官考试成绩信息带了好头
·没有香港真普选就没有中国明天
·中国律师将赴美参加宗教研讨会
·蔺其磊、张学忠律师为赵长青辩护
·“国际特赦”:习近平“虚伪反腐”
·支持对《游行示威法》违宪审查!
·王才亮律师论2013拆迁灾难
·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庭审情况
·支持曹思源《中国宪法修正草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25日)
·上海市民向律师寄新年贺卡
·欧盟呼吁释放许志永律师!
·上海15岁学生参加维权
·许志永一审判决书
·评五法学教授许志永无罪!
·学曹思源人人参与修宪
·中国律师团结起来!
·北京12名基督徒被刑拘!
·常伯阳律师为袁冬辩得好!
·我加入了《公民权利关注组》
·美国科恩教授评许志永案
·新春与张思之律师通上话
·我与胡佳通上话
·公民权利关注组声明(2014年2月1日)
·2013年度十大法治人权系列事件
·2013中国基督教十大受迫害教案
·李肇星的“挨饿人权”谬论/(美国)松柏道人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4年2月3日)
·中国农民工生存有多难?
·河南打工妹成美白宫首席理发师
·祝薛顺福案件律师观察团成立!
·接受新唐人记者采访(2014年2月4日)
·美国之音专访夏业良教授
·中国留守儿童6100万
·海外人士对国内问题大进步!
·从维护个人权到维护民权/辛灏年
·打出来的天下,谈出来的国家/资中筠
·甘地自传在中国重新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30律师致信人大律师站在中国政治前列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30律师致信中国人大吁暂停境外NGO立法
    (博讯2015年06月04日发表)
   
   
   
    中国正在立法强化对境外非政府组织的管制,相关的法律已经进入公示阶段,但期间遭到大量质疑,被认为当局以保护之名对境外NGO进行限制甚至取缔。周三,各地30多名律师致信全国人大,呼吁暂停境外NGO立法。
   
    在《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征集意见截止前夕,周三,来自11个省份的30名律师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递交一份联署声明,认为该草案违反《行政许可法》,草案出现24次“不得”,也有违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建议暂停立法。
   
    联署律师黄沙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称,该立法上马仓促,未经充分论证,没有长期的社会讨论和理论积累,其中多项规定,违反了《行政许可法》和行政法的“必要性原则”。而草案通篇出现了24次“不得”,过多禁止性规定操作性差、边界过宽。
   
    黄沙:“对于非政府组织来说现在要政府审批,政府其中一个主要的目的就是禁止外国势力的介入,我们知道中国对非政府组织管控比较严格,大概形式是效仿俄罗斯,更多的考虑的是政府既得利益者的地位,作为民间及民生发展,更加关切的是老百姓、NGO的利益,所以我们对这个法律不认同,比如说行政许可的东西有很多禁止性的规定,在具体操作上规定的很模糊,政府的操作性很差,对NGO确实有阻碍。”
   
    据了解,上月5日,中国人大常委会公布了《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二次审议稿)》(以下称“草案”),对境外NOG设立多项行政许可,随后,针对该草案的分析和建议不断提出。
   
    公益界门户网站NGOCN发文质疑,中国法律将禁止境外NGO及其代表接受中国境内捐赠的条款,是否意味着路人送救援队员一瓶水,或被救者亲人送救援队员一只鸡蛋也违法?
   
    公益慈善论坛也发表文章,称不能一味靠“高压”或“严防”来管理境外非政府组织的境内活动。
   
    知名公益律师黄雪涛指出,该法的立法目的,不是规范与引导,更不是促进交往,而是对国际交流合作,设置行政许可制度。
   
    为此,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安子杰、上海复恩社会组织法律服务中心先后提出了数十项修改建议。
   
    另一名联署律师王宇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称,研究条文可见,立法孤立境外NGO的意图很明显,引入强力部门介入管理,从而将煽颠及政治化的维稳手法延伸到境外NGO。
   
    王宇:“这个法律非常明显,就是打压境外非政府组织,如果说这个法律真是出台,也许以后可能召开一个研讨会,都必须有国保作证,民间没有任何私密空间。最主要的问题时,这个法律和其他的法律是相违反的,包括《行政许可法》,里面能看到很多违法规定,如果真要出台,必须由相关学者审议,相关条款必须修改,所谓的管理法完全就是通过合法的手段达到非法目的,中国就会沦为一个警察国家。”
   
    据媒体报道,自2013年开始,中国就开展了对境外NGO的一些调查,有些组织被要求填写“包含几十个问题的表格”,问题包括注册方式、资金、人员、活动范围、活动方式等。早前在对北京非政府组织传知行的创办人郭玉闪的申请批捕文件中,“传知行”与境外非政府组织的“联系”被过度强调。外界认为,当局试图在郭玉闪等人的非法经营罪与境外NGO之间建立因果关系,而这或许是刻意为新法造势的舆论行为。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2015/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