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蔡楚作品选编
·透明的翅膀
·游萤
·铜像--『蓉美香』前
·
·我是一朵野花
·象池夜月
·我的忧伤
·我守着
·人的权利
·礼拜堂内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31/2015
   
   
   
   


   作者: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这篇谈话的关键信息在于,王岐山拒绝了福山关于司法独立和问责政府的建议,发誓要将“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的道路走到尽头。王岐山通过中纪委控制了中国的司法和情治部门,周永康时代耀武扬威的政法委在降格之后,也得乖乖臣服于王岐山麾下。所以,公检法都得听命于王岐山一个人,王岐山成了人人谈虎色变的阎王爷。如此,他又怎么会自废武功,实行司法独立呢?然而,如果没有法治和政府的自我设限,民主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海市蜃楼。王岐山企图将福山作为他的一个传递信息的管道,他要借福山之口告诉世人——所谓“习王体制”,就是普京加李光耀的威权主义,那些幻想我们成为戈尔巴乔夫的人,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日前,中國傾向自由派的網站《共识网》發表了一篇題為《难忘的会谈——记王岐山与福山、青木的会见》的長文。文章記載,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三日,在反腐運動中權勢熏天、儼然與習近平並肩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中南海会见了日裔美籍政治哲学家福山和日本比较经济学家青木昌彦以及在中國出生的日本人、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德地立人等三人。與王岐山有私交的德地立人記錄并發表了主客之間的這場對話。
   
   
   以王岐山當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之地位,如果沒有得到他本人的首肯,作為其老朋友的德地立人未必敢私自記錄并發表這篇充滿機鋒的“答客問”——王岐山講話天馬行空,卻有不少涉及黨國機密的部分,如果按照當局給高瑜等人羅織的洩露國家機密的罪名,王岐山真不知道該判多少年徒刑。
   
   
   
   更為吊詭的是,這篇文章很快又從《共識网》和共產黨在香港控制的媒體《大公報》上消失了。其“問世”與“離世”的過程,與央視前記者柴靜自行拍攝的關於霧霾的紀錄片《蒼穹之下》一樣,堪稱“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
   
   
   
   這篇文章為何突然消失?以中共黨內的“潛規則”來推測,凡是涉及王書記的文章,中宣部部長乃至主管意識形態的常委劉雲山,未必敢擅自加以刪除。平民出身的劉雲山及其家族醜聞不斷,有諸多把柄握在王岐山的手中,其地位並不穩固,哪敢虎口拔牙、橫挑強敵呢?所以,這篇文章被“毀屍滅跡”,只能是出自王岐山本人或者習近平的意願。
   
   
   
   或許,王岐山一開始想用這種“非常規”的方式向公眾傳遞一個重要信號:雖然他此前理直氣壯地宣稱,就是不信共產黨不能完成反腐大業這個“歪理邪說”,但是隨着黨內鬥爭的白熱化,他越來越發現“左右手互搏”的反腐運動要有一個美好的收尾,真的是“難於上青天”。滿腔心事,無人可以訴說,唯有在會面外國客人的時候才有機會傾訴,并以此尋求國內外輿論的支持。卻沒有想到,這篇談話出籠之後,各界議論紛紛,波瀾之大,幾乎快要席卷堤壩了。於是,王岐山或者習近平又下令撤除文章,卻已是悔之晚矣。
   
   
   
   在這篇談話記錄中,有一處耐人尋味的段落:王岐山说,他不赞成“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种说法,“人类文化的最基本要素其实中国都有”,即人类是有共同的价值的。王認為:“最基本的价值是一样的,不然我们怎么谈呢?”也就是說,王岐山否定了晚清自張之洞以來“中學爲体,西學爲用”的“半西化”政策,承認“基本價值”高於“中國特色”。所謂“基本價值”,不就是人類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的天性嗎?
   
   
   
   在這裡,王岐山雖然没有使用“普世价值”这个名詞,而是猶抱琵琶半遮面地用“共同價值”或“基本價值”取而代之,但他说的顯然就是“普世价值”。王岐山難道不知道習近平對普世價值的“咬牙切齒”嗎?習近平氣勢洶洶的“七不講”,成為二零一三年黨內逐級傳達的“九號文件”,也成為習近平時代意識形態往左轉的風向標。其中,就有一條是“普世價值不能講”——就連像溫家寶那樣用普世價值來欺騙人民、來作為人民“望梅止渴”之“梅”都不允許了。年逾七旬的資深記者高瑜就因為揭露“七不講”之真相而被判刑七年,可見習近平的“七不講”並非虛晃一槍,誰敢違背必然會遭到嚴厲的懲罰。習近平稍稍比金正恩“文明”一點的地方,不過是暫時還不會對異議者採取“犬決”或“炮決”的方式罷了。
   
   
   
   那麽,王岐山為何敢於“逆龍鱗”,跟幾個外國人——尤其是習近平痛恨的日本人——大講“普世價值”呢?難道他不知道,八十年代意氣風發、躊躇滿志的總書記胡耀邦,接見了香港記者陸鏗,海闊天空地說了一番黨內密辛,并被陸鏗寫成報道發表。此事後來就成為胡耀邦遭到元老杯葛的一大罪行?那麽,習近平會不會惡向膽邊生,將公然違背“七不講”諭旨的王岐山抓起來關進監獄呢?也許,王岐山認為,他早已跟習近平成了連體人般的“命運共同體”,即便他“任性”一點,習近平也會優容有加。
   
   
   
   而這篇談話的關鍵信息在於,王岐山拒絕了福山的關於司法獨立和問責政府的建議,發誓要將“一黨獨裁、遍地是災”的道路走到盡頭。王岐山通過中紀委而控制了中國的司法和情治部門,周永康時代耀武揚威的政法委在降格之後,也得乖乖臣服於王岐山之麾下。所以,公檢法都得聽命於王岐山一個人,王岐山成了人人談虎色變的閻王爺。如此,他又怎麽會自廢武功,實行司法獨立呢?
   
   
   
   然而,如果沒有法治和政府的自我設限,民主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海市蜃樓。其實,王岐山并沒有打算謙卑地向福山請益,而是企圖將福山作為他的一個傳遞信息的管道,他要借福山之口告訴世人——所謂“習王體制”,就是普京加李光耀的威權主義,那些幻想我們成為戈爾巴喬夫的人,不要再癡心妄想了。既然福山是亨廷頓之後美國最有影響力的政治學家,那麽福山的話一定有人听。
   
   
   
   在這次會面中說話不多的福山,大概就此看透了王岐山的廬山真面目。福山在最新發表的巨著《政治秩序的起源》中指出,穩定的政治秩序包括國家建造、法治與可問責政府等三大元素。就法治而論,他總結出「在西方,宗教組織所贏得的獨立地位,演變為司法部門的獨立地位」。這就解決了長久以來人們的疑問:為何「法治」獨在西方成形?另外,福山對於「議會」制度最終發展出制衡君主之功能與「可問責政治」也做出歷史描繪。「可問責的政府」首先出現於英國,君王和議會的爭端,形成了一個「國家機器」有效能但也需負「問責」壓力的政體。以上兩點正是今天中國政治體制的“阿基里斯之踵”。
   
   
   
   這些思想成果,本來是中共政權的救命良藥。可惜,指點迷途的高人就在身邊,被譽為“中共黨內第一聰明人”的王岐山卻什麽也聽不進去。
   
   
   
   由此可見,這個黨已然無藥可救了。
(2015/06/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