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太陽與蛇》 第四章
·《太陽與蛇》 第五章
·《太陽與蛇》 第六章
·《太陽與蛇》 第七章
·《太陽與蛇》 第八章
·《太陽與蛇》 第九章
·《太陽與蛇》 第十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二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三章
·《太陽與蛇》 第十 四章
·《太陽與蛇》 尾章
·“写作《太阳与蛇》使我免于自杀、发疯……”
·王炳章谈性、婚姻及冒险生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艺术家在两种制度下的不同厄运――从林琳之死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与子 (电视文学剧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集权制度的辉煌胜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天才即毒剂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重新审视刘胡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光美——模范共产党员、畸形女人毕汝谐(作家 纽约)
·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人缺乏足球运动禀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不可能抛弃北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孤 寂(小说)
·反日情結 根深蒂固 畢汝諧( 紐約 作家)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爱情哲思录 毕汝谐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最近,中国各地不断出台新规定:到天安门广场上访予以行政处罚;到中南海周边上访予以行政处罚;到中央要人官邸上访予以行政处罚;到外国使馆区告洋状予以行政处罚;并將正常上访变成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
   
    中國刑法第290条规定,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致使国家机关工作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什么是正常上訪,什么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界线及裁量权自然是当局說了算!
   
   今后,北京禁止越级上访;各种问题只能由当地政府解决;当地政府解决不了,就去法院打官司。
   
   本届中央领导执政的新思路是要把矛盾化解在基层,但这只是一种空想!
   
   中国宪法第35条、第41条赋予公民的申诉权、控告权和言论自由权,仅仅存在于纸面。若论告洋状,最著名、最轰动的例子,当数王立军夜闯成都美国领事馆;他一举褫夺薄熙来的华丽伪装,改变了中共党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史,谁不称道?作为中共党员,王立军本应向各级纪委投诉;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立军本应向各级法院提告;但是,重庆(中国仅有的四个直辖市之一)已然黑社会化,中国的现实情况是权力高度集中,国家高于个人;天高皇帝远,王立军奈薄熙来何?王立军如果诉诸党纪国法,只能自取灭亡!堂堂副省级大员尚且如此,何况平民百姓?
   
   上世纪50年代建立信访制度,就是为了中央与地方群众之间沟通;过去,允许越级上访,基层官员有所忌惮,中南海亦可保持神圣光环;万一官民矛盾激化,中南海还能采取曹操故技疏导民怨:曹操迫不得已克扣军粮,致军心不稳;他便斩粮官首级,以安军心。在权力结构没有改变之前,越级上信访不失为一种救济。一刀切取消越级上访,势必造成基层官员更加肆无忌惮,而民众冤情更无舒缓渠道;长此下去,杨佳式的以暴易暴者必将层出不穷,想非北京所乐见!杨佳的遗言“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使强势群体也会生活在恐怖和焦虑之中!
   
   事物皆有两重性;上访队伍里,无理取闹的家伙也是大有人在!
   
   前届中央领导主张花钱买平安;有些无理取闹的无赖,不得好处,就去北京上访;逼得当地政府花钱买平安,有理没理都得解决,形成了“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
   
   无理取闹的上访者,在上访潮里肯定是少数;然中国人口基数庞大,每个县出一个刁民,就是2000多人;每个县出100个刁民,就是20万!
   
   改革开放30年,中国社会阶层剧烈变动,出现了数量庞大的流氓无产者,他们无孔不入,到处为非作歹;在上访领域,既有许多流氓无产者无理上访,也有许多流氓无产者充当截访打手!他们分为两造,实为一脉;恶能量不容低估!
   一位流氓习气严重的截访打手自供:我在北京截访三年了。我们吃宾馆、住宾馆,每人每天额外补助一百元;回单位还有单位每天一百元的补助,加起來每天就是两百元!一个月六千元!三年來,我已经攒了十几万!我他妈真感謝那些上访戶!
   
   上访民众与截访打手,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没有上访民众,截访打手也将集体下岗;当局如何安置这些打人骂人成性的恶煞?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明朝末年,崇祯裁撤驿站,驿卒李自成被逼上梁山,成为大明王朝的掘墓人!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海外民运人士也开始关注大陆维权行动;海外民运目前处于低潮,来来回回就是那几张老气横秋的面孔,他们流亡海外,久别故国,沉迷于历史记忆,完全不接大陆地气,没有社会基础;个别海外民运人士为摆脱这个弱点,改称民主运动维权人士,宣布声援大陆维权行动;此举就道义而言固然理直,实际效果却适得其反!
   
   中共早期以合法斗争起家,毛泽东、刘少奇、李立三曾经去安源兴办工人夜校,为工人谋福利,以经济斗争掩护政治目的;中共对这一套路了如指掌;海外民运人士无论有无政治企图,都会被北京贴上政治标签;芝麻绿豆的事情,只要沾上境外人士,就可能变成大麻烦;海外民运人士与其说是帮忙,莫如说是添乱!这就是中国的国情。
   
   今后,中国向何处去?笔者的看法很悲观:随着中国经济持续下行,社会动荡势不可免;届时,北京将祭出杀手锏:继建国初期、文革之后,对全国实行第三次军事管制!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5/06/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