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浅说汉奸梁鸿志]
半空堂
·“中华”的出典
· 半碗鸡油
·笔冢往事
·悼亡友计遂生
·“倔老头”叶浅予
·告示和标语
·给孩子买张写字台
·挤公交车的教训
·纪念那只小狗
·家 和 男 人
·可憐金陵紫氣盡
·跨出一小步 人生一大步
·两 件 小 事
·龙嬉砚海说丹青
·墨 荷 泣 诉
·倪绍勇其人其画
·拍苍蝇的联想
·朋友有通财之谊
·启功说“缘”
·我请启老写堂匾
·清议茶和报
·上海话中的英语
·熟睡的城市
·说“先生”道称呼
·谈人说狗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浅说汉奸梁鸿志

   
   
    ——王亚法
   
    一九七五年文革后期,我被借调到上海少儿图书馆工作,当时各中小学流行开赛诗会,学校将学生的优秀诗歌,送往市里出刊物,我的工作是负责编辑来稿。


   
    因为图书馆的工作是份轻松活,所以那里的工作人员,大都有些来头,不是干部子女,就是“待解放”的统战对象,或者是剧团的名演员。
    时隔多年,至今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门卫一位管收发的老太太,大家管叫她老丁。
    老丁大约六十左右,娉婷的身材,穿着考究,脸施脂粉,颈挂项链,指套钻戒,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泡一杯咖啡,用刀叉吃“凯司令”送来的奶油蛋糕,一副资产阶级阔太太的派头,在当时流行艰苦朴素,穿蓝色中山装的革命环境里,显得特别异类。
    一次和一位当过造反派小头头的工作人员聊起老丁,他说:“老丁是汪伪政府行政院长梁鸿志的四姨太,是陈毅特别安排在这里的重点统战对象。”
    当时我想,老丁能得到陈毅的特殊照顾,里边一定有不少隐情,于是进一步打听:“陈毅为何特别照顾汉奸梁鸿志姨太太呢?”
    他说:“梁鸿志是个大收藏家,他被国民党枪毙后,给姨太太留下不少古董字画。老丁跟梁鸿志生过一个女儿,梁鸿志枪毙后,母女俩失去了生活来源,靠变卖家当过活,坐吃山空,生机日蹇,无奈她向梁鸿志生前的好友章士钊求助,希望能找到一份工作。章士钊灵机一动,说梁鸿志生前不是藏有很多宋画吗,其中有王安石变法时,司马光、范仲淹、文彦博、苏东坡、辛弃疾……向宋神宗进谏的三十三件奏本,我和陈毅闲聊时,曾听他谈及此事,你若肯将这件东西送给他,请他帮你母女俩解决一份工作,应该没有问题。老丁准备好这份礼物,跟着章士钊去北京陈毅的府上。据说那天陈毅正在睡午觉,听说章士钊带人来献宝,高兴得穿着睡衣,直奔客厅……”
    陈毅得了宝,章士钊做了好人,老丁被安排在上海少儿图书馆当收发,女儿被安排在上海上海手表厂当白领,各得其所,皆大欢喜。
    经过几十年的冷静反思,人们只知道得天下者,以土改、公私合营的名义,掠夺地主、资本家和城市平民的财富,殊不知得天下者队伍中的那批贾雨村,为了古董字画,曾坑害过多少石呆子。康生死了,揭露他侵吞文物;江青判刑了,说她花了十几块钱,廉买了许多抄家文物;陈伯达被打倒了,说他借了不少故宫的字画没还;田家英死后,出版了许多以他——“小莽苍苍斋”为书名的收藏画册……
    八十年代初,我去北京采访叶浅予先生,他就亲口告诉我,张大千送给他七张精品字画,和自己多年收藏的一些旧画,抄家物资发还时,没有还他,推说是给林彪借去,找不着了。
    可以理解的是,农民运动本身就是一批痞子抢江山、抢美女的暴乱,混杂在其中当军师和失意文人,一朝有权,抢古董字画是必然的……
    多谢张大千先生的晚年好友,前《中央日报》社长黄天才先生,送我近乎整套的《传记文学》刊物,使我埋头书堆,如得甘霖。 昨天读到汉奸作家金雄白写的《梁鸿志死前两憾事》一文,个中许多细节,可以印证我上文的不足。
    梁鸿志字众异,生于一八八二年,福建长乐人,曾祖梁章钜是嘉庆进士,当过广西、江苏的巡抚,曾有《楹联丛话》等著作,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书店,尚有复印本出版。
    梁鸿志家学渊源,十九岁时中过举人,后在段祺瑞手下任职,成为安福系的要人,一九二零年安福系溃败,梁鸿志成为通缉对象,躲入东交民巷的日本公使馆避难,得以赦免。一九二四年,段祺瑞临时执政,梁鸿志任执政府秘书长,两年后,段祺瑞垮台,梁鸿志隐逸上海、天津、大连等地十年,闭门治学。
    一九三六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在华北组织维新政府,梁鸿志则任华中维新政府领导,充当汉奸。
    一九四零年,汪伪政府在南京登场,梁鸿志任检察院长,汪精卫死后又继任立法院长……
    梁鸿志以诗词出名,据研究福州三坊七巷的学者郁石先生说,梁鸿志和郑孝胥、陈三原均是同光体诗人陈衍的弟子,其作品有《爰居阁诗集》,集分两卷,上卷《入狱集》,下卷《待死集》,从网上文章查得,钱钟书先生曾见过此书稿,并在扉页上批有:“矜健之笔,都雅之词,在彼法中自足冠绝侪辈……宜福建子之尊重也。”
    《爰阁居诗集》存世极少,以致一本有梁鸿志的签名本,二零零六年在上海的一场拍卖会上拍出三万三千元的天价。
    梁鸿志收藏有三十三封宋人信札,自取斋号为“三十三宋斋”,有传说,梁入狱后,这些信札落入戴笠之手。以余窃思,上文所亲耳听到的老丁向陈毅所献之信札,应是同一回事,这三十三封宋人信札,究竟落入谁人之手,戴笠还是陈毅,有待日后水落石出。
    据说,梁鸿志私下还搞书画买卖,有位画商将一幅唐人阎立本的《四夷朝贡图》请他鉴赏,他诈言赝品,低价买下,转手倒卖给日本富商岩崎,一下获利五十万银元。
    金雄白因汉奸罪和梁鸿志被囚同一监狱,朝夕相处,人之欲死,其言也真,他对金雄白说,此生有两大憾事:其一,日本投降后,梁鸿志和新婚太太(应是老丁),携带襁褓中的幼女(应是安排在上海手表厂当白领的那位),避居苏州,闭门不出。其时,曾是他属下的任援道,受重庆政府之命,搜索汉奸,为了立功,任援道派亲信四处打听梁鸿志的下落。一次他的新婚太太乘车搭车赴沪,在火车站被任援道派人盯得,事情败露,被军统逮捕。梁深叹自己的属下竟拿自己去邀功。从这点看出梁鸿志书生义气太浓,殊不知政治乃无情和肮脏之物,你是上司,俯首听你,你是政敌,擒你邀功,这本身符合政治游戏法则;其二,日本投降后,上海浦东地区的忠义救国军陈默,带兵占领了他上海的居所,所藏书画,均遭浩劫,士兵将明板书随意损毁,竟撕来拭秽,他最激赏的一幅苏东坡的画作和另一幅宋画,置诸案头,被人掳走,常叹息这些东西落入无知兵痞之手,枉受糟蹋。他身处囹圄,自知离死期不远,还对文物的散失耿耿于怀,可见他的文人本色已深入骨髓。
    还有一件小事值得一提,梁鸿志在宣判死刑的那次受审,新婚太太抱幼女参加旁听,散庭时幼女张开双臂,要老父提抱,他含泪转身,迅步离去,回监房后写了一首七律,词恳意真,哀婉凄凉,舐犊之情,不堪卒读。
    呜呼,梁鸿志本是一介才子,不幸误坠政治溷缸,阴差阳错,得此下场,实属可惜,就此文坛上少了个才子,铁弹下多了个死鬼,是一叹也!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九日
   
   
   
   
   
   
   
   
   
   
   
   
   
   
   

此文于2017年05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