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槟郎文集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13小教文 蔡露
   
     拿到旅游文学的试卷题目时,我就在思考,该选哪位中国现当代旅游文学作家的作品进行赏析呢?我百般苦恼,举棋不定,始终下不了笔。忽然我灵光一闪,为什么要去写那些不熟悉的作家呢,身边不就有一个很了解的作家嘛,他总是会在课堂上读一些自己的旅游作品,而且我也对这些作品很有兴趣。于是,我很愉快的决定,最后的人选就是我的槟郎老师了。
     我的槟郎老师名叫李槟,是我的旅游文学课老师,第一次上课,就觉得槟郎老师的外貌很像教这门课的。他戴着一副眼镜,深邃的眼睛看起来就有很深的文化底蕴,个子不高,还有些胖胖的,但是却显得格外和蔼可亲。老师在自我介绍时说他叫“槟郎”,我们大家都以为是吃的“槟榔”,感到很疑惑,后来听老师解释才明白老师名“槟”,“郎”则是对君子的称呼,所以笔名“槟郎”。


     我很好奇,这到底是怎样的老师,如此有个性,带着好奇的心点开槟郎哥的博客和贴吧,让我颇为惊讶的的是,槟郎哥的诗篇数不胜数。他写了两百多篇散文和上千首诗,题材更是涉及方方面面、包罗万象:爱情、亲情、思乡情、爱国之情、师生情……他真的是博学多才。满腹经纶!看了百度贴吧的评论和点击量,我才知道,原来历届的学生都知道晓庄有一个槟郎诗人。
     槟郎的老家在安徽巢湖,在那样一个古朴的地域,风景如画,文化底蕴丰厚,大概是这样的环境让槟郎满怀诗人的情怀,他为它写了许多诗文,倾诉游子思乡之情,怀念故乡旧事风物。在槟郎的内心,南京是他诗情的第二故乡。他几乎走遍南京的大街小巷,观赏过众多的风景名胜。因此,他的作品中有很多都是观赏中的有感而发。比如南京的鸡鸣寺,樱花,南唐二陵等多次出现在他的诗篇中。
     让我最敬佩的一首旅游文学作品是《深秋的枫林》,这是一首体现灵魂高度的诗。“北方的一场寒流袭来,我得了严重的感冒,登山杖撑着病体漫游。”漫游二字用得极好,不仅能体现身体的不适,没有精神,是散漫的,同时也体现了登山心情的疏懒。“一片熟悉的景物忽然陌生,前不久还是青翠的树林,如同失火般烈焰熊熊。”烈焰熊熊表现的很夸张,实际上写的是深秋通红的树叶。“对面的山坡火光冲天,仿佛听到了霹雳的爆裂,细听却是风涌过森涛。”前后强烈的对比,凸显了枫叶的火红,风吹过树林,发出一阵阵的声音,还以为是什么爆裂的声音呢。“我亲爱的自然的玩伴啊,鲜明的对比使我害臊。”我拖着病痛的身体,疲惫地登山,而山林中自然的美景,却在风中显得更加自由,这样鲜明的对比,让我感到害臊,这样的害臊,并不是害羞,而是羞愧。如此美丽的景色,我却没有精力去欣赏,所以感到羞愧,白白辜负了这般美景。
     “使劲的扔掉了拄杖,在林间如野兽般奔腾。”我扔掉拄杖,被这美景所感染,不顾一切的奔跑起来,这时的我是自由的,是全心舒畅的。“精心的采摘灵巧的枫叶,仿佛还带着燃烧的余温,仔细的夹在活页本里,延展的火焰才得以定型。”我看到如此美丽的枫叶,不忍它随风飘零,所以将它摘下,小心的保存在活页本里,让这美丽一直保留,可以看出,我对自然美景的喜爱和珍惜。 “我知道霜红之后是凋枯,但来年又是一条好汉返场。”这句诗最能令我产生共鸣,每一季的叶都有在枝头绽放最炫美的一颗,而等到秋天到来,它们毫不留恋,它们完成在枝头最后一次振舞,连同哀愁,留恋,一起埋葬在秋风的鸣唱里,期待,和下一个春天的相约,和明年燕子来时的相聚。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初读此诗,以为是一首描绘秋天枫叶之美的作品。从老师自身感受入手,更增强了诗的真实性,也很能与读者贴近距离。后描写景,以小见大,运用了夸张的手法,形象生动的描写出了枫叶如火光般绚烂的颜色。
     另外一首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漫游梅花山》。这是槟郎在15年3月份创作的诗,三月正是梅花绚烂的时节。读《漫游梅花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因为在14年在梅花漫山遍野开放的的时节,我也曾去梅花山游览了一回。那时被满山的梅花所吸引,自己的感受一直不知道如何抒发,如何表现,只是一味的用手机来定格这些美好的时光和美好的景色了。而槟郎却用这样一首清新俊雅的诗写出了那些美景。
     “花径曲曲,芳菲若云”。去梅花山的小路沿着山脊一直向上,暗红的木板像梅花浸染般艳丽,牵引我们走到梅花的怀抱。“昭明太子编纂文选,寿阳公主梅花妆韵,告天石刻有朱棣的歉疚,商飙别管中豪客正在宴饮”。这里大量运用了典故,昭明太子,寿阳公主,朱棣都为梅花山增添了几分文人的气息,增加了文化的底蕴。在漫山遍野的梅花中,有一群豪客正在喝酒,他们谈论着诗词歌赋,谈论着人生理想,这样的酒,喝的才真是酣畅。“重温石像路,六百年的沧桑凝固。”石像路,不仅仅只是一条普通的道路,在诗人看来,这是一段历史,历经了六百年的沧桑,所以,不免可以看出,诗人的内心慷慨和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
     “更上梅花山顶,金碧辉煌的博爱阁,俯瞰满山梅景,又匍匐在钟山主峰下,前卫明孝陵,远护中山陵。”梅花山卧在中山陵的脚下,像是中山先生的“后花园”。中山陵宁静、安谧,梅花山俏皮、浪漫。表面看起来,好像两者不太相称,但是实际上,它们却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引来了众多慕名而来的各地游客。“白云苍狗,历史和人心,自有一杆秤。”时间过得很快,历史在不同人的眼里,有不同的看法,虽然我们不能完全评价,但是,历史是公正的,它总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案。“梅的海洋,花的海洋,姹紫嫣红,暗香浮动。”初春,是梅花的海洋,这样的时节,有的花早已凋谢,有的花才刚刚发芽,只有梅花,是初春的主人,它将自己的美丽充分展现,使整片大山都是姹紫嫣红的,空气中还浮动着缕缕幽香,这时的人如果深深的吸一口气,那么一切烦恼的情绪都会烟消云散吧。
     “朱砂梅、绿萼梅、宫粉梅、垂枝梅、白梅”,梅花山中梅花种类繁多,各有千秋。我去年去梅花山游玩时,只在印象中记得,梅花有大红粉红淡黄几种种颜色,至于名字,那是完全记不得了。看到诗人描写的这些梅花,那游玩时的一幕幕便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槟郎能够描写的如此细致,可想而知,是他仔细游览,用心欣赏的结果吧!《漫游梅花山》采用了移步换景的手法,以游行的路线为线索,选取梅花山的制高点“博爱阁”为突破口,有统领全文之意。《梅花山》既有美景——花海,也有历史名人的印记,在咏景的同时又咏史,很有大家风范。
     槟郎还有很多优秀的诗作和散文,这些都可以在他的博客和贴吧中欣赏到。从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槟郎的感情十分丰富,他通常都会将自己的情感通过诗歌抒发出来,都是即兴之作。因此,我更敬佩他的才华。我喜欢上旅游文学,和槟郎的教学方式密不可分。槟郎老师的上课方式,与别的老师自说填鸭死输入的方式,有很大区别。老师上课的时候,每次课给我们介绍一个旅游景点,先看图片和视频加以了解,再会准备许多相关这个景点的精美诗文(其中也有他自己的原创),最后还讲一些旅游文学理论,从而让我们领略到旅游文学的真谛。的确,以这样的方式带领我们在文海中徜徉,领略到大好山河的魅力,和图片文字解说结合更有成效,也更能让我们轻松地学到许多知识。如果说槟郎老师给我们上课,是给我们传授知识,那我觉得他更是带给我们一次心灵的旅程。
     诗人槟郎是生活的有心人,一草一木尽入眼底,铭记于心。他的旅游文学作品,特色鲜明,风格多样,极富想象力。槟郎,是一位洒脱又不失风格的诗人。
     2015-6
(2015/06/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