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槟郎文集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13小教文 肖月
   
     不知不觉这学期时间已经过了大半,课程也即将结束,想来不免感伤。说来也巧,这学期除了“儿童文学”基础课外,还选了槟郎老师的两门选修课。两种不同类别的公选课却带给我相近的感受。在新诗赏析课上,聆听充满浪漫主义情怀的诗歌;旅游文学课上,游历美好的自然风光。作为一个文人,能坚持每天创作诗歌;作为一个老师,可以将自己满腹的知识传授给学生,这已属不易。可你却更像朋友那样,与学生亲近,在课上与我们诉说您的忧愁与烦恼。课上的你时常幽默风趣,以更加口语化的方式解析诗歌,让我对晦涩难懂的现代诗歌有了全新的了解,对学习诗歌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我只称过两个人为先生,一位是浪漫主义诗人屈原,一位是文学大家鲁迅,我欣赏屈原“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用世精神,也喜欢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狂放不羁。你是他们二者的结合,也是我心目中的第三位先生。你在《贾宝玉出家》里说自己与宝玉一样,不喜欢与人谈论仕途,不爱追求功名利禄,只喜欢随性洒脱,用心去写作,在年老之后想要遁入空门,从此了却自己的尘缘,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旷达。现世人没有的体会领悟,在你身上总是能看到,虽然你在课上也曾经谈过自己所想不能写出的苦恼,但是这种豁达的心态带来的正能量,总是鼓舞着作为青年一代的我们前进。


     槟郎老师的诗总是充满浪漫主义情怀和散文化的特征,细腻的笔法下流露的是多情的你。在《那年元宵节夜》中,亮如白昼的花灯照亮了观光人群,采用细节描写,衬托出书生对女郎的情,用类比的手法写出了更深层次的寓意。长发飘飘、窈窕身姿,脸颊红扑扑的“女郎”也照亮了“书生”的心。“文德桥上蜘蛛网般的红灯笼,红扑扑的你的腮红。不远处桃叶渡,传来王献之迎接桃叶根的歌声。画舫在脚下穿梭,划出一河桨声灯影,你我此夜,承续千古的艳情。”红灯笼映射了女郎的红扑扑的脸颊,女郎在爱情面前总是生涩害羞的。用“王献之”与“桃叶”这个古典故事来衬托自己与女郎爱情的纯洁甜美,巧用桨声灯影的秦淮河来比喻年轻男女间浪漫纯真的爱情。以景称情,融情于情,读起来清新自然。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延续你温柔细腻的笔法,不同的是增添了许多思乡怀人的感情。描绘了一段青涩生疏的爱情。诗人思念故乡,怀念童年,“山村最美好的童年,常常与邻家小妹相关联。”邻家小妹不仅是你童年的一个玩伴,更是美好事物的象征。“那次后山踏雪寻梅,白梅如雪而香,红梅好似她的脸庞,寒风中越显纯洁和坚强。”将红梅对比小妹红扑扑的脸庞,体现出她的单纯可爱,充满童趣;用梅花坚强纯洁的特质来形容邻家小妹的纯洁质朴。结尾处“我们堆了一个雪人,梅花作为雪人的眼睛。”就好似小妹的眼睛一样,充满天真浪漫、灵动可爱。却不料与她现在已经是远隔异省。“梅花”作为意象,寄托了你对故乡的怀念。
     细读槟郎老师的诗,就会发现你很喜欢梅花,纵然给你“梅花诗人”的称号也毫不夸张。你关于梅花的诗有很多,《雨花台的梅花》、《南墙梅花》、《梅花树下的小姑娘》、《腊梅花开》、《漫游梅花山》等。每一首诗都饱含你的情义,“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梅花是在寒冬腊月里迎着雪生长,虽然梅花柔弱,却品性坚强,迎寒独自开,虽然娇小,却在寒风中傲然挺立。用梅花高尚的情操来比喻人,槟郎老师虽然身陷红尘,却傲然于世,心态平和,心处幽静,不随波逐流,潇洒处于人世间。就像大话西游里的那句“世人笑我太痴颠,我笑他人看不穿。”纵使世人笑我,欺我,我依然执念于自己的理想。心中有一方净土,必定不会被他人的攻击所困扰。即使得不到他人的肯定,自己的光辉却也会慢慢散发出。
     你有着文人共有的浪漫主义情怀,在诗歌里喜欢记事抒情,怀念家乡,记述故人。《打秧草的小姑娘》和《梅花树下的小姑娘》都是描写家乡的邻家小妹,表达了自己对故人浓浓的怀念之情,怀念小时候那份青涩的友情。即使她已嫁人,可是在你记忆深处,她仍然是那个跟在你身后的小姑娘。《我的公主小妹》和《支支的校园》则是通过写自己认识的女孩来追忆过去,与她们曾经有过相遇,甚至相识相知,最后却也免不了相忘。可是此时的你却还惦记着从前,故人还能记着你的那份牵挂,那份担忧之情吗?前一首中,你与公主小妹两次相见,结下友情,可她却是是受社会侮辱的风尘女子,报仇杀人后自杀,到长江边祭奠她。后一首写你的女学生,她与你的无瑕有美好的师生交往,使人赞叹。作为一个诗人,你总是多情而又长情。这让你总是充满困惑,常常为此抑郁,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吧。
     《死在这片国土上》写父母之死对自己的影响,尤为感人。“母亲在1998年死去,父亲在一年后死去,都没有看到我的儿子,我的灵魂已经衰老,哪里是可以埋葬我的地方?”以反问的句式强调自己离开故土,怀念家乡的深厚感情。父母已故,自己的灵魂也已经衰老,人在异乡,灵魂却无处安放。“坟墓记述的历史很短暂,父亲将他的父母托付给我们,可是父亲没有提及他的祖父母,他们已消泯于时间的河流。”父亲临死前还要儿子照看好祖父母的坟。读了这段很是伤感,历史终将消灭于时间的河流,没有什么是永恒存在的,充满哲思,发人深省。
     在上首诗和《清明节上坟》等诗中,槟郎老师写到农村祖传的死亡仪式。灵床绕环村路一周,家家在路上点燃灵火送别,照亮死亡的人去天国。这里有古老民俗的精神信仰。“我的灵魂已经衰老,每天都有千万人死去,我也将死在远离家乡的外省南京,已无缘家乡的环村道上的灵火。”在异乡的你想到自己将会客死他乡,与家乡的灵火无缘再相见,很是悲痛。读这些诗,我的心情也甚是悲痛。在异乡漂泊无人体会你的心情我也懂,因为我也是一个异乡人,身在南京这座古城,心心念念自己的故土,故土确实在游子心中有深深的牵挂啊!你带着浓浓的思乡之情,写下了一首首诗歌,《巢湖西坝口》、《故乡的油菜花》、《看瓜女》、《忆巢湖姥山岛》等作品,全都抒发了你浓浓的思归之情。故乡的一草一木仍然牵动你的感情,你希望故乡明天会更好!
     你的诗就像四月的春风,吹走料峭的寒冬,给人带来温暖与希望。可是你怎会只拘泥写诗。槟郎老师不仅是个诗人,而且是个旅游文学作家。读你的游记,是一番情境,它不仅为我开了一扇窗,而且带领我走出封闭的教室,游历更浩瀚的世界。虽说在南京读书,却没有去过各大景点,你爱将旅游经历分享给大家,老山、将军山、方山、牛首山、幕府山、紫金山、桃叶渡、解溪河这些地方虽然我大都没有去过,但是看你拍的照片,读你写的诗歌,便能体会到这些地方风景的优美。《漫游梅花山》、《游玩总统府》、《重游中山植物园》、《游览明孝陵》、南京到处都有你的踪迹。
     仔细翻看你的博客时,才知道你从二十年前就有了自己的诗歌集,诗歌创作已三十年,而且诗歌种类十分丰富,有讽刺现实的、怀念故人的、思乡爱国的、还有缅怀历史,忆古怀今的。你的简介中介绍说自己是巢湖人,在南京的教书匠,就算现在在南京也不忘自己的根,虽然每年都诗作频出,大有成就,却谦逊的说自己只是一位老师。作为一位文人,却如此低调谦逊,让我对你更多了一份敬佩之情。
     在现实社会中,网络发达,金钱欲望随时存在,却还能保持着一颗纯正的心去写作很不容易。不畏艰难,每天坚持创作,不与世俗相融合,也是我最看好槟郎老师的地方。你身上的正能量让你更加有力量,终有一天,诗歌的光辉会挥洒到每个人的心底。谢谢你的教导,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我们有缘再会!
     2015-6-7
(2015/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