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槟郎文集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13小教文 于小月
   
     这首《献花岩之恋》是槟郎老师写于2013年5月底的作品,关于老左和老右的爱情悲剧至今让我难以忘怀。时光流逝,带着许多美丽的容颜,却把思念与伤感延长到未来。深深地追忆,那些伤口还在滴血,泪千行,自难忘,与君别后,不复相见,心悲切!读完这首诗的我久久不能释怀,或许千言万语都不能将我现在对这出爱情悲剧的遗憾伤感写尽了。
     槟郎是我们对旅游文学选修课任教老师李槟的称呼,第一节课,他用了很长的时间介绍自己的这个名字(似乎是很乐意别人这么叫他的)。老师本身的性格是开朗热情的,在我的印象里,他一直笑呵呵的,导致有些时候我倒并不觉得他是我的老师而是一个乐趣横生的朋友。这位朋友个子不高,却总能以幽默风趣的形式把他对于旅游文学的解读一一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老师喜欢旅游,特别热爱南京的人文风景。槟郎老师有时就像个孩子一样只是单纯地讨厌大人间复杂的利益关系,倒不如寄情于山水来得痛快。也许是因为老师讲课时的谈吐给人十分轻松愉快的感觉,所以他的作品也是以轻松愉快居多的。我常常会在心情浮躁不安的时候把他的诗不断地重复读上几遍,这样我就能平静许多,也愉快很多。而当我读到这首诗时我其实还是有些吃惊的。老师的风格一向是欢快和谐,极少写人间的辛酸悲惘,这或许是老师本身乐观的天性所致,也可能是老师并不愿意和我们谈论那些伤心的往事罢,就像说起自己曾经想要自杀时那样,他竟风轻云淡的几句带过了,并没有十分低沉的语气。而这首诗却不然,《献花岩之恋》可以说得上是槟郎老师为数不多悲剧诗中的一首精品。连槟郎自己都说,虽然诗已写了一年了,可今天在课上读起来仍然很悲切,遗憾于老左和老右的六十年血色爱情。也正如诗中所言“眼前掠过一幅幅画面,献花岩的奇遇搅动我心。”


     老人哀恸记忆中美如六朝金粉的老右,那年的献花岩,有过右派的追赶揪斗,也有过深夜出逃时的狂风怒吼,却于政治迫害的阴霾中收获一段远离红尘的深山宁静生活。往事依依,都会在他的脑海里一遍遍的回放吧。河厅猎艳时的初识,寺庵前的猛然撞见,依偎着藏进抗日隧道,庵中与老左粗茶淡饭,寂寞的月下谈天说地……情情种种都仿佛刻在心里,死生契阔,执子之手,永生不忘……分别猝不及防,锅瓦掀翻后竟成永别,深深地怀念也无法再从献花岩满山的花花草草中再找寻到你的气息。如果不是回忆,我只愿放弃生活陪你长眠于此处,只为希望重逢。于是逃出劳动营,游进深圳河逃亡到香港。可是,为什么?现实竟是老左早已被虐杀在了那年的动乱里?所有的信念仿佛被现实、命运的手掌撕碎。最大的悲伤是哭干了的泪、伤透了的心,在瑟瑟的秋风中独自一人品酌过去的这杯苦酒。哀莫大于心死,老左的离去于老右而言,生命了无生趣了吧?曾经看过很多的电视剧中爱人离别多少伤悲,我也曾为之频频落泪。可是故事究竟还是故事,曲终人散,一旦我们回归现实中也就能够释怀了。然而今时今地我的所闻却是带血的泣书,是真实的,真实到仿佛就是自己亲身经历的一般。残阳泣血道不尽的哀愁在槟郎老师的心里久久的萦绕,不得排遣,只能是游玩途中的声声叹息了。
     从我第一次读这首诗已经有三个月之久了,但是我仍然不敢去往南京牛首山祖堂山游玩,因为我怕,怕起到那个叫做献花岩的地方,因为那个地方有着老左与老右的美丽到凄凉的爱情,有她们对于终身相守的海誓山盟,更有她们在命运无情捉弄下的身不由己和惨痛诀别。“山无棱,天地决”的海誓山盟之声犹在耳边,斯人却已不在人世,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我甚至都十分的害怕见到那个在石头上常坐的老人,更怕听他说起那段伤心的过往。那份悲伤怕是永远的不能消失了吧?这份哀愁只能于岁月的流逝中慢慢的沉淀下去,每一次对它的回忆可能都是伤口的再次破裂吧,痛彻心扉的感觉相信已经无人能解了吧。如果岁月是一道伤那我宁愿岁月静止不前;因为如果痛苦不能消散还不如就此长眠不复醒。的确,假如不是心存侥幸,期冀老左还活在世间,老右也许就逃不出劳动营,港英河的冰冷海水也许也会把他活活地给冻死了吧,因为爱情的信念才能存在强盛的求生欲望。
     诗的结尾处,槟郎老师用“对面的牛首山一角残伤,而弘觉寺塔却巍然屹立,蔑视数百年流逝的时光”做了景物描写,这让我也依稀地看见了残阳下的历经千古岁月的巍峨牛首山,寂寞的而又苍凉。那屹立的弘觉寺塔是否会蔑视那些过去的时光,那些心酸的诀别过往我不知道,你去问它,大喊一声之后回声也只是在幽谷中一遍遍回荡,空谷传响络绎不绝而已,终究还是得不到答案的。我所知道的就只是槟郎老师对于过去动乱年代里,一个个被命运无情捉弄过得人儿的哀叹。老师或许也曾经和我一样痛斥过那些命运的刽子手们,可是历史终究不会因为我们的愤懑以不满而有任何的改变。我们可以去愤世界的不平,去恨那些泯灭了良知的恶人,怨世间的不公平,种种难忘的感受无法纾解只是暂时消散在了风里,往事如烟,萦绕在心。
     很多人说,诗人注定有一个悲天悯人的心。槟郎老师的这首诗字里行间都是对命运的申诉,诗如其人,其实后来我也了解到老师人生道路的坎坷多磨。老师竟然也曾经有过轻生的念头!老师自己的悲伤我倒从未听他提起过,不过与他乐观的天性相比我倒更加地愿意听老师讲那些他畅玩于山水间的游作。我想老师可能也希望把正能量传给我们吧。老师对于一些在课上不认真听课的学生实际上也是痛心疾首的。他有时拍着桌子说着批评的话却又引来学生们的窃笑,我想之所以有同学亲切地叫他槟郎哥,大概也是源于他幽默风趣的率真个性吧!其实我们每天的生活不就是如此?希望越大的事往往不可实现,美好的时光也总是难常在的。正所谓“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倒真的不如槟郎老师的一首抒情小诗来得痛快!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品得美酒,于岁月中方得知人生无常了。
     回到现实我虽然也还是常常嗟叹,不过我想槟郎老师当时写这首诗的初衷大概绝不是这样的吧。与其不断地懊悔不堪忍受故事中的已逝之人,倒还不如珍惜眼前人。现在的大学生被很多人说成是颓废的90后,大都是因为他们对于长辈不是很尊敬,甚至有时还不断地出言顶撞父母。我想我们作为读书人,“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道理大家都懂得吧,我们在接受他们无条件的给予时能否想过他们的不易?想到这里,我不得不承认我又从我这位亦师亦友的槟郎那里学到了人生的至关哲理。
     2015年5月22日星期四写于晓庄
   
   
(2015/06/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