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为什么要反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的毛贼东1]
中国控诉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7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9
·联合国控诉记330:从“抗共”国度里来的人们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8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1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1)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0)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8
·访民纽约下战书,《中国控诉》新年呛声/视频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7:树倒猢狲散
·树倒猢狲散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6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5
·法拉盛街头控诉333:丑态百出的“红马甲”
·末日疯狂彰显无遗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4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胡春华请辞讲了真话:中共全面黑社会化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5
·控诉记233: 联合国前的流动景点
·控诉记(232):坚定溶飞雪,控诉赢尊重
·【中國控訴】日本大阪控訴紀實2014年5月4日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7
·绕开体制改革、反腐,将使习近平走进死胡同
·[中国控诉]228:中共是全人类的公敌!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7
·联合国控诉纪实226:还我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5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3:抛弃幻想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9
·高瑜、蒲志强的处境是中国人权的缩影
·向中共高压下坚持斗争的法轮功致敬,祝李洪志大师功德无量
·街头控诉记340:世上只有妈妈好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2
·联合国控诉记341:现场版的控诉声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1
·联合国控诉记220
·街头控诉记219:揭竿而起
·街头控诉记218:中国人都要站出来说一句话
·【中国控诉】342 华尔街控诉纪实
·因公伤残惨遭瞒报恶搞数十年迫使家破人亡
·联合国控诉记343
·船舶重工集团716所长李恒劭利用职权 残害工作岗位上的残疾女工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17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7)
·联合国控诉记216
·控诉记215:中国控诉的“洋外援”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14
·联合国控诉记344
·维稳是统治危机出现恐惧的同义词2
·街头控诉记213:共产党不配有墓碑!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12
·控诉记211:刘延东的脸色变了
·控诉记210:美国警察和我们一起喊口号
·街头控诉记345:朱立创!你还欠我一个道歉!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
·法拉盛街头控诉346
·联合国控诉记209
·联合国控诉记347
·浙江冤民钟亚芳收到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的救命钱被谩骂威胁
·钟亚芳强烈要求杭州市中级法院院长翁钢粮等纠正惊天错案
·联合国控诉208:联合国前的一道风景线
·联合国控诉记348
·联合国控诉记207
·维稳,大东亚共荣目的一样
·中俄军演,彰显奴才卖国嘴脸
·联合国控诉记349
·街头控诉205:又来了一条共狗
·控诉记204:会开完了,国家也完了!
·联合国控诉记206
·乌克兰人民引领取缔共产党的世界潮流/杜阳明
·联合国控诉(203):纵火犯岂能成消防员
·联合国控诉记350:又一个官倒公司!
·联合国控诉记202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51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52
·街头控诉201:我们的口号深入人心
·联合国控诉200:纪念柏林墙倒塌24周年
·联合国控诉199:绝不能让中共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联合国控诉199:绝不能让中共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要反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的毛贼东1

   

    我是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出生的,孩童时期从记事后虽然看到、听到中共窃国以后的各项运动,但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的感受。真正参与运动的真谛,是在61年参加工作以后,当时我一门心思地钻研技术,不问政治。闸北区第三区委书记鲁英,在我店参加星期四干部劳动,数次交谈后,感到平易近人、有共同语言交流。鲁英的一句话“这样的青年没有入团,还有什么样的青年可以入团”差点改变我一生的命运。把鸡毛当令箭的饮食公司党委、团委像苍蝇嗡嗡围着转,甚至让我多次停下工作谈话,要我参加共青团。对政治不感兴趣的我被纠缠得无法应付,以不会写申请书为由拒绝。但是中心店团支部自告奋勇让人代写,本人只要负责签名即可,在团支部近似于包办的操作下,从写申请书到入团仅有三个月。不久就脱产参加行业内的小四清运动,有党员私下透露我将被重点培养。

    在帮助对象XXX时,党员(被称为蛮娘)对昏倒在地的她踢了二脚,没有任何社会经念的我当场指责她“要文斗、不要武斗”结果我在不久就又干上老本行。

   性格决定命运,像我这样桀骜不驯、不愿意接受任何约束,只想自由自在、平平淡淡地按照做人的标准生活的人是不可能被共产党选中接班人的。同时像我这样性格的人在毛贼东时期,大多数人的处境都大好不妙,不被政治处理过的人很少。我能在毛贼东时期独善其身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我的第一场冤枉官司缠身是在2003年4月24日——5月23日一个月刑事拘留(年近花甲),是在胡锦涛当政以后。二个月以后的7月21日刘云耕在解放日报、文汇报上发表了杀气腾腾的处理一批的叫嚣。接着流窜到闸北区委信访办,与当时的区委李梅、区长丁薛祥(现在的习近平大秘)密谋拍板,将我的上访行为定性为冲击国家机关,与同样莫须有的田宝成作为同案犯劳动教养一年半。

    本来是区长约我谈话,时间约定在2003年4月24日上午9时半,田宝成夫妇拿到与我一样内容的信函,不约而同同时到达区信访办,丁薛祥不仅没有露面,我们三人成了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罪犯”,成了21世纪的林冲夜闖白虎堂的翻版。明眼人不难看出,这是市委刘云耕、区委丁薛祥、街道政法委贺德山精心预谋、布置的陷阱。我们成了中共独裁体制的受害者,而且是冤沉海底至今,看来只要共产党政权不倒台,我们的冤案永无翻身之日。这也就是我们一直高呼打倒中国共产党、消灭共匪、推翻中共政权、取缔中国共产党的理由。

   尽管没有打倒中国共产党的能量,但是有推翻共产党的理念,和植根于仇恨共产党、失民心者失天下的信念,相信万恶的中共已经被中国人民唾弃,被清算的日子不会太久。我们的冤案一定会大白于天下。我个人的冤案不算什么,全中国像我一样的遭遇的冤案何止成千上万、俯拾皆是。全面黑社会化的中共黑帮统治集团,丧心病狂地制造了数不清的冤假错案。比我更惨的比比皆是,段惠民家就有四条人命丧身在动拆迁运动的黑幕中。

   

    控诉人: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2015年5月10日

   

(2015/05/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