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为什么要反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的毛贼东1]
中国控诉
·匪夷所思的“立案告知單”——海外華人故鄉家園被強拆系列報導
·习总:韩正对您干的丑恶勾当!
·联合国控诉记388
·美国内华达民兵起义,中国媒体集体沉默!
·联合国控诉记389
·越告越黑的“立案告知單”——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八)
·韩正应抓起来枪毙也不为过!控诉记(390)
·法无明令逮捕访民,习近平比胡锦涛更加残暴,
·华人首富李嘉诚不再相信共产党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91
·永遠不要低估獨裁政權的險惡——兩岸局勢研討會側記
·就唐荆陵、王清营和袁新亭被控“煽颠罪”之声明
·海岛纷争,彰显中共欺软怕硬的流氓本性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92
·维权必须动真格
·鐘亞芳的血淚控訴
·铺天盖地的抗战巨片在重复着同一个谎言
·反腐败!抗强拆!
·上海市长宁区腐败政府闲置囤地三年半,掠夺敛财46亿人民币。
·李碧云案再次审理当庭控告刑讯者 刘家财案四易罪名召开庭前会议
·我们喜欢中国,但我们不愿做中国人!【中国控诉】控诉记393
·不是贪官的子女为什么这么敏感?:【中国控诉】控诉记394
·联合国控诉记395
·致长宁区腐败政府的信
·潘基文到联合国广场纪念曼德拉——控诉记(396)
·坚持站出来的有几个?——街头控诉(397)
·女杨佳张小玉(图片)
·女杨佳张小玉(图片)
·我们喜欢张小玉(图片)
·华裔美国人:中共大使馆会管你死活吗?——街头控诉398
·控告上海市长宁区腐败政府
·习近平的打老虎与嘉庆打和
·共产党在全球制造动乱
·韩正的下场比陈良宇更惨!联合国控诉(399)
·與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的通話錄(一)——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九)
·空中管制防政变
·联合国控诉记(400)
·联合国控诉记(401)
·全国民众力挺张小玉夫妇!
·中国人民灾难不断的根源是一党制独裁
·我们都顶张小玉夫妇!(图片)
·“我要把它发到facebook上”——联合国控诉(402)
·我们心中的英雄张小玉夫妇!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03)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十)——與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的通話記錄(二)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04)
·中国人民灾难不断的根源是一党制独裁2
·联合国控诉记(405)
·江贼民在上海(经济)代理人落网,能否轰开顽固堡垒
·人民军队爱人民,消灭共匪为人民
·打老虎下一个应是李鹏!联合国控诉(406)
·请网友“人肉”是否贪官子女? ——联合国控诉(407)
·联合国控诉(408)
·加油中国人民!——联合国控诉(408)
·中央巡视组驻上海,揪出韩正大贪官——“中国控诉”街头控诉(409)
·韩正这个笑面虎不下台,天理难容!——街头控诉410
·张小玉无罪!,
·张小玉真英雄!
·韩正这个笑面虎不下台,天理难容!街头控诉410
·贾灵敏女士无罪!
·英雄高智晟!
·英雄高智晟!
·台湾孩子都知道——联合国控诉(411)
·英雄高智晟.!
·高智晟点了江泽民的死穴!所以被迫害坐牢!
·高智晟点中江泽民的死穴!
·权势、财富过眼烟云,周永康下场警示世人
·【转重磅消息】习近平启动对江泽民的调查
·揭秘海外中国贪官二奶村——洛杉矶罗兰岗
·戏说 中国贪官二奶排行榜
·轉發:美國懸賞捉拿千名中國貪官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三)——第五次偷拆
·刹车人民抗共取胜!
·习近平已经到了褒贬的十字路口
·清算江贼民,是解体共产党统治的第一步
·还民主斗士高智晟人权自由
·逆历史潮流而退的政权必将灭亡!——联合国控诉(412)
·关注高智晟!
·刘家财英雄无罪!
·刘家财英雄无罪!
·刘家财英雄无罪!
·高智晟被软禁!未获自由!
·关注高智晟的身体、牙齿健康!
·关注张小玉!关注焦作!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四)—— 公安人員電話裏的推诿忽悠術
·联合国:你的邻居在敲门!——联合国控诉(413)
·挺直腰板讨回财产!——联合国控诉记414
·支援焦作的朋友!声援张小玉夫妇!
·中国政府还残疾人孙举昌人权!1
·挺直腰板讨回财产!——联合国控诉记(414)
·李鹏:还我财产,还我家园!——联合国控诉记(415)
·全国老百姓向武汉的老维权者闫森学习!去焦作围观!
·到焦作去救命!关注张小玉案件!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五)--- 石沈大海的特快專遞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1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16)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关注楊崇勇士安危!
·贪官退赃款,支持云南灾区——法拉盛街头控诉(4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要反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的毛贼东1

   

    我是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出生的,孩童时期从记事后虽然看到、听到中共窃国以后的各项运动,但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的感受。真正参与运动的真谛,是在61年参加工作以后,当时我一门心思地钻研技术,不问政治。闸北区第三区委书记鲁英,在我店参加星期四干部劳动,数次交谈后,感到平易近人、有共同语言交流。鲁英的一句话“这样的青年没有入团,还有什么样的青年可以入团”差点改变我一生的命运。把鸡毛当令箭的饮食公司党委、团委像苍蝇嗡嗡围着转,甚至让我多次停下工作谈话,要我参加共青团。对政治不感兴趣的我被纠缠得无法应付,以不会写申请书为由拒绝。但是中心店团支部自告奋勇让人代写,本人只要负责签名即可,在团支部近似于包办的操作下,从写申请书到入团仅有三个月。不久就脱产参加行业内的小四清运动,有党员私下透露我将被重点培养。

    在帮助对象XXX时,党员(被称为蛮娘)对昏倒在地的她踢了二脚,没有任何社会经念的我当场指责她“要文斗、不要武斗”结果我在不久就又干上老本行。

   性格决定命运,像我这样桀骜不驯、不愿意接受任何约束,只想自由自在、平平淡淡地按照做人的标准生活的人是不可能被共产党选中接班人的。同时像我这样性格的人在毛贼东时期,大多数人的处境都大好不妙,不被政治处理过的人很少。我能在毛贼东时期独善其身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我的第一场冤枉官司缠身是在2003年4月24日——5月23日一个月刑事拘留(年近花甲),是在胡锦涛当政以后。二个月以后的7月21日刘云耕在解放日报、文汇报上发表了杀气腾腾的处理一批的叫嚣。接着流窜到闸北区委信访办,与当时的区委李梅、区长丁薛祥(现在的习近平大秘)密谋拍板,将我的上访行为定性为冲击国家机关,与同样莫须有的田宝成作为同案犯劳动教养一年半。

    本来是区长约我谈话,时间约定在2003年4月24日上午9时半,田宝成夫妇拿到与我一样内容的信函,不约而同同时到达区信访办,丁薛祥不仅没有露面,我们三人成了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罪犯”,成了21世纪的林冲夜闖白虎堂的翻版。明眼人不难看出,这是市委刘云耕、区委丁薛祥、街道政法委贺德山精心预谋、布置的陷阱。我们成了中共独裁体制的受害者,而且是冤沉海底至今,看来只要共产党政权不倒台,我们的冤案永无翻身之日。这也就是我们一直高呼打倒中国共产党、消灭共匪、推翻中共政权、取缔中国共产党的理由。

   尽管没有打倒中国共产党的能量,但是有推翻共产党的理念,和植根于仇恨共产党、失民心者失天下的信念,相信万恶的中共已经被中国人民唾弃,被清算的日子不会太久。我们的冤案一定会大白于天下。我个人的冤案不算什么,全中国像我一样的遭遇的冤案何止成千上万、俯拾皆是。全面黑社会化的中共黑帮统治集团,丧心病狂地制造了数不清的冤假错案。比我更惨的比比皆是,段惠民家就有四条人命丧身在动拆迁运动的黑幕中。

   

    控诉人: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2015年5月10日

   

(2015/05/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