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父親》]
逸风文集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七一》
·《惦 念》
·自由的翅膀 ----獻給那些正直的維權律師
·走进《诗经》里的河流——卫河源考察记录
·牺的牲——悼子明
·大陆房事
·《任性》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从“人民”的意志到上帝的意志
·遍地乡愿的中国
·李智:高律与习皇的比较研究
·美国民主的关键优势在哪?
·成熟民主国家所面临的问题
·关于退出焦作市民革的声明
·《給我一個月時間》
·流亡泰国的难民们声援浦志强先生
·逸風:2016新年組詩
·关于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提前声明
·《國民性》
·极寒天气断想
·哪位美国总统应该坐牢?
·《一半的爱情》
·关于中国威胁论的看法
·《灵和魂》
·记忆黄河清君与本人的几封私信
·《再谈访民》
·关于王一梁回国奔丧受阻的声明
·关于黎小龙一家落难后的声明
·呼吁维护难民权益,抵制中共暴政
·最应该坐牢的二位美国总统!
·《可耻的沫子》(外一首)
·《左右都丑陋的脸!》
·逸风:中国问题已经无解!
·此次地球灾难之我见
·末日裡的玫瑰
·我曾經說
·关于各界进一步学习《民运黑洞》的倡议书
·关于“以直为名”的人性之丑陋问题
·中國缺乏現代政治意識的成因分析
·從人性的角度來觀看“文革”
·一封回复信
·拥护中共继续对地球的专政统治!
·台湾正成为自由世界的最大破口!
·中共目前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
·談一下女子的貞操問題!
·末日之歌(組詩25首) ------紀念六四27周年特稿
·如何超越六四?
·作为精神婊子的CHENS们!
·蔣中正: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转】彼拉多处死耶稣后的下场
·【《傷而不哀》连载】1,我的生和老姑的死
·丑陋必狰狞
·【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毛賊們,你們當悔改!
·【伤而不哀】连载之3, 我是地主崽子
·【伤而不哀】连载之4, 圍城
·【伤而不哀】连载之5, 長久之計
·可怜无知的人吧!
·【伤而不哀】连载之6, 飛機的愛情故事
·【伤而不哀】连载之7、相見恨晚
·逸風:中國應該名為“赤那”才名符其實!
·对赵晓《声明》一文的个人解读!
·談一下黑洞邪教教主陳衛珍的羡慕妒忌恨
·陈卫珍不过一具腐臭的公共僵尸
·中美南海开战乃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端!
·任協華:逃亡的征程--—逸風詩歌評論
·逸风:中国鬼子
·一包“誘蟻粉”
·《非人手所造的石頭蒞臨》
·李魁賢:中國憤怒詩人之怒
·A Package of " Lure Ants Powder ""
·蛇蝎之辈之恶毒用心,昭昭也!
·逸风英译诗“ Tolstoy‘s Tomb”(外一首)
·关于成立勇于"接受人道主义生活"的海外预备民运组织的一个建议
·谈谈海外陈式僵尸问题
·逸風译诗之Sharing The Booty
·感想之一
·《掩面而過》
·《幫兇者必無所救贖》
·中国人的确不需要启蒙,只需要一个毛贼式的人物即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父親》

   《父親》
   作者:逸風(河南)
   
   看著我的父親(注1)
   衰殘的病軀


   有一種
   揪心的痛
   觸摸到我的靈魂
   
   
   我的父親
   托住我的腰身
   親吻我的臉頰
   兒時的慈愛
   讓我難以捨棄
   
   
   我的父親
   生活於專制者偽善的時代(注2)
   沉默和驚懼
   是他的生活方式
   我則是
   他靈魂裏的最愛
   和安慰
   
   
   我的父親
   在我思考我的家族史時說:
   那是----
   歷史
   
   
   歷史被專制者書寫
   所以,外表華麗
   且不斷地修飾各類歷史書籍
   自以為
   這樣可以留住美麗的聲譽
   豈不知
   歷史在和我父親一樣的百姓心裏
   正如扭曲悖謬無法在正直者心中駐足
   
   我的父親
   在25年前
   看到我的抗爭詩文(注3)
   踹了我一腳,然後痛苦地流淚
   我知道
   在專制者的天下
   這是父親唯一能夠表達出來的父愛
   
   
   65年前(注4)
   我父親的父親
   帶著我年幼的父親
   等待著批鬥會的開始
   那是一種什麼樣子的父愛呀
   人性裏所能承受的極限
   也不過如此
   
   
   55年前(注5)
   父親光著腳丫子
   奔跑在雪夜裏
   到縣城裏一家中藥鋪
   期盼得到一根救命的人參
   家裏的爺爺
   即將死於浮腫病
   那是
   因為饑餓
   
   
   40年前一場瓦斯爆炸(注6)之後
   我被表哥舉著
   透過礦務局大醫院病房外的窗戶
   看見父親滿身的紗布和繃帶
   露出的一雙眼睛
   含著恐懼和歷史的無奈
   
   
   2014年
   我看見網路上的
   《中蘇密約》(注7)
   知道了
   1950年之後
   為何要死傷那麼多無辜的生命
   我們平凡的生命
   不過是專制者的道具
   不過是苟延殘喘而已
   不過是為了一口可以延續生命的食量
   也許
   沒有尊嚴的活著
   乃是平民們的最終的嚮往
   
   如今
   看著衰殘的父親
   他的擔憂、恐懼都寫在臉上
   我知道
   父親用肉身寫的歷史快要寫完
   我用我的筆寫的歷史還在繼續
   我知道
   也許
   我和我的父親的靈魂是一樣的
   因為恐懼
   也因為擔憂自己的妻子兒女
   只能選擇
   沉默
   
   沉默乃是
   無聲的抗爭
   數千萬
   無辜死亡的生命的碑文
   是無聲的咒詛
   流入地底的血債
   儘管冰涼
   期待著償清的時刻
   
   
   人生的平凡
   乃是因為
   一個念頭的差別
   我父親的父親
   在撤退的時候(注8)
   因為依戀
   世代積累下來的
   800畝良田
   百十間房屋
   和陪伴他大半生的青騾子
   留在了家鄉
   去承受
   此後的階級鬥爭帶給他的
   所有的苦難和悲傷
   
   
   這些苦難和悲傷
   被加載在父親的肩上
   和我的靈魂裏
   成為
   我們祖孫三代
   無法言說的傷
   在這個無良的時代
   無法述說盡
   這片大地上發生的
   載不動的罪惡
   
   於20141015
   
   注:
   1,我的父親盧利源乃是一平凡的退休煤礦工人,為了生計一生沉默,用沉默見證了迫害的歷史。
   2,專制者必然是偽善的。專制歷史必然是偽善的歷史。欺騙和暴力乃是專制者的兩件法寶。林昭說:“我們的青春、愛情、友誼、學業、事業、抱負、理想、幸福、自由……我們之生活的一切,為人的一切幾乎被摧殘殆盡地葬送在這個污穢、罪惡而更偽善的極權制度恐怖統治之下!”
   3,指我在六四時候寫的詩歌。
   4,指土改時期,爺爺被戴高帽批鬥。
   5,指三年饑餓時期,我爺爺被餓死一事。
   6,指1975年焦作市演馬礦瓦斯爆炸,我父親在礦井下,渾身燒傷,撿了條命。官方統計說該事故死亡42人。
   7,該秘密檔簽訂於1950年2月12日,它的全稱叫《中華人民共和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友好同盟特別協定》。“第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人口,因目前資源缺乏,非減少一億,決不能支持,其詳細辦法,由中華人民共和國自行定之。”原來中國因為資源缺乏,就得一下子減少一億人口,怎麼樣的減少法呢?由中國自行定之,史達林把消滅中國一億人口的權利交給了中共。
   8,爺爺叔伯弟兄八人,其中大爺盧師亮、二爺盧師武、四爺盧師仝、八爺盧師祥兄弟四人攜家帶口全部撤往臺灣。時任國民黨濟南兵工廠工程师的四爺要求我爺爺(盧師宣,排行第五)拋棄祖業撤退臺灣,爺爺堅持要留在老家,直至最後餓死。
(2015/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