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逸风文集
·通姦 ---致“與人通姦”者
·《文 學》
·悯 豕
·《如果》
·《有感》
·《教育》(外一首)
·《尊嚴》
·《真理》----獻給高智晟律師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人民》
·《護照》
·《小黄伞》 ---致占中港人
·《生活》
·那座城---致臺北青年們
·神的光芒--致黃之鋒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焚》 ----贈詩友羅勇泉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七一》
·《惦 念》
·自由的翅膀 ----獻給那些正直的維權律師
·走进《诗经》里的河流——卫河源考察记录
·牺的牲——悼子明
·大陆房事
·《任性》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从“人民”的意志到上帝的意志
·遍地乡愿的中国
·李智:高律与习皇的比较研究
·美国民主的关键优势在哪?
·成熟民主国家所面临的问题
·关于退出焦作市民革的声明
·《給我一個月時間》
·流亡泰国的难民们声援浦志强先生
·逸風:2016新年組詩
·关于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提前声明
·《國民性》
·极寒天气断想
·哪位美国总统应该坐牢?
·《一半的爱情》
·关于中国威胁论的看法
·《灵和魂》
·记忆黄河清君与本人的几封私信
·《再谈访民》
·关于王一梁回国奔丧受阻的声明
·关于黎小龙一家落难后的声明
·呼吁维护难民权益,抵制中共暴政
·最应该坐牢的二位美国总统!
·《可耻的沫子》(外一首)
·《左右都丑陋的脸!》
·逸风:中国问题已经无解!
·此次地球灾难之我见
·末日裡的玫瑰
·我曾經說
·关于各界进一步学习《民运黑洞》的倡议书
·关于“以直为名”的人性之丑陋问题
·中國缺乏現代政治意識的成因分析
·從人性的角度來觀看“文革”
·一封回复信
·拥护中共继续对地球的专政统治!
·台湾正成为自由世界的最大破口!
·中共目前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
·談一下女子的貞操問題!
·末日之歌(組詩25首) ------紀念六四27周年特稿
·如何超越六四?
·作为精神婊子的CHENS们!
·蔣中正: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转】彼拉多处死耶稣后的下场
·【《傷而不哀》连载】1,我的生和老姑的死
·丑陋必狰狞
·【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毛賊們,你們當悔改!
·【伤而不哀】连载之3, 我是地主崽子
·【伤而不哀】连载之4, 圍城
·【伤而不哀】连载之5, 長久之計
·可怜无知的人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作者:逸風
   
   
    初讀刊於2014年10月《開放雜誌》雜術天地欄目裏的羅勇泉先生的詩《春天,在這裏……》的時候,茫然不知所措。因何?詩歌從來是言情言志的情志載體,但是,晦澀難懂的詩歌現象,表明了一種類似於《詩經》時期不敢言官員腐敗,而言碩鼠無食我黍的憤懣。某一個歷史的存留下來的,一定是具有代表性的詩歌,詩歌與正史並行不悖,乃是中國歷史的一個奇特的正常的現象。羅勇泉先生創作了許多詩歌,他也因為自己的詩歌創作被投入了囚牢。在一個“清風不識字,何故亂翻書”因言獲罪的時代,更會給予詩人更多的美妙的靈感。有時候,在詩人命運多舛的一個時代也是一個考量人類良知的時代。是否,有時候我們這些看客們想,要感謝某個是非不分、人性顛覆、雀占鳳巢、道德淪喪的時代存在於這個人類社會和歷史之中?


    羅勇泉先生我大概還是認識的,認識他是因為我淺顯易懂的詩歌曾經討教於他。這種姑且稱之為詩人之間的友誼和我今天要提筆書寫《春天,在這裏……》的詩歌評價似乎沒有什麼更多的關係,也不涉及到任何的阿諛之情。原因很簡單,詩人是高傲的,再謙卑的言辭也難以掩蓋其高傲的靈魂。
    儘管詩人大多是運命不濟,甚至食不果腹;但是沒有影響詩人們對高傲靈魂的追求,任何的外面的風浪也影響不了詩人發出聲音。所以,詩歌《春》的第一句言稱:
    “春天,在這裡發出聲音
    沒有目的,僅僅為了
    呼吸一口新鮮的空氣”
    對於“新鮮的空氣”的企盼乃是生活於“霧霾”社會裏的正常人的正常祈求。詩的下一句表達了詩人不僅僅需要“新鮮的空氣”,還需要:
    “在清澈的河流裡能倒影
    一片綠葉,不沉溺一隻螞蟻
    或者藏在老槐樹年輪裡
    保住枝頭幹生長出嫩芽”
    人生在自然之中,並與大自然相和諧,並能夠體味造物主所造的大自然賦予人們的伊甸園——大地上的優雅,但是,目前的現實是:
    “卻在這塊日益陌生的土地
    成為一個永遠奢求的神話
    還能說什麼?”呢?留給我們的是滿目瘡痍的大地河流,還有流滿毒汁的血液,那些在這個大地上行走的人,因為經歷了65年的共產思想的沖刷,大腦裏和血液裏都充滿了毒液,已經被異化成為現實世界的魔鬼,所居住的伊甸園已然變為了人間地獄,最為可悲的是,居住在地獄裏的人們還是渾然無覺,不知道自己是被塑造被戕害被欺騙者,他們行屍走肉,甚至變成了暴政的協從和工具,這是最為可悲的事情。
    過度的清醒乃是詩人們最大的人生苦惱。所以,詩人羅勇泉繼續寫道:
    “不必說就清楚
    一切的語言都是停屍房床單
    肝硬化土地,黑夜漫長無邊”
     下邊的這句話其實表達了詩人對中華歷史的治亂迴圈的一種“無解的方程式長歎”道:
     “一條河流的倒車歷史反反復複。”緊接著後面詩句裏提到的“茉莉花”表達的意象就更加紛呈了,我姑且把“茉莉花”看作是中華大地上的優秀兒女們的命運---“開了又謝”,為何這樣呢?“芬芳傳來槍聲”乃是譏刺了“槍桿子裏出政權”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在共產意識形態裏的變異變種和反人類的各種罪行。“癌細胞刺入一個民族無法自愈的傷口”很顯然是在暗示著共產極權制度猶如癌細胞一樣會帶給中華民族的無法挽救的傷害。
    “從天空鳥瞰,這塊土地
    總是以無解的方程式長嘆
    一條河流的倒車歷史反反復復
    兩岸的茉莉花,開了又謝
    芬芳傳來槍聲,如癌細胞剌入
    一個民族無法自愈的傷口”
     接著,詩人使用一種意象“從山峰的尖石”“看到大地的舞蹈”才“浮現”一丁點“螢火蟲的亮光”,表達詩人即便是在遍佈“癌細胞”的大地上,也要追逐光明的心腸。
     
    “必須有雲從山峰的尖石飄過
    才可能低頭看到大地的舞蹈
    在夏夜,浮現螢火蟲的亮光”
    下麵的這段詩句是本首詩中最讓人咀嚼的地方:
    “今夜,星光沉入黑泥池塘
    沒有一株蓮藕,魚身抬頭
    唯有淚水凝聚成遠方的山脈
    成為一個接一個考古學遺址”
    “星光”“黑泥池塘”“魚身”“淚水凝聚成遠方的山脈”“考古學遺址”讓我們的思想沉入到了北冰洋之中,這些詩句作何解釋?使得我煞是費了一番周折。 我認為,最後這段詩句乃是回顧中國近代以來的歷史,我們至今還看不到希望。所以,詩人就說“星光沉入黑泥池塘”以至於最後變成“一個考古學遺址”。
    羅勇泉先生的詩歌,以追求瑰麗多變的意象為主線,伴隨著時代感、歷史感和使命感,他所能征服的不僅僅是那個如“黑泥塘”般的大地,更主要的是征服他自己所被套牢的囚籠。
   
    於2014-11-4
   
   
    《春天,在這裏……》
   
   
    作者:羅勇泉
   
   
    春天,在這裡發出聲音
    沒有目的,僅僅為了
    呼吸一口新鮮的空氣
    在清澈的河流裡能倒影
    一片綠葉,不沉溺一隻螞蟻
    或者藏在老槐樹年輪裡
    保住枝頭幹生長出嫩芽
    卻在這塊日益陌生的土地
      成為一個永遠奢求的神話
     
      還能說什麼?
      不必說就清楚
    一切的語言都是停屍房床單
    肝硬化土地,黑夜漫長無邊
    從天空鳥瞰,這塊土地
    總是以無解的方程式長嘆
    一條河流的倒車歷史反反復復
    兩岸的茉莉花,開了又謝
    芬芳傳來槍聲,如癌細胞剌入
      一個民族無法自愈的傷口
     
    必須有雲從山峰的尖石飄過
    才可能低頭看到大地的舞蹈
    在夏夜,浮現螢火蟲的亮光
    今夜,星光沉入黑泥池塘
    沒有一株蓮藕,魚身抬頭
    唯有淚水凝聚成遠方的山脈
      成為一個接一個考古學遺址
(2015/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