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逸风文集
·认识上帝乃真理之途
·故国逸风,异邦有枫
·论学校的使命
·国家的财富在哪里?
· 凄美抑或悲壮:当代中国教师精神的“镣铐”之舞
·死亡乃人生之道的自然延续
·蒙田为官
·“怪物”必狰狞
·《宣告》
·《香港呀,香港!》
·《雨傘上的月光》
·《恐懼》——獻與詩友王藏
·《看見黑暗》 ——致閻連科
·“依法治國”
·《焦作市的雨滴》
·《給那些詩人們!》
·《父親》
·《喜慶》
·醜劇的黃昏~~致Karl Marx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渔夫们》
·拒絕食槽 ----致基督徒詩人尾生
·通姦 ---致“與人通姦”者
·《文 學》
·悯 豕
·《如果》
·《有感》
·《教育》(外一首)
·《尊嚴》
·《真理》----獻給高智晟律師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人民》
·《護照》
·《小黄伞》 ---致占中港人
·《生活》
·那座城---致臺北青年們
·神的光芒--致黃之鋒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焚》 ----贈詩友羅勇泉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七一》
·《惦 念》
·自由的翅膀 ----獻給那些正直的維權律師
·走进《诗经》里的河流——卫河源考察记录
·牺的牲——悼子明
·大陆房事
·《任性》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从“人民”的意志到上帝的意志
·遍地乡愿的中国
·李智:高律与习皇的比较研究
·美国民主的关键优势在哪?
·成熟民主国家所面临的问题
·关于退出焦作市民革的声明
·《給我一個月時間》
·流亡泰国的难民们声援浦志强先生
·逸風:2016新年組詩
·关于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提前声明
·《國民性》
·极寒天气断想
·哪位美国总统应该坐牢?
·《一半的爱情》
·关于中国威胁论的看法
·《灵和魂》
·记忆黄河清君与本人的几封私信
·《再谈访民》
·关于王一梁回国奔丧受阻的声明
·关于黎小龙一家落难后的声明
·呼吁维护难民权益,抵制中共暴政
·最应该坐牢的二位美国总统!
·《可耻的沫子》(外一首)
·《左右都丑陋的脸!》
·逸风:中国问题已经无解!
·此次地球灾难之我见
·末日裡的玫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逸 風
   
   今天,總算是熬了個霧霾指數低的天氣,晴空萬里,這樣的好天氣,真他媽的少見。在焦作這方故土上活了快半個世紀了,這樣的藍天,童年的記憶裡面有,剩餘的就是個別有風的日子裡有!
   


   於是就決定推著嬰兒車,讓孩子去外面呼吸一下新鮮空氣,走出門,馬上感到不對味。刮著小東風,空氣裡彌漫著一種味道。這個味道不用考察就知道是“健康元”那個廠子排出來的毒氣。想當年,健康元收納了大部分中國特產地溝油作為原料生產藥基這件事情不了了之,可見其公關能力還是比較強大的。儘管每次刮東風就聞到這個味,我就拿起手機舉報,我知道我這樣的舉報沒有任何效果,因為,12369的接線員已經很熟悉我的手機號碼了,也很熟悉我的聲音了,我對毒氣的屢次三番舉報除了沒有任何效果,更有甚者是有一次直接接到黑幫的死亡威脅。我不知道我對毒氣企業的舉報手機號碼是如何達到這些人手裡的?我回復那個威脅電話說,反正我的舉報也沒有什麼作用,就當我放個屁給環保局聽一下,安慰一下自己虛弱的靈魂,也安慰一下我滿腹呼吸進來的毒氣。
   
   也許,我還沒有成為“沉默的大多數”中的一員,在這個遍地災難的土地上,我還沒有變成昧著良心活著人中的一員,還沒有沉淪到沒有任何聲息的地步!
   
   只要這個毒氣污染一直得不到解決,我就決定一直打舉報電話12369。你環保局可以一直搪塞我,但是我不能一直搪塞我的良心。
   
   
   環保局不作為的例子很多,我給環保局的人員打交道不是一年兩年了。以前,一是為了自身安全,二是為了避免不揭自己人的短,就跑到其他地區搞一些環保活動。今天看來,環保還是要從自己身邊做起,即便躲過一時,不敢發聲,但是最終自己也要受害,還要包括自己的子子孫孫也要受害。我大膽做一個推測,焦作市的環保局有可能就是最大的黑幫之一,為了維護環境污染的廠家利益而不作為,甚至搪塞我這類的舉報者,這樣的環保局真不要臉,環境保護局是否該改為“環境污染保護局”?你們天天拿著人民納稅的錢,然後維護者污染廠家的利益,損害者人民的健康,甚至損害人民的子孫後代的健康,你說這樣的環保局要臉不要臉?
   
   我不認識焦作市環保局的局長大人,與我這個“屁民”也無冤無仇,但是,環保局長欠一個我們這片地界的老百姓一個說法。
   
   我的表哥是東孔莊村的,那村與污染廠家健康元做鄰居,表哥病死的那年才59歲。旁邊的五裡堡村因為地下水污染導致村裡的青壯年偏癱中風的好幾十號人,還有那個健康元的廢渣處理,到處堆放,臭氣熏天,附近農村的百姓深受其害,這些還是小兒科,每天直接排放到空氣裡的臭氣,直接影響到附近數萬村民的健康,廠子附近還有一個東孔莊幼稚園,那裡的老師和孩子每天都在臭氣熏天的環境下上課玩耍,附近的村子裡各種各樣的疾病的患者不斷地增加,當然包括癌症。據調查,那個廠子周圍的老百姓舉報了很多年,也一直不見任何效果!
   
   我居住在焦作市馬村區白莊村,距離污染源企業還是有十裡八裡的距離,但是最怕的是刮東風,有東風的日子裡,這裡就彌漫著一種“臭紅薯味”。這種味道不用考察,就是來自于健康元那個廠子裡的。
   
   我每次打“12369”,那裡的接線員可能由於熟悉了我的電話號碼,對我很不耐煩的語氣答覆我,有時候,直接掛斷我的電話,非要我再次打進來才無奈地接聽。接線員還不耐煩地問我有什麼事?我說,我不是沒事找事,你以為我想打你這個電話嗎?我巴不得天下太平,我每天走出門,呼吸著有毒的空氣,舉報了,也不見有什麼答覆,即便答覆了,好多年了,也不見有什麼行動?你說我三番兩次打你這個電話,我就真他媽的那麼賤,沒事找事嗎?我只是希望,你環保局有一點作為,不要讓我出門就呼吸毒氣,好不好?我真他媽要求求你們這些人民養著的大爺們了!
   
   最可氣的是,我(焦作市第一家民間環保組織“焦作環保志願者行動團”發起人)帶領來自北京、鄭州的環保志願者來到我們焦作,他們對未來鋁業排污口等地方都進行了測試,污染程度都是嚴重超標的。他們走了,我舉報被污染的河流,那些環保局的人拿來一份水質檢測合格的報告讓我簽字,說是完全合格的水質。我問你在哪裡取得水樣,他們說在下游十多裡的大沙河與山門河口交匯處取的。真服氣了,下次你跑到釣魚島取水樣,那裡是天下所有水系的交匯處,那裡絕對超級合格。
   
   還有一次,我舉報空氣裡的異味,顛不顛地悠然地來了兩位環保局的人,問是不是我舉報的,我說是,我說這裡的味道太大了,好像是隔壁鑄造廠翻砂硫磺味道,大家的眼睛也被熏的受不了了。那兩位環保局的人員竟然回答說聞不到。我說,你聞不到就拿儀器測量一下呀,環保局的說,沒有儀器。這不是空口白牙打嘴仗嗎?如果那樣,我舉報這裡的空氣污染還有什麼作用?你到底是要臉還是不要臉?
   
   中國這片土地上,老百姓真他媽的善良,只希望你們能夠為他們辦一點事情,哪怕是一丁點實際的事情,我們這群屁民們就會山呼萬歲;再就是我們的軟骨病就要犯了,滿臉的奴相,真是急切地時刻想著感恩戴德如何跪拜你們這群大爺們!可是,你們也辦點實際的事情呀,好讓我們感恩戴德一下呀!
   
   其實,我的要求不過分,不就是想出門能呼吸一點新鮮的空氣,每天呼吸霧霾就算了,我老婆前年拜託焦作市的霧霾所賜的急性呼吸道哮喘,在醫院裡住花費數萬元,全是自己出的血汗錢,沒有醫保所以沒有報銷一分錢,我認了,為了不給我們偉大的政府添麻煩,我一直期盼著你們能夠改變,變得越來越好,能夠把本來就屬於我們的藍天還給我們。但是,我一點一點地失望著,大家也一直失望著。習大大也知道我們的心事,就給我們這些老百姓在漫天霧霾的天空中畫了一個大大的“中國夢”,其實,關於中國做什麼大夢,我這個屁民也真管不了,但是,作為一介草民屁民,我的夢就是藍天夢(另外還要附加上藍天裡不要有毒氣彌漫)。我的這個夢不算是那麼高遠吧?不算是那麼奢侈吧?官老爺們,你們能不能行行好,辦一點實際的事情,讓我們這些屁民不要再呼吸毒氣了,行不行?
   
   曾經,在央視播放的電視劇《長沙保衛戰》裡有日本鬼子釋放毒氣毒殺我們中國官兵的滔天罪惡行徑,看著電視,恨著小日本。現在,我們打跑了小日本,又趕走了一黨獨裁專制的國民黨,迎來了多黨合作的共產黨領導下的新中國,我們老百姓的確很信任偉大光榮正確的黨;我先不說被劃為地主成分的親爺爺如何在六零年被活活餓死的事情,你們說那是自然災害,是老天爺的問題,我只能去埋怨老天爺了,和你們沒有任何關係了!餓死人的事情以前的朝代好像也有,儘管餓死的數量沒有本朝大。先撇開不說改革開放之前中國人所受的罪,就說一下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後的今天,我發現,我們身邊有人不斷釋放毒氣毒害中國老百姓,舉報了還沒有人願意搭理,即便是搭理了,也是在糊弄一下我這個屁民舉報人。我知道,我不能像恨日本鬼子那樣恨釋放毒氣和管理釋放毒氣的環保局官員,因為釋放毒氣的是我們中國人的辦企業,管理企業的又是中國人民政府的官員,你說我能恨中國人和中國人民政府治下的官員呢?從小就接受著愛國主義教育的我,我上學的時候,政治課和歷史課是我的長項,熱愛祖國和熱愛祖國的歷史地理聽黨的話把党比作母親等等,我真的一直感動著,而且還是感動的稀裡嘩啦呀,我絕對不能有絲毫的“恨意”,你要我學習仇恨釋放毒氣的中國人和人民政府的官員,我是不能答應的,這不是要我犯錯誤嗎?不能恨,但是,我卻也愛不起來!就如同被強姦被蹂躪後,面對那個無恥之徒,你既不能恨,還被要求去主動愛他、饒恕他、忍受他、即便戴上防毒面具活著也要包容他……,我不知道自己的思維是否符合邏輯?也許是呼吸這方天空裡的毒氣多了,造成頭腦邏輯混亂,也是極具這種可能性的。無論是邏輯上接受強姦犯還是情感上接受?這的確還是需要邏輯能力和情感尺度的,不過,對於我這等草民賤民屁民來講,這樣的邏輯能力和情感尺度還真難以把握。如何把握,還是留給各位吧!
   
   要臉不要臉,總得有個定論吧?據說,天地之間有一桿秤,這桿秤還位於老百姓心裡面,我服了,這不是典型的“腹誹罪”嗎?你心懷不滿,就在心裡做文章,乃是大不敬!如果要寫出來,豈不又成了“尋性姿勢”罪了嗎?
   
   但是,事實就是事實,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要臉的還是要臉的,不要臉的就是不要臉的。這個世界總不能不要臉的多了,就把那些要臉的都拉出去殺完吧?
   
   教育部的部長袁貴仁不是也很不要臉了一把,教育部長要把反映西方價值觀的西方教材都統統扼殺掉,我看還是應該去除掉牛頓三大定律作為開端,從小學開始做起,如果不行,就從幼稚園裡的孩子做起。總的來講,很多邏輯上講不通的事情,包括蘋果自個掙脫地心引力飛出地球,走向宇宙的事情在天朝官員的頭腦裡一直存在著。看來,天朝真的是有一些官員的確是會將不要臉進行到底的。我們天天呼吸著毒氣的影響不過是肉體遭罪,相對於教育對於國人靈心的污染的長久性影響來講,那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衷心祝願那些不要臉的能夠開始醒悟起來,翻轉自己的內心,要起臉來!
   
   於 2015年2月8日
(2015/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