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胥志义
[主页]->[百家争鸣]->[胥志义]->[胥志义:思想的朋友]
胥志义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根源
·胥志义:中国计划经济时代的经济危机
·胥志义:重新认识“爱国”与“卖国”
·胥志义:中国GDP的水份
·胥志义:血汗工厂能否战胜福利国家?——与秦晖先生商榷
·胥志义:权利与稳定的关系
·胥志义:中美贫富差距的区别
·胥志义:自由是剥削的天敌
·胥志义:平反冤假错案是当务之急
·胥志义:专制者天然喜欢公有制
·胥志义:市场对资本主义的解构
·胥志义:对改革的几点反思
·胥志义:伴权如伴虎
·胥志义:贪官的钱和资本家的钱
·胥志义:正义与秩序
·胥志义:论消灭贫富差距之不可能与不可以
·胥志义:两种效率——也论民主与效率
·胥志义:人性的旗帜是红十字会的生命
·胥志义:《“爱国”“卖国”疑》系列文章(一):国家是什么?
·胥志义:国家的起源与职能
·胥志义:“经济侵略论”的破产
·胥志义:模糊和弱化的“国家利益”
·胥志义:市场主体无祖国
·胥志义:侵略与人权
·胥志义:市场化民主化对国家组织的解构
·胥志义:规则的冲突与趋同
·胥志义:“爱国”更多是一种情感
·胥志义:国家会消亡吗?
·胥志义:精英与领导
·胥志义:反贪腐与除恶政
·胥志义:中国GDP的水份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权力如何使人变成魔鬼
·胥志义: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人权危机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危机
·胥志义:人权高于主义
·胥志义:“莫须有”的流毒
·胥志义:“牛刀杀鸡”与“烂尾政治”
·胥志义:“吃饭砸锅”论错在那里?
·胥志义:中国有没有“维稳学”?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如果激起民变怎么办?”
·胥志义:思想的朋友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人权能够谈判吗?
·胥志义:中国“奇迹”与美国“危机”的关联
·胥志义: 市场经济与贫富差距
·胥志义:自私与“不自私”的交易
·胥志义:望梅能够止渴吗?
·胥志义:路是人民走出来的
·胥志义:“中国奇迹”是不是由中国模式带来的?
·胥志义:侵略战争根源于专制政权
·胥志义:整人与人性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有领导,则无民主
·胥志义:为什么不能有国企?
·胥志义:私有制与公有制最大的区别是有无人权的区别
·胥志义:私有制不是一种生产资料占有方式而是自然分配方式
·胥志义:剥削不是以收入而是以自由来衡量
·胥志义:政治权利对劳动者经济权利不足的弥补
·胥志义:政府不能成为微观经济活动中的积极利益主体
·胥志义:人道主义是国家福利政策的出发点
·胥志义:不是为富人说话而是为人权说话
·胥志义:面对ISIS,中国应不应出兵?
·胥志义:颜色革命与黑色革命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胡耀邦的英名何来?
·胥志义:人权是第一选择
·胥志义:“苏格兰公投”中的国家理念(2014年3月7日)
·胥志义:三亿元脏款制造多少冤假错案?
·胥志义:中国与美国贫富差距有何不同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1)——土地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矿产资源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3)——市场对抗是不是国家利益对抗?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4)——公共利益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5)要素自由流动与国家组织特性的弱化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6)——规则与国家职能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
·胥志义:最后的呐喊——改革的核心是还权于民
·胥志义:中国的“强拆”将进入世界史册
·胥志义:生存权与小贩的命运
·胥志义:“莫须有”与“无罪推定”
·胥志义:“领导”能够成为“公仆”吗?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之中
·胥志义:西边的太阳快要下山了吗?
·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场灾难
·胥志义:文强的“摆拍”与人性
·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胥志义:乌坎民主失败的启示
·胥志义:人权为什么高于主权?
·胥志义:文革灾难是人性灾难
·胥志义:权力与财富
·胥志义:稳定是人民稳定还是政权稳定?
·胥志义:土皇帝的底气何来?
·胥志义:TPP对国家主权与国家观念的冲击
·胥志义:只有权力才可能引发经济崩溃
·胥志义:人权能不能谈判?
·胥志义: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爱国”与“卖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胥志义:思想的朋友

   胥志义:思想的朋友
   
   
   寻求思想超越,突破传统桎梏。用常识构造理论,循逻辑进行推导。由一事而入深远,借普遍走向通俗。谈理论少用学究语言,说事实一定探究根源。思想求新,观念求新。思想的市场,就是创新的天地。
   


   我们反对禁锢,我们鄙视漫骂,我们崇尚理性,我们追求自由。压制激发斗志,我们仍蹒跚前进。惧怕是懦夫,精进才勇敢。真理从来就伴随打压,没有风雨,何来光明?我们希望平和理性,却也渴望争论批评。“和稀泥”是“圆滑”,旗帜鲜明才是男儿所为。不要失去锋芒,不要战战兢兢,我们在摸索中寻求真理,我们在黑暗中追逐光明。
   
   不做“标题党”,不求“轰动效应”,我们需要深刻。深刻不是故作高深,不是抽象的堆彻,深刻很大程度上是挖掘常识。常识远高于主义。当理论成为主义时,常识就会被漠视。我们在争论主义,实际上我们也在丢失常识。常识的深刻在于它是自然的,却被权力,利益,文化,习惯,主义和复杂掩埋。我们研究复杂,正是为了还原简单。从简单到复杂是超越,从复杂到简单更是超越。
   
   我们不一定正确,却在上下求索。我们怀疑,我们批判,我们比较,我们寻求。思想之探索,是向各个方向,没有轨道,也不要条框。我们需要学习,却更需要独立。肓从窒息活力,轻信容易上当。社会就是大课堂,我们在这里观察,研究,思考,有时迷惑不解,有时恍然大悟,由此苦闷傍惶,由此眼光一亮。我们没有终极目标,我们只是享受思考的欢乐。
   
   我们或许生活很艰难,却不会放弃追求。虽然吃的是“草”,却力求挤出“牛奶”。鄙视为了利益出卖良心的“理论家”,“思想家”,他们丧失了独立的思想和人格,吃着“牛奶”,挤出“草”,为了“牛奶”,却不惜制造“垃圾”。思想一旦被权力利益绑架,就会变成工具。不管它有多么漂亮的口号,不管它如何标榜“正确”,依靠刺刀保护,倒在金钱脚下,经不起质疑批评的思想何来尊严?
   
   没有思想自由,便没有社会自由。没有思想创新,便没有社会进步。我们追求思想自由,便是追求社会自由。我们追求思想创新,就是追求社会进步。思想的超越,正是社会超越的前提,思想的先驱,正是社会进步的引领。
   
   感谢互联网,给了一个思想的市场。我们成为了网友,博友。我们或许争吵,我们可能不同,但我们是思想的朋友。
   
(2015/05/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