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写给民运朋友]
徐水良文集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真心还是忽悠?关于温家宝的三篇评论文章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民运朋友

   


   
   徐水良

   
   


   
   2015-5-28日

   
   我发了几篇批判马列教一神教的文章,神棍们除了不断谩骂污蔑,却无法讲道理反驳。于是就受不了,于是就听不得任何批评意见,于是就马上封名,并且封为"特务"。这件事情典型地表现了中国一神教神棍与他们的一神教神棍先辈,以及马列教党棍,本质上是完全一样的一路货,是思想信仰专制、极权专制反人类的马列教一神教教义的忠诚信徒。这些人进入政治阵营,民主阵营,总是要挑起信仰仇恨、诅咒、歧视、对立和冲突。这件事证明笔者过去对马列教一神教批判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这类反面教材,将促使我更加坚定地去批判马列教一神教。
   
   目前我们的主要敌人是中共。我们必须和所有的争取信仰自由的人们,结成同盟,共同反对中共。无论是有神论,还是无神论;无论是一神教,还是多神教;无论是佛教道教儒家,还是基督教伊斯兰教,凡是争取思想和信仰自由的,我们都应该团结他们,共同反对中共的马列教思想和信仰专制,一党专制加一教专制。为了这一点,就必须坚决反对那些在民主阵营挑起信仰仇恨、对立和冲突的神棍。
   
   与一神教一般信徒不同,一神教神棍虽然也反对马列教,我们也必须在反对马列教中与他们结成一定程度的同盟;但是,事实再一次证明,一神教神棍是极权专制反人类教义的执行者,容不得不同思想和信仰。他们坚定不移的目标是要搞思想和信仰的专制,以及政教合一的神权政体。这种神权政体,是一切极权专制的鼻祖。因此,这类神棍,是思想和信仰自由,以及必须实行政教分离的民主政体的死敌。只要他们混入民主阵营,就必然在政治阵营民主阵营中挑起信仰争论和仇视,挑起仇恨和分裂。中国民主人士,切切不要抱幻想。
   
   我们的目标是推翻中共的专制统治,建立自由民主制度。因此,推翻中共以后,我们绝不能允许此类神棍掌权,去建立一神教思想信仰专制的神权政体,绝不能推翻一个专制政体,却迎来另一个更加落后的中世纪式的,或是当代ISIS式的极权专制政体。我们要不断提醒和告诉中国民众这个事实。从现在起,就坚定不移地防范中世纪极权专制神权政体的可能复辟。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思想和信仰自由,反对一教专制。无论是马列教,还是一神教,还是其他宗教或信仰的一教专制,一信专制(及单一信仰的专制),我们都坚决反对。
   
   这与反对一党专制的道理是类似的道理。
   
   本人毕生奉献民主事业,发起和从事民主运动四十多年,中国民主运动(简称民运)这个名字,也是因为当年国际通行的“持不同政见者”名字,无法反映中国民主运动的实际,因此由本人考虑后取名,首先使用的。四十多年来,我见到的像这个邮件组的可疑掌控者(但又任意反咬别人的)这类人是太多了。这次是我看错了,以为这几个人有一定思想,愿意争取民主,而且,这个邮件组内,似乎也有不少民运朋友。所以当他们把我拉入这个邮件组,我也就顺便发表一点意见,没有想到这是几个没有头脑和学问、却又极度偏执狂妄,听不得任何不同意见的人,不值得与他们讨论问题的人。
   
   我像大家一样,二三十年前,对被中共迫害的一神教很同情,很有好感。但神棍们的所作所为,他们的自以为高人一等地挑起信仰仇恨、歧视、咒骂和冲突,不断谩骂不信者和中国人等等所作所为,却引起我的警惕;同时又读了两个一神教的圣经等经典教义,才知道原来他们信奉的教义本身就是极权专制反人类,要搞信仰仇恨、歧视、迫害、屠杀和战争。于是,从此远离这些人。
   
   我们与马列教一神教神棍的分歧本质,不在有神、还是无神。启蒙运动以来,有神还是无神这种争论,已经进行二三百年。我们与他们分歧的本质,不在这里。我们与他们分歧的本质,是信奉极权专制反人类的教义,还是坚持自由民主普适价值这个分歧。不管是有神还是无神,一神教和马列教经典规定的信仰本质,他们的思想和信仰,不断挑动信仰歧视、仇恨、迫害和屠杀,搞信仰专制,搞极权专制反人类的这些教义,是白纸黑字写在书上的。这一点不因为有神,还是无神,神是存在,还是不存在,是真实存在,还是虚拟存在,以及马列值不值得迷信,等等等等问题的不同而改变其本质。
   
   谢谢朋友们的关心帮助以及为本人所作的辩护。估计民运朋友与几个神棍是很难交往、无法讨论的。我们民运不妨离开神棍邮件组,到其他邮件组其他地方去讨论,不知道有没有哪个朋友愿意,也有时间和可能的,另外注册一个邮件组,进行讨论。犯不了在痴迷、低智力的神棍和愚夫愚妇控制下,进行不平等的争论。
   
   ====
   
   刘京生兄和张三一言兄说得对:
   
   “也许他们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也罢,圣经上的话句句是真理,相同的逻辑,红宝书、、、、、、但凡有人想确立一种权威,确立一种绝对的真理其用心就要加以怀疑,原因在于,一旦这种权威或真理变为现实,奴役也就最真实的实现了。”(刘京生)“所以,我也说:但凡说甚么唯有、唯一…的,都是专制思维的话语。”(张三一言)。
   
   本人前几天批评郭永丰等宣扬“基督不是宗教,是唯一真理”等等胡话时说:
   
   “真理包含在人类历史认识中的无穷无尽的长河,永无止境,永远不会是穷尽,是唯一。凡自称唯一真理、宇宙真理的,都是骗子和思想信仰专制的崇拜者,如马列教一神教党棍神棍之类。”
   我也很赞成彭小明兄和査建国兄的说法。
   
   一神教神棍和马列教党棍不断宣传只有某某教、某某信仰,某某主义(这三者都被他们变成对特定信仰的不同称呼)才能救中国,就是马列教党棍只有马列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翻版,都是一样的货色。其本质就是一党专制,一教专制的极权专制思想,就是要建立一党专制、一教专制的极权专制制度。
   附:
   
   彭小明兄讲得好,可惜永丰极难听进。愿大家无论是不信神、信神还是信哪尊神都在为中国民主转型奋斗这个共同点上团结起来。是神造人还人造神这个问题可能会永远争论下去,但不要把这个争论的某一方胜利当成民主胜利的前提。北京查建国
   具有基督教传统的德国民运当年流亡北欧,也发生了非常严重的分裂。(参看拙译《勃兰特的故事》)。流亡人士中包括着名作家戏剧家布莱希特等人。二十多年后(1961),勃兰特一跪成名,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民运分裂是普遍现象,与宗教信仰没有必然联系。民主运动的朋友尊重有宗教信仰的朋友,共同反抗一党专制,但是有宗教信仰的朋友也没有必要绝对化地主张“只有某某教才能救中国”。民运的传播阵地主要谈民运的战略策略,而不是传教布道的讲坛。基督徒的友爱精神值得大家学习,但是并不是说,基督教是民主中国的前提。
   
   德国彭小明
   査建国:
   什么是当今民运圈内的神本主义?怎样把神与中国民主转型统一起来?这些教徒是如何的专断、愚味?就请读读郭永丰这段精采论述吧:“中国人搞民主一百多年之所以难成功,神不乐意才是最根本,神乐意时就会兴起千千万万属于基督的精兵,且让这些精兵无处不在地蓬蓬勃勃迅猛发展起来,届时你不想成功也由不得你,现在正是时候,那就全力以赴竭尽所能事做好传福音的事工就可以了”   北京查建国
   
   张三一言:
   
   是一些瘋瘋癲癲又會寫共宣式文章的極端迷信的人,徐水良叫他們昰神棍。
   
   你用藍色字引用的那些瘋癲話,不就被神棍當偏上帝意旨了嗎?
   

此文于2015年05月2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