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就杨恒均作答]
徐沛文集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杨恒均作答

   
   
   2014年以来,我一再收读针对杨恒均的恶评。最先是因为他从自焚不断的西藏回来后发表的言论;最新留言则表示,杨恒均是中共大外宣的“领军人物”,在大陆很著名,“很多年轻人都不了解他的底细,很崇敬他”……我乐见网友找上门来,毕竟我上网就是为了反共抗暴,捍卫人权,传播真相,抵制伪类。一转眼就是12年,而在澳洲第一次听闻“共特”杨恒均则是2006年。
   
   那以后我时不时会读到杨恒均名下的网文,但我没把他与伪类挂钩,因为在共产国际篡夺大陆政权后,共特就成为大陆人的职业。我刚上中文网时,美籍华人丁柯通过一家德国出版社与我取得联系,而他就曾是中共以记者身份派驻华盛顿的特工。请看他发表的真实故事《特工—民运—法轮功》。


   
   1982年红二代丁柯如愿以偿从北京外语学院英语系毕业进入中共安全部。当他被派到美国不久,就亲历中共潜伏在美国中情局达30年之久的金无怠(Larry WuTai Chin)因俞强声投奔美国而被捕获。金在拘押期间接受《世界日报》采访,呼吁中共拿被其囚禁的民运志士魏京生交换他。可中共居然否认金无怠是其卧底,导致金绝望自杀。丁柯不得不思考身为共特的下场,并主动申请提前回国。当他在1988年申请调离时,必须保证15年不会因公或因私出境。是六四屠杀不仅让丁柯失去对中共寄予的最后一线希望,还把他从以前的中共捍卫者变成了中共的掘墓人。6月4日当夜他发誓要逃出国门﹐把掌握的机密捅出去﹐以报复中共的血腥暴行。像丁柯这样的特工有的是,毕竟有头脑的中国人都会区分共产党和中国,认识到反共就是爱国,因为中共祸国殃民。声明三退的华人不已超过两亿吗?其中有不少曾因爱国而从事共特这个职业。
   
   我认识像丁柯一样的昔日共特,所以,一直认为杨恒均是有头脑的共特。他的言行符合体制内改革派的身份,我不会用民运志士的标准去要求他。我自封鲁迅天敌,就是因为我乐于用善心去接受和包容各自的选择,以最大的善意去理解每一个人,只用他自己的言行来衡量他、评判他,无论他是谁。除非他像方舟子、余杰等欺世盗名。方、余都是死不认错,蝇营狗苟的剽客,像他们推崇的鲁迅一样言行不一,扭曲变态。
   
   杨恒均从未隐瞒他的特工身份,对此他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 “我从小就想为国家多做些事情,而进入一些特殊的部门,无疑是最好的途径,所以,毕业后两年,我主动要求从外交进入情报系统。”
   
   杨恒均自封民主小贩与他的身份不矛盾,对此他的解释为,他既然为了党国,可以置生死于度外,那么当他发现这个国家与人民最需要的是自由、法治与民主的时候,当然也会用自己的方式去追求。这不挺好吗?
   
   丁柯被派到华盛顿当特工时,曾作为记者陪同中共党魁代表团访问,经常碰见《中国之春》的王炳章们散发传单。他当时对民运志士“很敌视,与目前海外支持中共,敌视法轮功的一些人的立场如出一辙”。每个人都有一个认识过程,我们应该启发和鼓励更多人反共抗暴,而不应该主观臆断地诋毁和中伤他人。杨恒均确实像韩寒一样身段柔软,但他们都是有主见有追求有人缘的孝子和才子,值得尊重。我对他们的态度一如既往,谁是共特与谁的私事我管不了,但只要我发现谁言行不一,助共为虐,我就加以还击。
   
   杨恒均认为:“在一个执政党与政府几乎主导了一切,分分钟决定十几亿人命运的地方,高调置身事外,做到所谓出污泥而不染并不难,难的是如何与他们共舞的同时,心系民众福祉、国家前途,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这样的看法我也认同,在共产党霸占大陆的现状,我们每个人都应各尽其能,解体中共,促成中国和平转型。
   
   杨恒均虽然和我一样是60后,但他可能因为职业关系像大陆50后一样深受中共党文化污染,他的文章中出现“中国几千年血雨腥风的王朝” 之类的党文化痕迹。在2014年8月他还对鲁迅及其文学奖一厢情愿,就是说他还不知鲁迅是五毛的祖师爷,只不过拿的是共产国际提供的薪资。在史沫特莱等国际共特的利诱和吹捧下,鲁迅为共产国际在大陆颠覆中华民国立下汗马功劳,连他的死都被中共利用来欺骗世人。详情请看: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blog.boxun.com/hero/201204/xupei/3_1.shtml
   
   但愿杨恒均在支持“习总反腐”之余,还能借助海内外同行提供的鲁迅解药,清除自身的鲁迅流毒。当今的大陆人尤其是知识分子,不能继承鲁迅,而是要从思想上颠覆鲁迅才能尝到被抹黑的传统文化的甜头。
   
   
   2015年5月于莱茵河畔
(2015/05/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