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北京模式”断子孙路与挖祖宗坟——“三个自信”对“两个生态”的]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再喋血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国人批判得够狠了”吗?
·牟传珩:《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民主墙运动”30周年文章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牟传珩:罢教浪潮席卷中国——国务院紧急下达“怀柔”意见
·牟传珩: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
·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牟传珩:中南海的真正“敌人”在哪里?——《零八宪章》遭打压启示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库恩受命中南海出书玄机——大陆爆炒洗红脑袋的洋作家
·牟传珩:曝光2009“两会”大截访
·牟传珩:中共“两会”前网络大清洗隐情
·牟传珩:中国工会的“克格勃”嘴脸——全总防范“敌对势力”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牟传珩: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牟传珩:揭开中国2009年“红色盖头”——牛年不“牛”新春无“春”
·牟传珩:贾庆林工作报告“六上”经 ——中国“政协”性质最新揭秘
·牟传珩:中共陷入新媒体恐惧症
·牟传珩:吴邦国回应《零八宪章》--全国人大大步向左
·牟传珩:2009年“两会”前沿战硝烟透视
·牟传珩:大陆“说不”情感再发作——“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
·牟传珩:中南海意识形态转向——北京政治形势全面倒退
·牟传珩:金融海啸重创下的中国“两会”——北京唱响“最危险的时候”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牟传珩:重伤孙文广教授谁之罪?——济南警方难辞其咎
·牟传珩:北京陷入经济危机困局——没有找到复苏动力
·牟传珩:北京发起“政治洗脑”新浪潮——中共唱响“多党合作、政治协商”
·牟傳珩︰走進“民主牆”歲月——重訪古堡式“歐人監獄”
·牟传珩:“中国崛起”的军事炫耀 —— 青岛海上大阅兵序幕拉开
·牟传珩:“中国崛起”的军事炫耀 —— 青岛海上大阅兵序幕拉开
·牟传珩:破解邓小平镇压“民主墙运动”密码
·牟传珩:“北京模式”死局难解——新左派集会乱开“药方”
·牟传珩:近期北京政治逆流阻击战
·牟传珩:八九学运的政治遗产 —— “请愿书”催生中国演变
·牟传珩:北京能拒绝 “三权分立”吗?——给中南海补堂普世价值课
·牟传珩:公民力量新集结——民间迎战官员“最牛反问”
·牟传珩:最新恶性公共事件冲击波——网络民愤叩响中南海大门
·牟传珩: 中南海翻不过的“六四”日历——“紫阳声音”全球传播
·牟传珩:渴望变革的政治冲动——“八九学运”序幕的拉开
·牟传珩:火蔓中南海——央视之灾后续发酵
·牟传珩:中国公共危机引爆进入倒计时——北京“核心价值”遭遇“草泥马”
·牟传珩:刑法工具主义的充分表演——邓玉娇案宣判刺向公论的一刀
·牟传珩:中国是一壶正在烧沸的水——石首群体性事件启示我们什么
·牟传珩:北京展开意识形态大洗脑
·牟传珩:刘晓波被捕玄机政局解读
·牟传珩:民众“围观起哄”考问制度死局——石首警民冲突再爆“草泥马”怒吼
·牟传珩:新疆“7•5”事件政府难辞其咎
·牟传珩:维族仇汉情结渊源——“王震思维”难求新疆稳定
·牟传珩:中国制度性制造“诽谤官员案”——山东最新“以言治罪”秘密审判
·牟传珩:官方操控舆论之害——评政府处理“7•5”事件的新闻策略
·牟传珩:企业老总为制度殉难——中国产业工人吹响集结号
·牟传珩:“负棘天涯做楚囚”——读刘禹轩老《生死路上诗抄》
·牟传珩:“负棘天涯做楚囚”——读刘禹轩老《生死路上诗抄》
·牟传珩:中共政治局会议最新出牌——十七届四中全会应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北京向NGO组织开刀——“公盟”大喋血伦理辨识
·牟传珩:献给党生日的“惊天一问”——“三个代表”代表谁?
·牟传珩:谁包养了中国的黑恶势力?
·牟传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北京模式”断子孙路与挖祖宗坟——“三个自信”对“两个生态”的


   
   
   新华网5月18日首页刊发新华社副社长慎海雄的署名文章《抓住“关键少数”,营造“山清水秀” 政治生态》。然而,他不知道毁坏当今中国“山清水秀”生态的根源在哪里?自然本来天理共存,人性相通;社会自古文明传承,全球同脉。而中国当政者却偏要反历史而动,以“中国特色”拒绝分离、限制权力的普世价值,致使这个龙图腾国家的政治制度,固守“专政”,并妄言“自信”,成为人性自由与创造的桎梏,走向了一条经济贪婪、高速发展,政治专制、封闭的“北京模式”发展道路,进而导致了当今中国,文化上挖祖宗坟,环境上断子孙路,社会、自然“两个生态”的灾难性大破坏。
   

   
   
   高环境破坏代价的“GDP主义”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柴静《穹顶之下》电视片再次动员了社交媒体上的各种力量,让数千万乃至上亿人,共同引爆了以“雾霾”为引线的“北京发展模式”炸弹。当今中国,史无前例、影响全国范围的雾霾之祸力证,“北京模式”长期积累的环境问题尚未解决,新的环境问题又不断涌现。发达国家上百年工业化过程中分阶段出现的环境问题,在中国却伴随着政府以“发展就是硬道理”应对合法性危机和权贵利益集团的疯狂掠夺与贪婪,仅用了30多年就显现出来。50多年来,中国的GDP增长了10多倍,但矿产资源消耗却增长了40多倍。单位GDP能耗比发达国家平均高47%,产生的污染是发达国家的几十倍。中国雾霾之祸,表征的正是“北京模式”所带来的整个环境危机。联合国开发署多年前就发布报告称,中国每年因空气污染导致1500万人患支气管病,2.3万人患呼吸道疾病,1.3万人死于心脏病。在全球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中,中国占了16个。世界银行中国污染报告称,中国每年约有75万人由于空气污染而早亡。
   
   
   
   “北京发展模式”所导致的环境破坏,最主要表现在空气、土壤与水源这三大污染上。首先是严重的空气污染。目前,中国二氧化硫排放量世界第一,年排放量近2000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世界第二。有关部门监测的343个城市中有3/4的居民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其二是土壤污染。中国接近1/10的耕地遭到污染;是世界三大酸雨区之一,1/3的国土被酸雨侵害;沙化及强沙化趋势土地面积达45.3亿亩,占国土面积的近三分之一,每年还要增加1万多平方公里。如今,全国18个省的近4亿人口的耕地和家园因此受到威胁。其三是水源污染。中国年度污水排放量为400多亿吨,排名世界第一,超过环境容量82%。全国70%的江河水系受到污染,七大水系中劣五类水质占41%,基本丧失了使用功能。城市河道90%以上遭到严重污染。有报道称:水污染甚至造成了“天上七彩虹,地上五彩河”的奇观。如今,全国75%的湖泊出现不同程度的富营养化,有3.6亿农村人口喝不上符合卫生标准的饮用水。五大淡水湖除无锡太湖引发的水源危机外,其它四湖鄱阳湖、洞庭湖、洪泽湖、巢湖的污染也都已经非常严重,山东的微山湖基本已经废了,云南的滇池也都臭了……而在海河流域,更无原始意义上的水质,如今那里流动的全是污垢。谁也无法统计,中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到底有多少已经变成死河的河流。河流是大地母亲流淌的生命乳汁,而一条条臭河和死河,充分力证了中国 “GDP主义”发展道路,付出的沉重代价。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不难发现,中共30多年的所谓“改革开放”的出发点,就是试图借“发展就是硬道理”的经济增长,来维护政治上已无法自圆其说的制度合法性。中共为了支撑自己的领导地位不被挑战,推动一条长期靠透资国力,“断子孙路”,输出生态资源的高消耗、高成本,高环境破坏为代价,来维持的粗放型、掠夺性、自杀式经济增长模式。“北京模式”如此对环境资源的破坏,概括得起来定性,就是“断子孙路” 的发展模式。
   
   
   
   生态环境涉及人口、资源、社会、政治、经济各个领域,具有内在的规律性。对自然生态破坏的本质,就是对环境平衡的破坏。人类活动贪得无厌,颠覆环境平衡,环境必报复人类。因此,发展必须有节制,这才是一条恒古不变的“硬道理”。经济活动只有既遵循经济规律,又遵循生态规律,才能可持续发展。中国古代就有“灾异遣论”,立论自然灾害是现实政治的过失引起的,是上天对统治者的警示。《汉书·董仲舒传》曰:“国家当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遣告之。” 当今中共好大喜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高速、贪婪发展,恰恰不是什么最大的“辉煌业绩”,而是最大的执政败绩,并将成为后人追责的账本。
   
   
   
   切断两种精神资源的“北京模式”
   
   
   
   文化是一个民族传承与发展的灵魂。民国时期,正当中华民族处于千年之变的历史机遇时,却灾难性地遭遇了“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了一统天下的外来“红色革命”价值观,以“枪杆子语话”强行否定了中华文化本有的和谐中庸传承,进而发展出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及“苏维埃”式的红色道路,并被武断为“中国人民的必选择”。 直到中国“十年浩劫”,当权者更以“文化革新”为名,发动以先进阶级消灭腐朽阶级的“挖祖宗坟”,铲除一切封资修的文化运动。如此人类史上所罕见的有组织、有计划、有系统,且以国家暴力作为后盾的文化大破坏,致使千年中华精神资源毁于一旦。在这一时期,中共对文物的破坏登峰造极,比入侵者更广泛、更持久、更彻底。更为可怕的是,中共以自己的唯物论,对一切宗教活动的都予以毁灭性打击,导致儒、释、道三教齐灭后果,致使中华民族陷入自己灭绝自己文化的社会生态灾难中。中共这种对传统文化的灭绝,在本质上就是“挖祖宗坟”的反文明活动。
   
   
   
   毛泽东死后,中共在全球共产运动衰败的大背景下,开一次党代会,用所谓邓小平的“猫论”,就可以把资本家再请回来,给剥削者戴红花,“社会主义救中国”变为“资本主义救中国”。 途经三十多年"坚持四项原则'的改革开放,中共开始了打着“特色”招牌,推行只引进资本家剥削,不接受独立工会制约;只要政府管制,不要民间社会对治的;只接纳资本扩张全球化,不接纳普世价值全球化的“北京模式”发展道路,形成地位、权力、资源的特色、特权、特供“三特”社会制度。在如此既破坏了中华传统文化又抵制普世价值,先后切断了两种精神资源的“北京模式”,滋生出的“核心价值体系”,现已成为再也找不到依托的“幽灵”,以至于整个国家官民对立,两极分化,价值观紊乱,民族情感焦虑,人们心灵空虚、行为放纵、道德滑坡、教育沦落,拜金主义、反理性主义泛滥。当此之时,官方一方面仍旧灌输人民早已厌烦了的“红色记忆”;一方面却又在向人民示范“一切向钱看”和政策性诱导社会急功近利,让人们在一个贪污腐败,无贿禁行的现实世界中学雷锋。
   
   
   
   “六四”后的中国,在抵制普世价值,反“自由化”与“反精神污染”的文化管治之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长城内外,人民喝“人头马”,跳“迪斯科”,穿“牛仔裤”,吃“麦当劳”,文化馆变成了歌舞厅、酒巴和练歌房,文化艺术家不再争取思想自由,一切的艺术创造和文化产品,无一不与商品、权力交易密切相关。从而也导致了主张放任自流的非道德主义行销市场,以及公众道德评价和舆论监督等社会文化约束机制失效,社会突破了最基本的公平正义底线。在如此正义沦丧的社会生态中,孕育出的商人们惟利是图、制伪造假,官员们损公肥私,贪污腐败,台前学雷锋,台后包二奶。这几年来,行走江湖“国学大师”的雕像轰然倒塌,自命为“文化大师”的余秋雨虚假献媚,“含泪规劝”,七旬音乐教授梁茂春收受报考女生肉体与金钱的双重贿赂,正牌辽宁大学副校长干起抄袭的勾当,北京大学孔家后人孔庆东大爆粗口“去你妈的!滚你妈的!操你妈的!”,林林总总,为当下中国已经堕落不堪的“主流文化”添油加彩。如此中国文化现状,正如网络作家杜君立所言:“精神家园的丧失与沦陷营造了一个流氓时代。”在此堕落的流氓时代社会生态中,只能孕育出余秋雨类的文化太监,孔庆东之流的校园流氓以及司马南那样的江湖骗子,并不断发生着各类的公权力围猎弱势者,草菅人命与各类道德滑坡等轰动性事件。
   
   
   
   中共历来自榜党的“阶级性”与“先进性”,更是一种有害的政治毒气,它不仅仅是一种主义的虚构,而且在实践上破坏了人与人之间天然的同类性与平等性。中共要维持自造“先进性”“阶级性”的努力,就是在借助其“主义”伦理,制造社会主体间先进与落后、改造与被改造、代表与被代表等对立观念,来颠覆人与人之间的本真同类性与平等性!如此党性教育与宣传,注定要扭曲、异化、分裂人性与政党本有的组织功能性,衍化出更多的虚伪性与欺诈性,进而导致其组织的全面腐败性。
   
   
   
   中共党性泛滥,直接导致中国成为一个政治上制伪造假,毫无底线的王国,在中纪委公布的2014年中央巡视组两轮巡视整改情况中,巡视涉及的20个省份中15个省份的整改通报提及干部档案年龄、履历乃至身份常遭“整容”,“漂洗”造假。“假”就是当今中国社会生态被污染的最明显特征。
   
   
   
   《中国纪检监察报》今年5月7日刊登“一个用权任性的高校一把手”报导,称南航党委书记王国“其实是满嘴马列主义、满腹男盗女娼”。这则新闻再次揭示了中共党官表里不一,人格分裂到令人发指的程度。有网友评论说“真是对30年来官吏们的真实写照”。早在2012年12月2日,新华网就曾发表《部分官员党性挂在嘴上女性放在心里》评论,哀叹许多中共官员淫性高于党性。此前,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也因与女下属性丑闻爆出而被国内舆论批“满嘴马列,满腹盗娼”。从昨天的成克杰、陈希同、陈良宇们腐败玩女人,直到今天的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都是党的独当一面地“全能领导”,竟都一面高调讲党性,反腐败,一面道貌岸然地腐败玩女人。近两年来,新闻曝光的一系列党员高官淫乱视频与小学生开房等丑闻,再次印证了这些党官,越讲“先进”越堕落,越讲“纯洁”越丑恶,“伟、光、正”与“黑、贪、淫”之间,不过只是面子与里子的区别。
   
   
   
   然而,中南海新当家人上台后,更刻意拔高对“北京模式”的理论、制度、道路的"三个自信",特别是自他的“8.19”讲话以来和中共七号文下达之后,官方不断加强意识形态控制,“新舆论斗争”甚嚣尘上,一再发起对民主宪政、公民社会、普世价值的批判。中共新的当政者一方面需要奉迎拍马,歌功颂德的社会舆论,让“周小平”这样的网络“带鱼”,来到文艺界大腕们中间,接受“皇恩浩荡”;另一方面,将曝光极左文件“七不讲”著名记者高瑜判重刑,对死磕派异见律师浦志强起诉“煽动民族仇恨”、“寻衅滋事”两罪待审,甚至发展到公权力与主流媒体公然为警察枪杀上访者徐纯合站台,而引发社会聚焦事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