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小平头夜话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盛雪、张晓刚“双人转”——香港支联会澄清声明
·盛雪帮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庇”穿帮记(图)
·盛雪的铁杆面首阿海其人其事 (图)
·盛雪面首阿海被中共家法惩治绑架回国(多图)
·ZT: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
·见证:董昕容忍盛雪与众多男人同床之秘因
·彭小明: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图)
· 朱学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图)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盛雪淫威下两个八旬老叟的迥异表现(图)
·朱学渊色迷心窍为盛雪站台背书(图)
·唐元雋:情人政治要不得
·一睹为快!揭露盛雪之《民运黑洞》电子书横空出世
·看图识人系列:盛雪团伙画传(一)
·盛张淫乱实证——张晓刚的加拿大狗血难民剧(多图)
盛张“淫照门”
·浅议盛雪、张小刚淫乱裸照之真假(多图)
·从盛雪、张小刚“淫照门”事件说开去(完整版)
·“做特殊工作的人,怎么能把生殖器暴露在外呢?”——回应张健的栽赃
·回应陆文禾有关反共立场的信(图)
·盛、张“淫照”乎“行为艺术照”乎?(多图)
·彭小明:盛雪的淫秽照片和主席头衔(多图)
·黑客攻击——盛雪团伙赵家背景穿帮记(图)
·ZT:白天没鸟事,晚上鸟没事------盛雪色骗江湖记
·陈卫珍:性贿赂是宪政民主的大敌
·陈卫珍:盛雪的滥情滥性对民主组织和事业的巨大破坏
·陈卫珍:向盛开的雪莲“致敬”——扒一扒盛雪女士到底是什么人
·识人走眼的郭国汀
·盛雪拿诺贝尔政客“淫照奖”众望所归(图)
·民运圈"黄艳"盛雪骚扰郭文贵受辱记(图)
·秦盛挟洋外交出击 遭立法院当头棒喝
·王龙蒙:揭穿巴黎骗子张健的欺骗史
·袁建斌: 我从董事长成为访民又杠上唐柏桥的经历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盛雪篇(一)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唐柏桥篇(二)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辛灏年篇(三)
·纽约钓鱼大会的特线“三个代表”——“香港三陈”素描
·李伟东把六哥给卖了
·陈老六与"妹子"盛雪那些"猫腻"(上)
·陈老六与"妹子"盛雪那些"猫腻"(二)老六恐吓 平头变招
·(三)盛雪毒设相思局 伟哥中招人憔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罗乐这个十足的伪君子,小人,混进民运中搅浑水,打着民主的幌子,不断的造谣生事,民阵这几年的混乱状态与他有很大关系,甚至可以说是他的阴谋,一切都是他故意为之。
   
    以前我没有讲,是因为我懒的理这种卑鄙的小人,但现在看到他不断利用民阵内部和外部的矛盾,来达到他一步步破坏民阵的目的,我确实想提醒民阵理监会要警惕此人,并调查此人的身份,将他这几年混入民阵后的言行整理分析,看看这个化名罗乐的到底是什么人?他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我想把我掌握的事实,讲出来,供全球理监会参考。
   


   我首先发誓我讲的话绝无半句谎言,不管他承认不承认,他都是一个挑动是非,毫无诚信可言的人,而且他的可疑身份值得调查。我的理由如下:
   1, 在多伦多和全球民阵没人知道他的真名和经历。我知道他来自北京郊区通县,是农村还是县城不清楚。到外地一个大学读英语专业,毕业后在哪工作?怎么来的加拿大?都没人知晓。从一次会议上我认识他之后,他说要自己做生意,我帮了他两次忙,后来他加入多伦多民阵,并受到盛雪的重用,成为多伦多民阵秘书长。但一直以来他让我感觉他的口气很大,好像他的身份不一般,好像是凌驾于多伦多民阵和全球民阵之上,你们可以查查他写过的有限的一些文字,出现的语言,毫不客气,毫不尊重对方,好像是更上一级派来的领导,如:“我批评了某某”,“我批评了盛雪”,造谣蛊惑,挑动是非,看不到他写一篇像样的文章,参加过一次外地开会,而那些破坏团结,无中生有的事却都是从他开始,一个小小的矛盾从他的介入开始激化和升级。所以他的身份最值得质疑?他每年回国也从未听说过有麻烦。
   
   2, 另外,他说自己是参加了六、四的,但连六、四的基本事实都说不清楚,又是一个吃六四人血馒头,伪造历史的败类。他凭什么当民阵的理事和付秘书长,及多伦多民阵秘书长?除了充当别人打手,推泼助澜内斗?哪里还找得出民主理念?
   
   3, 我对他的另一个疑点是:他不仅是挑起事端,又是当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最擅长挑拨离间,造谣惑众。但水平又很低,手法也很拙劣。
   
    我几年前与盛雪的矛盾,起因和升级都是罗乐策划和操纵的。是他要查民阵的帐,而不是我,我不是民阵的人,我毫无兴趣,我只是跟他提过我的建议对捐款人给予收据,才能获得更多人支持。而罗乐要查账和管钱,是为了他自己手上有经费。这说起来也不是错,如果他用在正常开销上。有一年渥太华会议他打电话让我去,说他开车带我去,我拒绝了,他让我出钱赞助会场租金我也拒绝了。他对我抱怨说:盛雪每次都让他筹款,而不拿出民阵的钱,告诉他民阵没钱,他说他谁都不认识怎么筹到钱?他让我问一下财务还有多少钱?我就问了一下,得知有2千元,就告诉他。他当时就很坚决的说要公布捐款账目,在会议之后他在民阵网里也是这样写的,并且还将筹款的剩余留在了自己手中,既没交给民阵的财务也没交给盛雪。(这也是毫无道理的)不久召开总结会,他拟的会议日程中有一项是民阵公布账目,要求会计带帐本来。我开始没打算去开会,也没看邮箱,到走前看看开会时间,才看到他的通知。我打了个电话给他,给他一条建议,“要想让多伦多民阵的钱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你要成为监视会成员之一。”我话音没落,就听他很兴奋的说“你说得太对了!”但在盛雪家时,会议到此程序,盛雪说:账本没带来,而且会计也没在场,出纳也没说一句话。但盛雪说了当年收入和支出的总数。我看着罗乐阴着脸不说话,一会他叫盛雪跟他出了开会房间,等他和盛雪再进来。盛雪就开始对我发威,说我凭什么查民阵帐之类,后来又说起于柬的100元捐款的收据问题,我们争吵起来,我真的很气愤,我看了看罗乐,他在一边低着头,一声不吭。我就生气的离开盛雪家。之后罗乐只字不提此事。但我心中已有数。
   
   事后我决定远离这个圈子,不再理睬他们。不久发生了我在我的教会英语班上课,盛雪进来,因为我已听说有人告诫她,向我道个歉摆平此事,以避免我将知道的内幕传出,我也在等待,本来我也没想把问题搞复杂,也没想说出去什么,不理他们就完了。所以我错误的估计了盛雪,我还怕3个小时耽误她很长时间,所以考虑半天,决定约她出去谈谈。我原来已经说过多次,我只是走到她对面,碰碰她手臂,轻声问她是不是来找我的?可盛雪面带笑容说:不是,是找杰森。我就和坐在她旁边的教会姊妹寒暄了几句话,就走了。第二天罗乐突然来了电话,先跟我说盛雪说你在教会打了她后背一拳;但后来又跟我解释说,打她一拳是他说的,理由是:“因为你们俩人有矛盾,无论你多轻碰她,从法律上说都可以视为打。”我气愤的告诉这个法盲,不要偷换概念,好好学学法律再说话,并摔了电话,不再接。就是罗乐告诉盛雪一个可以诬陷我的机会,让同样法盲的盛雪感到有机可乘,周日晚她对老刘讲了在教会看到我的事,没有说我打了她,可周一就加了我打了她一拳的说法,老刘已在他的文章中谈到:他从盛雪的对话中已经知道完全没有此事,告诉她“你这事做的过份了”,但盛雪仍然一意孤行。
   
   她的行为激怒了我,我写了投诉信,拉开了民阵斗争的序幕。事情过去几年,老费在给盛雪电话中几次问她陈毅然是否真的打过你?她就把话叉开,一次都没有肯定过,而是由她圈子里的人告诉老费说“是个误会”。罗乐组建对我投诉盛雪问题的调查组,为了显示调查组的公正,这一次,罗乐可是下了功夫,也终于可以以我的名义好好查查多伦多的明细账目,所以他公布了多伦多民阵财务,还将个人买的彩票也从捐款中报销的消息大张旗鼓的公布出去。这已足可以让多伦多民阵的主席和财务人员统统下台。这天大的丑闻可以说在全球民阵历史上绝无仅有吧?这么清廉的调查组,怎么对我打盛雪这个主要问题没有结论呢?去我的教会取证嘛?
   事情过去很长时间了,我本不打算追究了,民阵内部的战争我也无兴趣了解,但我听说,盛雪又在重提此事,现在说我是肯定打她了,说的理直气壮,如果这样,那么咱们法庭见吧!不要把我的宽容当软弱,我可是和盛雪一样不服输的人,我没动作是因为我对甘心被人当枪使的人还有点怜悯之心。如果永远执迷不悟,那就没救了。
   
   以前我没有戳穿罗乐,还是想给他留点面子。在我和盛雪矛盾产生前,罗乐与我的关系不错,什么都跟我讲,但我隐约感到他的野心,他很想当民阵主席,也很想能控制多伦多民阵的财权。他不仅没跟我说过盛雪任何好话,还常常表示不满。但之后,转了个弯,在给盛雪的信中,讨好的说“我要保卫的是盛雪,而不是XX”,并在开会时高喊“誓死保卫民运,誓死保卫盛雪”这样疯狂幼稚的文革口号。
   
   在那年多伦多召开的大会前,罗乐写邮件告诉盛雪说我一定会去捣乱。什么人那?可真拿自己当块料,你们这种龌蹉的小瘪三值得我理踩吗?
   
   罗乐还造谣说加拿大的什么情报部门的什么信息,以表明刘劭夫有特务嫌疑,请拿出证据,否则老刘将起诉你们诽谤的罪行。
   
   还造谣说刘劭夫公开声明退出民阵,老刘肯定地说,没有此事,他的名片还是罗乐印的,是多伦多民阵发言人,请你拿出他退出的证据。
   
   罗乐在网上给老韩造谣说老费不让老韩去澳洲开会,老人家很急要尽快澄清事实,但因电脑故障,想让我帮忙拍个他写的声明的照片,没想到声明发完了,罗乐又造谣说老韩回来说话不一样,言外之意,又有人暗示了老韩什么?这让老人家又非常气愤,他跟我讲要跟罗乐理论,为什么老是造谣?罗乐我奉劝你,不要欺负一个不善言说的老民运人士,当人们看清你时,你会摔得很难看,老实点别瞎搅合,干点有人味的事。别自我感觉那么好?别把所有的人都当瞎子和傻子,听多伦多老民运给你的忠告“你算老几?”有点自知之明吧,不管你是谁派来的?就你的恶劣人品不会有好的结果。
   
   盛雪等人为什么那么害怕民阵外部知道盛雪的丑事,是想一直蒙蔽不明真相的人吗?向共产党一样保密,追查谣言,真是贼喊捉贼,罗乐之流自己就是谣言公司的最大老板,留着你们自己慢慢享用吧。
   
    陈毅然
   
    2015 05
   

附件:罗乐给盛雪的邮件


   
    >>> 盛雪,
    >>>
    >>> 一然的这封信,比在倍可亲网站上的狂咬,危害要大。不能置之不理。
    >>>
    >>> 如果她只是把信发给民阵加拿大的朋友,那么还好,大家都知道这事的发展过程,不会受任何影响。但是,如果她在全球散发,对于不了解的人,则必然造成困惑。就像我们这里看法国张健一样,有理智的,说他们民阵加拿大不团结;没有经过严密思考的,则会觉得这不是空穴来风,必定事出有因,盛雪肯定不干净。
    >>>
    >>> 我听老韩说他早上给一然打了电话,一然说已把信发给费良勇。你给老费打个电话,就能够说清楚了。但是,现在看来,只要你民阵主席的地位不变,她就不会善罢甘休,尤其是秋季大会期间,她不可能不来捣乱,我们应当想想可以采取哪些措施,包括先发制人。
    >>>
    >>> 此前,当一然在民阵组群内对你攻击的时候,我一直采取呵护她的态度,总是“建议”她,而不是批评她。但现在,我觉得我们可以改变立场了。我们的核心应该是保护盛雪和民运,而不是保护一个XX。
    >>>
    >>> 建议找几个人开会讨论一下。
    >>>
    >>> 罗乐
   

此文于2015年05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