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2007-08-05

   

   在今天的苏明时事评论里,我想告诉听众们的是,我们中国的商品又一次被测出有毒,被美国和加拿大政府下令撤回。这条新闻是在8月2号,同时在美、加两国各电视台播出。说的是中国制造的儿童玩具涂的油漆里面有超量的铅,儿童如果吃到嘴里是会中毒的。加拿大政府迅速下令收回83种超过150万件的玩具,仅此一项就给加拿大玩具公司FISHERPRICE造成经济损失三千万美元。

   

   同一天,中国的质量检查局长对美国财政部长说,中国产品的质量是过关的,希望美国政府不要查处一、两种中国产品有毒或不合格就全面否定中国产品,这是不对的。 中共的中央电视台并没有播出美国的财政部长的反应,给广大的观众们留下一个悬念:或许美国政府根本就不买这个帐,或许这位部长立即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交待罪行,并恳请中共千万继续出口产品去美国,否则美国将国将不国了。

   

   无论是什么人,都不得不佩服中共的宣传伎俩。中共的宣传术之高,早已使中国五十多年间没有新闻了。到了8月3号这一天,在美国、加拿大所有的电视台,仍旧继续播出了收回150万件中国制造的有铅毒的儿童玩具,并且要求广大的消费者们上各大电视台的网站去查询。而FISHERPRICE公司也设立了长途免费电话号码,欢迎人们去电话查询。加拿大的卫生部长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说:一定要查清这件事,要保护消费者的权益。

   

   同是8月3号,西方电视台转播了同一天中共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说得是中国的食品检验中心公开对外开放,让人们参观。并且说这个中心已经检验过来自全国各地的2700多种蔬菜,全都合格,没有问题。最后又心虚地说,会保证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们吃上新鲜的蔬菜的。中共不愧是“伟、光、正”,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中华民族的脸面早已经让这群“伟、光、正”们丢尽了。

   

   在这里我也要提醒广大的同胞们,购物买食品,千万要提高警惕,对在中国大陆上销售的任何东西,能不买就不买,必须要买的就尽量少买,而且还要仔细的检查、多比较。我还要提醒爱吃包子、饺子的同胞们,尽可能回家自己做包子、饺子吃,千万不要在饭铺里吃。因为你不知道会不会把用水泡烂了的板纸当作包子馅、饺子馅吃进胃里,更不知道那掺进肉馅里的板纸,曾经是包装过化学品的还是有毒物品的。

   

   在极权主义的末世,一切都要凭自己多加小心才好。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绝对没有必要去为这个残暴、野蛮的政权殉葬。上面正是谈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而作为时事节目,我不能不把它作为首先提出来,让大家知道。

   

   其实我今天所要谈到的题目是“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美国总统布什6月12号,为在美国建成的全世界第一座共产主义死难者纪念碑开幕式上所作的重要的讲话中提到的话。这座纪念碑所采用的正是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女神像。从筹备、集资到建成,前后共用了2、3年的时间。美国政府顺应民心,出了一部分资金。不足的部分,都是来自于海外的华人、民主、民运人士的捐款,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和东欧前各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团体、个人出资和捐款,终于建成了全世界第一座共产主义死难者纪念碑。用以缅怀和悼念死于上个世纪共产运动中的全体死难者们,以及时至今日在中国、北韩、越南、古巴这四个残存的共产国家中的全体死难者们。

   

   布什总统在讲话中首先指出,“自由、民主、人权这些观念,是战胜一切暴政和极端主义的法宝。在与邪恶力量进行的殊死搏斗中,武器、科技、战术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价值优劣的对比。美国不会强迫别的国家和民族按照美国的方式来生活和发展,美国尊重每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和传统。但是,所有的民主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基本要素:言论自由、宗教自由、新闻自由、集会自由,独立法院执行法治,私人财产权,以及在自由、公正的选举中竞争的政党,这些权力和制度是人类尊严的基石。随着各国探索符合本国自由发展之路,他们必定会发现美国是一个忠实的伙伴。”布什总统呼吁“西方世界不要苟安和沉睡,要像昔日传教士向全球传播福音一样,将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向全世界推广。这既是西方国家保证自身安全的需要,更是道义上不可推卸的责任。”

   

   接下来布什总统第一次把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与恐怖主义相提并论,揭示出“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这一真理。且不管中共与几个残存的共产政权爱听不爱听,或者是如坐针毡,这一真理的昭示,应当清醒了全世界人民的头脑。布什总统接着说,“共产主义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一样,都是美国和自由世界的敌人。这种对立和冲突是无法调和的。如同我们的自由女神像一样,她提醒我们,自由之火在每个人的心中燃烧。她是一盏再也不能被暴虐的恐怖主义分子或专制暴君扑灭的明灯。她提醒我们,只要屠杀上千万的意识形态仍然存在,只要其仍在苟延残喘,那么,与这股力量作斗争将继续进行。她提醒我们,自由是我们创世主的礼物,自由是所有人类天赋的权利,自由最终将取得最后的胜利。共产主义与国际恐怖主义乃是一丘之貉。忘记、漠视共产主义已经犯下的和正在进行的罪恶,就是对自由的背叛,就是道德上的失败,就是对国际安全的玩忽职守。”

   

   在布什总统的整个讲话中,最重要的就是下面的这段讲话。布什总统说,“给20世纪所带来生灵涂炭的邪恶和憎恨,今天依然存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在2001年911事件中,看到了这张面孔。同共产党一样,那些袭击我们国家的恐怖分子和激进分子,都是冷血的意识形态的追随者。他们鄙视自由、压制异己、野心勃勃、谋求建立极权统治。同共产党一样,我们新的敌人相信,可以通过滥杀无辜来实现他们激进的目标;同共产党一样,我们新的敌人对自由人民不屑一顾,声称我们这些享有自由的人是懦弱的,声称我们缺乏捍卫自由生活方式的决心;同共产党一样,那些暴力的伊斯兰激进主义的追随者注定要灭亡。”

   

   中国的自由主义学问家胡适先生,在国民政府退守台湾的时候曾经预言过,“未来的中国必将是个自由的中国,未来的世界必将是个自由的世界。”胡适先生说的一点也没错,台湾已经是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了。在二战结束后,世界上只有40个自由民主国家。而今天在191个国家中,已经有了126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了。

   

   布什总统说得也一点也没有错,杀害了超过1亿民众生命的中共,难道不是恐怖主义的团伙?“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这个论断是正确的。在这126个自由、民主的国家里,人民捍卫的是个人的权力,决不能让政府的权利干涉、影响到个人的权力。但在目前的中国,15亿的民众们仍然没有做人权利,更谈不上真正的自由。

   

   改革以来,个人有了一点点地自由,但那也仅仅是半吊子自由。中国人现在需要的是反抗暴政、侵犯基本人权的自由,争取法制下的个人自由。也就是说,言论权和私产权,通过争取自由的权力,去推动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问题是,在五十八年中共的毒害之下,中国人民已经被愚化、奴化了。到了今天,共产主义的理论已经破产,中共已经毫无继续执政的合法性了。

   

   中共再也创造不出任何理论去凝聚人心,于是打出了民族主义者这把双韧刀,蛊惑民众。其实中共鼓吹的民主主义,表面上看是以反对西方霸权主义为号召,但实际上是以继续维持中共这个践踏人权的专制政权为目的的。而作为中华民族来讲,由于我们长期的固步自封而具有一种色厉内荏的特点,我们骨子里的自卑和功利,使我们为了利益而羡慕西方,偷偷地模仿西方。而面子上的虚荣和自尊,又往往使我们拒绝西方的价值。

   

   要么自傲,要么自尊。一边羡慕西方的强大和富足,一边又对西方怀有莫名其妙的抗拒心理。所以现在无论是毛泽东热,还是民族主义煽动下的国家崇拜,实质上都是无视个人权力的独裁情结,就是要在人民的头脑中混绕党与国的概念。崇拜国家就要崇拜共党,爱国等于爱政权,爱政权等于爱党,爱党就等于爱领袖。这就是中共要达到的目的,以此来继续他们的霸占公权利益,蹂躏人民权利的特征。

   

   彭德怀曾经有一句反党的名言。他说,“要不是中国的老百姓好,早就造反了。”今天的中国,人们呼唤陈胜、吴广的声音已经遍及民间,抗暴维权的运动此起彼伏,善于忍受的中国人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面对专制利益团伙的贪婪、残暴,草菅人命,中国民众们已经被逼上了绝路。再善良的百姓也要问一问,你们抢走了我们的一切,我们还怎么生活?你们做了亿万富翁,至少也得让我们养家糊口吧?你们高高在上装模作样的像个人样,我们百姓们也是人,我们的权利在哪里?

   

   让我们回想一下,从1959年开始持续了三年的大饥荒,在中国大地上活活饿死了4800万到6000万的人民,而民间却平静得既没有质问的声音,更没有抗议的动作。到了1962年的10月1号,彭真在天安门城楼上脸不红、心不跳的大声地说出了“我们没有饿死一个人”的弥天大谎。王震也跟着假做感慨地说,“我们的人民多好呀!”

   

   正是由于中国人民太好了,才纵容了毛泽东在1966年又发动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运动,死人3700万,4亿多人口遭难。共党翻手云覆手雨,为所欲为惯了,以为中国人就像待宰的绵羊一样,死都不吭一声的。中国的民众们终于觉醒了。1976年4月5号的天安门事件,就是觉悟了的中国人自发的抗争运动。1989年的民主运动波及全国,谁又能说共党们不害怕呢?从毛泽东、邓小平、陈云,到现在共党体制内掌权者们,谁不怕将来受到清算?谁不怕自己的祖坟被扒了?谁不怕死后被鞭尸?不怕就不会口袋里装几本外国护照了;不怕就不会把家属和子女送到外国去了。

   

   社会的严重不公,使得占90%以上的中国民众逐渐清醒觉悟,认识到做人就要有自由,就要有权利,就要有尊严。没有每一个个人的尊严,国家、民族的尊严又从哪里来?

   

   法国的《国际先驱论坛报》发表的评论文章指出:中共最大的威胁来自公众的觉醒。中共不再拥有统治中国的政治和道德的合法性了。文章中说,“许多人认为,中国作为觉醒的强权,将有一天会与美国相匹敌。但所有的评论都根据一个概念,即似乎是纯粹的经济发展就可以成为一个超级大国,而忽略了国家发展的其他重要因素。首先,高科技不在中国,中国只是个转承包商。因而在总体上,中国依然是依赖进口、技术落后的国家。同时,中国的基础设施项目,使环境损失惨重;内部迁移和无管制的城市发展,加上中共当局善于夸大统计数字,中国缺乏作为未来大国所必需的政治稳定。其竞争的机制是运作在共党内部意识形态的死亡和道德沦丧之下的,而且不满社会的暴力抗争日益增长。西方常挑战中共的民主性,但在中共自己的眼里,最大的威胁莫过于公众们的觉悟,最大的忧虑莫过于精神与道德的对中共挑战。中共摧毁了宗教与道德的系统,这是中共自己造成的潜在的致命的打击,直接指向政权的道德核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