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2007-02-08

   

   亲爱的听众们,你们好,我是苏明。

   

   在今天的时事评论节目中,我想就2月27日中国股票市场暴跌近9%一事谈一些我的看法。并希望能与广大的听众们共同探讨这次暴跌的实质和原因,及暴跌后在全世界所产生的真实的影响又是什么。

   

   说实话,我不是个搞经济专业的人,本身对经济也没有多大的兴趣。作为我的年龄,从不懂事到长大、到懂事、到成人后,都是生活、学习、工作在泛政治化的中共统治之下。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成天耳朵听到、脑子里被灌输的就是一大堆令人莫名其妙的主义和路线。且无论这些主义和路线是多么的高贵和正确,而事实却是,八、九千万、将近一个亿的无辜百姓、国人却惨死在这些主义和路线之下。这个残酷的事实,迫使得我不得不去学习和研究,什么是政治。

   

   在中国生活的人都被要求要紧跟党中央。1976年毛泽东死了,那场死人3,700万人,牵扯四亿人口遭殃的文化大革命也结束了。中国当时是满目凋零,百业俱废,国库空虚,经济崩溃。所唯一可以吹嘘一下的是,穷虽穷,但不欠债。既无内债,也无外债。面对这么一个烂摊子,中共仍不打算把公积金还给人民大众。好在中国人民是善良的,又在中共舆论强化的宣传下,中国人民又变成了健忘的。

   

   在反覆权衡之后,为了继续要维持中共政权,中共不惜背叛了马列主义的党纲,承认了马列主义理论的破产,在1998年提出了改革经济和开放门户新政策。按道理讲,一个在理论上破产了的政党,就等于是自动解散,从此在社会上消失了。中共却不是这样。政权就是它们的身家性命。失去了政权,那上亿的冤魂会要它们偿命。被抢走的土地、房屋、工商企业和作坊的地主、房产主、业主们,会向它们索赔,并要回被抢走的一切东西。

   

   政治斗争说到底就是经济斗争。建政二十九年后,中共第一次提出了经济建设这句话,使得听了二十九年的主义、路线、打倒和斗争的中国大众耳目一新,决定再给中共一个机会,看看中共能不能变得好一点。中共便利用了这个机会。中共心里是很明白的,它们的真正对手是经济这个庞然大物。能够不声不响地推翻中共政权的就是这个庞然大物。同时,经济又是可以挽救中共政权的唯一的一棵救命稻草。如果经济能够略有起色或小有发展,就等于给了中共政权延续其一党独裁的合法地位。

   

   也就是说,前二十九年的理论政纲的失败,中共已经失去继续存在的合法性了,那么,就用经济的发展去追求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所以近十年来,什么“发展就是硬道理”,“ 全党拼经济”,“追求GDP”,“政绩工程”,“面子工程”,“一枝独秀”,“国力增强”,“举世瞩目”,“崛起论”等等又震破了耳朵。

   

   鉴于以前的经验和教训,我不得不五体投地地佩服中共在宣传上的手段,所以又迫使得我不得不去学习和研究中国的所谓腾飞的经济了。其实我很失望,1997年爆发的亚洲金融风暴,就是起源于中国的泡沫经济。

   

   泡沫这个词用得很形象。在一个大澡盆里放满了水,只要倒进10克到15克的洗澡皂液,不停地搅动半分钟或一分钟,马上变成满盆的皂液泡沫。泡沫可以高出澡盆十几到二十公分,面对这一盆泡沫,对一个要洗澡的人来说,是可以用各种词句去表达他高兴和满意的程度的。但用泡沫去形容经济,那就一定代表着浮华、虚荣、不实、和灾难、崩溃、危机或破产等等。

   

   1997年的金融风暴,首先爆发在泰国。就在当天的2月27日,同时引发了雅加达、莫斯科,直到纽约的股市的暴跌。在转天的2月28日,又带动了印度、新加坡、日本、南韩、香港、台湾的股市下挫。接下来,就使得亚洲国家一下子就陷入了长达五、六年的经济危机。直到最近的这三年来,各国的失业率才开始下降,工商业指数才缓慢上升。中共炒作起来的泡沫经济,正是那场金融风暴和经济危机的祸根。

   

   1989年6月4日的大屠杀,世界上的许多国家对中国政府实行了政治和经济制裁。时至今日,这些制裁仍在进行着。中共内部又掀起了所谓保守派和改革派之争,各行各业立时陷入低潮。直到1992年,邓小平在南巡中发表讲话,坚持改革路线,中国经济才又死灰复燃。中宣部再次开足马力,在以后的短短四年多的时间内,说农业产量马上翻了几番,工业产值翻几番,人民收入增加了多少,但绝口不提物价翻了几番。

   

   当整个亚洲,连同东欧陷入危机后,只有中国的经济不但没受任何影响,反而突飞猛进地仍旧发展,这本来就该引起国人的怀疑和警惕了。但正如那句话说的,“谎言说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一样,不信也得信。当2001年9月11日,美国受到了恐怖分子袭击,六天后的9月17日,纽约道琼斯指数暴跌,一直到同年底,跌到了最低点。亚洲股市随着暴跌,人心慌慌,而唯有中国股市并未受到大影响,同时还出现了一片为恐怖分子的喝彩声。这就更造成了国内、国际上相信,中国经济是不受任何影响地一枝独秀的突飞猛进的。怀疑和警惕似乎都变成了多余的了。

   

   但外商和外企仍是精明的。在原材料、资源屡见贫乏、枯竭的今天,他们把大量的破坏生态环境、产生严重环境污染,大量消耗资源和原材料的加工、制造程序,放进了中国。何况中国没有人权,可以任意压低工资,以及不给任何劳工保险和福利。外商投了小资,赚了大钱。可他们所在国的行业工会的工人却不时举行示威游行,例如土耳其、西班牙、意大利、法国、美国等国,他们认为本国商人在与践踏人权的中共合伙,压榨没有人权的中国工人,赚取暴利,损害了本国工人利益,是不公平的竞争。中国是否真的从每年引进的400多个亿美元的外资中发展了经济了呢?

   

   我是怀疑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中国政府仍在大量发行国库券。由十多年前的摊派、强制人们购买,到现在的以高与常规的利息,吸引人们购买。1989年,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曾有人透露,从第一次发行国库券到1989年,中国人民共买了六千个亿的国库券。但是这笔账在中国人民银行的总行上却没有记载;

   

   第二,由这一点就是我联想到,中共在每年的人大会上,从不提财政赤字和内外债务有多少。记得那是在1988年,中国的GDP是一万个亿人民币,而财政的收入是两千个亿,而在当年的军费的开支是二百三十个亿。到2006年,中共内部自己透露,财政收入可以达到两万两千个亿,军费开资确是三千五百个亿。内部人士同时也透露,军费开资至少是这个数字的三倍,也就是说大约是一万个亿左右;

   

   第三点,中共报出来的这些数字,可信程度究竟有多大?就从1988年到2006年的十八年间,GDP翻了二十多倍,财政收入翻了二十多倍,等于平均每年翻上一点一到一点二倍。可能吗?七大工业国每年的GDP的增长指标,都大致在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三之间。而每次想多增长百分之零点一,都是要付出艰巨的努力和巨大的代价的。西方的经济学家们说,任何一间公司或者是企业,如果想在一年之中平均提高产值百分之二十到三十,都几乎是不可能的;

   

   第四,既然财政赤字、内外债务不提,但是人们的储蓄是要每年提的。从几年前的八万个亿,到十万个亿,又到了去年的十二万个亿,但从不提银行的坏账率,似乎中国没有坏帐率。可世界上任何一个银行都有坏账率,但各国都有法律规定,坏账率最高不可超过百分之三。一旦超过百分之三,银行自动宣布破产。而中国银行的坏账率,近几年从百分之二十一上升到百分之四十,又上升到百分之五十,又上升到前年的百分之七十六,而去年则上升到百分之九十。如果说,去年人民的储蓄真的是十二万个亿的话,那就等于接近十一万个亿已经被淘空了。那么这十一万个亿就等于是内债了。加上国库券,又该是多少钱?所以专家们分析,中国现有内债外债应在十六万亿以上至十七万个亿之间。这点我是坚决相信的;

   

   第五,1998年的民主运动中,反对贪污腐败是一个普遍的口号,也是人民最痛恨的一件事。但是,被坦克和冲锋枪的声音盖过去了。从那以后,使得星星之火的贪污腐败变成了今天的燎原之势。一个在美国姓高的中国人,在加拿大两个在姓李的两兄弟正在受审。这三个人就是从黑龙江省的一个银行小支行中贪污了十个亿的人民币的主犯。以此为例,有人告诉我说,改革开放二十几年,卷款外逃的赃官高达八百万人,卷走的款项在十三万个亿左右。我就是不想信,也得信了;

   

   第六,国力增强的叫喊声是一浪高过一浪。我想去相信国力确实是增强了,但是手边的一系列的事实又让我失去了这种相信的信心。就好像中央两会上上书的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先生说,去年是国有资产被侵吞最严重的一年。他举了一个典型的例子,那就是山东省的鲁能集团公司的转制,几个人用了三十八亿元人民币就买走了总资产达到七百三十八亿元的鲁能集团公司。张教授说,这在中国企业转制导致国有资产流失中,这只是冰山一角。仅此一例,七百个亿的产值就消失了。像这样的国有企业有多少?又有多少个七百个亿就这样不见了?这又怎么能反映出国力增强呢?

   

   从上述的6点当中,我们不难分析出,中国经济现在即使是以每年百分之二百的速度在增长,全国人民再不吃不喝,共产党也再不贪污腐败了,我们仍要十几年到二十几年的时间去还清内外债,重新把失掉的国有资产再重新建设起来。可事实上,是这三点都是不可能的。

   

   既然不可能,可经济又必须要发展。因为不发展,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就不存在了。可是要发展经济,钱又从哪儿来呢?

   

   前几年,中共拼凑了七千个亿,去炒作股票市场。当股民们一窝蜂的参与了炒股的浪潮以后,股市一下子崩盘,激动的股民们立时被卷走了一万亿人民币。而当时持有股票的人,如果立时卖掉股票,那就等于是铁定地赔死了。只好留着股票,盼望着股市的再次“振兴”起来。不巴望着赚钱,起码捞回他的血本。中共是太了解股民们的心理了。

   

   去年底开始,股市就又活跃起来了。时不时再跳出几个所谓的专家、经济学家、犬儒分子的摇旗呐喊,把巴望着捞回血本的股民们的热情又煽动起来了。立时忘记了上述的教训,不惜能卖房贷款,又把钱投进了股票的市场。殊不知中共是尝到了上次圈走一万个亿的甜头,这次是故伎重演,再大捞一笔。中共调动了所有商业的计算机,严密监视着股市的行情,等待心里盘算好了的数目达到。

   

   就在2月27日的暴跌前的两、三天,又指使一位御用专家出来预测,说什么经济发展势头正旺,照目前走势可望在年中超过4000点,年底达到5000点云云,再次煽动起了股民们的狂热。股势继续走高,达到了中共预期的目标后,所有的计算机立时启动,开始工作起来了。用了仅仅3个小时,便使股市立刻暴跌,中共从中赚走股民们一万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