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苏明张健评论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2007-03-22

   

   又到了每周时事评论节目的时间了。就在今年的3月20号,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由加拿大现保守党联邦政府主持召开了中国人权听证会。我和中国民主阵线加拿大分部的成员们参与了这次听证会,现在就将这个听证会的情形向各位汇报一下。

   

   这次会议是自去年11月以来,联邦保守党政府主持召开的第二次中国人权听证会。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我是很高兴。我高兴的,倒不是中国的人权有了改善。在中共一党专制的现状下,中国人权的状况只会越来越恶化,尤其又是在中共垂死挣扎的这种现状下。我说的高兴呢,也就是说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接受了人权,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观,明白了中国这样下去是不行的,非得对政治体制进行得彻底改革不可。人们去掉了对共产党的恐惧感,公开地谴责中共迫害人权,无视生命的种种罪恶。觉悟的人多了,说话的人就多了,国际社会就听到了这种声音。各国政府本着人权至上的原则和理念,纷纷召开了由本国的人权团体、民主团体和在本国的华人各个团体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听证会。

   

   由在中国受过迫害的本人或者亲属或者见证人,叙述出他们亲生经历过或者亲眼看到过的这些残忍的实事。把中共残忍的本性直接暴露在世界人民眼前,暴露在阳光下,全世界爱好和平和正义的人就会不断的指责中共,帮助中国人民尽快地摆脱中共的暴政,实行宪政民主的政治转型,使中国赶上世界进步步伐。

   

   我在向各位听众汇报这次听证会之前,请允许我先简单介绍几句关于去年11月21日,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的起因和它的后果,各位就会明白为什么在两次听证会之间,前后仅相隔4个月的原因了。在去年APEC(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会议召开之前,中国的胡锦涛与加拿大的总理之间有一次例行公事的会见。胡锦涛以为会和历届加拿大自由党总理一样,只是谈经济贸易,而对中国的人权状况只是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就带过去那么简单。

   

   胡锦涛万万没想到,这届新当选的加拿大保守党政府,是个原则性很强的政府。根本就不打算牺牲原则和普世价值观去追求任何经济利益,去和中共做生意。总理哈珀公开说,在与胡锦涛会面中将着重提到中国的人权问题。哈珀总理的公开表态使胡锦涛很下不了台,而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于是也公开对媒体说,取消与加拿大总理的会见,想迫使哈珀总理放弃人权的话题,只谈经济利益。而胡锦涛没想到的是,哈珀总理是个坚持理念、有原则的人,是个心胸坦荡荡、说了就算数的人。他以为胡锦涛取消会见,是不敢谈中国的人权问题。那不谈就不谈,不谈中国的人权问题,那我也不和你胡锦涛谈经贸问题。

   

   两天以后,中共看到加拿大政府对取消中加会谈一事上一点反应也没有,于是就沉不住气了。胡锦涛又急着跳了出来,对媒体说愿意和加拿大总理哈珀谈话。就在这个时候,多伦多的OMINI中文电视台在11月17号和18号两天,对多伦多的40万华人做了一次公众调查。调查的题目就是:总理哈珀强调了中国的人权问题,会不会因此而影响加拿大的经济利益。而出人意料的是,调查结果出来以后,认为不会影响加拿大经济利益的华人占77%,另有23%的华人认为会受到影响。

   

   其实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往来,无论多少,双方都会多少受益。一旦停止了贸易往来,也就没有利益可言了。这个调查结果表明,有四分之三华人的态度是宁可在经济利益上受些影响,但中国恶劣的人权现状必须受到谴责。这是一个令人高兴的结果。表明了40万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并没有因为自己享受到了加拿大的人权、自由的生活,而忘记了在国内没有自由,人权的同胞们。

   

   这次中国人权听证会,是由加拿大的外交部,外交人权委员会和加拿大的国际发展委员会联合主办。到场的部长,国会议员们和委员们将近20位,听证会是由加拿大的多元文化部长杰森.康尼主持。作证人,就是那个大家可能还记得用鸡蛋砸了天安门城楼上悬挂着毛泽东照片的号称三勇士之一的鲁德成先生。在八九民运被镇压后,鲁德成先生因此被判了16年的刑。他坐了9年牢以后,于1998年被释放出狱。在2004年逃离中国抵达泰国,向联合国难民公署申请政治避难。但却被迫于中共压力的泰国警方以非法入境的罪名拘捕和关押。经过了国际社会和加拿大朝野多方面的营救,终于在2006年的4月来到了加拿大,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现在鲁德成先生在卡尔加里开始了他自由的新生活。

   

   这个听证会在3月20号上午11点正式开始,主持会议的杰森.康尼部长向与会的其他部长、国会议员、委员们介绍了鲁德成先生的一些情况,然后又向参加听证会的团体和人士逐一介绍了部长、议员、委员的姓名,会议就正式开始了。

   

   首先由鲁德成先生讲话。他首先向加拿大各部门、和在加拿大参与营救他的华人团体表示感谢。然后谈到了另外两位勇士,一位叫喻东岳先生、一位叫余志坚先生的现状。喻东岳当时被判了20年徒刑,而余志坚被判了无期徒刑。至今,余志坚先生仍在监狱里。而喻东岳由于在狱中受到无数次的毒打和拷问之后,在2002年已经精神失常了。中共多次威胁喻东岳的家属,要他们保证不把喻东岳被拷打和逼疯的事向任何人透露,而且不许因这件事情向政府找麻烦。当家属被迫同意了以后,当局才在2006年将已经完全疯了的喻东岳释放回家。鲁德成先生当场出示了喻东岳在去年回家后的照片,引起了听证会的一片感慨。

   

   鲁先生又作证说,在1989年六四大屠杀后,至今仍有为数不详的大批曾参与民主活动的人士在监狱里关着。由于这已经成为中共党和国家的机密,外人几乎不知道详情。但是在1998年鲁德成先生被释放后,立即开始多次摆脱中国公安和便衣公开和秘密的监视和跟踪,开始了实地的调查。调查这件事情,以及当时中国的人权现状问题。鲁德成先生又向听证会出示第二份证据,那就是在北京的第二监狱,至今仍有139位曾在1989年参加民主运动的人士在押。

   

   然后,鲁德成先生又出示了第三份证据,向听证会的所有官员讲述了一件事,那就是发生在浙江义乌市民工们的状况。这些民工每天被迫在工厂工作12到14小时,每天的工资仅仅15元人民币。每天晚上下班以后,所有的民工都被集中起来反锁在几个房间里,门外有保安和训练过的大狼狗整夜在巡逻。凡是企图外逃的民工,都会被狼狗咬住、扑到,并且遭到保安们的毒打。尽管是在如此残忍和非人的情况下,不少民工仍向鲁德成先生表示他们愿意继续留下来,继续干下去。鲁德成先生问他们:“你们为了什么呢?”他们回答说:“因为只有这样忍受下去,才能够挣点钱,也是活下去唯一的办法。”

   

   接下来,鲁德成先生又出示了第四份证据,这是一个在广东省东莞市的制鞋厂民工的作息时间表的原件。上面明文规定,民工们的工作时间是从早上7点30开始到夜间的11点30结束。在这个16个小时的时间内,规定民工的两次吃饭时间加起来不得超过1小时。而每天工作15小时,但民工的月工资仅仅是800人民币,折合120块加元。

   

   接着,鲁德成先生又讲述了2006年冬天发生在江苏省扬州市一位老先生的悲剧。由于当地政府强行拆除民房,这位叫做薛祥福的孤寡老人由于行动不便,来不及跑出来,竟被正在被正在拆的房子活活砸死。他出示的第五份证据,就是这位薛祥福老人被砸死的现场照片。

   

   最后,鲁德成先生强烈要求加拿大政府必须承担起世界七个强国之一的责任,全力促进中国人权的改善问题,并与世界各国政府以及人权组织建立联系,进一步监视中国的人权状况。他说,“任何民主、人权的国家都是世界和平的保障,任何独裁与专制的制度都是世界动乱的因素。”最后鲁德成先生对加拿大政府提出了对中国人权改善的四点建议。

   

   第一,改变一年只是一次中加两国的人权对话,由闭门谈话变为公开对话。

   

   第二,组团去中国进行中国人权现状的实地考察。

   

   第三,组成监视中国人权现状的网络,随时发现和谴责每一个虐待人权的事件。

   

   第四,由政府组成的具有献身精神的人权专业人士的队伍去中国,与中国的维权人士接触。

   

   鲁德成先生在规定的15分钟内结束了他的作证。接下来就是国会议员们和委员们提问题的时间了。

   

   第一位议员表示,他确实想听到更多的改善中国人权的建议。他希望鲁德成先生告诉他,中加两国政府之间一年一次的高层有关人权的对话,有没有促进中国人权的作用。

   

   鲁德成先生当即回答说:“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另一位议员问到:“听你刚才的实证,我感到我们应该与中国开展广泛的人权对话。我们可以对中共施压,更要天天讲人权问题。但是不知道中国民间人权组织能否帮助我们。”

   

   鲁德成先生说:“据我所知,在海外现有中国民运组织至少两百多个。而在中国,我只是很片面地了解,大概民间的维权组织和民运组织也不会少于三,四百个。这些组织都在做着他们应该做的事情。我只是想说:各国政府在中国人权一事上做得远远不够,原因是对中共的性质认识不足。”他举例说,香港的记者程翔,就是在一些国家政府的施压之下,判了5年。而另一位记者陆建华先生,由于没有国际上的施压,便被中共判了20年。

   

   这时候一位议员就说,西方国家都有劳工法,而现在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也都制定了劳工法。中国没有劳工法,或许是因为中国想与世界搞竞争,所以才这样强迫工人超时工作,而且付极低的工资。

   

   鲁德成先生回答说:“在1998年,中国就已经签署了国际劳工公约,而且中共政府在国内也签发了多如牛毛的各种法令,中国宪法上也都明确地写下了公民权利的内容。但这些都仅仅是挂在墙上的纸,没用的。”

   

   另一位议员就提问说,中国的民工月工资只挣120加元,工作时间又长。这严重破坏了国际劳工公约,也破坏了国际间的公平竞争的规律。在这一点上,我们想知道你有什么建议和方法,可以帮助我们去向中国政府做这项工作。鲁德成先生简短的回答说:“派人去实地考察,就会发现办法。”

   

   这时候,杰森.康尼部长插话说:“我们有过这样的经验。当我们的考察团到达一个工厂以后,那里工厂的工人马上从工厂的后门逃跑掉了。考察团根本找不到一个工人可以说话的。所以有人建议,我们只能在道义上给中国政府上个建议了。”

   

   另一位委员马上就说,在1996年,自由党政府确实派人去中国了解国中国的人权状况。派出的人回来说,中共正在改变。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都在变化中。但是明显的问题是,农村的变化远远不如城市的变化大。不知鲁德成先生是否认为中共现在是在进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