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2007-04-17

   

   亲爱的听众们,你们好,我是苏明。在这次的苏明时事评论节目时间里,我想就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先生受到中共政权残酷迫害一事,向广大听众们表明我的几个观点,以便明了高智晟先生的遭遇究竟告诉我们一些什么? 中共当局对高智晟先生的一些做法所要表现出来的又是什么?

   

   我相信许多人已经听说过“高智晟”这个名字了。他是个自学成才的大律师,曾多次摆脱了秘密警察的跟踪、监视,对法轮功所受到的酷刑折磨和虐待致死的事实进行了调查。然后又三次直接上书胡锦涛和温家宝,要求彻底停止镇压法轮功。于是激怒了中共,在2006年的8月15日逮捕了他。直到12月22号,总共被关押了129天。

   

   高智晟律师在电话里说,“在这129天的关押中,被铐住双手的时间是600个小时。被固定在铁椅子上的时间达590个小时,其中一次就超过了100个小时。被左右双向强光灯照射的时间为590个小时,被强制盘腿坐在硬板上反思所谓的罪过的时间为800个小时。我的孩子以及我的家人和我的大哥他们也被围困了4个多月。长期拿我的妻子和两个孩子、老家的亲人们做人质,公然对他们持续精神折磨,以彻底毁掉我孩子的前程及我妻子两大家庭所有亲属的生存条件为威逼。”

   

   自去年的12月,高智胜律师被判刑缓期执行回家后,中共当局就把高智晟的家变成监狱,全天候监视。高律师在电话中说:“我家的外面,每天监视的人不低于100个人,四周都是。连那些卖菜,卖水果的摊都是。现在把我的家变成监狱,让全家人在这里承受,这怎么能行呢?”高律师又说:“在整个案件中,明显感觉到的是民间维权抗暴的问题是目前中共内部当下最大的隐忧。”对于自己所遭受的迫害,高律师说:“对于我的过去,我有许多不满之处。相对于人民无穷无尽的苦难,我做得何止是杯水车薪?对于我的过去,我决不否定。我也决不同意他人否定。”

   

   一个铮铮铁骨,一个坚守在社会道义和良知的硬汉,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一个全体知识分子的表率。在这里,我要向高智晟律师敬礼。并请他相信,他目前所遭受的一切迫害很快就会结束的。因为全体有正义感、有良心的中国人不答应,正义永远战胜邪恶,一个自由,民主中国的曙光即将出现。

   

   现在就让我们回到我要与广大听众共同讨论的第一个问题上,那就是中共政权残酷迫害高智晟律师一事,究竟告诉我们一些什么?早在1978年,中共提出了改革开放的政策,其实这就是想向全国人民发出了两个信息:第一个信息是,独裁专制的政治统治和计划经济已经使当时的中国濒临经济崩溃。而作为基础的经济崩溃了以后,必然引发政治危机乃至崩溃。也就是说中共政权也将同时面临着崩溃。

   

   中共深知,在前30-40年中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什么样的罪行。八千万到一个亿的无辜生命死于历次的政治运动中,人民的土地,房产,工商业,生意,买卖,小作坊被中共抢劫一空。中共的“伟大领袖”毛泽东早就多次说过,“一旦这个政权被颠覆了,那将是千百万人头落地”。 毛泽东这句“千百万人头落地”的话,其实正是反映了中共政权的极端的恐惧感。作恶太多了,人民是一笔一笔的记清楚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共产党里作恶的人,一定会有“千百万人头落地”的。而对于那些讨还血债,讨还财产债的人民来说,又怎么会有人头落地的事发生呢?

   

   所以中共只能五十七年如一日的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千方百计地维持政权,维持统治,把这当作头等大事。为了维持政权,不惜否定中共自己的纲领,不惜改变中共自己的基本理论去搞起了改革和开放。这在当时,许多同胞们以为共产党变了,改好了,开始为国民生计着想了。其实错了。共产党包括各国的共产党在内,就从来没好过,也从来没有为国计民生着想过。他们所想的就是他们的利益和特权以及维持他们的统治。

   

   所以,改革开放所释放出来的第二个信息就是,什么都能改革,就是共产党一党专政不能改。当时提出了搞四个现代化,魏京生先生提出了应该搞五个现代化,包括政治也要现代化,马上惹恼了中共,判了魏京生先生15年的监狱。随后又马上把所谓的四个坚持写进了宪法。这一切都清楚地表明了,尽管中共自己十分清楚他是一个极其残暴、毫无人性,除去谎言和欺骗以外,毫无真实性可言的极其腐败没落、极其不学无术的一个政权。但是为了他们党内千百万人头不至于马上落地,也绝不允许任何人说出或者做出在中共认为是有颠覆政权的言论或事情来的。

   

   其实搞经济改革、门户开放并不是中共发明创造出来的,早在清朝末年西太后统治年间就已经有了。但是那时候不叫“改革”,而是叫“变法”,也叫“洋务运动”。这也是由于一场鸦片战争和一场太平天国的内乱,使清王朝感到经济的崩溃在即,清政府的政权不稳,从图强御侮和平息内乱出发,发布了5个方面的新政策。

   

   第一,是创办近代的军事工业;二,是大力开办民用工业;三,是发掘民间资金,采用官督民办、官民合办或纯粹民办的办法,以振兴实业;第四,是对外开放,取消海禁,开放通商口岸,开辟经济特区──上海,吸引外资;第五,允许民间结社和办学,对各国派出留学生。

   

   这五个方面的新政策出台以后,不仅竞相出现了船,舰,枪,炮,铁路,电报,采矿,机器,纺织,磨房等等这些官办、民办的实业,而且形形色色的学社、学馆、学会也大量出现。仅就民族工业和民间工业来说,从变法以后,开始在中国大地上诞生了。一直到1911年中华民国成立的整个40年期间,当时万元资本的工厂、矿业已经有700多家,民间资本的总额已经超过了1亿3千万块钱了。

   

   这里我提醒大家一下,这1亿3千万块不是现在的人民币,而是当时的银元。这也就是说,旧中国的面貌得到了相当大的改变,急剧向现代中国转变。而且值得令人骄傲的是,当时GDP的总额占全球GDP总额的40%左右。当今的中共吹嘘了多少年的GDP,却只占全世界GDP总额的3.9%。如此看来,西太后被共产党还强出了10多倍。至于西太后是否当时也到处去吹嘘什么“迅猛发展”,“一只独秀”或者“举世瞩目”等等,我们就不知道了,因为古书中没有记载。但是我们知道,西太后也是企图用“变法”,“洋务运动”的经济发展,去保住大清国的江山,坚决拒绝政治上的变法。

   

   中共是四个坚持不能改,西太后也是四个坚持不能变。西太后的四个坚持是“三纲五常”、“大清的统治”、“祖宗之法”、“西太后本人垂帘听政继续做最高统治者”不能变。中共的四个坚持和西太后的四个坚持是多么相似。但是事实却是,妄图以经济的发展去求得政权的合法性,延续政权的长久存在是不可能。西太后死了没几年,大清国倒台了,中华民国成立了,而且是亚洲第一个宪政民主国家。中国人民真正站了起来,第一次不磕头,不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了。也不必再去把“佛恩浩荡”,“谢主隆恩”之类的话整天挂在口头了。

   

   但是二十八年后的1949年10月1日,当毛泽东说出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以后,除了他一个人站着,全国人民又跪了下来,又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了,又口口声声重复着伟光正了。西太后在菜市口杀了公车上书的六君子;共产党则是成亿地杀人。西太后杀了六君子,朝野都有异议的声音,抗议和反对;而在中共统治下,高智晟律师仅仅是公开支持民间越来越多的维权抗暴运动,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而且是获得了全国绝大多数人民赞同的话,就受到了如此反人性的残酷虐待,天理又何在呢?

   

   高智晟先生在电话里提到了他在监狱里受到的刑法折磨,我并不感到奇怪。早在二十多年前,我本人在广东也被关在一处至今我也说不出具体在哪里的监狱。整整四个半月时间里,受到的、听到的、看到的,全是惨绝人寰的酷刑。

   

   我的第二个问题,那就是中共当局对高律师这种违反人性的做法,所表现的是什么呢?纵观全世界,凡是民主国家的政府,都是高举宪法,依照法律高于一切的精神下去工作的。而这部宪法的制定宗旨,又是在保障和尊重每个个人人权、自由,限制政府行为,为民造福,同时得到全民同意的一部宪法。政府的运作是在宪法允许的范围内,每要做一件事都要经过国会大多数人的同意,而且要进行三读。也就是说,三次都必须是大多数人同意才能通过。一些关于需要立法的文件,众议院三读通过后,还要交上议院三读通过,才能成为新法律实施。执政的政党所组成的政府又整天与在野的至少两个政党的议员们在一起办公。任何一件事,任何一个提议,都会受到在野党的质询、反对或者是修改。同时还要受到多家媒体的监视,跟踪和询问。

   

   这就造成执政党的政府,必须事事摆在桌面上,光明正大的管理国家。稍有渎职,行为不端,贪污腐败,立时就会被曝光。相关人员不是辞职,就是被起诉,而且永远不能再从事公众工作了。共产国家就不是这么回事了。例如,中共以暴力建政后,又以暴力治国。凡事没商量,中共怎么说怎么有理,错的都是别人。所以中共自我标榜伟光正,就等于不给人说话的余地。谁说了就是反党反革命罪,现在改成了颠覆政权罪。但什么是颠覆政权?又没有个明细的条文规定。那也就是说,凡是中共不爱听的,引起它们对政权敏感的,就都变成了颠覆政权罪。这就让每个中国人都无所适从,天知道哪句话让他们起了疑心,就可以招来杀身大祸。

   

   50多年了,中国人整天生活在暴力、谎言和欺骗中。耳朵里听的是假、大、空的宣传;眼中所见的是中共的发号施令,自以为是。口称为人民服务,一会儿是公仆,一会儿又是和谐社会,一会儿又是什么以民为本。可他们干的都是公款吃喝,公款嫖娼,公款赌博,还要中饱私囊享受特权。中国人民实在也歌不出共产党有什么功,更颂不出共产党有什么德。

   

   在20多年开放门户的政策下,西方的人权、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观,人文主义,人本主义,自由主义,法制观念等等理念的东西也进入了中国。出国的人多了,看到了外面世界的真实与中共宣传的根本不符。凡是就怕有个比较。新的观念,理念和思潮,唤醒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

   

   6000多万的中共党员中,又能找出几个是为了共产主义理念而参加的呢?绝大多数仍呆在中共体制内的人,所图得也不过就是特权享受,趁机大捞一把,携款外逃。中共政权所面临的危机越来越深重,政权摇摇欲坠,实在找不出几个铁杆分子可以豁出命去保卫中共的政权。我想大家最近也一定有所察觉,中共对体制内的大大小小的官僚们,现在采用的是任由他们去吃喝嫖赌、贪污腐败、中饱私囊、享受特权的这种办法,去拉拢他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