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苏明张健评论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2007-06-13

   

   在今天的苏明时事评论的节目时间里,我想与各位听众们讨论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中国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世道?是好世道,还是坏世道?好是怎么好,坏又是怎么坏?或许有人会说,不好也不坏,好坏各半。但无论如何,中国是我们中国人的祖国,我还是应该把我们的祖国目前所处的时代世道大致的给出一个轮廓、一个概念,起码我们应该知道我们生活在什么样的一个环境、境况下。

   

   大家都知道,生活在盛事之中,那是政治清贫,百业兴旺,百姓安居乐业。而生活在乱世之中,那就是朝纲不正,百官舞弊,苛捐杂税横生,土匪盗贼遍野,下情不能上达天听,百姓流离失所。而生活在末世或者是衰世之中,那就是朝纲大乱,逆天道而行,乱城贼子横行霸道,民怨沸腾,国无宁日,民生潦倒,乱像横生。

   

   傅国涌先生解释出的衰世现象是十分具体和明确的。他说:“放远望去,举世都是窝囊之辈,浑浑噩噩,只知道吃喝玩乐。表面上看去,典章制度俨然,等级秩序严密,礼仪规范分明,一切都像模像样。十字街头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官方的统计数据是处处让人感到繁荣昌盛,似乎前程一片大好,看上去一切都像是盛事。然而人的廉耻心、上进心、作为心都被束缚着,被剥夺遗尽。整个社会在骨子里失去了生机和活力,只剩下按本能行事,一片万马齐喑的局面。朝廷没有像样的宰相,军队没有像样的将军,学校没有像样的读书人,田野没有像样的种田人,工厂没有像样的工匠,街市没有像样的商人,就连像样的一个小偷盗贼也没有了。不要说找不到真君子,连真小人也变得稀罕了。”

   

   这个社会所有的强大都是表面的,内里已被蛀空,盛事只是虚幻的图画,是官方通过电视、报纸排演出来的。说到当今的中国,如果说是处于盛事的话,恐怕连胡锦涛、温家宝们也不信,只能说是乱世、末世或者说是衰世。我这样说肯定有人是不同意的。不同意者,当然是共党体制内的既得利益的特权份子们,和依附在那个体制上啃到了骨头的犬儒份子们。可是对于超过90%以上的中国人民来讲,基本上都会同意我的说法。2006年,中国的基尼系数已经达到了0.496。《中国青年报》去年12月底发表的报告显示,90%的受访者们都认为中国目前的贫富差距太大。在许多发达国家,通常是5%-11%的家庭控制着国家5%左右的财富。但是在中国,却是0.4%的家庭占有了70%以上的国民财富。

   

   中国的问题是,这些富豪的财富来路不正。在一个市场制度完善、法制健全的国家,一个富豪的诞生往往需要几代人,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积累。可中国的富豪们,大多是在十年之内、甚至几年之内就成为了富豪。除了利用法律漏洞,或者直接违法犯罪之外,是根本不可能如此迅速积累财富的。他们的财富根本不是辛勤劳作而来的,靠的是对国家集体财产和弱势群体赤裸裸的掠夺而得来的。这就是原罪。所以中国社会上对于清算罪恶的呼声才越来越高。

   

   中国银行的数字也显示:18万亿元的人民储蓄中,8%的人占有了人民储蓄的84%,折合人均17万元。也就是说,92%的全国广大人民之占16%的储蓄,折合人均不过2000块钱上下,相差达85倍之多。另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那8%的存款,将会越来越大。因为他们可以凭借手中的权利,胡作非为地抢劫更多的财产。而92%的广大民众的存款,只会是由于失业、下岗、上学、看病等等问题,而越来越少,甚至无法生存。这样的情形又岂是高喊几声“稳定、和谐”,就可以风平浪静的呢?

   

   国内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形,我想生活在不同地方的同胞们,甚至生活在一个村庄、一个小镇上的人们,都可以随手举出几个实例,讲出几件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的不公、不正、不法、不义的事情来,甚至还能说出几件令人难以置信但又是实实在在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冤枉。

   

   中国人忍受力是很强的,通常是能忍就忍了。实在忍不住,才去上访、告状、喊冤,于是在中国出现了上百万人上访的队伍。先是告到县里、市里,得不到申冤的机会,于是又告到了省里。还是如此,最后被逼着只好进京城告御状了。可是与民做主的青天大老爷们,即使在中央、在国务院,都已经绝种了。所以北京才出现一个庞大的上访群体,几十年了,人数有增无减。多少人沉冤几十年,多次进京告御状,至今得不到伸冤。

   

   去年的5月份,一批二十多人的上访告状人士们,由于上访无门,冤情得不到申诉,于是他们去了中南海新华门前下跪喊冤,被公安局以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罪判处劳改一年,今年的6月5号刑满释放。其中一位叫做王永成的先生说,“温家宝说了,中南海的大门永远为群众开放。我们正常反映问题,怎么会是非法上访?没有理由可以讲的,还遭到了迫害。”王先生又说,“当局和开发商想在奥运会前捞一笔,没有任何文件和批文就把我家房屋给拆了,到哪里告都没人管。受这么大的损失,还要被迫害。我还要去告。老百姓们太难了。”另一位叫马景雪的女士表示,她也是在当局没有任何手续和批文的情况下被拆了房子,全家4年来过着流浪的生活。马女士说,“我要保持实力。家都没了,没有家绝对不成。我有理,我还要继续争取我的合法权利。正常上访被非法拘留,我不服就去中南海下跪,又被判刑。用权压我,但是压不了我的心。他们劳教我,出来后,我还要上访。我要为家而奋斗。”

   

   另一位叫做罗仲桃的先生,因为拦住了罗干的座车喊冤,而被劳教了一年。事发后,罗先生在自家的外墙上贴上了伸冤书,并且在墙上写了多个斗大的“冤”字。中共的非法暴力执政,逼得百姓们走投无路,于是群体的抗暴维权运动风起云涌。仅2006年一年,全国就发生了8万4千多起。有的甚至是几百人、几千人、上万人参与了抗暴维权斗争。民间呼唤陈胜、吴广的声音是越来越响。难道中国人都是刁民,都在无理取闹?只要翻看一下中共严厉控制下的媒体的报道,我们就可以知道,中国人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就拿假冒伪劣充斥市场这件事情来说,什么没有假的?假奶粉,让多少婴儿中毒,变成了大头娃娃。有毒的大米,有毒蔬菜,有毒的牛奶,有毒的食用油,假货、假药、假商品、假学历、假文凭、假证书、假医生、假警察、假官员、假学生。许多中国人都说,“在中国,假的是防不胜防,最后自己也搞糊涂了,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

   

   由于假货、毒货是突飞猛进的发展,为了能够举世瞩目,于是这些个假、毒的东西也进入了国际市场。仅是今年5月份一个月的时间,假药,有毒的儿童奶粉,有毒的猫、狗的食品,有毒的饲料,有毒的牙膏,在一些国家毒死了宠物4000多只,毒死了将近1000人。毒的饲料喂养的鱼都中了毒。就连中国制造的儿童玩具都是用工业废料、肮脏的毛毯的绒毛和用过的包装纸做的,婴儿服装中也含有有害的化学物质。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玩具出口商,但美国和欧盟各国都在抱怨中国玩具的质量和不安全。

   

   仅2006年一年,欧盟国家半数以上的退货商品都是中国制造的。近日,据美国爆出了中国有毒食品案不久,中国进口的有毒的纺织品在澳洲掀起了波澜。由于致癌物、甲醛含量超过了安全标准的10倍,澳洲政府紧急下令对从中国进口的纺织品进行调查。这批含有过量甲醛的商品包括毛毯、床上用品、服装、化纤品、长毛绒玩具和婴儿用品。

   

   加拿大从中国进口的食品、蔬菜等等,一直以来都是加拿大食品检验的重点。自今年6月以来,更是收紧了检验的标准,并且扩大对食品检验的程序。重点就是从中国进口的小麦、大豆、玉米、蛋白粉等等,以确保里面不含三聚氰胺。今年3月,在美国和加拿大销售的100多种宠物食品中,就是因为含有三聚氰胺造成4000多只宠物的死亡。检验发现,这些宠物食品就是中共使用被污染的小麦作原料的。

   

   今年的6月1号,美国的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又发出警告,警告消费者们不要使用中国制造的牙膏。继巴拿马发现了中国进口的毒牙膏之后,美国也发现了中国进口的牙膏中含有一种有毒化学物质,叫做二甘醇。许多国家的检验和安全人员都表示中国的公司正在使用各种有害成分制造他们的商品。我们可以讲,奸商哪里都有,但是为什么在中国能够大规模地长期存在?如此之多的奸商毒害着中国人,继而又扩大到毒害到国际上来了,难道中国人的人心毒吗?

   

   学者陈劲松先生说,“与其说是人心之毒,不如说是制度之毒。中共经过有系统、有目的、有计划的摧残,道德滑坡、天良丧尽,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巨大的创伤了。”而通常意义上的恐怖主义,是以杀害人命为手段,以制造社会恐慌为目的。那么制造有毒食品的恐怖主义,则是为了达到谋财的目的而不惜牺牲他人的健康和生命,它的危害其实比通常意义上的恐怖主义更持久。

   

   中国的末世、衰世的种种现象,使得不少有识之士们更把它总结为后共时期。后共,就是中共统治的后期、期末了,不可能再坚持多久了。一个搞共产独裁统治的政权,必须要以意识形态去控制每个国民的言论,从而达到控制整个社会的目的。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共党的整个政治体系和全部的意识形态已经完全破产了。我相信没有人会把马、恩、列、斯、毛、江、胡的那套玩意儿当真了。即使是个弱智者、低能儿,也明白那是哄小孩的把戏而已。中共也清楚得很,所以不敢挥舞意识形态的大棒,发动什么名堂的政治运动了。共党的党员们和大小的官员们已经丧失了理念和理想、意志,更不用说动力了。各地方基层、乡镇、村庄的党组织,已经名存实亡。

   

   根据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央研究室的一份调查文件显示,地方一级的党组织有35%是名存实亡了,而基层的党组织有70%是名存实亡了,到了乡、镇、村一级的党组织名存实亡率高达92%。在党必须领导一切的中国,中央的政令不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中央的政令已经不出中南海了。这就使我们清楚地看到,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地方与地方的关系,行政与共党组织的关系,尤其是人民大众与共党的关系,都是格格不入,而且是明显的对抗的关系。

   

   贪污腐败与官商勾结所形成的贫富两极分化,不但使社会矛盾尖锐,也形成了地区之间、阶层之间的明显对立。例如,广东、湖南、江苏、河南、山东、上海、辽宁、浙江、山西、重庆,这十个省市的基尼系数分别高达0.5—0.55,已经超过了社会动荡爆发的临界点。所以社会上各种抗争活动、维权活动,甚至带有暴力进攻性质的活动才越来越频繁,而且矛头都是直接指向了社会制度和对中共的抨击。而黑社会势力因此而发展壮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