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习近平、李克强赌上股市(2015 05)]
生存与超越
·[zt]资本外流最糟糕的时代真的过去了吗?(2016 05)
·[zt]看看香港 发生在身边的楼市崩盘(2016 06)
·[zt]“疯狂地王”正摧毁中国防范金融危机的最后努力(2016 06)
·[zt]“L型”守得住吗?——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 (2016 08)
·[zt]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2016 08)
·[zt]中国上半年外资撤离触目惊心(2016 08)
·[zt]迫在眉睫,“风暴眼”临近!(2016 09)
·[zt]东北经济为什么不行(2016 08)
·[zt]别再忽悠大学生去创业了(2016 08)
·[zt]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2016 08)
·[zt]有了房,却越来越不安,我想要逃离“天堂”(2016 09)
·[zt]三星王朝威权下的辉煌与昏聩(2016 09)
·[zt]中国制造的尴尬境遇纯属咎由自取(2016 09)
·[zt]一文读懂中国二线城市的经济真相(2016 09)
·[zt]去年股市危机中 有官员趁机发国难财(2016 10)
·[zt]房地产调控潮背后看不见的博弈!(2016 10)
·[zt]房地产国家牛市的八大风险(2016 10)
·[zt]“去库存”变形记:揭中国房地产疯狂内幕(2016 10)
·[zt]解决房价问题的关键在于调整住房制度(2016 10)
·[zt]走出房地產困局(201610)
·[zt]中国经济下滑是因为中央经济政策失误(2016 11)
·[zt]一个海归工程师眼中的中国制造“七宗罪” (201611)
·[zt]特朗普中国启示录:地产危局和精英的傲慢会毁了改革(201611)
·[zt]始于2012年的金融过度自由化,正面监全面高压监管(2016 12)
·[zt]风雨飘摇的2017(2016 12)
·[zt]刘煜辉:找回人民币丢失的“锚”(2017 02)
杂篇
·永别了,超验的、形而上学的哲学!(2002)
·对和谐与公正的思考(2005)
·对制度演进与多元化的思考(2005)
·涵盖价值理念与制度形式的民主(2005)
·信息技术的冲击与困境(2005)
·面对人类困境的反思(2005)
·道德的祛魅与重建——对道德的思考(2005)
·追求精神超越的途径——对宗教与信仰的思考(2005)
·对知识产权的思考——合理性、争论与重新审视(2005)
·当代中国教育机制弊端的成因与后果(2005)
·从“背唐诗”到“教育理念反思”(2005)
·对佛教在中国异化的思考(2005)
·先秦思想的源流与发展之我见(2006)
·《推背图》中与当代相关的几个卦象之解读
·对于新农村运动的思考——寄友人的一封信(2006)
·《天下无贼》中隐含的话语转换体系(2005)
·民主还是民粹?--从超级女声说开去(2007)
·如何看待叛逆的表演?--对芙蓉姐姐和木子美现象的思考(2007)
·关于中国中长期外交战略思考(2007)
·致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们是谁?我们应该怎么办?(2007)
·“考验来临”时代的抉择——2008年年终寄语(2008/11)
·[zt]中美两个父亲给子女的信(2010/12)
·[zt]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2011/01)
·[zt]关于电影《2012》的一篇评论(2011/07)
·[zt]威权统治之下长不大的新加坡(2015 04)
·[zt]权贵逻辑和美元逻辑为何将导致中美大对决(2016 09)
历史
·中国历史的转折--关于传统中国社会衰落的“另类”观点(2002)
·对历史的再认识(二)(2002)
·封闭与保守的千年帝国——拜占庭帝国灭亡的警示(2002)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一——关于红军与长征(2006)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四(节选)(2006)
·[转帖]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2008)
·[转贴]改革危局与清末新政比较(2009/01)
·[转贴]《大国崛起》批判(2009/02)
·[转贴]既得利益集团与路易十六的断头台(2009/04)
·[转帖]改革的危局——与清末新政的比较(2009/09)
·中国现代化历程的回顾与前瞻[2009/06]
·[转帖]北洋舰队覆没的历史反思(2009/11)
·第三只眼看“六四”(2010/06)
·[转贴]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心态 (2010/06)
·[转贴]溫和地光榮革命還是暴虐地走向失序?(2010/06)
·[转贴]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06)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习近平、李克强赌上股市(2015 05)

   习近平、李克强赌上股市 信源:自由时报|2015-05-27 有这么一位武学大家,他和其他武林人士一样奉“市场经济”为武学正宗,但是又身揣五门独门暗器:一曰天量的国有资产;二曰巨额的外汇储备;三曰无限的印钞权;四曰不受限制的征税权;五曰对经济信息的垄断和操纵。

   尽管江湖人士视此五样暗器为旁门左道,但随意使出一两件却端的厉害,在风波险恶的江湖屡屡帮助这位大师化险为夷,三十多年行走下来,竟然为这位大师博得了“东方不败”的绰号,真个是声威远播、万帮来仪、风头无俩。

   但是,最近江湖却盛传东方不败这几年因为外服“投资拉动”的金丹,内修“土地财政”的葵花宝典,已经走火入魔,身体进入元气大伤的新常态。一时间物议汹汹,连隐忍多年的江湖老大也纠集了一帮兄弟,摩拳擦掌,憋足了劲要把东方不败揍回原形。

   谁料想,东方不败在嘴炮上毫不认输,甚至扬言要在一带一路上和老大来个巅峰对决,江湖人士不禁为之侧目。其实,东方不败明白,这次如果不一上来就同时祭出这五样独门暗器,使出个惊世骇俗的大杀招,连性命都可能不保,于是他日思夜想,你别说,这招式还愣让他琢磨出来了。

   读者诸君肯定明白我意有所指,不错,这狂飙突进的股市就是集五样暗器之所长,旷世绝伦的王牌大招。

   你看,现在股市总市值已近60万亿,只要其中部分国有股份借混合所有制改制之机有序退出,就可以给中央政府和各级地方政府的弹药库里增添几万亿的现金火药,足以将传说中的23万亿地方债务拉回到风险可控的水平,这是第一样暗器。

   股市抬升,有助于改变热钱的回报预期,化解强势美元带来的资本流出,减缓甚至逆转对外汇储备的损耗,我把这叫做“肉包子留狗”的打法,是为第二样暗器。

   股市泡沫适时替代了“房地产蓄水池”,将央行超额发行的货币留抑在资本市场,在刺激经济的同时减少了生活资料领域通货膨胀的风险,是为第三种暗器。

   拉高股市充分激发了股民贪婪的本性,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为国家建设再一次把资金双手奉上,无异于对中产以上阶级征了一次巧妙的人头税,是为第四种暗器。

   虽经统计部门浓妆艳抹仍看得出人老珠黄的实体经济,靠着火爆的股市居然显得有了些信心的支撑,就像驴粪蛋又刷了一层金粉,居然有了一些“改革牛”的味道,是为第五种暗器。 五样暗器在这一招中间齐齐发出,端的是凌厉无比,当者皆靡。谁不希望自己的国家蒸蒸日上,写到这里,对中国宏观经济政策腹诽多年的我,也不禁拍案叫绝,以很严肃的心态为现在最高层精妙的顶层设计喊声精彩。

   但是,人再好的设计,一实践起来也会面目全非。这杀招要想发挥最大威力,力道、火候、时机都要拿捏得妙到巅毫。这不,甫一使出,便有点腰到腿不到,虚火直冒的感觉。证监会眼看着下盘不稳,欲用规范“两融”的方法扎个马步,不料犯了隔着灶台上炕的大忌,在裆被燎了一下以后,乖乖缩回去听指挥了。其实,顶尖高手对决,电光火石之间已将对方的虚实看个清清楚楚,不等东方不败将招数使老,这一“无敌”杀招的两个命门已经暴露出来。

   原来,东方不败敢于使出这招,底气全在于多年修炼的三股内力。

   其一曰央行注水,多通过机构投资者的融资融券实现,这股内力大体听招呼,守纪律,最为东方不败所信赖。

   其二曰散户资金,集腋成裘,力道惊人,虽无主见,跟风追屁,恰是所长,东方不败亦不患之。

   其三曰热钱,最是诡异。这热钱原是起自江湖上国际金融资本深渊的一股妖气,行踪无定,唯利是图,专寻武功精劲之人作为“宿主”,一旦进入体内,乱其肝脾,吸其真元。更可怖的是,热钱恰如吸毒,得之者旬月之间武功陡涨,虽知其终将为患,却实实在在欲罢不能,直至热钱获利丰厚,另寻宿主,失之者即刻萎靡,往往沦为江湖上不入流的小脚色。所以江湖人士,人人皆喜其来,皆惧其去,不知多少老练家子都着了它的道儿。

   江湖老大的战斗数值—美元指数从2002年的120一路走软,2007年底到了历史底部的80,那时热钱就颇看他不起,而恰恰同一时期东方不败武功大进,走出一个至今为人津津乐道的大长阳,虽然老大和东方不败都避讳不谈,江湖人士却纷纷猜测热钱已经从老大那里悄无声息的转移到东方不败的身上。

   谁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从去年开始,老大人气急剧爆棚,加上这几年,热钱已深植于东方不败的五脏六腑,横冲直撞,大有斩获,所以江湖人人替东方不败捏把汗。热钱,就是东方不败大招中的第一个命门。

   反倒是东方不败怡然自得,一方面拼命注水拉高股市,一方面自贸区、沪港通,忙得不亦乐乎,好像唯恐热钱走得不快,让人直呼看不懂。若不是东方不败已经练成了左右互搏之术,进入了神一般的存在,便是老大安排在东方不败身边的几个卧底将其导入歧途。

   我等冷眼旁观之人已多暗叫不好,若资本项目可兑换成为普遍现实,就像东方不败还没运招,其手腕大穴已被老大紧紧扣在掌中,老大一旦使出他纵横江湖的绝杀—吸星大法,东方不败越是在股市上运气,其内力越是加速流出,直到被吸成个渣渣。

   东方不败的第二个命门就是对这一轮牛市是“政策市”的普遍认同,这是个微妙的心理因素,很难量化,却于东方不败所辖14亿屁民的言谈眼神中无所不在。

   这是柄双刃剑,即有利于现在股市的狂飚直进,一旦预期反转,也会促成股市的一泻千里。什么意思?如果说2007年前的那轮牛市有实体经济强劲增长、土地货币化加速提升作为基本面的支撑,那么这轮牛市,人人都只是抱着赌徒“搏傻”的心态入场,都想着在别人醒悟过来之前,狠狠捞一票就走。短期预期不可能培养出长期牛市,投机心态不可能优化投资环境,这个道理在股市泡沫破灭之时会显得格外浅显吧。

   东方不败的可悲之处在于,当他匆匆忙忙把国有企业打扮得花枝招展,请出来站台时,却发现曲终人散,辛苦请来的看客已然退场,只留下一地的瓜籽皮、水果核等他打扫了。

   读者诸君,让我们放弃隐喻。您看出来了么?这轮牛市赤裸裸地演绎了权力对经济规律和市场秩序的蔑视,同分割权力与市场的许诺大乖其旨。

   由于这一轮的牛市与美元上升周期和中国经济下行周期完全重合,决定了它不堪的前景。我不知道泡沫什么时候破灭,我要是有那样的异能,也不在这里写这无聊的文字,而是奋不顾身的投身到股市中了。也许此轮牛市真能涨到1万点,也许破在6000点,也许就在明天,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你认为别人都是傻子,你自己已经进入傻子的行列了。

   魔鬼一旦被放出潘多拉之盒,连制造它的人都已无法控制。我们能制造出这样一个顶层设计,充分证明我们对市场经济规律的认知和畏惧还停留在石器时代。

   我还知道,如果说2007年牛市的终结导致了漫漫熊市和地产泡沫化、实体经济空心化,那么这一轮牛市的终结将是经济停滞和通货膨胀的全面来袭,中国经济基本进入“中等收入陷阱”。

   那时中国就没有牌可打了么?当然不是,政府手里的牌多的是,但是就如“斗地主”一样,牌拿了一把,但大王只有一张,有些牌握在手里还不如不要呢。这轮牛市,就是我们最后的王牌。成功,并非绝无可能,但仔细盘算,也只能祝其好运了。

   人类历史上,只有今天的中国是由政府出面吹起股市泡沫,且坐下来,欣赏这千载难逢的壮丽画卷在您面前徐徐展开。不需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2015/05/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