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李咏胜文集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李咏胜
   
    最近,由《共识网》传出的《难忘的会见——记王岐山与福山、青木的会見》一文,在海内外引起了各种不同的点评和热议。可谓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说好说坏之声都有。而究其原因,是由于这篇记事短文,看似波平浪静,实则暗流汹涌,流露出了不少中共执政走向的信息量。因而,它对任何评说者来说,都是一次“有损脑细胞”的竞猜活动。而这种只能跟着感觉走的无规则游戏,其实正是所有极权政治的诡谲和魔幻之处。由此使得那些想要破解谜底的人,倘若不把自己诡谲和魔幻一番的话,是很难达到目的的。所以,本文试图从这个角度,对这篇短文作一个比较另类的解读。


   
    客观地看这篇纪实短文,其实并不复杂。它通篇实际只是客观记述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与美国著名政治学家福山等人的会见及其过程。只是由于这个会见本身的奇特性,使它充满了奇特性的色彩。因而,也就有了令人关注和评说的价值。因为按照中共自江、胡时代形成的“分龙治水”格局,在政治局常委的分工中,王岐山与刘云山二人,一个是分管党务工作的,一个是分管意识形态工作的。故此,有关会见福山之类的专家、学者,应该是刘云山分管的事情。故而王岐山的这次会见,已经是例外了。这即是说他与福山的会见,分明不是礼节性的。或者说,他的这次会见,实际与他领导的反腐败工作无关,而与他在中共高层内的政治地位和作用有关。
   
   那么,王岐山为何要会见福山呢?
   
    对此问题,王岐山在会见中有一句话是最好的注释。他对福山说:“政治學和經濟學,是很好的搭配。特別是福山先生對於中國歷史,政治史,全世界的歷史都有研究;對民主、對個人與國家的關係從歷史的角度來研究,我認為很重要,就像人第一次見面想要了解對方,首先要了解对方的历史,历史就是历史”。由此可见,他在会见福山之前,对他这个人无疑是了解的。
   
    而福山是个何许人物呢?他是美国著名政治学家。而他在当代世界政治学领域的成名之作,便是那本写于苏东剧变之后的书《历史的终结及其最后的人》(编按:实际上,在苏东剧变前夕,他的论文【历史的终结】就已发表了) 。在这本书中,福山根据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在20世纪风起云涌于世界,最终随着“联红色帝国的覆灭而烟飞灰灭的历史过程,进而大胆预言,由共产主义乌托邦所建构起来的整个意识形态,已经随着象征暴力革命的红色之旗缓缓落下,而走向了历史的终结。人类过去那种充满血腥和野蛮的“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政治斗争形式及其意识形态之争,将被以西方自由、民主理念建立起来的“民有、民享、民治”政体形式所取代,而成为人类理想的政府模式和普世价值目标。显然,对于福山这一“历史的终结论”,王岐山作为中共高层学养较厚的人,对此不会不清楚。而且,从他在64之前参与编辑《走向未来丛书》的经历来看,应该说他对此是早就熟悉的。——而这,或许才是他与福山会见的主要原因。
   
   而王岐山与福山的会见,究竟有何政治玄机昵?或者说,他想要告诉福山什么呢?
   
    可以说这个问题,才是这篇短文值得我们深入探讨下去的问题所在。因为王岐山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无论他会见谁都不会没有政治目的。而他的这个政治目的,在我看来,他在会见开始时说的第一句话中,就已经表露无余了。他说:“听说你們在北京進行了交流,很好啊,今天也給我們上上課吧?”因为,如果我们对此由果推因的话,所看到的是一个多小时的会见,90&以上的时间都是他在给福山上课。其中,甚至连留给福山提问的时间也极少,哪里还容得上他给王岐山上课?以此足以说明,王岐山与福山会见的目的,是为了给他上课而来的。
   具体看来,他在这次会见中,大致给福山上了如下几方面的课。
   一是西方的民主、法治政体形式,我们不能搞。
   二是西方的司法独立,我们不能搞。
   三是西方的民主监督机制,我们不能搞。
   四是美国的民主制度不能复制,我们更不能搞。
   
   为什么不能搞呢?
   
    因为西方现代文明中所有优秀的DNA,在中国的历史和文化中早就有了。中共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如何把这些中国历史和文化中优秀的DNA发挥出来的问题,而不是向西方学习的问题。甚至,中国这100多年以来倡导和奉行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现代化富强之路,都是舍本逐末,数典忘祖的。因为西方那些优秀的东西,中国早已有之,根本用不着“西天取经”。由此之故,中国只能走中国特色的民族复兴之路。再进一步说的话,就是西方有西方的普世价值,中国有中国的普世价值。而这个普世价值的相同之处,就是国家的现代化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因而只有在这个层面上的问题,才有对话和交流的可能。
   
    但由于王岐山在给福山上的这些课中,或许是出于政治家的深谋远虑,或许是出于给福山面子下台的考虑,他既没有把中共将要搞什么,怎么搞,直接向福山明说。也没有把他上这些课的中心意思——历史并没有终结,直接向福山说出来。而是换了个方式和话题,把这些极为重要的内容,隐含在“2013年我們開始新的起點,有五千年歷史的國家能站在新的起點很難啊,要很長時間”这句话语中,留给他和人们去各自猜想。因而使福山听了不免感到困惑,才会发出那句“像玄学讨论”的感叹之词。
   
    于是,为了弄清王岐山给福山上这些课的中心意思,我们便只有对中共2013年开始的新起点,进行清理的必要了。
   
    2013年是习近平自18大上位后的第一年,中共抛开了18制定的思想和路线,另提出了一套以“中国梦”为中心的在思想理论,这即是:在毛泽东的“秦政制”与邓小平的“市场列宁主义”(也即由权力主导的市场经济)合二为一的思想理论指导下,把所谓中国历史和文化中优秀的DNE融汇其中,作为与西方文明相抗衡的精神资源和软实力资源,进而建构出一套所谓“走向伟大民族复兴”的新国家主义思想理论。而随着这个思想理论的逐步形成体系,中共的内外政策出现了两个极大的变化,即两个大的“新起点”:对内通过对薄熙来案、周永康案的查处和审判,掀起了声势凌厉的反腐运动,达到了铲除党内政治异己,打压自由知识分子和民间社会力量,进而高度集权的政治目的。对外则是凭借30年来经济持续增长造就的强盛国力,将邓小平时代“不当头”的“韬光养晦”发展战略,改变为“争当头”的拼搏扩展式发展战略。从而,通过习近平上任之后对俄罗斯的成功首访,实现了重新以俄罗斯联盟,而以美国示强争雄的新东西冷战格局架势。
   
    紧随其后,中共军方的“太子党”势力,出于支持中共这一战略决策的政治目的,推出了一部带有强烈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色彩的电视政论片《较量无声》。这部电视片的片头语,开宗明义就是:“中国实现民族复兴伟业的过程,必然始终伴随与美国霸权体系的磨合与斗争。这是一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世纪较量”。而在它的整个片论中,更是充满了试图在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内,全面与美国争夺世界领导权和话语权,进而分割世界体系的火药味。再随后,又于2004年,推出了一个具有治国平天下气势的《“西部论》。其主要政治主张,就是军事向东发展,以美国的“太平洋再平衡战略”相抗衡;经济向西发展,以欧亚次大陆为产业链的经济繁荣圈。而这,即是现今已经付诸实施的“一带一路”和“亚投行”产生的理论根据。
   
    如今,中共按照2013年开始迈出的这两个大的新起点,经过近2年来的不断深入拓展和完善,一个以“中国梦”为理论包装的新大国形象,已经逐渐露出了“峥嵘”,并频频展示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它——其实就是毛泽东曾经做过而没有做成的,试图取代苏联成为共产国际领导国的那个大国梦。或者说,它——就是当年那个敢与美国和西方世界形成冷战格局的前苏联形象。只不过它在表现手法和形式上,由于高度吸收了现代化的国家管理经验和技术,不是那么张扬和跋扈而已。
   
    再者,由于今日中国的经济发展态势,已经日趋接近取代美国而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开始有了“万方来朝”的康乾盛世之气,所谓“北京共识”,“中国模式”也逐渐有了市场和追随者,因而在这种顺势之下的中共领导人,他们所思所想的,就不可能是甘愿承认美国的国际霸权,而是如何与之较量比肩,直至取而代之这个“宏图大业”了。所以,无论任何人在这个时候,要想他们承认自由、民主、法治政体的优越性和普世价值的必要性,都是不知极权政治为何物的书生幻想。中间包括福山这类国际知名的政治学家在内。尤其是,王岐山作为“太子党”在政界中的台柱人物之一,更是不可能认同“历史的终结论”的。再进一步说,如果换一种角度来猜测王岐山与福山的会见,说他是代表中共高层来对福山的“历史的终结论”喊话说“不!”,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总之,综上所述,王岐山在给福山上的那些课中,那句始终没有说出来的话——历史并没有终结,都隐藏在“2013年”这个关键词之中。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May 24, 2015
   关键词: 2013年 王岐山 福山
(2015/05/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