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时评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灵山-高行健(3)
·灵山-高行健(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5)
·灵山-高行健(6)
·灵山-高行健(7)
·灵山-高行健(8)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9)
·灵山-高行健(10)
·灵山-高行健(11)
·灵山-高行健(12)
·灵山-高行健(13)
·灵山-高行健(14)
·灵山-高行健(15)
·灵山-高行健(16)
·灵山-高行健(17)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8)
·灵山-高行健(19)
·灵山-高行健(20)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1)
·灵山-高行健(22)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3)
·灵山-高行健(2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5)
·灵山-高行健(26)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终卷)
·中央党校专家解答周恩来之谜
·起底王立军(1)
·起底王立军(2)
·依稀大地湾(1)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国际刑警
   
   
   
     今天3份开庭。吃完中饭,邹处一审回来了,2.4亿元的大案果然判了无期,他简直心花怒放了。挪用、受贿双判无期,合并为一个无期,一下减了个无期徒刑!

   
     “集装箱”和老林二审,直到午休时老林才回来,本来就瘦长的脸拉得跟驴似的,甭问——维了[1]!
   
     老林苦笑一下:“‘集装箱’这回可美了。”
   
     才想起来“集装箱”还没回来,必是取消了死刑,在外边摘镣子呢。我心血来潮,没乐找乐,让弟兄们竞猜“集装箱”的结果,奖品是两包榨菜——很大方喽。
   
     “集装箱”欢天喜地地颠了回来,我宣布竞猜开始。
   
     重赏之下有勇夫,踊跃报出的结果从无期到5年,什么都有。答案却大出我们意料——打到深圳重审——因为不属于北京管辖范围!?
   
     百年不遇的结果——中央顶层内斗的充分展现。大陆特工去埃及绑架李岚清的大管家,结果李岚清的消息先到一步,只好用集装箱装回了“大管家”的马仔。刑拘、逮捕、起诉,罪名一再变换,刑期由重变轻,再由轻变重,一审竟然破天荒地成了死刑!在主子要拿他灭口的紧要关头,老林犀利的分析救了他一命——让他终止“卖主求活”的蠢招儿,铤而走险,动用关系去“媚主求命”,将死保主子的战略进行到底。如今大功告成!
   
     打到深圳重审,说不定可以取保放了!高级法院这样判既讨好了李岚清一派,还遵守朱镕基一派要留活口的指示,又不影响中级法院的面子,实在是高妙!
   
     朱镕基、尉健行这场反腐游击战,又败了。一审就够丢脸的了,这二审的结果得把他们气死!他们想留活口,可不想把活口放到鞭长莫及的深圳啊!等于放人了一样。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李岚清这个“漂亮”的结果,在告诉所有的下属:忠于主子,钱途无量,出了事也能让你起死回生!
   
     下午开了风圈儿,我单独把老林叫到风圈儿晒太阳,表面上是稳定他的情绪,实际上是想泡泡他。他可太神秘了,分析案子独具慧眼。我看了他的判决书,他身为老板,因为诈骗罪、伤害罪、妨害公务罪判了无期,很奇怪。
   
     涮涮牙缸品品茶,坐井观天磨磨牙。茶叶是管教捎进来的,打了热水泡在可乐瓶里,在被垛里闷到下午,就能享受这监牢的珍品了。
   
     话是开心的钥匙,一会儿就把老林泡开了。老林最早是安全局的海外“密干”——专职特务,后来退了,做了国际刑警。国际刑警组织直属联合国,中国公安部和国际刑警中国局是协作的关系,公安部无权管辖他们,他在中国还有外交豁免权[2]。公安部为了配合他们的工作,又给他做假身份,这他才姓的林。
   
     因为加入国际刑警组织的大陆人都是大陆推荐的,虽然是为联合国工作,实际上都在中国安全局挂职,秘密兼职中共特务。老林在中国局一直负责追查国际贩毒,前几年追查东南亚毒枭的中国毒源。结果查到了中国军方,毒品生产、运输、外销一条龙。每年仅向菲律宾市场投放的冰毒,就值十多亿美元。朱镕基对这个情报极为重视,禁止他向国际刑警组织汇报。朱镕基在中央内部通报了这个结果,军方就开始报复。
   
     军方的特务查到了老林,想干掉他。虽然老林很懂特务暗杀那一套,但也几次险象环生。朱镕基为了保他,把他秘密调到了“三峡基建办”下属的一个公司,当了个挂名老板。没多久,税务局来查账,找茬敲诈,老林把来人打了出去。税务局的拿出看家的本事——不报警,而是叫来刑警队的俩哥们儿出黑勤,到老林的公司打砸抓。火并的结果可有意思,因为那几个刑警队的不是真功夫,被老林为首的打得落荒而逃。随后老林就要求上司摆平刑警队,这在平时就是小事一桩,上边一口答应了。没成想,刑警队大队人马冲进来,把老林他们连门卫都绑架走了。到刑警队就准备猛揍他,老林单独亮出了国际刑警的身份,几个电话一核实,刑警队吓坏了,送老林他们回去。半路上忽然又接到电话,转而客客气气地把老林单独请进了七处!
   
     在七处,后来安全局来人告诉他:税务局查账是军方特工撺掇的,军队的大爷想杀一儆百,给老江点颜色瞧瞧。老江是个软蛋,只好顺着军方来。这样,老林只好委屈委屈,没想到委屈了个无期!
   
     我不理解这事儿怎么碍着老江了,他解释道:老江搞的是黑帮政治,他握着大家腐败的短处,好让这帮贪官效忠他!老江的大管家曾庆红下辖“幺办”(幺:音妖)——1号办公室,比明朝的东厂、西厂还厉害,“幺办一出马,总辖公检法”!幺办专门暗查红产阶级在海外的黑钱和产业。现在中央的大爷,谁资产不上亿,谁就觉得丢脸。那些军队的大爷,海外存款平均5000万美金!这些都在老江、老曾的掌握之中,举刀悬而不落,这是老江的治官之道。谁敢不听话?弄得不少红产阶级贵族纷纷给江泽民写效忠信!他们也知道老江不会轻易动手,因为老江和他儿子才是中国第一贪。
   
     我又问:“就毒品那十来亿美金,也养不了军队那些大爷呀?”
   
     老林说:“还有别的呢!军费一半以上给大官儿享用了。军队经商,80%被中层以上私分了。官方每年走私8000亿,军方占5000亿。前年统计军队卷款外逃大案2000多宗——逃的都是眼红的小喽罗兵,红产阶级哪用外逃?”
   
     我又不明白了,“既然贪官效忠老江,怎么还要整你给老江脸色看呢?”
   
     “不是都效忠老江,军队那几个大爷,老江都不敢惹。98年北海舰队走私,安全局密报了,公安部、海关12艘缉私炮艇去拦截,当场被军舰打了个稀巴烂,死伤90来口,把邓世昌的玄孙子都给打死了——正好在甲午海战邓世昌牺牲的海域,结果不了了之了。军委副主席假冒总理签字,冒领国库20亿,朱镕基抗议顶个屁!老江也怕军队经济独立了,曾庆红给他出了高招,让胡锦涛出面禁止军队经商——但是特务系统除外。你说军队断了财路,得对江泽民多恨吧!走私毒品的黑幕又被我揭了,得多恨我?”
   
     “这么说,曾庆红是你们顶级的上司了。”
   
     老林点点头:“这家伙太阴了!查出军队走私,把情报捅给朱镕基,让老朱冲锋去;看着苗头不对,又谄媚军方,拿我当替罪羊!”
   
     “你不是有外交豁免权吗?”
   
     老林愤愤地说:“我不说豁免权还好,一说豁免权,预审吓得把逮捕证都收回去了!可后来呢,先是硬不承认我的豁免权!后来,硬把豁免权给我免了!轻伤害变成了重伤害,还加了一条诈骗罪,重新批捕我,说我刻假章诈骗银行!我那是真章,硬说是假的!”
   
     “为什么?”
   
     “他不这样整不了我,消不了我的豁免权。这么整我消我们公司,最大的好处是曾庆红的嫡系再建个公司,吃贷款去,那个章能政策性地贷来上亿基建款呢!”
   
     我安慰他道:“也许,判你无期是让老军头们消消气,摆摆样子的吧?没准儿一下圈儿你换个名儿就起飞了呢。”
   
     老林说:“我这么想了1年多了!后来我明白了:我不在安全局的编制里。谁沾我——沾上军方黑手咋办呢?这一年,案子没有任何加快的动作,监牢里完全靠我自己混,安全局都没再理我!哪有这么摆样子的?卸磨杀驴!”
   
     “是不是你知道的黑幕太多了,上边惧你?”
   
     老林叹道:“我知道不算多,谁知道上边认为多不多呀?幸亏我脱了安全局编制!要还是安全局的人,他们认为我知道的多了,就得让我‘病死’了!方哥,这些你可得给我保密呀。”
   
     我点点头。
   
     老林又是一声长叹:“不坐牢,看不到党有多黑!再听小文一讲,真是!不然的话,我还‘一条道走道黑,见了棺材不落泪’呢!”
   
     我又好奇地问了问老林一些安全局的事儿,才知道大陆的特务体系是多么纵深发达。不仅仅是大家知道的:特务比大款都大款,走私开妓院没人管,而是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总参十几万人昼夜监听所有海外电话,截收所有海外传真;安全局拆查所有的海外邮包,不开封审查所有海外信件;所有海外来人都被监视,对西方人是24小时监视、侦听;香港是中共特务的“天堂”,那儿专职、兼职的特务加上线人占港人的1/10!几乎所有出过国搞外贸的都在安全局挂职,各种情报都能去换工资。老林进来的时候,大陆特务的大部分力量和精力转向对付海内外的法轮功了。特务并不傻,他们只是利用中央的政治神经,借着对法轮功的运动,从国库掏出巨资洗进自己的腰包而已。
   
     当时只是好奇的闲聊,没想到老林给我聊的一些监视、跟踪、侦听的方法,竟然让我直接受益了——后来“潜逃”的时候才能识破这些手段,巧妙化解,得以金蝉脱壳。
   
     [1] 维了:二审维持一审原判。
   
     [2] 外交豁免权:根据国际法,一国派驻外国的外交代表(不论是常驻代表或临时使节)在驻在国享有非管辖豁免权,包括:司法管辖豁免、诉讼豁免、执行豁免。但是外交代表以私人名义进行活动,引起诉讼时无法被豁免。
   
   
   
   
   
   
   
   检察官的交易
   
   
   
     监区外接我提审的,竟然是一位检察官。看来是我漂亮的“翻供仗”,更是美国使馆的压力,才把6个月的补充侦查期,提速到了现在的3周!
   
     我已经听老林给讲过了,案子到了检察院,有四个出口:起诉、“不起诉”、退捕、取保候审。对我这冤案起诉到法院是不可能的了,美国也不会答应。“不起诉”,是认定我罪行轻微的一种处理,还是维持逮捕的结果,这和我那绝对无辜的案情不符。退捕是退回侦查机关重新侦查,海关是可以保释我,但是,如果他们死要维护原来的决定还可以再次申请逮捕我——这是大陆最常见的处理方式——最后检察院也不能驳这个面子,也就维护了冤案。取保候审是来的最快的,也是我应力争的结果。
   
     审讯室,中年的戚检审问,年轻的严检飞笔记录。等我都陈述完,戚检丢过来一句:“你这份口供确实是很无辜,翻供也是很合情合理,这样说来,走私是和你无关,可是……如果认定你是真正的老板呢?”
   
     我打了个寒颤,旋即镇定下来,“预审没有证据,猜测能当证据吗?”
   
     “法人不是你,只能证明你不是表面的老板,你怎么能证明你不是真正的老板?”
   
     “他们可是把公司翻了个遍,没有任何我签字的协议、合同、报销单据,怎么还能说我是真正的老板呢?”
   
     他点点头,又问:“那你怎么能证明你不是幕后老板?”
   
     “啊?”这不是胡搅蛮缠吗?我反问:“预审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幕后老板?”我有意把矛头指向预审,以缓解我和检察官的对立。
   
     “要是在法庭上,你这么反问,法官可是要让你吃亏的哦。” 戚检这句大实话,鲜明地反映了大陆法制的特色——法官丝毫“冒犯”不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