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新任领事三把火
   
   
   
     管教上午竟然没来!急得我几乎是踱了一上午牢头步。今儿得赶紧找管教暗中核实,看杨义是否把法人变给了我。没变正好,如果变了,还得找律师证明法人变更无效。我只有摸清了底,才好一次性翻供啊!明天就是见大使的最后期限了,见领事就得用翻供的词了,赶得太紧了!

   
     下午管教终于来了——却是带我见大使!
   
     路上我脑子飞转,终于下决心走一招儿险棋。
   
     律师楼,还是那间接待室,一位白人女士向我问好。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新领事是位铁娘子。
   
     上来我就用英语快速地诉说冤情——按我不是法人说的。领事听罢,惊讶地说:“太可怕了,中方公司走私,却把美方的供货商也抓了,不可思议!这些,前任领事的交接文件上没有记录!”
   
     “我现在告诉您,我要翻供,推翻以前被逼供、诱供下的证词……”
   
     “你等等,我现在记录,以免遗漏。你的遭遇我都在备忘录里看到了,看来漏项了。”她说着开始飞笔记了起来。
   
     一会儿,领事抬头问我:“方博士,不知你的处境是否改变,前任领事已经给中方发过照会了。”
   
     “没有,我的处境并没有多少改变,仅仅是换了预审而已,而且,我的冤情进一步加深,已经被检察院批捕了,这意味着判刑……”
   
     领事记录后,说:“方博士,你放心,我可以帮你做三件事:第一,继续向中方发照会,强烈抗议中方株连你搞冤案;第二,你有冤情请随时通知我,我给你留下这些明信片,”说着她拿出了四张明信片,已经填好了她的地址。她继续说:“第三,如果有必要,我要上报,向中方施加更大的压力。美利坚,决不能容忍任何国家给她的公民炮制冤狱!”
   
     “谢谢!”
   
     “方博士,我还要把你的遭遇告诉美国媒体,人民的义愤,将会大大推进营救你的进程!”
   
     “不!”我脱口而出,那样闹僵了我就没法在大陆做生意了。
   
     “为什么?”
   
     我马上托辞:“今年好几个美国公民被他们强加罪行并驱逐出境,如果中共死要面子,一定也会那样对我,那样,我就永远无法回到中国探望我的亲人了。所以,我希望双方能尽快斡旋解决,达成谅解,尽快释放我。”
   
     老王笑容可掬地去送领事。小孙直接把我带去审讯——糟糕!我没有时间私下核实了,两套翻供方案,蒙哪个呀?万一蒙错了,就彻底玩完了!
   
   
   
   
   
   
   
   
   
   摇身一变,预审傻眼
   
   
   
     “预审先生,我今天正式翻供!”我说的是那么自信,那么坦然,那么叫两个预审找不着北——实际上,我在铤而走险。我要从他们的表情上,判断我到底用哪套翻供词!
   
     这俩笑面虎收起了笑容,老王问:“你不是已经翻了一次供了吗?还翻哪?”
   
     “那次我控诉姓刘的预审如何虐待我,你们一个字也没记呀!你们审我,还是沿用姓刘的那一套,没怎么问就给我逮捕啦,对吧?你们现在补充侦查,该允许我翻供了吧?”
   
     半晌,老王先恢复了笑脸,示意小孙开始笔录。
   
     老王问:“哪些口供不是事实?”
   
     “首先,我不是法人!”我投石问路,努力盯着他们的眼睛,我要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出答案!不然就没法决定下一步的战术。
   
     老王一愣,随即微微一笑;小孙也抬起了头,笑得很自然——我一下明白了,法人果然还没变给我!
   
     因为如果杨义真的用假身份证把法人变给我了,公司所有证件上写着我的名字,他们一定会把我当法人,这种情况下我翻供,他们一定会很奇怪;可是刚才我否认自己是法人时,他们丝毫也没意外,可见杨义还赖在法人的位置上。
   
     牢友们说我太轻信人,我这“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战略可是太失败了,没想到当年和我生死与共的哥们儿竟然能那样算计我、蒙骗我,窃走了我的法人身份不说,说给我变回来也迟迟拖延,出了事,还猛往我身上推!甭问,这两年,杨义没少偷我的钱——不对,他是法人,他划拉的是“自己公司”的钱!
   
     原来的那俩预审呢?我这几天反复回忆了他们审我的每一个细节,这回可发现新大陆了。我判断:他们开始也没当我是法人,是我以为自己是法人,冒着傻气大包大揽,替杨义两肋插刀,正中了预审想多抓人办大案的心理,把我定成幕后老板了,想弄个国际走私大案。然后一直骗我自己上纲上线,律师见我没说几句就让他们骂跑了——律师肯定知道我不是法人,也肯定以为我不会傻到连自己是不是法人都不知道。
   
     老王说:“我们知道你形式上不是法人,可是,你不是幕后老板吗?”
   
     他这句话完全印证了我的判断,我做出一副无辜而又义气的神情说:“那是我想替杨义扛,毕竟我们兄弟一场。其实,我就是个供货商。”
   
     “现在怎么不扛了?”
   
     “再扛我也十年了,法人杨义他肯定十年,我陪绑干啥呀?还是实话实说,相信你们会秉公办理的。”
   
     “那你往他身上推了?”
   
     “我本来就是个供货商。走私也好,闯关也好,跟我无关,我只是按照中国客户的要求,把东西带来而已。姓刘的没调查清楚,就抓了我,这是他的问题,现在我要求无罪释放。”
   
     老王一副为难的样子:“如果检察院没批捕,我今天就能放了你!可是……检察院批捕了,就不是我们一家说了算了,中国的事儿,你也知道,不好协调,哪个庙不拜也不行。”
   
     “啊?这还要等什么时候去?”
   
     “进入逮捕程序,我们有半年的侦查期呢,所以没急着审你。你现在身份又变了,从‘法人’变成供货商了,我们查清楚了,交检察院批,估计,怎么也得……不好说。”
   
     “如果快的话,不等我下次见大使就有结果了吧?”
   
     “下次嘛,这个……诶?”他突然收敛了笑容,问:“刚才你见領事,说没说今天翻供的话?”看来他们刚才在领事面前笑容可掬的,真是一句也没听懂。
   
     “当然,我得向领事如实汇报啊。”
   
     老王这回不笑了,凝重了半天才说:“我也希望你早日获得自由,不过中国的衙门,你也知道,是吧?节外生枝也是常有的事儿。”
   
     这家伙真滑呀,当尽了好人,给自己留足了余地。不过,好在还有新任领事的那三把火,那要烧起来,真够他们一呛。
   
   
   
   
   
   
   
   
   
   9.11大庭辩
   
   
   
     12日晚,监号儿里象往常一样坐板儿看新闻,突然电视画面抓住了我的眼球:9月11日美国遭到恐怖袭击:四架飞机被劫,五角大楼被撞,世贸中心摩天大厦双双倒塌……
   
     “咚咚哗啦——”镣子砸板儿的声音把我从惊呆中惊醒了,有人高兴得手舞足蹈!筒道里也传来叫好声,身边的李局、邹处,竟然也面带惊喜的笑容!
   
     9?11让我悲哀,弟兄们的反应更让我悲哀!
   
     冷静下来,想想自己十年前也跟他们一样,从小就敌视美帝国主义。党这套洗脑宣传太厉害了,不但塑造了人的是非标准,还左右了中国人的喜怒哀乐!
   
     新闻结束,我已然合计好了战策,溜达着牢头步到了前边。
   
     “棉被”这个小混混,来这号儿最晚,刚才叫的最欢!我一问他,他不敢说了。旁边儿的“无影掌”打小报告,“他说美国鬼子老干涉我们,这回遭报应了!”
   
     我一笑,“在我这儿,谁都有说话的权利,说实话我才爱听。”
   
     小刘关切地问:“方哥,家里有事儿吗?”
   
     “谢谢,我家在加州,远着呢。”我转向大家:“我很理解中国人对美国的仇恨,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今儿的‘坐板儿论坛’就侃侃这个话题。我先给你们讲讲:这100多年来,美国怎么‘干涉’中国。
   
     “1898年,义和团打着‘扶清灭洋’的口号,开始在河北一带大量杀洋人。外国使馆要求清政府保护。慈禧却亲自召见义和团领袖曹福田,把自称刀枪不入的义和团称为‘义民’,让他们灭洋人。于是乎,恐怖席卷华北,遍杀洋人,妇女儿童都不放过,见了信洋教、用洋物的中国人就杀,戴眼镜儿就掉脑袋——因为那叫‘洋眼镜’,用火柴的有的全家被杀——因为那叫‘洋火’!一切西洋用品、设施全部革命掉。1900年,慈禧太后正式下诏,向当时世界上所有跟中国有外交关系的西方国家——11国宣战。电线杆拉倒,切断电报,慈禧就下令清军和义和团狂攻11国领事馆,向机枪冲锋。凡是有异议的大臣,都被处死,随意称某人信洋教或倾向洋人就杀头。杀了5000洋教士和50万带洋味儿的中国人。这才引来了八国联军,烧杀淫掠。
   
     “当时七国要瓜分中国,再把分剩下的国土肢解成一系列小国。美国坚决反对,提出门户开放、自由贸易,保持中国完整。那七国最后都听了美国,中国才免去被肢解。
   
     “《辛丑条约》向列强赔款白银本息近10亿两。后来在美国提议下,剩下的3亿两大家退还给中国。辛丑条约给美国的钱,美国都用在中国办教育,后来美国又退还中国1000多万美元,建了清华学堂——现在的清华大学,燕京大学、协和医院、协和医学院等等也是美国人建的……因为美国把愚昧当作死敌,这是党永远要埋葬的秘密。
   
     “美国一带头,其它各国相继退还了部分赔款,在中国搞建设。只是日本退还的赔款,后来给满州国做军费了。
   
     “大陆搞运动,三年大饥荒国力最弱的时候,台湾多次提出‘反攻大陆’,被美国制止。台湾要发展核武器也被美国遏制。中苏翻脸要打大仗,是美国调停好的。美国没有侵占中国一寸土地。所以毛泽东晚年幡然悔悟,跟美国建交。”
   
     “棉被”举手:“抗议!”
   
     我向大家许诺:“谁要抗议,随时举手。”
   
     “棉被”理直气壮:“方哥,你说美国总帮着中国,那抗美援朝呢?”他真是党培养出来的新一代,对党的真实面目一概不知,还一幅什么都看得透的架势,把爱党当成爱国了。
   
     我说:“抗美援朝的真实历史,你肯定不知道。等有空给你讲讲,看看毛泽东怎么帮着金日成侵略南朝鲜,共产党怎么惨败,怎么在世界上招来40多国的经济封锁,共产党怎么在割掉蒙古后,再割了几十万平方公里给邻国,再大笔大笔的外援来在国际上买好儿!”
   
     老林插话道:“91年底苏联解体,美国就给贷款、给粮食,拆毁过期的核武器、购买核原料,给武器专家补贴,不给恐怖分子机会,这确实是维护和平。”
   
     “美国维护世界和平?美国随便就侵略周边小国,把人家总统都抓去了!”小“棉被”还真知道一点儿,可惜都是被歪曲的。
   
     我问他:“89年美国抓了巴拿马总统诺列加,你知道老诺都干了啥?”
   
     “老诺干啥,用着你美国去抓?”小“棉被”完全是党那套维护“主权”的逻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