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拈花时评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五)
·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略等于地痞流氓与谷歌的也许离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六)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七)
·真的有七成以上网民支持网络信息过滤?
·中国人权的国进民退
·死猪不怕开水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九)
·新闻摘录并评论:俄将烧毁10万吨华商货物 被指诋毁中国制造形象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
·迟到的正义=变馊了的正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一)
·论人民的政党和权力是人民给的
·ZT-世界媒体自由榜中国排行倒数第八
·抓手机黄段子正显示了中共的无能与作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二)
·zt-黄光裕背后的网络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最终卷)
·新闻摘录并评论:毒奶粉无人去监督企业销毁
·墓  碑(一)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三)
·墓碑(3-2)
·墓碑(4-1)
·墓碑(4-2)
·温家宝与楼价
·温家宝与愚蠢的保8游戏
·墓 碑(5-1)
·墓 碑(5-2)
·《出师表》文白对照(哈哈,笑死我了)
·谁给赵本山们戴上了镣铐
·墓 碑(六)
·墓 碑(七-1)
·李源潮同志的梦呓:3年内将有效遏制买官卖官等不正之风
·网友来信照登
·墓 碑(七-2)
·墓 碑(八-1)
·墓碑(八-1)
·墓碑(九-1)
·墓碑(九-2)
·温先生是演技派还是偶像派?
·中共政府有打击楼价的诚意吗?
·白痴外长-杨洁篪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轻松过堂,曙光在望
   
   
     “我回去不得干苦役吗?身体不行,就得吐血了,所以就锻炼锻炼。”小金可怜兮兮地说。
   

     这借口找的,太棒了!队长也慢慢点头。我趁机站了起来, “队长,这蹲着太难受了,咱聊聊啊!”我不得不做出“老油条”的架势,不然这么蹲下去,我这关节炎可受不了,同时也是给小金解围。
   
     小金蹲着没敢动。我这一痞,领班的队长没辙了,只好叫人把我俩送回去,并嘱咐:不准再锻炼!
   
     到号儿里我就抱怨:“共产党是希望咱身体越差越好!身体越糟糕他们越安全?!这点儿人权都没有!”
   
     小刘说:“方哥,您别提人权了。中国人叫党灌输得,你一提‘人权’,他就想到反华,你以后干脆就说‘做人的权力’,这样中国人听着才能不反感呢。”
   
     正牢骚着,队长来让小金收拾东西,要调他!
   
     小金眼泪都急出来了,边收拾边哀求我:“方哥,你可得把我要回来啊!”
   
     我知道他的意思,只有我知道他出逃的“密法”,要到了别的号儿,稍一限制他,他可能就是死路一条了。
   
     终于盼来了提审。老王、小孙两位预审的态度更加亲切,难道是萍萍给了他们红包?
   
     这是换预审后第一次给我做正式口供,我极其重视。按着靳哥的意思,把北京移植学会抬出来了,整个把自己洗脱了个干净。
   
     最初提审,我对移植学会只字未提,原因有三。一是我只是借用移植学会“科研实验品”的名义而已,实际带的产品我直接卖给客户了,怕查出来我冒用,反而坏事。二是我怕跟开证明的人搅合到一起,我担心他们出事了,再把我给他们的5万元的红包搅合出来,就更糟。以前我拿着他们的证明,过海关畅通无阻。这回我闯关被盯,随后被抓,我判断是“证明”废了——给我开证明的人出事了。三是最初没想到有多重,以为罚罚款,就完了。哪成想那个姓刘的预审把案子搞得这么大!
   
     但后来靳哥跟我说:红包数额不大,算成顾问费就完了,现在都这么处理。我的货就算跟移植学会没关系,他们盖了章就要负责,我就能洗脱。所以,我一翻供,就走了靳哥设计的路子。
   
     老王很惊讶:“移植学会让你带的科研品?怎么你没跟刘预审提过?”
   
     我急中生智,反问道:“难道刘预审没跟你们说过?”
   
     老王道:“没有啊!”
   
     小孙说:“你口供上可没说过呀。”
   
     我说:“你们也知道我那口供都是怎么被逼出来的,怎么按着他们的意思编的!我带货过关的时候,”我有意回避了“闯关”的字眼,“刘预审化装成安检,验货的时候,我给他看过移植学会的证明。那证明应该在他手里。你们看,我做科学实验带的样品,不用上税,哪里是走私呢?”
   
     老王点点头,笑道:“要真是这样,就好办了,不过……”
   
     “不过什么?”
   
     “我们得核实。”
   
     小孙问:“为什么杨义的口供上也没提那个证明?”
   
     “他不知道,下属没必要知道这个。”
   
     他们相视一笑,笑得我直起鸡皮疙瘩!这俩真让我拿不准,我钻圈套都钻怕了。
   
     他们详细地问了我那份证明的来龙去脉,来龙我说的清,去脉可不知道了,因为过关的时候,被姓刘的收走了。可是姓刘的为什么要隐匿那份合法证明呢?是丢了?还是为了把我打成非法,进而定罪呢?这我可想不出来了,也没有想的必要了。
   
     “要是这属实,我看就没什么事儿了吧?”老王一问,小孙点点头。
   
     我就此判断:萍萍已经分别把红包给他们递到了。看来,我曙光在望了!
   
   
   
   
   
   
   
   神秘的“813”
   
   
     门口出现了一个抱被子的犯人,我条件反射式地过去托锁。
   
     队长嘱咐道:“他叫813,保密的!谁也不许答理他!明白吗?”
   
     我连连答应。什么大案这么保密啊?一下引起了我的好奇。
   
     来人中等身材,垂头丧气,一脸困相。他放下新被褥,一身正装脏脏兮兮,还是名牌儿,光着脚。
   
     “您好!”813向我道着人间的问候语,还不知道到了地狱要叫大哥呢。
   
     我装作威严地点点头。
   
     “我三天没睡了,能睡会儿吗?”
   
     “这么没规矩?!”邹处骂了起来。
   
     “谁来不他妈三、四天不睡!”李局也愤愤起来。
   
     “假金庸”问:“是不是双规[1]的?”
   
     813点点头。
   
     我问道:“双规不都在宾馆吗?”
   
     “他不够级!”李局说,“我们才到宾馆呢。”
   
     看着他那可怜相,我让他钻后边被垛里,蒙上我的被单睡会儿——他现在睡觉是第一位的,5天不睡觉人就得死了。
   
     傍晚提审他的时候,邹处把他从被垛里揪起来,“可别说在号儿里睡觉了,明白吗?别给大哥找麻烦!”
   
     他诺诺连声,揉揉眼睛出了牢。
   
     一天下午开了风圈儿,弟兄们轮流出来放烟茅,我最后叫出来813。他这两天精神有所恢复。号儿里对他实行“隔离政策”,现在风圈儿就我俩,聊聊也无所谓。
   
     他建议我在处女岛——英属维尔京群岛(British Virgin Island)开个离岸公司。那儿是最著名的“离岸金融中心”。这样的离岸中心,全球有40多个,离岸中心政策特别宽松,500美元就注册一个公司,股东可以单人,一切保密,完全免税,只收年费。人都不用去那儿,借这样的公司,可以到世界各地做业务,世界各大银行都予以承认。如果把利润都做给自己的离岸公司,能省很多税钱,大陆的税是太高了。
   
     我饶有兴趣地咨询了运作方式,然后问他:“那儿是不是红产阶级洗钱的地方?”
   
     “嗯。”
   
     “大陆公司那儿多吗?”
   
     “处女岛上中资公司占1/4,中资公司每年交的年费,占这个岛国财政收入的一半!”
   
     “这么狂?”
   
     “不都是洗钱的,也有合理避税的。”
   
     “你教我偷税呀?”
   
     “你给共产党上税养贪官?给贪官树政绩?你真想做好事儿,挣了钱直接给国内建几个学校不好啊?”
   
     我点点头,“听说捐一个希望小学才4万块钱。”
   
     “我劝你算了,希望工程款已经开始挪用经营去了,一运作就贪污,早晚的事[2]。”
   
     “不会吧?”
   
     “迄今为止,中央哪个项目运作挣钱了?真挣了钱,也进小金库。运作,就是受贿、洗钱加贪污。”
   
     我不太信,“现在国家不是大力发展教育吗?”
   
     813冷冷一笑,“中国的教育开支,在世界151个国家地区里,列第149位!连穷国乌干达都比不上!去年公款吃喝6000亿,国库给教育拨的款才2000亿,可是去年老百姓为孩子上学花了4600亿!孩子上学越来越供不起,失、辍学儿童人数世界第一,有这样的‘义务’教育?大学学费是农民家庭41年的收入,有这样的大力发展教育?”
   
     我看着他,不知道他是否在标榜自己。
   
     他以为我不信,指着风圈儿外边一个20来层高的大楼,“方哥,你看二环边儿上这个大楼,造价得两个多亿!常规的回扣8%,你说得造就几个千万富翁?北京多少塔楼?哪个造价不一两个亿?”
   
     我点点头,“要不把中国搞成大工地呢,处处搞基建。”
   
     813轻蔑地说:“三峡为什么能通过呀?肯定通过!项目越大,红产阶级挣的越多!”
   
     我半开玩笑地问:“你也经济案?”
   
     “嗯。”
   
     我盯着他问:“贪污?受贿?挪用?侵占?”
   
     “都不是,现在不好说,涉及上边。”
   
     “这儿俩大经济犯呢!”
   
     他一笑:“都小儿科。”
   
     “为什么?”
   
     “真正高手洗钱,查不出来。”
   
     “不会吧?”
   
     “在赌场洗钱,你怎么查?上亿美金汇给赌场,拿零头赌赌,其余换成现金,往国外户头一存,你哪儿查去?赌场给保密,赃款一下就漂白了。”
   
     “那也能查出谁汇的钱啊。”
   
     “从离岸公司汇到美国赌场的,你查谁?大陆洗钱都从离岸公司走,哪个查出来了?”
   
     我知道碰上了洗钱的行家了,又问他:“在国内玩钱有查不出来的吗?”
   
     “受贿有一大半都查不出来,不犯事咋查?帐面上没有。哪个项目评标不收礼金?卖经济情报最常见,你哪儿查去?去年曝光的鞠建太,出卖谈判底价,一句话换了40万美金,叫舞伴儿把他告了!谁让他嘴不严?大多数都嘴严,你哪儿查去?”
   
     “行啊你,你这都是‘权钱秘籍’呀!你这么懂,他们怎么查你呀?”
   
     他笑笑说:“我本来就没事儿。”
   
     “那……离岸公司这么洗钱,咱党就没什么措施管?”
   
     “能没措施吗?可是,能用措施吗?中央不让查!要查,那些岛国是能配合的。可是,查谁不查谁?高官的钱都在里边儿,一锅端?高官们能断了自己的财路?”
   
     看着我疑惑的眼神,他说:“方哥你对我不错,我才跟你念叨的,都是瞎说,可别当真!”
   
     “放心吧,我又不是‘针儿爷’[3]。”我几次想告诉他一些对抗审讯的真经,可是话到嘴边儿又咽下去了。万一他也是贪官呢?我不就助纣为虐了吗?
   
     这813水真深!他能是自诩的无辜人士吗?八成是个洗钱高手!但是贪官,也没他那么大学问啊?真猜不透。
   
     [1] 双规:让中共官员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待问题。
   
     [2] 真让813猜着了,希望工程真腐败了,但2002年才曝光,摘录如下:
   
     1. 希望工程款被违规挪用超过1.1亿元,大部分投资失败“损失”了。
   
     2. 《南方周末》准备在2002年3月21日发行的报纸,用四版篇幅刊登《违规投资玷污希望工程.青基会负责人难辞其咎》,3月20日晚,这些印好的价值30万元的报纸被紧急销毁。
   
     3. 审计署的“2002年希望工程审计报告”拒绝公布,拒绝评论。
   
     4. 掌管希望工程款的中国青基会秘书长徐永光,贪污、挪用、受贿、玩小姐、养情妇,动用黑社会威胁所有举报人,诬告举报者易晓(基金会工作人员),栽赃他贪污200万元。徐永光勾结公检法,历时5年半,秘密判处易晓死刑后改为死缓。证据显示那200万元拨款是徐永光签属,并未被贪污,其他给易晓做伪证的人,都已翻供,但至今未给易晓平反。徐永光“根子”极深,2002年揭出黑幕,也奈何他不得,他只是改任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现在还是人大代表。
   
     [3] 针儿爷:习惯告密的囚犯。
   
   
   
   
   
   
   
   红色蛇头
   
   
      自从上回提审,我就开始倒计时了,一天天地盼日子,终于盼到了刑拘的第30天。
   
     30天,是拘留外国人的最后期限,要么逮捕,要么放人。上回审讯,可说过没什么理由再拘押我了。
   
     我早已收拾停当,穿得干净利落,踏上宝鞋开始溜达了。这双宝鞋,鞋底里缝着10多封家书!七处这儿能买到结实的棉线,求针也方便,“假金庸”拿出了他的镇号儿之宝——一双布底鞋——现在卖的布鞋都是塑料底了。大家把家书密密麻麻写在小纸上,“假金庸”用双线纫针再搓成单股,密密缝合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