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时评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6) 高华
·自由民主行动的新思维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7)(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8)(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9)(章怡和)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乌纱关天人命贱
   
   
   
     我轻声说:“护士小姐,我心脏不好,输液太快受不了。我在美国也学医的,我就调慢了点儿。您看……”

   
     听我这么委婉地劝慰,这靓妹嫣然一笑:“心脏不好啊,自己调吧。”说完飘然而去。
   
     “行,老美,两句半搞定,这要在外边儿……”小阎边说边调小了开关。
   
     晚上王所长查班,纪哥和队长戴着一次性手套,挨个抖镣子、查销子——给他展示脚镣的牢靠。这就是领导查班儿的主要任务。
   
     王所儿主动对我“温暖”了一番,临走嘱咐队长:“别让那老美住加床了啊,尽快换了!”
   
     领导一走,队长马上安排换床。把我的加床搬到了隔壁传染病房,小阎连铺盖一块儿调了过去——小阎知道那屋的厉害也没辙,但是还不知道自己因为负责那屋的卫生已经染上了结核。这快刑满回家的人,临出去还倒这一霉。
   
     纪哥搬来紫外灯,打开杀菌,我们象尸体一样全身盖着被单,以防紫外线。这环境,真糟透了。
   
     外边乱哄哄了一阵,纪哥进来就埋怨:“弄不好今儿得发送一个!”
   
     “啊?!那‘艾滋病’不行了?”
   
     “不是他,不过他也快了。刚来了个犯人,脾叫队长踢破了,急诊手术,找不着大夫。”
   
     “脾破裂,大出血呀!不抢救人就完了。”
   
     “大夫手机关机,”靳哥往床上一跳,床忽悠一下,“叫队长踢破脾还头回见,以前有俩破脾的:一个是号儿里打架,一个是预审的飞脚。”
   
     正说着,队长推门进来了。
   
     救人要紧,我无暇思索,向队长请示:“我会做摘脾手术,救人要紧,让我来吧,我是美国的医学博士。”
   
     队长笑了笑,漫不经心地说:“你以为这演电影哪?谁敢让你做呀?这市局不开个讨论会,能让你去?”
   
     我忘了这是红产阶级政府了!
   
     队长转问纪哥,“你听说过×大夫常上哪儿玩吗?”
   
     “那我哪知道啊。”
   
     “他不是你磁器吗?今儿他盯班儿,走不远。”
   
     “他……”纪哥想了想,“谁又请他洗桑拿去了吧?我瞎猜的啊。”
   
     “近处的桑拿……”队长一步三摇晃出了病房。
   
     纪哥随后给我上了一课:“你真是老外!以后快别管闲事儿了!中国人命不值钱,何况犯人!你也不想想:就算让你做手术去了,手术成了也没你的好,从队长到处长也不落好!你要搞砸了,责任谁负?断人仕途!”
   
     我真没脾气。共产党是真有本事,中国传统的人命关天的理念都革命没了,成了——乌纱关天人命贱。
   
     纪哥往床上一倒,二郎腿一翘,悠然念道:
   
     “各家自扫门前雪,
   
     对门失火别管灭。”
   
     这都什么“经”啊?我长叹“怨不得冤案多呢。”
   
     纪哥抻了个懒腰,又来了一套:
   
     “冤案自有倒霉人,
   
     管不了就别操心。”
   
     我反问他:“要倒霉到你头上呢?”
   
     他打了个哈欠,
   
     “倒霉到家认点儿背,
   
     点儿背不能怨社会!”
   
     他翻了个身,“我先睡了,一会儿还得送葬呢。”
   
     我真是无话可说,典型的党‘洗礼’出来的麻木人!
   
     “点儿背不能怨社会”,这句时尚口头禅,中共一定非常喜欢,不自觉地就给它洗刷罪名。海淀看守所的韩哥他们还算明白,纠正成了:
   
     “点儿背点儿背,
   
     都怨这个社会。”
   
     眯眯糊糊中被吵醒,推进来一张活动床,大夫、护士、纪哥在忙活,队长站在门口看着,看来是那个踢破脾脏的刚下手术台。大夫嘱咐纪哥:“不能睡觉!有问题随时报告!”
   
     大夫撤了,纪哥打着哈欠来回溜达,“这小子命真大!”
   
     “大夫赶回来啦?”我问。
   
     “值着班儿,真洗桑拿去了!”
   
     “这么潇洒?”
   
     “润着哪!都捧着。”
   
     “这大夫都这么牛?”
   
     “你哪儿知道?这儿的大夫,谁敢不供奉着?保外就医全靠他们呢!”
   
     原来如此!犯人想提前保外就医,最终得他们做病例啊。
   
     次日上午,大夫终于查房来了。摘脾的犯人,已经脱离了危险期,看来当时伤得不重。
   
     那位美眉护士推着小车来输液,我心情为之一振,但马上就被扎没了。她真有耐心!扎起来不厌其烦,我们都成了她练针的靶子。我挨了四针,小周更惨,血管也萎缩,手背小臂试了个遍,最后扎脚静脉才输上。没一会儿又滑针了,脚肿了起来。
   
     摘脾的病犯姓冯,中午开始进流食了。他问我们:没脾了人会怎么样。纪哥张口就来:“挺好,往后就没脾气了。”
   
     我告诉他:“没脾了,人免疫力就低了,容易得病,特别是传染病,谨防感冒。”
   
     小冯是个大学生,一审刚判15年。因为一个混混儿在公园当众调戏他女朋友,被他打跑了之后,叫来一帮流氓群殴他一个,差点儿把他打死。乱拳乱脚之中,他抄起个砖头,砖头角正点那混混儿太阳穴上了,死了。他说要是使钱,能算他防卫过度,早没事儿了,可是他家穷,没钱上供,就判他误杀,进七处就砸上了死镣。
   
     他一审开庭回来,判了15年。他在队长室摘了镣子,一身轻。队长开牢门的时候,他拍蚂蚱——他并不抽烟,要是他不给号儿里进献烟屁,就得挨揍——被队长回头一脚踢这儿来了。
   
     小冯又问纪哥:“您见识多,象我叫警察踢坏了,我跟他们商量商量,我要不告,能不能二审少判点儿?”
   
     纪哥说:“那警察得说:‘爱告就告,少来这套’!谁让你拣烟屁?人家以为你要越狱!谁没挨过踢?怎么就你点儿背?比刘备还背(备)!”
   
     小冯差点哭了。纪哥又说:“踢你跟你案子是两回事儿,你没钱,高法怎么能替你说话?你要敢告,哼哼,有你的好果子吃……”
   
     我叹道:“这将来下圈儿减刑也困难啊,身体不好,没法正常劳动啊。”
   
     纪哥嗤地一声,“减刑是钱说了算,跟劳动没关系。”
   
     看来我还是不习惯大陆这种红产阶级灌输出来的思维,所以我看问题常常是“短浅”,连劳改减刑的门道儿都考虑不周全。
   
     纪哥往床上一倒,诵道:
   
     “日落西山,
   
     减刑一天。
   
     不用求人,
   
     不用花钱。”
   
     小冯这个穷学生就这么被断送了——他没罪呀!谁自卫不那么办啊?这弄得老百姓都不敢自卫了!白挨打?失手了被判15年,公检法又立功了——破了个大案!
   
     走廊里传来隔壁的叫声:“纪哥,‘武松’又昏过去了!”
   
     纪哥又擂了两下墙,镇住了隔壁。纪哥坐了起来,“老美,那‘艾滋病’是不是不行了?又高烧又腹泻,那‘阎王’整天给他洗单子。”——这“阎王”到纪哥手下,成小鬼了!
   
     我问:“用什么药呢?”
   
     “每天就一瓶(生理)盐水,这不糊弄呢吗?”
   
     我无奈地摇摇头,告诉他在号儿里就给“武松”停药了。
   
     纪哥出去转了一圈儿,在楼道喊:“护士!5床液鼓了[1]!”
   
     纪哥回来跟我扯起了他的故事,那意思让我认可他这个员工。正聊着,美眉护士在外边就嚷上了:“老纪,死了!”
   
     [1] 液鼓了:输液针头滑破静脉,周围组织肿了。
   
   
   
   
   
   
   
   “武松”不朽,黑人败走
   
   
   
     纪哥一跃而起,夺门而出,外边乱了起来。不一会儿,队长在楼道里从容地安排后事。
   
     那间病房的小阎和另一个犯人——“肝炎”分别叫到了这屋,队长给他们做笔录,以证据形式证明:曾经对死者进行了常规的医治和“抢救”,这俩都唯唯诺诺地按着队长意思做伪证。七处赶过来的警察扛来一台摄像机,把证据做得无懈可击。
   
     完事儿后,纪哥端来一瓶来苏水,开了小周的锁,让他把屋里擦了个遍。我躺着输液,看小周晃晃悠悠地擦得很仔细,他头始终是僵直的——动头要牵动胃管儿的。
   
     纪哥拿饭来了,牢骚道:“真倒胃口!又送终一个,真他妈孙子干的活!”
   
     我问他:“交给家属啊,还是直接火化?”
   
     “原来是交家属,外地家里赶不过来的,就直接‘冒烟’了。不过也有的……象今儿这个,哼哼……”
   
     他话到舌根儿,弦外有音儿。我猜到了一个非常让我难受的结果:那“艾滋病”是外地农民到北京“上访和自首”来的,家里不会来领,停尸房冷库费用那么高,肯定不会给他用——难道……我问:“纪哥,这……是做标本了吗?”
   
     纪哥一愣,惊讶地看着我,点点头。
   
     我问:“那家属要骨灰呢?”
   
     纪哥又哼了一声,“那得交2000块钱收尸费!”
   
     “人家真交钱了,你给什么呀?”
   
     纪哥皱着眉头,象看外星人一样瞅着我:“你以前不也中国人吗?在美国10年就呆傻了?这还用问!”
   
     我真是不习惯大陆社会这种思维方式了。怨不得不给“艾滋病”用药,拿活人做试验呢。这还不算,人体标本本来就很贵,这种演示艾滋病人气质性病变的标本,就更奇货可居了。太精明了!早先枪毙人,要收家属五分钱子弹费,现在随便划拉点儿骨灰,就能蒙家属2000元的收尸费!
   
     “‘艾滋病’,不值钱!”纪哥一声长叹。
   
     “那可是我们的‘武松’啊!”
   
     小冯迷惑地看着我,他刚来,也不知道那屋“武松”的典故。于是我老调重谈,讲了那个农民怎么因为状告村长被判刑,怎么在监狱分拣医疗垃圾,被输液针头扎成了艾滋病,怎么妻离子散,女儿也被村长强奸,刑满了他怎么劫杀了村长,跑到北京上访和自首。
   
     小冯问:“真了不起啊!纪哥,这样的‘武松’七处多吗?”
   
     “我7年头回听说!”
   
     小冯叹道:“这样的‘武松’往后多出点儿多好?把那公检法的狗官也杀他几个!”
   
     我说:“仁义礼智信,都让共产党给革命没了,上哪儿找武松去?”
   
     纪哥道:“一个‘武松’倒下去,千百个‘西门庆’站起来!”
   
     我耸耸肩,苦笑着说:“纪哥,武松在你这儿,也算永垂‘不朽’啦。”
   
     “啊?……哦!”纪哥惨然一笑。
   
     小冯问:“方哥,死人标本贵吗?”
   
     我点点头。
   
     “党啊,啥钱都能挣。”纪哥一声长叹,躺倒在床。
   
     晚上洗漱完毕,查班儿的来了,来人一看就是个小官儿爷,背着手站在门口盯着。纪哥过来撩被单儿,新来的年轻队长戴着一次性手套抖我们的脚镣。
   
     这小官儿爷发话了:“这屋挤个什么劲儿?那屋不空张床呢吗?”
   
     队长一摆手,纪哥会意地出去拿来钥匙,准备给刚摘了脾的小冯开锁。
   
     我一看就急了:“队长,他刚摘了脾没免疫了,不能去传染区啊?”
   
     纪哥焦急地瞪了我一眼,队长骂道:“你丫闭嘴!”
   
     “怎么回事儿?”那官儿爷问。
   
     我这一挨骂,怒气生起、正气蒸腾,没见过这样的医院!对犯人也不能这么不人道啊?何况他还是冤进来的大学生呢!反正我也快走了,不怕了,我张口就说:“那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