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中共原总书记向忠发供词]
雷声
·印尼总统:支持美军舰即刻进入南海行动
·朱可夫赞蒋中正识大体了不起
·留守大陆学人的结局
·习近平向五中全会汇报工作
·一浙江老板对比中美制造成本
·谁是汉奸卖国贼?13亿人被骗了!
·蒋最大误判:未在重庆干掉毛
·“1964年苏联同意归还两万平方公里领土,结果?
·祸国殃民毛贼东
·习马会获江胡首肯 曾在五中通报数百人
·去美国化 中国处处都和美国对着干
·巴黎恐袭事件将引爆第五波民主浪潮/手气
·新“筹安会”羞羞答答登台
·潘晴:南海局势升温 环球网:大国权力转移在即 中国要准备战争
·周带鱼花司马式五毛杨三材被打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高瑜一夜被折磨成了“二永康”
·中华民国总统将巡视南沙太平岛
·荣毅仁入党,习仲勋是介绍人
·中美制造业的真实成本
·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乌克兰取缔共产党
·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
·张玉凤孟锦云评毛贼:怪兽
·周恩来,李福景,李金藻
·被中共绑架的李波卖什么书?
·反美却奔美?“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八宝山:领导用日本炉
·苏共:中共可运走斯大林遗体
·毛贼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
·蒋公曾孙蒋万安当选立委
·"林彪周恩来反党集团"的由来
·中共与日军共谋对抗国军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陈独秀:苏俄是法西斯制国家
·毛贼东的汉奸卖国语录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韩战中共几万人被俘,王成80卖鞋垫
·阿尔巴尼亚8千刀甩卖中援飞机
·美前司法副部長:中國司法制度既不獨立又腐敗 如何期待反腐成功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共和国脊梁”出走加拿大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文化大革命的最大谎言——“四大自由”
·蒙古国真相,让亿万中国人瞠目结舌
·大饥荒时高干子女的奢侈海滩生活
·钱学森被迫回国真相
·产能过剩领衔:中国经济的“五座大山”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网帖揭毛贼东真面目
·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自述
·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中国特色的精神分裂
·看看这篇体制内来稿,就可以看出中美谁会吃掉谁/安居华
·宋任穷揭周恩来在大饥荒中的所作所为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谷歌推全球免费网,封网将被推倒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王珉忘记祖父“后代不得从政”遗训
·中共特别党员揭秘:张学良也是?
·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中共或挑战现有世界五大秩序/邱震海
·林达谈对”四类分子“的迫害
·国父孙中山高度赞扬原仇敌载沣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看看,拿了无数中援的金三胖竟如此说
·老照片
·著名人权活动家吴宏达去世
·著名的人权卫士吴宏达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伊拉克为什么也歧视中国人?
·公安厅长忆公安三光:刘少奇自食其果
·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反思文革准备好了么?
·戴旭万言书“做好南海打仗准备”
·毛泽东掌权后最狼狈一刻 人生最后一次乘机
·纪念文革中的英烈们
·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
·红卫兵比赛杀人,红二代宋彬彬落泪道歉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美阴茎移植者有望重获性功能
·北京领导首与香港民主派议员交流
·台湾新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全文
·新总统蔡英文对南向政策调整
·人口普查得出三年饿死人数字
·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戚本禹忆毛贼东时代高层腐败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他就是爱穿青天白日旗装
·蔡英文总统洪秀柱主席64感言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新闻系学生64中弹被解放军补刺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原总书记向忠发供词

向忠发(1879年-1931年)乃中共第三任党魁,1931年6月22日在沪被捕,遂写下此供词。向虽二日后被杀,却因招供一事被中共长期目为叛徒。中共之怒多在于向忠发泄露组织人事机密,然对今日之读者,向所述之经济机密则更具"爆料"效应。向忠发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唯一投敌叛变的党中央最高领导人。近日搜检历史资料无意中发现了向忠发的供词,感觉很有价值。
    他的供词,原刊中华民国1933年10出版的《转变》,本次发布的文本是以1988年初版王健民的《中国共产党史》。
   
      一、自 述
      我是湖北人,现年五十一岁,是一破产的农家子弟,十四岁入汉阳兵工厂做学徒,共住二十九个月,因与工头不合,被革除。遇一亲戚廖某,介绍入造币厂,共住四年,因厂倒闭,去江西名人王家全家中做佣人,三年多,后来又由他介绍入他所经办的轮船公司任事(九江至南昌往返)。我在轮船公司内因为经东家的介绍,故只做了四个月,就升任二副,做二副二年又升任大副,后因轮船公司与矿物局(汉冶萍)的轮船撞坏了盐道所坐的船,与盐道口角,后经通缉,乃逃至湖北住。湖北住一年多,此时正值造币厂已开工,即入厂做工一年,又因武昌起义,造币厂停工,经人介绍入汉冶萍公司一八○号船上任事,直至一九二三年始脱离。

      我入共党的经过是在汉冶萍公司工会,担任工会副委员长时(一九二一年),由许白昊(此人已死)介绍加入C、P,七天以后,即任支部书记,「二七」事变以后,提升CP湖北区委。一九二三年失业后,由彭泽湘(现已开除,时为湖北省委书记)介绍任湖北省委书记一月。当汉口市党部成立时与刘百川等负责工作,我担任工人部长,曾出席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代表。北伐军到武汉时经辞三次始准,后任武汉总工会委员长及市政府工作,到国共分家以后,共党五次大会当选中央委员,因开会通知只发给我一次,心颇不快。七月间在武昌蛇山开中共中央会,后因大发牢骚,中央亦未答复。又因「八一」罢工,我不同意,虽经罗亦农说服,却又将我送到汉口法租界一洋房中禁闭了,此时我见罢工已失败,遂不经共党中央的同意即私逃长沙了。到长沙后,即住乡下一月,后共党中央派朱鹤林带洋一百元陪我到上海了。(在「八一」以后,我曾出席气「八七」会议,组织中央政治局,我也是委员之一。)
   
      我到上海之后住过一短时期,即被派赴莫斯科,同行者共十四人,我任主席。到俄后参观各处约数月,又去比利时住了数月,再返莫斯科,出席在苏俄召集的赤色职工国际的第四次大会,时苏兆征为主席,我任副主席。未几(一九二八年六月)中央开六次代表大会,我任主席团,回国后任共党总书记。曾被幽禁一个月(与立三、蔡和森、王仲一等同住)。一九二九年九月,共党二中全会开会时,周恩来与李立三在会场上发生意见,开会后两天,又发生争执。我对李的主张虽不同意,但不能反驳他。以后他们二人常有纠纷,我始终为他们来调解的。一月后他们的冲突日烈,无法解决,周恩来决意赴莫斯科报告国际,结果国际答复说:「中国党错误,国际驻中国代表亦错误。」此时瞿秋白等也来了,三中全会由瞿秋白领导,其所措施,下级大为反对,不得已国际派了米夫来华,找我谈话说:「以前种种错误,你都要负责,须受惩罚。」
   
      经过米夫谈话之后,我却没有受处分,因为米夫说:「向忠发是一个工人份子。」此次米夫来华后,自中共中央的组织采变更了,分工制度,因而一切经济权均不经我手,我的总书记,只不过虚位而已。不久因为罗章龙组织非常会议,米夫召集徐锡根、陈郁谈话,这一次的谈话,我没参加。米夫返俄后,有一德国人作中国党的国际代表。四中全会的报告,周恩来起草,由我向国际代表报告,而陈绍禹大加反对我,说我是调和主义者。四中全会选举的结果,名义上仍由我来继承六次大会的总书记,但在事实上已经实行了分工制,如沈泽民任宣传,周恩来任军事,赵云任组织,从此各人各管各事,我在共党内不甚管事了。
   
      二、供 白
   
      一、国际――国际共党驻沪东方部负责人
   
      前为俄国人米夫,现已回国,后由一波兰人负责,但自称是比国人,闻已被捕,押在英租界巡捕房中。
   
      二、中国――中国共党中央政治局委员:
   
      向忠发 周恩来 陈绍禹 陈郁(已去莫斯科)
   
      卢福坦(即老山东)徐锡根(去鄂西赤区)项英(去赣赤区)
   
      候补委员:王克全罗敦贤 张国焘(在赤区)关向应 顾顺章
   
     职 务:
   
      总书记――向忠发
   
      宣 传――张闻天
   
      组 织――朱 森
   
      军 委――李福春
   
      三、特务委员会
   
      从前是我(向指自己)和周恩来、顾顺章,但自顾顺章被捕后,经人报告,阅已自首,遂施行改组了,前由顾顺章负专责,现改为廖成云负责。其组织如下:
   
      1. 廖成云总负责(注:前江苏省委,陈云的化名)
   
      2. 赵 云(第三科――红队)
   
      3. 潘汉年(第二科――侦探)
   
      4. 杨 森(第一科――社会及各种技术)
   
      5. 陈寿昌(第四科――交通)
   
      四、苏区负责者:
   
      1. 苏区中央政治分局 项英
   
      2. 鄂西分局 夏 曦
   
      3. 鄂豫皖分局 张国焘
   
      4. 闽粤分局 邓发
   
      五、李立三已经送到莫斯科去了。
   
      六、各地上层负责者:
   
      我因为近来同周恩来不合作,下层的组织及负责人的情况多不知道,现在所能说出的仅限于各地上层负责者:
   
      1. 江苏省委兼上海各区委指导:
   
      书记王云程(湖北人,留莫回来。)
   
      组织吴致中(湖北人,留莫回来。)
   
      上海分七区:沪中、沪东、沪西、闸北、法南、吴淞、上海(码头及海员。)
   
      2.浙江――有两中心县委,无省委组织
   
      ⑴ 温台中心县委。
   
      ⑵ 杭州中心县委(已破坏。)
   
      3. 安徽――过去有省委,现无。
   
      特委有三:安庆,广德,南宁。
   
      4. 山东――有省委,五六月破坏,新派二人去,姓名不知。
   
      5. 河北――顺直省委由殷鉴负责。(从前罗章龙派的非常委员会省委已解散。)
   
      6. 满洲――李翔伍。
   
      7. 哈尔滨市委书记――伍何敬(河南人,自莫回来。)
   
      8. 河南――季中发。
   
      9. 湖南――无法组织。
   
      10. 湖北――只有桥口区委一个(月支三百元。)
   
      11. 陕西――只有市委一个(人数不多,惟未与中央发生关系),近派刘国章前去(此人前为中央与国际代表间领款者)。
   
      12. 广东省委(包括广西,驻香港)书记蔡和森。
   
      13. 四川,云南,福建都不详。
   
      14. 察哈尔等特区无人负责。
   
      七、各地实际情形:
   
      1、以江苏省委较有力量,上海为最,但亦极为薄弱。
   
      人数(党员)除赤区外,约有二万党员,内中大部份挂名和不起作用的,自然亦都算在内。
   
      2、成份:工人占百分之十,农民占百分之六十,智识份子占百分之三十。
   
      3、上海方面:党员五百八十人,青年团员二百七十六人,工会党员四百七十人,月缴会费共计二百七十余枚铜元,由此亦可见力量之薄弱了。
   
     八、军事:从前经中央局决定共七军:
   
      第一军 毛泽东朱德
   
      第二军 贺 龙
   
      第三军 彭德怀黄公略总称一、三集团军、
   
      第四军 邝继勋(鄂豫皖)
   
      第五军毛泽东(一部份,力量很小)
   
      第六军 周 郡
   
      第七军 李明瑞
   
      总计赤军人数十二万余人,枪枝七万余。
   
      九、共党经济来源:
   
      (甲)国际供给者:共产国际(注:苏联)帮助中国共党每月一万五千元美金,中国五六万元,实际上国际的款是俄国共党供给的。最近经济的支配权操在周恩来手里,我不知其详。但是从前中央总行动委员会时,由我来支配经济,所以我知道的很详细。其分配如下:
   
      1. 江南局五千五百元,后又加上一千元
   
      2. 南方局 四千二百元
   
      3. 长江局 六千元
   
      4. 北方局 四千八百元
   
      5. 满洲 一千二百元
   
      6. 军部 九千元
   
      7. 宣传九百元(印刷费另外)
   
      8. 组织及招待一千三百元
   
      9. 红旗报二千元(现由罗绮园负责)
   
      (乙)赤区接济者:
   
      在赤区中所没收或抢掠的财物,统统都换成现金,再由在芜湖开发金铺子的同志张人亚兑换成现洋及钞票,交来上海给中央。前后由我经手有两次:第一次,一九三○ 年六月由闽西运来七百两;第二次,一九三○年底,由赣西南运来两千零七两。由这两批款内提出八百元组织商业机关,派陈绍禹作老板,――现由廖成云负责交付,此外尚有许多大批现金由赤区运来,但都不是我经手的。
   
      (丙)绑票或抢掠:
   
      共党的经济,有时因国际的关系一时中断,款子不能来,亦有的因赤区的接济没有到,因此就时常采用绑票和抢掠的方法,这种工作主要是由特务第三科红队负责干的。
   
      十、附记:
   
      1. 喻泽时:交通主任,住戈登路戈登里。
   
      2. 李金生:是我的工作负责人,于前星期内被公安局捕获,共有七人,闻现解司令部,他知道我的机关很多,经过此次破坏,各处机关均迁移,因此我也受了国际的严重警告。
   
     3. 妇女部――周秀珠住闸北邓托路口同春里七十二号。
   
      4. 青年团总书记秦邦宪,住古拔路横路三号,开会地点在西摩路。
   
      5. 国际接头处及领款机关在忆定盘路。
   
      6. 共党现有干部全国不过二百人,在莫斯科者亦不过二百人,人才极感缺乏。
   
    来源: 《转变》(1933年10月出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