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劳民伤财:南水北调完全失败]
雷声
·希拉里:中国人只要钱与权力 不懂体面
·政治局狠批王岐山的中纪委搞独立王国
·中国南水北调工程:抽干汉江 南水北耗 北京特权
·吕秀莲且慢赞美习近平 希特勒强多了
·狄志遠:同性婚姻是國際潮流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习近平里外不是人很孤立,骑虎难下
·毛贼东残害中国人民罪名大全
·《北京之春》近期重要文章
·高耀洁:诱人上当
·王思想:没有我,祖国什么都不是!——我的个人主义宣言
·习近平揽权:内斗乱了阵脚,外斗嘴硬骨疏
·当年都有谁承认过“伪满洲国”?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
·周恩来逼走毛贼东情妇遭报复数十年
·“西点军校学雷锋”的假新闻
·请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之流都离我的孩子远一点!
·华人曾在海外建有7个国家 国人不知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共“乌鸦嘴”少将张召忠退役 网民热议
·股市暴跌幕后:养老金入市才是最大的阴谋!
·经济硬着陆:铁路货运降一成
·到底是谁在卖出A股?/卫联
·胡乔木反击邓小平,四项基本原则迟早要废
·历史在冷笑--被刻意隐瞒的火烧圆明园真像
·高耀洁:惨遭苦难
·瑞信:中国正陷入“三重泡沫”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谁说毛时代没有特权没有腐败?
·杨瀚谈杨虎城
· 王明揭毛贼东卖国联日打国军
·中国经济是怎么硬着陆的?
·外交出大问题,访美访菲取消?
·蒋公眼中的抗战第一功臣
·张学良后悔西安事变:我应死罪
·富士康看好印度:拟投200亿美元
·周小平花千芳式的白字文联主席----湖南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网传中共对五毛的通知规定
·十三大万里为何没能入常?
·喜见部分地区人口压力减小
·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抗战中投日的共军团以上干部
·习近平最后的赌局
·习近平为何屡屡不按常理出牌?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面临的难题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佛教如何看轮子功?
·成都四中官办红卫兵抄家纪实
·20名观看恐怖宣传片被捕外国游客已全释放
·春秋戈:习近平所谓“反腐败”的正当性必须彻底否定!
·郑义批南水北调
·不要再丢时光/裴广度
·维权律师为何成为严打新对象
·抗日将领王纘绪殉难55周年祭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习近平的疯狂与中共的垮塌
·何清涟:政府救市成骑虎 虎背易上却难下
·农行首席经济师:当局以为印钞票就可以解决问题
·谁是“善意”的做空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公安入市 然后各种段子满天飞 这个最火
·刘仲敬:美国的力量还没有达到顶峰,任何挑战者都会自取灭亡
·卢峰:别为中共暴力救市涂脂抹粉
·杨建利:习近平的颟顸“自信”加剧中共统治危机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梁思成预言成真:50年后历史将证明你错了
·李大钊佣金上亿支配军阀 陈独秀无足轻重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陈维健
·四人帮倒后邓小平称华国锋能再执政20年
·李小琳的学历和习近平的学历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曝王健林妻子涉嫌内幕交易 获利约70万
·大饥荒:周恩来下令毁证
·华人教授率美国击败中国奥数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缅甸四年来的十多次大赦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谁信?“万达称林宁不涉内幕交易:不知有并购”
·傅才德点破习近平姐姐股份“转给”了她的下属,
·高文谦:习近平内无官心外无民心,志大才疏要做亡党之君
·习近平的盲点与误区
·习近平者,“截颈平”也,“斩首”作名,真是天意
·八一鬼节
·需求不振 7月中国制造业全线告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劳民伤财:南水北调完全失败

劳民伤财 南水北调工程已然完全失败
   
   信源:马可安博客
   
   

   
   空前浩大,举世瞩目的中国南水北调工程东线和中线一期,至今已经耗资达约二千五百亿人民币,加上后续工程和维修养护运行管理费用,总共将耗资五千亿人民币。东线已经在2013年底宣告通水,中线也将在2014年汛后正式通水。这样一项世界空前的建设工程,按官方说辞,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尤其是北方缺水,已到干渴难忍,不可持续的地步。南水北调若却能缓解北方干渴之苦,是莫大的功利,应该全国敲锣打鼓,大大庆贺一番。可是在官方媒体的宣传上,对南水北调建成的报道着墨不多,似乎是有意回避难言之词。各方重要决策者,建设者,负责者,指挥者,也不见纷纷出来邀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年前撰文,痛斥整个南水北调工程决策和实施是屁股决定大脑,罔顾起码的自然和科学原理,必败无疑。现在根据各方的报道,不但东线和中线都是失败工程,并且还是惨败,一败涂地,无法交代,无法收场。
   
   南水北调怎样才算成功或者失败
   
   继续讨论之前,有必要对南水北调这样空前规模的远距离输水工程,怎样才算成功,怎样算是失败,先下一个定义。没有定义,只要有一桶水流到了北京,他们都可以称为成功。任何工程都是投入工程成本耗费后,计算其所获得的社会经济效益,效益超过耗费,就算成功了。效益低于耗费,就是失败。南水北调耗费五千亿人民币巨款,其成功与否,端看能够调来多少水,值多少效益,和耗费相比合不合算。按照一般工程投资成本计算,全部投资额分摊到每年的成本耗费,大约应该乘以10%,也就是说一年消耗五百亿人民币。那么按照原工程设计指标,东线一年调水一百亿吨,中线也是一年一百亿吨。如果真的能达到设计的年输水量,每吨水的成本约不到3元人民币。那么不算环境破坏的代价,可以算是工程成功的吧。反之,如果东线和中线调水远远达不到设计的指标,发挥不了效益,就算工程失败。我取一个基准线,设计调水能力每条线一年一百亿吨,如果能达到75%就是七十五亿吨,我就算南水北调工程成功了。
   
    南水北调东线建成便已彻底失败
   以每年调水75亿吨的评判标准来衡量,已在2013年底建成通水的东线,已告彻底失败。
   
   根据报道,南水北调东线从2013年11月15日开始第一次正式通水,至12月10日通水结束,历时25天,共调3400万立方米的水。算起来水流量仅每秒15.75立方,一年四季365天连续输水,每天86400秒,算起来也达不到每年五亿吨的输水量,仅有设计指标每年一百亿吨水不到5%。这是彻底失败。
   
   东线第一次通水在12月10日宣告结束之后如何呢?照理,这样一个耗费天文数字建成的庞大工程,一旦建成,就应该昼夜二十四小时一秒钟也不停息地联系运行,以发挥其最大可能的经济效益,除非中间因为故障不得不停下来检修维护。可是我们看到的是各种关于北调的南水价格太高,各地用不起,不愿用的报道。事实上12月10日通水结束后,水渠就关闭了,没有运行,只是在晒太阳。因为东线需要用强大的水泵提升水位,把水从低处逐级抬高,才能往北流动。驱动水泵要耗费巨大的电力,谁来支付电费呢?没人肯支付。不但没人支付电费,况且调来的水太浑浊,污染太重,水价太高,没人愿意购买。而水费是按照分摊成本除以输水量算出来的,输的水越少,除法算出来的每吨水费越高,越是没有人要,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因此,东线只能是建成之后即搁置不用了。
   
   但是东线已经建成,一直晒太阳不用,也不是一回事啊。因此当局硬着头皮下达了东线今年的年度调水任务。根据报道,该此调水从5月7日至5月26日止,共20天,总共调了4550万吨水入骆马湖,“胜利完成”本年度调水计划。年调水量一百亿吨的浩大工程,建成后一年只打算调0.455亿吨就算完成年度任务了,仅仅不到0.5%的利用率,而其他时间就晒太阳搁置不用了。几千亿的投资就当作打水漂了。我们再算,花20天调水仅4550万吨,平均水流量仅有每秒26立方,如果一年连续运行,也只有每年八亿吨,离每年一百亿吨的设计输水量,差得远着呢。一年五百亿的成本,若是满打满算调八亿吨水,每吨的成本分摊是60多元人民币。可是现在下达的年度调水计划仅有0.455亿吨,摊到每吨水的成本高达1100元人民币,每升污水1.1元,比瓶装饮用水还昂贵。这是惨败。
   
   南水北调中线未完工便已注定失败
   
   再来看看中线。中线现在基本建成,等待汛后约9月或10月正式通水。可水源地丹江口水库现在的水位仅有140米,离渠首147.33米的渠底还差好几米呢,连一滴水也流不进取水渠里,如何调水。如果老天爷不肯配合,再不好好下几场豪雨,把丹江口水库灌满,今年的中线调水计划就要落空了。
   
   更糟糕的是,长期看来也不妙。丹江口水库历年大约每年来水四百亿吨,若按照中线设计调走一百亿吨,就是25%的调水量,已经是勉为其难,捉襟见肘。可是根据水文资料,从2000年到2010年,十年间丹江口水库的每年来水减少80亿吨,现只有320亿吨了。
   
   这很可能是因为水土植被破坏造成的长期性变化,丹江口水库的水,将来只会更少,不会更多。这样的来水量,如何让水库蓄满水,让水可以流入取水渠?如何可以一年取走一百亿吨的水,但是又能够保持水库高水位,让水能够流得动?又让汉江的下游有足够的水?这个问题无人能够解答。
   更不妙的是,中线一年调水一百亿的设计指标,是按照一年四季不间断地输水算出来的。如果不是一年四季水一直可以流动,在枯水季节水库水位够不着取水渠底部,无水可调,只有在丰水季节,水库水位足够高,才有水可调,一年有那么两个月可以调水,其他时间得晒太阳,那么每年的调水量就要大打折扣,远远达不到设计指标的一百亿吨。这个还是假设工程的输水速率可以达到设计要求来算的。如果输水速率再打一个大折扣,实际可以实现的年输水量,还要更低得多。
   
   最最不妙的是,即使是在汛期,发洪水之后,水位足够可以流入取水渠,也不能够输水,而必须关闭大闸,因为那水太浑浊,泥沙会毁了输水渠道。只有等汛后一段时间,水沉淀变清,才敢开闸放水,因此一年之内能够输水的时间就更短了。关于泥沙问题我过去已经讲述过,在下面会再详细论述,解释为什么中线的水根本就流不动,泥沙沉淀会很快彻底毁掉中线输水渠道。
   
   南水北调的决策过程和招标模式使其必败无疑
   
   南水北调是个典型的先拍脑袋决策上马,再请专家论证其可行性的颠倒过来的决策过程,怎么能够不犯错误?犯错误是必然的。任何重大工程,对中央当政者和地方当权者来说,上马总是有利无弊,多多益善,上工程就有大笔的钱下来,无论对地方财政,各承包商,还是自己的腰包和加官进爵的门路,都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反之若不上工程,所有的好处统统没有,上下埋怨,不但腰包瘪瘪,自己的官运也不会长久。因此而言,永远只可能听到一面倒赞成的声音,绝不可能有人反对。一旦领导层决策,再来请专家们论证一番。专家们能说什么?能说不好吗?能够反对吗?反对也无济于事,该上的还是要上。反而会堵住自己的学术之路,院士评不上,科研资金得不到,一切靠边站。因此专家也只能一致赞同,反对声音鸦雀无声。上三峡工程的时候还有专家大声反对。上南水北调时候,再也没有人出面反对了。可是科学规律毕竟是科学规律,不会因为没人反对,科学就能屈服于威权了。违背科学规律的工程,受到惩罚是必然不可避免的。
   
   再看南水北调工程的承包竞标模式,也是必败无疑。重大工程要进行竞争竞标投资,这在西方是很正常的运行模式,这激励承包商们拿出最好的工程效率,以最低投资,达到最优的工程效益,通过竞争提高效率。可是这要有先决条件。先决条件是竞标必须透明公开,竞争要公平诚实,事后的施工建设必须有严格的监管核查。这些在南水北调中,因为牵涉到各方私利,均无法实现。承包商们使用各种不合法,不诚实的手段,先拿到竞标再说。一旦拿到工程,承包商要赚钱,他的工程造价就一步步加上去
   
   
   
   
   
   劳民伤财 南水北调工程已然完全失败
   
   信源:马可安博客|编辑:2015-05-28|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而在成本费用上就得拼命压缩,偷工减料,能不能达到设计的质量要求,就顾不上那么多了,监管也形同虚设。
   这就是为什么工程完工以后,肯定远远达不到设计指标。他承包商不可能达到指标,想达到指标,他的工程耗费就要比竞标价高好几倍,他就要亏得倾家荡产。可是如果当初竞标的时候老老实实地实算,他的要价就比别人高几倍,拿不到工程。所有必须先靠投机取巧拿到工程,再通过偷工减料拿到盈利,就是这么回事。全工程几千个承包商都这么干。
   
   偷工减料偷在哪里呢?具体点讲就要讲到曼宁公式和曼宁参数了。
   
   输水渠道流量计算的曼宁公式简介
   
   南水北调中线从丹江口水库约150米高程取水,经1300公里输水渠道送到约50米海拔的终点北京,共1300公里的路途,纯靠一百多米的水落差驱动。水流坡降不到万分之一。这个坡降大约相当于三峡大坝之后的水位一直到长江入海口的平均坡降。
   
   水在 渠道中靠天然坡降流动的水流速度,可以用曼宁公式计算。具体来说,水速正比于坡降的平方,水力半径的2/3次方,反比于渠道表面的曼宁糙率。渠道越光滑,摩擦力越小,水流得越快。反之,渠道越粗糙,摩擦力越大,水流越慢。和曼宁系数成反比关系。
   
   问题就出在用什么曼宁糙率数据来计算才合理。普通清洁的天然河道的曼宁系数约0.04,如果长上水草会更高,视河床状况而定。干净的打磨平滑光洁的混凝土表面,其曼宁系数是0.013。南水北调东线和中线所有设计施工,看来都采用0.013的曼宁系数。这对吗?
   
   问题出在这里。理想条件下清洁而光滑的混凝土表面,曼宁系数才会低到0.013。可是,施工会有缺陷,打磨不会完美。工程建成通水的第一天,曼宁系数就会显著高于0.013的设计要求。一旦投入应用,渠底表面会有泥沙的沉淀积累,过一段时间后,与天然河道的泥泞底部就再无区别,因此曼宁系数会很快达到0.04,底部有泥,便会长出水草,会使得曼宁系数更高。而水流速度反比于曼宁糙率,糙率增加到三倍,水速便只有三分之一,而流量就相应只有三分之一,原来设计一年一百亿的输水量,便成了只有33亿。关于泥沙沉淀的问题,我下面再详细解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