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江中学子
·王明67
·王明68
·王明69
·王明70
·王明71
·王明72
·王明73
·王明74
·王明75
·王明76
“一千块”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一千块”监控1
·“一千块”2
·“一千块”3
·“一千块”4
·“一千块”5
·“一千块”6
·“一千块”7
·“一千块”8
·“一千块”9
·“一千块”10
·“一千块”11
女失业人员(王氏之妻)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中共收买女失业人员(王氏之妻)1
·女失业2
·女失业3
·女失业4
·女失业5
·女失业6
·女失业7
·女失业8
·女失业9
·女失业10
·女失业11
·女失业12
·女失业13
·女失业14
·女失业15
·女失业16
·女失业17
·女失业18
·女失业19
·女失业20
·女失业21
·女失业22
·女失业23
·女失业24
·女失业25
·女失业26
·女失业27
·女失业28
·女失业29
·女失业30
·女失业31
·女失业32
·女失业33
·女失业34
·女失业35
·女失业36
·女失业37
·女失业38
·女失业39
·女失业40
·女失业41
·女失业42
·女失业43
·女失业44
·女失业45
·女失业46
·女失业47
·女失业48
·女失业49
·女失业50
·女失业51
·中共收买女失业人员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52)(图)
吴氏失业夫妇(低保户)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图)吴氏失业夫妻1
·失业夫妻2
·失业夫妻3
·失业夫妻4
·失业夫妻5
·失业夫妻6
·失业夫妻7
·失业夫妻8
·失业夫妻9
·失业夫妻10
·失业夫妻11
·图中共当局严密监视(一)
·监视(二)
·监视(三)
·监视(四)
·监视(五)
·监视(六)
·监视(七)
·监视(八)
·监视(九)
·监视(十)
·监视11
·监视12
·监视13
·监视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下图:我家附近“柱子兴旺南杂店”的状况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这家杂货店比我家隔壁杂货店气派得多,也宽敞得多,但进店赌博的人却屈指可数,生意冷淡。二家杂货店近在咫尺,生意却冰火二重天,气派的店面门可罗雀,简陋的店面反而门庭若市,其中的奥秘不言而喻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下图:2014年12月7日,县里安排龚××(凤冈镇人民政府民政所工作人员,退休不久)接手我家隔壁杂货店继续开赌场监控我全家。龚××之前经常受单位派遣参与监控我全家,彼此都认识。我对龚××说请他提醒其他人不要将电动车、摩托等挡住我家门前出口。龚××说会“关照”我。宜黄县官员只顾自己捞腰包不关心百姓死活,历来视访民如草芥如敌寇,访民的合法权益甚至生命根本得不到保障。龚××每月领几千元退休金,此次又受县里委派租店监控我全家,自然对县里唯命是从,对我进行“关照”显然是不可能的。刚开始,龚××还比较配合,会将挡在我家门前出口处的车挪开。几次过后,龚××便不再将挡道的车挪开,“关照”成了一句空话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下图:邹怀钢(邹引娇胞弟,监控人员)正在用低保金(450元/月)赌博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下图: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官方打出横幅“禁赌标语”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下图: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邹怀钢、李金珠夫妻先后霸占三户亲戚(三姐邹引娇、表哥吴义顺之妻和侄子邹自新)房产,堪称“宜黄房霸”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下图:李惠兰,邹引娇胞弟邹怀刚的小姨子,现任凤冈镇党委副书记( 协助书记分管党群、综治工作,协助镇长分管信访、土管、城建工作,并负责与县直对口单位的联系、协调工作),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下图:李惠兰,邹引娇胞弟邹怀刚的小姨子,现任凤冈镇党委副书记(协助书记分管党群、综治工作,协助镇长分管信访、土管、城建工作,并负责与县直对口单位的联系、协调工作,是监控邹引娇母子俩负责人之一),经常开车(车牌号码:赣FH6312)来邹怀刚、李金珠夫妻家三楼打开台式电脑桌面上一个名为“翻墙”的文件夹,双击里面的自由门、无界浏览、动网通、逍遥游、赛风等破网软件翻墙浏览六四天网(https://www.64tianwang.com/index.htm)、博讯网(https://www.boxun.com、https://news.boxun.com、https://www.peacehall.com)等海外网站,“研究”邹引娇母子俩刊登在博讯网上的文章,捏造事实整了我俩黑材料呈送县里,搞阴谋诡计陷害我俩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下图:李惠兰(权力掮客)几乎每天都要假装打电话从邹引娇房屋右侧的小巷里经过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宜黄县委县政府从2008年12月起派人花高价(600元/月)租下邹怀钢位于我家隔壁的杂货店长期非法监控我全家。截至目前(2015年12月)为止,邹怀钢已获利50400元(600元/月×84个月)。我家周围原来有好几家杂货店,邹怀钢的杂货店被其它几家夹在中间,位置不算好,生意一般。后来,我家这一带陆续开了好几家大中型超市,我家周围这几家杂货店生意便一落千丈,有的已关门大吉或转做别行,剩下的也生意惨淡门可罗雀。如果县里不安排监控人员来租,邹怀钢的杂货店只能关门大吉或转做别行。县里不但安排监控人员租邹怀钢的杂货店,还安排政府工作人员、低保户、失业人员、流氓地痞等参与监控,发监控工资让他们聚众赌博,弄得我家隔壁的杂货店赌徒云集人声鼎沸生意跑火。宜黄县几乎所有行业都有回扣吃,当局针对我全家的非法监控油水自然不会少,已成为某些官员一项名副其实的“维稳搞钱工程”。宜黄县官员对实事求是处理问题兴味索然,对以维稳名义实施的非法监控却乐此不疲,拿宜黄人民的血汗钱肆意挥霍,大捞不义之财中饱私囊。当局从2008年起派人严密监控我全家,迄今已七年,目前仍在持续。政府部门维稳经费的使用完全是暗箱操作早已沦为腐败的重灾区,明明是当局通过监控迫害访民搞钱,宜黄县某些官员却倒打一耙说我母子俩“通过上访搞钱”。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曾狡辩说县里已经“给”了我母子俩几十万。请宜黄县官员公布这几十万是怎么算出来的?最好写一份书面答复给我,我会一字不漏地在网上刊登出来。2014年12月7日,县里安排龚××(凤冈镇人民政府民政所工作人员,退休不久)接手我家隔壁杂货店继续开赌场监控我全家。龚××之前经常受单位派遣参与监控我全家,彼此都认识。我对龚××说请他提醒其他人不要将电动车、摩托等挡住我家门前出口。龚××说会“关照”我。宜黄县官员只顾自己捞腰包不关心百姓死活,历来视访民如草芥如敌寇,访民的合法权益甚至生命根本得不到保障。龚××每月领几千元退休金,此次又受县里委派租店监控我全家,自然对县里唯命是从,对我进行“关照”显然是不可能的。刚开始,龚××还比较配合,会将挡在我家门前出口处的车挪开。几次过后,龚××便不再将挡道的车挪开,“关照”成了一句空话。龚××在杂货店前凉棚下摆桌子打扑克,每桌收场子费6元,杂货店内则摆老虎机、麻将机,名为开杂货店,实则开赌场。当局每天安排政府工作人员、低保户、失业人员、流氓地痞等参与赌博监控。这些赌徒经常边打牌边拍桌子大声喧哗赌至深夜。龚××开的这家赌博店成为宜黄首家官办赌场。

    我母子俩在网上披露宜黄县官员设赌场监控访民后,当局先后多次派人游说我母子俩依葫芦画瓢也开一家赌博店。之前,县公安局几名便衣曾以查麻将馆为借口欲强行进入我家搜查。我全家没人会打麻将,对赌博也很反感,不可能开什么“麻将馆”。因他们未出示搜查令,我母子俩不予配合,和这几名便衣理论了几句。几名便衣搜查未遂后坐黑色轿车离开。众所周知赌博属于违法行为,当局之前派便衣到我家查“麻将馆”,现在又派人游说我开赌博店,显然是别有用心。宜黄县这些年赌博行业长盛不衰,大大小小的棋牌室、麻将馆等遍布全县。有的赌博店为了招揽生意,每天备好酒肉热情款待,将赌徒奉为上宾。相比其它装修气派、服务周到的赌博店,我家隔壁的赌博店既无舒适环境,也不提供酒肉,如果政府不派监控人员来赌博,只能关门或改行。宜黄县赌博店遍地开花,赌徒在家附近随时随地都能参赌,根本不用骑车去远处赌,因此,县城其它赌博店前停放的电动车、摩托等最多只有几辆,有时一辆也没有。我家隔壁的赌博店前马路两边停放的电动车、摩托等一般都有十余辆,多则二三十辆。这些骑车来的赌徒大都从几里外赶来,有的甚至从几十里外赶来,之所以舍近求远来此赌博,目的就是赚“监控工资”。我家附近“柱子兴旺南杂店”的状况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这家杂货店比我家隔壁杂货店气派得多,也宽敞得多,但进店赌博的人却屈指可数,生意冷淡。二家杂货店近在咫尺,生意却冰火二重天,气派的店面门可罗雀,简陋的店面反而门庭若市,其中的奥秘不言而喻。宜黄县官员公然知法犯法派政府工作人员开赌场监控访民,显然有损政府形象和威信。公则生明,廉则生威,官员的品行直接影响社会风气,正所谓:“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宜黄县官员所作所为完全与社会公平正义背道而驰,百姓上行下效,宜黄县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也就不足为奇了,所谓“人文宜黄、生态宜黄、活力宜黄、和谐宜黄”只能是虚无缥缈的空中楼阁。据了解,龚××家境殷实,夫妻俩都有退休金,在宜黄县也算得上是“有钱人”。龚××身为政府工作人员,夫妻俩每月领不菲的退休金尚能开赌场捞外快,相比之下,我在谭坊综合厂勤勤恳恳干了几年并下放生产队十余年,到头来因没送钱给相关官员,遭受政府严密监控和打击报复,在桑榆暮景之际连国家下拨的返城未安置就业知青养老生活补助金(335元/月)也分文未得,试问公道何在?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下图:监控人员邹怀钢(江西宜黄县轻工综合厂叛徒、内奸、工贼)学会了双击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翻墙软件浏览海外网站后,在邹引娇家门口谈维权等事情来更是头头是道、口若悬河,亲戚、熟人、邻居、监控人员等都听入了迷听上了瘾,连轻工综合厂的某些工人也不计前嫌常常来听邹怀钢、邹怀光等人神侃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此文于2015年11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