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江中学子
·余某33
·余某34
·余某35
·余某36
·余某37
·余某38
·余某39
·余某40
·余某41
·余某42
·余某43
·余某44
·余某45
·余某46
·余某47
·余某48
·余某49
·余某50
·余某51
·余某52
·余某53
黑社会青年王明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王明(40)(图)
·王明41
·王明42
·王明43
·王明44
·王明45
·王明46
·王明47
·王明48
·王明49
·王明50
·王明51
·王明52
·王明53
·王明54
·王明55
·王明56
·王明57
·王明58
·王明59
·王明60
·王明61
·王明62
·王明63
·王明64
·王明65
·王明66
·王明67
·王明68
·王明69
·王明70
·王明71
·王明72
·王明73
·王明74
·王明75
·王明76
“一千块”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一千块”监控1
·“一千块”2
·“一千块”3
·“一千块”4
·“一千块”5
·“一千块”6
·“一千块”7
·“一千块”8
·“一千块”9
·“一千块”10
·“一千块”11
女失业人员(王氏之妻)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中共收买女失业人员(王氏之妻)1
·女失业2
·女失业3
·女失业4
·女失业5
·女失业6
·女失业7
·女失业8
·女失业9
·女失业10
·女失业11
·女失业12
·女失业13
·女失业14
·女失业15
·女失业16
·女失业17
·女失业18
·女失业19
·女失业20
·女失业21
·女失业22
·女失业23
·女失业24
·女失业25
·女失业26
·女失业27
·女失业28
·女失业2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下图:监控人员邹怀钢(江西宜黄县轻工综合厂叛徒、内奸、工贼)学会了双击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翻墙软件浏览海外网站后,在邹引娇家门口谈维权等事情来更是头头是道、口若悬河,亲戚、熟人、邻居、监控人员等都听入了迷听上了瘾,连轻工综合厂的某些工人也不计前嫌常常来听邹怀钢、邹怀光等人神侃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下图:监控人员李金珠(家庭妇女,邹怀钢之妻,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兼任镇政法书记李惠兰大姐)双击无界浏览、自由门等破网软件打开海外博讯网看到揭露他们恶行的文章找邹引娇吵架,承认“监控邹引娇全家”、“把邹引娇娘打出门”、“霸占三户亲戚(三姐邹引娇、侄子邹自新、表哥吴义顺之妻)房产”,催促邹引娇天天去告状……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邹怀钢、李金珠夫妻先后霸占三户亲戚(三姐邹引娇、表哥吴义顺之妻和侄子邹自新)房产,堪称“宜黄房霸”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下图:母亲看清了邹怀刚、李金珠夫妻的为人,为使侄子邹自新(也叫邹牛仔)日后有一安身之处,母亲生前决定将她谭坊老屋交由邹自新继承。母亲去世后,邹怀刚见利忘义翻脸不认帐,亲笔写的《关于谭坊房屋继承书》成了一纸空文,截至目前为止,仍未兑现。2014年2月3日(正月初四)二姐邹莲娇、邹自新(小名牛仔)、乔端秀、邹桂花、谭冬花、吴金花、唐绍明、唐绍生、唐荷花等十余人先后来邹引娇家串门,他们看了邹怀刚亲笔写的《立约》、《证明》、《关于谭坊房屋继承书》等文件。邹桂花对邹引娇母子说:“(李)金珠当众问我,你俩在(海外博讯)网上写她把婆婆打出门,她问我她是打了婆婆吗?我回答,是打了……”邹自新说:“(李)金珠是打了我奶奶,奶奶被打之后就和我一起搬出了叔叔(邹怀刚)家,住在北门路(邹桂花公公的北门路18号老屋)做豆腐卖。”邹自新看了一遍《关于谭坊房屋继承书》说:“我跟他(邹怀刚)做了几年电瓶没得一分钱工钱,建华(李建华,李惠兰的弟,当时也在邹怀刚家做了几年电瓶)的工钱月月给,就我白做。那六千块钱(1997年邹自新结婚,邹怀刚夫妻不但不送钱,还克扣侵吞邹自新兄邹自由从广东寄来给邹自新用于结婚的六千元)他(邹怀刚)现在还没还给我,我去跟他打架,他都不会给……”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下图:吴义顺曾对邹引娇说:“山脚下的那块地,我老婆已经办好了《国有土地使用证》,他们(邹怀刚、李金珠等)用缺德手段阻挠建房……世界上听都没听过的手段(以后详谈),太缺德了!(邹)怀刚已经建了两间店面,我老婆没跟他(邹怀刚)过户,还是我老婆名字……”邹引娇回答:“县里以山脚下房屋属“危房”为由,给出的拆迁补偿标准很低。住户因补偿太低不愿自行拆迁随时面临政府强拆,后来因发生强拆导致钟家3人自焚震惊海内外引起中央高层关注, 宜黄县强拆才暂缓。大弟邹怀光之前多次对我说山脚下的房屋县里都派人拍了照,多次派人上门叫我们自己拆,幸亏钟家3人自焚了,我和他(邹怀钢)山脚下的房屋才保住了。2013年11月李惠兰、邹怀钢、李金珠夫妻和大弟邹怀光的如意算盘是:千方百计把我弄到山脚下去住,将来山脚下房屋拆迁,李惠兰、邹怀钢兄弟又可以发动亲戚催促我去充当‘维权先锋’,危难时他们躲在背后操控督访,让我上访冲锋陷阵打头阵,政府打击报复迫害我一家,好处则全被他们捞走;李惠兰虽没有房产在山脚下,拆迁时,凭借在政府和拆迁户之间‘又做巫婆又做鬼,两头出面装好人’,既能捞到钱又能体现“办事能力强’,名利双收。为了以后不再上访,不被他们利用充当上访马前卒,邹怀钢的“违章建筑’即使再往上加盖几层我也不会和他换。”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邹怀刚、李金珠夫妻先后霸占三户亲戚(三姐邹引娇、表哥吴某某和侄子邹自新)房产,堪称“宜黄房霸”。为巩固霸占成果,邹怀刚、李金珠夫妻通过李惠兰(宜黄县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邹怀刚小姨子)牵线搭桥送钱摆平宜黄县委县政府获得庇护。在县委县政府授意下,县国土资源局明目张胆搞假调查并写了混淆是非的《调查报告》,县房管局则徇私舞弊非法藏匿邹怀刚房产证档案。邹引娇多次申诉后,县国土资源局收缴了邹怀刚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但并未按规定予以作废,邹怀刚有恃无恐说他找人就可以补办新土地证。县房管局始终不交出邹怀刚房产证档案,谎称邹怀刚没办房产证。为推脱责任,宜黄县官员将县国土资源局、房管局把我县城房产错登在邹怀刚名下一事说成是“家庭内部纠纷,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与政府无关”,如果县国土资源局、房管局依法依规将邹怀刚非法取得的土地证、房产证予以收缴和作废,那剩下的就是“家庭内部纠纷”,若做不到这一点,那还是政府的事。

    我家南北方向各有一处山,二山皆山连山绵延数里,是县城二处最大的城中山,山势不算高,占地面积非常大,铲平后进行房地产开发,按目前宜黄县商品房价格计算,可获高额利润。我家这一带早已被县委县政府纳入拆迁范围。2014年7月,县里对峨眉山脚下36户居民进行拆迁。我家这一带地理位置比峨眉山好得多,县里自然不会放过,拆迁已为期不远。宜黄县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李惠兰主管信访、土管和城建。俗话说“官场有人搞钱易”,邹怀刚夫妻为了多得拆迁款,这几年在小南关19号和通济桥头山脚下先后多次明目张胆搞违章建筑,违章建房上百平方米。但宜黄县委县政府、县建设局和县城管局对此却不闻不问视若无睹。2014年11月4日下午,亲戚邹莲娇受人指使上门说她可以提供旧门窗和模子板,叫我也要像邹怀刚夫妻那样多搭建房屋拆迁时可多得拆迁款。我对她说:“我和他(邹怀刚)不一样,他有李惠兰为他撑腰,又买通了县委县政府,而我目前仍是县委县政府重点监控和打击报复的对象,这钱他能赚,我不能赚。再说,我房屋的土地证和房产证都登记在他名下,我没必要学他的样。”

    为侵占我县城房产,邹怀刚夫妻、李惠兰和宜黄县委县政府串通一气,使了不少歪招:一、派人游说我申请廉租房、申购经适房。迄今为止,宜黄县官员已先后几十次指使亲戚、熟人等游说我申请廉租房、申购经适房。宜黄县廉租房、经适房位置偏僻、户型狭小,叫好不叫座。如果廉租房、经适房确实好,“精明过人”的邹怀刚夫妻一定会通过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李惠兰的关系为五个女儿(大女邹卫群,35岁、二女邹卫华,31岁、三女邹卫芳,30岁、四女邹卫洁,29岁、五女邹卫燕,28岁)各申请一套廉租房或申购一套经适房,发一笔横财。但截至目前为止,邹怀刚夫妻既未申请廉租房也未申购经适房。当局不依法依规将邹怀刚非法取得的土地证和房产证予以收缴和作废,却千方百计派人游说我去申请廉租房、申购经适房,有何居心?二、派人游说我去乡下建房;三、派人游说我拿目前居住的小南关19号房屋换邹怀刚通济桥头山脚下二间危房;四、派人游说我自行把房屋拆了,邹怀刚会和我“拆旧建新” 或“拆旧换新”。县信访局罗局长说我家这一带位置好,黄金地段。邹怀刚夫妻对我房产垂涎三尺,宜黄县官员对我家这一带也虎视眈眈。邹怀刚连房产证复印件也不给我,他说的话根本信不得。宜黄县委县政府指使县土管局搞假调查和县房管局藏匿邹怀钢房产证档案,显然是别有用心。倘若我被花言巧语迷惑自行把房屋拆除,官员找借口不让我建新屋也不让我复原旧屋,我到时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比窦娥还冤;五、邹怀刚夫妻以“拆迁价”收购我县城房产。“拆迁价”每平方米多少钱,邹怀钢夫妻拒绝透露。宜黄县官员搞拆迁乱象丛生,将拆迁对象区别对待,有背景有关系的受优待,弱势群体则不当人看,什么手段都使得出。以钟家为例,宜黄县官员给钟家开出的房屋拆迁价为每平方米一千多元(约为同地段商品房价格的1/3),房屋装修另计和全家十多人吃低保。钟家认为政府给的拆迁价不合理,所以不同意拆迁,后因政府强拆,导致惨剧发生。邹怀钢夫妻连“拆迁价”是多少都说不出口,可见邹怀钢夫妻所谓的“拆迁价”比钟家还低,在我家附近连我现住房屋1/3面积的房子也买不到;六、多名亲戚上门游说我去找李惠兰或县里“要求一块地建房”。近几年,随着房价的上涨,土地资源也成了“抢手货”,好的土地资源一地难求。宜黄县大小官员及其亲朋好友谁不想炒地皮赚钱?我无权无势,自己的房产被邹怀刚夫妻霸占且随时会被政府非法强拆,好的土地资源根本轮不到我。换个角度说,李惠兰“权大”,邹怀刚钱多,李惠兰做梦都想搞一块地和邹怀刚联手炒地皮赚钱。这一赚钱计划迟迟未能实现充分说明李惠兰搞不到什么好地。县里一直千方百计迫害我,自然也不会提供什么好地给我。所以,我没必要“要求一块地建房”;七、派人游说我去银行贷款购买商品房。当局先后多次派亲戚、熟人等告诉我县城多处商品房位置及价格,游说我去银行贷款买房。为增强游说效果,当局又派多名亲戚、熟人等上门“现身说法”,这些说客唾沫横飞说自己或家人已向银行贷款买房。事实上,这些说客绝大部分都在说假话,他们中有的在县城有几处住房,有的已自建了新房,有的则压根就买不起县城售价几十万的商品房,根本不会去银行贷款买房。我在县城有一处房产,在黄陂镇(离县城68里)有二处房产(宅基地使用证号码分别为:宜土管字第0005377号、宜F集建95字第02303号)。鉴于当局多次派人游说我去银行贷款买房,只要当局以合理价格收购我三处房产,我无需贷款就可以去买房或买地建房。

下图:李惠兰(江西宜黄县凤冈镇党委副书记、纪检书记、政法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下图:李惠兰(权力掮客)几乎每天都要假装打电话从邹引娇房屋右侧的小巷里经过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