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2)]
九剑博客
·恐怖血案频发 江派手法类似15年前构陷“包围中南海”
·【夏小强】给胡锡进上课:为何中共倒了中国不会乱
·江泽民试图再次发动政变
·江泽民集团策划在昆明等5城市发动恐袭
·武警现场被击毙 致其他4城市血腥杀戮流产
·昆明特大血案内幕再现13年前天安门世纪伪案真相
·【独家】江派策划昆明和香港血案 武警上阵杀戮
·坚持真理,需要智慧和勇气
·只有解体中共大陆人才有希望
·病房里强行开庭 通化610和公检法陷害许英杰
·谁在斗中狂,必在斗中亡
·江泽民为什么镇压法轮功?
·我的生命之路(上篇)
·我的生命之路(下篇)
·在中国大陆,谁是仇恨的制造者与宣传者?
·江泽民对一特务组织的密令从来不敢落款
·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
·【历史今日】法轮功创始人获自由之家“团体宗教自由奖”
·江家帮头子们念的哪门迷信经?
·江泽民赤膊上阵 对一组织下密令
·“九字吉言”说与君
·独家:曝隐藏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惊天秘密
·美加旅游 大陆教师学生集体“三退”
·联合国会议 加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首次!政府代表在联合国提出中共强摘器官
·高官99年北京打横幅抗议 姓名身份吓坏警察
·法轮功禁止自杀 中共喉舌指鹿为马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闻周刊】中共活摘器官 国际聚焦谴责
·中共保党压倒一切 江泽民集团还将制造系列恐怖活动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共必然灭亡
·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曝光 国际大事记(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 (二)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三)
·中南海5次秘密协议出炉与破产内幕.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律协下令维稳建三江狱中律师堪忧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追查国际:建三江为中共废劳教后的标志事件
·最新消息:周案涉资产已破万亿500多人被扣查
·建三江事件“公告”令民间前赴后继前往抗争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要求习近平撤办建三江事件责任人
·大陆万人签名反活摘吁彻查周永康罪行
·【独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南美秘密建武装庄园
·意大利第二大报:中共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建三江公安通告被当事律师揭穿造假
·茂名血案出动特警江泽民集团在背后撑腰
·茂名屠杀是昆明血案的政治延续官方有两个声音
·【九天剑】:见过智障,没见过障成这模样的
·江泽民公开干政茂名血案升级七大军区军头挺习
·谢阳律师:来自建三江的报告
·【任重】从建三江案看中共陷害律师的阴险毒招
·默克尔赠习近平中国地图新华社掉包造假
·焦裕禄当过日本伪军?被曝6子女“全吃皇粮”
·茂名两年轻人被活活打死警察拖尸走照片曝光(组图)
·阻止声援建三江司法局打压律师
·【今日点击】〝建三江事件里面一定有诈〞
·建三江前线律师怒斥当局:无法无天亘古难见
·中共流氓打手混入茂名抗议人群被揭穿(组图)
·茂名记者会被揭演戏目击者称十多死二十余失踪
·三退日破10万人创新高民愿显天意“中共亡”
·民间高人四个字预言中共命数正在应验
·人身安全受威胁建三江律师发紧急声明
·建三江前线告急中共下令暴力清场
·特殊嗜好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2)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接上文)
   III根据国际法与中国法律的多项责任理论,江泽民要为法轮功所遭到的酷刑迫害负法律责任
   
   如《看清江泽民和中共针对法轮功的斗争运动》一文所述,当一个群体或个人被定为“斗争”的对象时,后果是可想而知的:中共将在法律之外对其进行迫害。目的是逼迫该个人或群体放弃其信仰或团体意识,“投靠”中共并对该团体的其他成员实施同样的迫害手段。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江泽民下令对法轮功信仰者实施“转化”或“强制转化”,也就是酷刑。拒绝被强制转化的成员则遭到加剧的酷刑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
   

   早在1999年7月,通过一系列的标志迫害开始的部门文件,江泽民就下令(对法轮功信仰者)进行思想转化。这包括1999年7月通过中共中央发布的转化修炼法轮功的党员的通知。[16]1999年8月6日,江通过中共中央办公厅转发另一个文件,对《通知》中包括转化在内的内容作了具体规定和解释,以便更有效的强制转化修炼法轮功的党员。[17]1999年8月24日,江把他的命令扩展到了所有法轮功信仰者,无论是否党员。这里第一次强调了在反法轮功的斗争运动中转化的关键作用。参见《追查国际关于通过“转化”对法轮功修炼群体从精神和肉体实行群体灭绝的调查报告》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123。
   
   如下所述,根据国际法与中国法律的多项责任理论,江泽民为法轮功信仰者遭到的大范围酷刑迫害负有刑事责任,其中包括(1)命令责任(ordering),(2)策划责任(planning),(3)教唆责任(soliciting or inducing),(4)协助煽动责任(aiding and abetting),(5)共同犯罪集团责任(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以及(6)指挥责任(command responsibility)。
   
   1.命令责任(Ordering Liability)
   
   命令责任是在国际习惯法(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18]确立的一项责任理论。参见Krstic审判分庭判决p601;Akayesu,审判分庭判决p483;Blaskic审判分庭判决p281;Kordic and Cerkez,审判分庭判决p388.当一个掌握权力的人利用其职位说服另一人犯罪时就负有命令责任。Krstic审判分庭判决p601。根据国际习惯法(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该责任需满足三个条件:
   
   A.上级与下级的关系
   
   根据国际习惯法(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命令者与受命令者之间不需有正式的上、下级关系,但必须证明命令者有权力命令受命令者。Kordic,审判分庭判决p388.军事机构与民间的“事实上的”(defacto)以及“法律上的”(dejure)的权力者均可能负有命令责任。参见安东尼奥·卡塞斯(Antonio Cassese)《国际刑事法》(International Criminal Law)第230页(2008).
   
   作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江泽民在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七人中享有领导权。该常委控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则控制中央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则控制中共各地区的下属党委。在中国一党专政的体制下,这些中共委员会则指挥与控制着各自对应的中国政府机构,尤其是安全体系。另外,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他对中国所有国家机构也享有指挥与控制权。最后,作为军委会主席,江泽民对中国人民解放军也享有指挥与控制权。因此,江泽民拥有命令对法轮功信仰者进行酷刑与迫害的权力。
   
   B.命令的发布
   
   命令在国际习惯法中(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的定义较广:一人命令、指挥或指示,从而说服、劝服、迫使、驱策另一人或一群人进行犯罪。相关的文件或说明是否被称为“命令”并不重要。[20]“命令”下达的方式也不必通过书面或其他任何一种方式。[21]“命令”一方面包括较为具体的指令,同时也涵盖较大范围的概括性指令。[22]命令可以是明示的,也可以是暗示的。也就是说,就算明文没有强制性的约束力,只要在当时的情况下足以构成命令即可。[23]命令是否被发布也可通过间接证据证实。[24]
   
   命令不必直接发布给执行者。同上p282.此外,如果上级通过指挥链发布一道命令给下级人员,指挥链中的各级人员也可能为传达该命令而承担责任。参见Kupreskic审判分庭判决pp827,862.
   
   若发布命令者意图该命令得以执行且知道该命令违法,或该命令分明属违法范围,则该命令不论最后执行与否,发布命令者均应承担责任。[25]
   
   就江泽民而言,作为党内最高领导,江非法发布思想转化和其它酷刑迫害法轮功信仰者的命令,从中央高层通过指挥链发布到省、市、地方等各级中共官员;后者则将该命令转达给洗脑班、劳教所、看守所、监狱等处的公安、狱警等人员。该指挥链的核心乃是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及其六一零办公室。该办公室由江泽民在中央到各地建立,其宗旨便是策划与实施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违法暴力镇压(斗争)与酷刑折磨(转化)。成立领导小组以及六一零办公室的命令也是通过同样的指挥链传达的。[26]
   
   另外,江泽民还命令散发各种针对法轮功的宣传资料给党内人士,包括政府中和社会上有影响力的人物。其宗旨也是针对法轮功制造仇恨与恐惧,确使法轮功成为新的“公敌”,并成为严重侵权与虐待,包括酷刑的对象。结果是,中国各大导向性媒体均转载了这些宣传,确保法轮功作为党的敌人(及邪教)被施以迫害与酷刑。[27]
   
   江泽民要求党内各级党员学习其命令,尤其是1999年6月讲话中发布的命令,也被各级遵守。迄今为止在中共各地网站上仍然刊登着各种消息,描述1999年全国各地党组织如何举办讲座、座谈会、研讨会学习中共中央传达的江要求对法轮功进行斗争的命令。这些党组织随即对暴力迫害法轮功表示支持,并各自采取了各种手段推动反法轮功运动。[28]
   
   这些命令传达到在全中国各地在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处酷刑折磨中国法轮功信仰者的公安、狱警等人。参见《被告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中的作用和角色》之“案例分析:如何通过指挥系统直接操控对一个城市的迫害”。[29]
   
   C.犯罪意识(mens rea)
   
   犯罪意识取决于发布命令者的意识,而非执行者的意识。Kordic and Cerkez,审判分庭判决p388.国际习惯法(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要求发布命令者“直接或间接意图让相关犯罪得以完成”Blaskic,审判分庭判决p278;Kordic and Cerkez,审判分庭判决p386;Stakic,审判分庭判决p445.
   
   有时,表面合法的命令也会为发布命令者带来法律责任。在Blaskic案件里,被告下令属下对某些村庄开炮。随后,大批村民被屠杀。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法庭审判分庭虽先以“鲁莽”(recklessness)标准判定被告罪名成立,上诉法庭却认定“鲁莽”的标准太低,因为“任何一个发布命令的军官都需承担刑事责任,因为犯罪的可能性是一直存在的。”据此,上诉法庭要求被告“知道有实质的可能性(substantial likelihood)会发生犯罪行为,再加上个人的意志因素,也就是接受、认可这个可能性的心理”。Blaskic,上诉法庭判决p42.上诉法庭继续认定,被告必须“意识到在执行该命令的过程中,犯罪行为实质发生的可能性(substantial likelihood)……而意识到这个风险却依然发布命令的举动,则必须被视为接受、认可了该犯罪的发生。”同上。由于Blaskic在发布有关命令时还要求部下不可进行犯罪行为,甚至要求属下辨认出那些容易犯罪的军士,上诉法庭判定,被告并没有意识到犯罪行为发生的“实质可能性”。同上pp346–48,443,465,480.[30]
   
   对于江泽民而言,其直接想要强制转化法轮功信仰者的意图是显而易见的。江要求属下对法轮功进行“斗争”施以暴力镇压的直接命令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因为斗争运动的最后一步就是强制转化,也就是对指定的迫害对象进行酷刑折磨。[31]此外,江泽民的意图也可通过他反复使用“公敌”和“邪教”等促使法轮功成为暴力镇压与酷刑对象的措辞得到证实。[32]江还努力使自己要求对法轮功进行斗争的命令,以及他所编造的谣言与诽谤,不仅到达国内的忠实党徒,包括公安狱警等,还影响到外国领导人以及海外华人。[33]由此可见江泽民有意对法轮功信仰者进行酷刑迫害的范围。因此,他知道酷刑有发生的“实质可能性”——实际上是必然性——但是却完全接受了。参见Blaskic,上诉法庭判决p42.
   
   2.策划责任(Planning Liability)
   
   策划责任也是在国际习惯法(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中确立的一项责任理论。参见Krstic,审判分庭判决p601;Akayesu,审判分庭判决p480;Blaskic,审判分庭判决p279;Kordic and Cerkez,审判分庭判决p386。当一人或数人在犯罪的准备和执行阶段进行设计与筹划时,他们将负有策划责任。根据国际习惯法(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策划责任有两个因素:(1)犯罪的计划以及(2)直接或间接的犯罪意图。
   
   A.犯罪计划
   
   “当一人或数人为犯罪的准备和执行阶段进行设计与筹划时”,他们将负有策划责任。Krstic,审判分庭判决p601。犯罪计划的存在可以通过间接证据得以证实。Blaskic,审判分庭判决p279.。另外,与以下阐述的共同犯罪团体不同的是,策划可以由一个人来进行,并不需要策划者之间达成共识。[34]
   
   江泽民的信和讲话充分证明了对法轮功信仰者进行酷刑的计划的存在。尤其是江泽民在1999年6月7日的讲话中,宣布法轮功问题乃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宣布成立“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以及610办公室。该讲话具有通过酷刑及其它犯罪手段,强制镇压、铲除法轮功的一切典型的计划特征。江泽民的具体计划包括对法轮功进行斗争的决定、委任李岚清和罗干负责“领导小组”的决定、发动全国所有媒体与宣传机构促使党内各级领导支持这场运动、将其讲话与指示传达给各级党内领导、政法委、党的宣传工具、人大和法院等。[35]
   
   基于对(前波斯尼亚克罗地亚族领袖)Kordic(及其他领导人)定罪同样的迫害(波斯尼亚群体)命令与计划,江泽民为策划对法轮功信仰者进行酷刑折磨负有法律责任与Kordic一样,江发表了多次讲话将法轮功定为构成严重威胁及党的敌人,并且狂热地亲自计划、推动了对法轮功的酷刑与迫害。事实上,(与其他策划责任人相比)江泽民所负有的法律责任更加明确,因为他并不是参与、推动了上级的计划,而是直接发动并且主导了整场运动。
   
   B.犯罪意识(Mens Rea)
   
   策划责任的意识状态要求与命令责任(ordering liability)的要求相同:犯罪者“直接或间接意图让相关犯罪得以完成”Blaskic,审判分庭判决p278;Kordic and Cerkez,审判分庭判决p386;Bagilishema,审判分庭判决p31;Brima and Others,审判分庭判决p766。此外,“知道在执行该计划的过程中有犯罪行为发生的实质可能性(substantial likelihood)”,也满足策划责任的必要的意识状态要求。Kordic and Cerkez,上诉法庭判决p31.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