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東主建『湖南共和國』]
独往独来
·张洞生:中共想要‘文化强国’是在‘痴人说梦’
·白岩松 :幸福在哪里
·杜月笙教你怎么看人的本质
·张洞生:老江和中共要求《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暗藏那些玄机?
·慕容雪村:慕容雪村
·美国连番逮捕中共海外头目 唐宇华被指北美最大特务
·张 洞 生: 分析比较中美两国社会潜在危机的严重程度
·“耀邦太天真了!” ——杨西光评价胡耀邦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暴发户”
·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张 洞 生 :对中国当前的政治派别分折
·资中筠:岁末杂感致友人
·张洞生:从人性角度认识公有制和私有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矛盾面是对立
·金正日竟做过这么多让中国尴尬的事
·张洞生:请不要对中共使乌坎骚乱暂时软着陆抱过大的幻想
·朱家台:政變經又熱 北京 十八大險象迭現•
·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张洞生: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
·胡锦涛与马英九的元旦献词对比(附全文)
·2011年十九个最无耻新闻(转)
·妙哉高论!):幸亏当年J没占领Ch,否则都要这样了!
·陈正中:中共党史对毛泽东的罪恶不要再遮遮掩掩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1)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2)
·中宣部爲什麽害怕辛子陵?·作者: 龐觀清
·孙 越:2012年俄罗斯政局
·张洞生:只有民主法治,民众才有权作‘分蛋糕’的主人,而不致仅当‘作蛋糕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毛泽东的政治特色
·王力雄: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一年来16起藏人僧侣自焚
·台湾大选日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走红
·余杰:揭露中共暴政,奔向自由世界――我的去国声明
·刘长海—敲丧钟的英雄
·真实的赫鲁晓夫
·张洞生:任何时候,中产阶级(中间阶层)才是发展生产力和推动社会进步、转
·毛情人自白录/金钟
·陈有西:法治中国: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
·江氏访俄签定卖国条约之谜
·钱理群 :张木生令吾担忧
·张洞生:中美今后10年之间的激烈冲突、较量的前景和结局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张洞生:18大政治局常委抢位战掀起新浪潮,好戏或许还在后头
·严家祺傅国涌余英时荆楚:中国向何处去?
·中共反人民的疯狂暴力镇压与人民反中共的暴力革命
·大学生抗议官方在校园处决犯人(附图)
·阮铭,时鉴对远华案一书的序言
·张洞生:中共高层某领导的讲话证实了余杰揭露中共‘要活埋200精英的话’并
·侯工:贪官盛行将会天下大乱
·张洞生: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戴建业:谁抽去了中国人的脊梁?
·张洞生:对王立军进出美国成都领事馆事件后果的拙见
·刘瑜:美国的“四项基本原则”
·维梁的博客: 要活埋余杰的原来是他们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张洞生:中共疯狂地反美,只能加速其崩溃倒台
·宋美龄之死 颠覆中共抗日谎言
·张洞生:紧急呼吁胡温习李,抓紧天赐良机,解散中共,实行全面政改,救中国
·中国人震惊:郎咸平曝光惊人秘密
·曾节明樵夫:胡温是两种人
·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東主建『湖南共和國』

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東主建『湖南共和國』(+1)
   
   目錄:
   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
   練乙錚:毛澤東提倡「湘獨」何異港青主張本土?

   
   
   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1〕(一九二○年九月三日)
   
   主題閱讀網分類導航 http://www.eywedu.org/
   
     鄉居寂靜,一臥兼旬。九月一號到省,翻閱《大公報》,封面打了紅色〔2〕,中間有許多我所最喜歡的議論,引起我的高興,很願意繼著將我的一些意思寫出。
   
     我是反對“大中華民國”的,我是主張“湖南共和國”的。有甚麼理由呢?
   
     大概從前有一種謬論,就是“在今後世界能夠爭存的國家,必定是大國家”。這種議論的流毒,擴充帝國主義,壓抑自國的小弱民族,在爭海外殖民地,使半開化未開化之民族變成完全奴隸,窒其生存向上,而惟使恭順馴屈於己。最著的例是英,美,德,法,俄,奧,他們幸都收了其實沒有成功的成功。還有一個就是中國,連“其實沒有成功的成功”都沒收得,收得的是滿洲人消滅,蒙人回人藏人奄奄欲死,十八省亂七八糟,造成三個政府〔3〕,三個國會〔4〕,二十個以上督軍王巡按使王總司令王,老百姓天天被人殺死奸死,財產蕩空,外債如麻。號稱共和民國,沒有幾個懂得“甚麼是共和”的國民,四萬萬人至少有三萬九千萬不曉得寫信看報。全國沒有一條自主的鐵路。不能辦郵政,不能駕“洋船”,不能經理食鹽。十八省中像湖南四川廣東福建浙江湖北一類的省,通變成被征服省,屢踐他人的馬蹄,受害無極。這些果都是誰之罪呢?我敢說,是帝國之罪,是大國之罪,是“在世界能夠爭存的國家必定是大國家”一種謬論的罪。根本的說,是人民的罪。
   
     現在我們知道,世界的大國多半瓦解了。俄國的旗子變成紅了色,完全是世界主義的平民天下。德國也染成了半紅〔5〕。波蘭獨立〔6〕,截克獨立〔7〕,匈牙利獨立〔8〕,尤太、阿剌伯、亞美尼亞,都重新建國。愛爾蘭狂欲脫離英吉利,朝鮮狂欲脫離日本。在我們東北的西伯利亞遠東片土,亦建了三個政府〔9〕。全世界風起雲湧,“民族自決”高唱入雲。打破大國迷夢,知道是野心家欺人的鬼話。摧〈推〉翻帝國主義,不許他再來作祟,全世界蓋有好些人民業己〈已〉醒覺了。
   
     中國呢?也醒覺了(除開政客官僚軍閥)。九年假共和大戰亂的經驗,迫人不得不醒覺,知道全國的總建設在一個期內完全無望。最好辦法,是索性不謀總建設,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實行“各省人民自決主義”。二十二行省三特區兩藩地〔10〕,合共二十七個地方,最好分為二十七國。
   
     湖南呢?至於我們湖南,尤其三千萬人個個應該醒覺了!湖南人沒有別的法子,唯一的法子是湖南人自決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設一個“湖南共和國”。我曾著實想過,救湖南,救中國,圖與全世界解放的民族攜手,均非這樣不行。湖南人沒有把湖南自建為國的決心和勇氣,湖南終究是沒辦法。
   
     談湖南建設問題,我覺得這是一個根本問題。【一】我頗有〔一〕點意思要發表出來,乞吾三千萬同胞的聰聽,希望共起討論這一個頂有意思的大問題。今天是個發端,餘俟明日以後繼續討論。
   
     根據1920年9月3日湖南《大公報》刊印。署名毛澤東。
     注釋
     〔1〕1920年9月3日,湖南《大公報》在第二版開闢“湖南建設問題”專欄。毛澤東的這篇文章是這個專欄發表的第一篇。
     〔2〕1920年9月1日為湖南《大公報》創刊五周年紀念日,是日該報封面(即頭版)用紅色套版印刷。湖南《大公報》,參見本書第57頁注〔37〕。
     〔3〕三個政府,指1912年起北洋軍閥統治的北京政府、1916年護國軍在廣東肇慶成立的軍務院、1917年孫中山等在廣州建立的護法軍政府。
     〔4〕三個國會,指黎元洪於1916年8月在北京主持召開的國會,孫中山於1917年8月在廣州主持召開的非常國會,段祺瑞於1918年8月在北京主持召開的新國會(即安福國會)。8年11月爆發了推翻威廉二世
     〔5〕德國受俄國十月社會主義革命的影響,於191及其政府的革命,並成立了共和制度和工兵代表蘇維埃。
     〔6〕波蘭獨立,指1918年波蘭第二共和國成立。
     〔7〕截克,今譯捷克。此處指1918年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成立。
     〔8〕匈牙利獨立,指1918年匈牙利共和國成立。
     〔9〕三個政府,指當時在符拉迪沃斯托克、黑河和上烏丁斯克分別建立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和黑河兩臨時政府及遠東共和國政府。
     〔10〕當時的行政區劃。二十二行省奉天、吉林、山東、河南、山西、江蘇、安徽、江西、福建、浙江、湖北、湖南、陝西、四川、廣東、廣西、雲南、貴州、直隸、黑龍江、甘肅和新疆等省。三特區即熱河、察哈爾、綏遠三個特別行政區。兩藩地是指蒙古、西藏兩地方。
   
   
   
   
   打破沒有基礎的大中國建設許多的中國從湖南做起(一九二○年九月五日)
   
   
   主題閱讀網分類導航 http://www.eywedu.org/
   
     固有的四千年大中國,盡可以說沒有中國,因其沒有基礎。說有中國也只是形式的中國,沒有實際的中國,因其沒有基礎。我在湖南改造促成會答曾毅〔1〕書中說:“中國四千年來之政治,皆大架子大規模大辦法,結果外強中乾,上實下虛,上冠冕堂皇,下無聊腐敗。民國成立以來,名士偉人,大鬧其憲法國會總統制內閣制,結果只有愈鬧愈糟。何者?建層樓于沙渚,不待建成而樓巳〈已〉倒矣……”實是慨乎言之。凡物沒有基礎,必定立腳不住。政治組織是以社會組織做基礎,無社會組織決不能有政治組織,有之只是虛偽。大國家是以小地方做基礎,不先建設小地方,決不能建設大國家。勉強建設,只是不能成立。國民全體是以國民個人做基礎,國民個人不健全,國民全體當然無健全之望。以政治組織改良社會組織,以國家促進地方,以團體力量改造個人,原是一種說法。但當在相當環境相當條件之下,如列寧之以百萬黨員,建平民革命的空前大業,掃蕩反革命黨,洗刷上中階級,有主義(布林失委克斯姆〔2〕),有時機(俄國戰敗),有預備,有真正可靠的黨眾,一呼而起,下令于流水之原,不崇朝而占全國人數十分之八九的勞農階級,如響斯應。俄國革命的成功,全在這些處所。中國如有澈底的總革命,我也贊成,但是不行(原因暫不說)。所以中國的事,不能由總處下手,只能由分處下手。我的先生楊懷中說:“不謀之總謀之散,不謀之上謀之下,不謀之己謀之人”〔3〕。謀之總,謀之上,謀之己,是中國四千年來一直至現在的老辦法,結果得了一個“沒有中國”。因此現在唯一的辦法,是“打破沒有基礎的大中國,建設許多的小中國”。
   
     我主張中國原有的二十二行省三特區兩藩地,合共二十七個地方,由人民建設二十七個國。這是各省各地方人民都要覺悟的。各省各地方的人民到底覺悟與否,我們不能必,所以只能單管我們自己的湖南。湖南人呵!應該醒覺了!大組織到底無望,小組織希望無窮。湖南人果有能力者,敢造出一個旭日瞳瞳〈曈曈〉的湖南共和國來!打破沒有基礎的大中國,建設許多的小中國,“從湖南做起”。
   
     根據1920年9月5日湖南《大公報》刊印。署名毛澤東。
     注釋
     〔1〕曾毅,見本書第492頁注〔1〕。
     〔2〕布林失委克斯姆,今譯布林什維主義。
     〔3〕楊懷中,見本書第15頁注〔8〕。這幾句話,見楊昌濟《達化齋日記》,原載1903年5月出版的《遊學譯編》第8冊,現收入《楊昌濟文集》。
   
   
   
   
   絕對贊成“湖南們羅主義”(一九二○年九月六日)
   
   
   主題閱讀網分類導航 http://www.eywedu.org/
   
     兼公提出湖南們羅主義〔1〕,謂“若付諸公民總投票一定可得最大多數贊成。”然則“最大多數”之於“總”,相差仍有一個小部分。我看這一個小部分——雖然只是一個小部分,其關係有時卻很重大。原來准照兼公所提解釋們羅主義的三個條件“我們用心幹我們自己應幹的事”,“我們絕對不干涉別人的事”,“絕對不許別人干涉我們的事”,是於最大多數的人民心理頂相合的。我料得這最大多數人民必定是(一)種田的農人,(二)做工的工人,(三)轉運貿易的商人,(四)殷勤向學的學生,(五)其他不管閒事的老人及小孩子。他們都覺得“應該用心幹自己的事”,都覺得從前(四十年前)的湖南人好干涉別人的事,如蹂躪江南,蹂躪閩浙,蹂躪湖北,蹂躪陝甘新疆〔2〕,是違犯了“絕對不干涉別人的事”一個條件。因此一個翻轉,湖南【別】人到處被人瞧不起,九年三被征服〔3〕,致受“別人干涉我們的事”的無窮大禍。(參觀張謇通電〔4〕,說湘人蹂躪江浙各地,致受此次自然報應。所言雖非必然的關係,然侮人者見侮於人,誰都不能逃此公例。)要想轉禍為福,便欲先厲行第二個條件“自己不干涉別人”,才能達第三個條件“別人不干涉自己”。
   
     雖然農工商學及不管事的老少是最大多數,開會投票,他們的票上都寫“贊成湖南們羅主義”。然尚有一個□〔5〕部分人,他們非農非工非商非學,又非不管閒事的老少,他們票上卻都寫“反對湖南們羅主義”,諸君必謂,少數不能變更多數,前者得勝,後者無效。然我盡有疑間〈問〉,要問這票匭的監督者是兩黨中之最大多數黨,還是最少數黨?如是前者,當然沒有問題,如是後者,則開票結果必定是“原案打消”,而反面的“湖南侵略主義”投票乃大得通過。這是從經驗得來百不失一的斷定。所以我說,“雖然只是一個小部分,其關係有時卻很重大。”
   
     “援粵”之聲〔6〕,不出於農人,不出於工人,不出於商人,不出於學生,不出於不管事的老少,就是不出於最大多數人民。而獨出於非農非工非商非學非不管事的老少之無職業最少數的人。不是說笑話,假如真要援粵,我主張要總投票。為防上文所說之弊端起見,我主張要將票匭拿到我們“最大多數黨”的手裡來。我是絕對贊成湖南們羅主義的,故我的主張如此。
   
     根據1920年9月6日湖南《大公報》刊印。署名澤東。
     注釋
     〔1〕指湖南《大公報》主筆龍兼公1920年9月5日所發時評《湖南“門羅主義”》一文的主張。龍兼公,見本書第415頁注〔2〕。
     〔2〕清末曾國藩率領湘軍,在湘潭、嶽州、漢口、武昌、漢陽,九江、蕪湖、湖口、天京(即南京)等江南一帶鎮壓太平軍;1861年至1866年曾國藩和另一湘籍清朝官員左宗棠,在閩浙一帶任巡撫、總督等職,並鎮壓太平軍餘部。1865年,陝甘總督楊岳斌(湖南善化即長沙人),回湘招募勇丁,取道湖北,赴甘鎮壓回民起義。後左宗棠繼任陝甘總督,率部鎮壓回民起義,1875年,左任欽差大臣督辦新疆軍務,率楚軍出征新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