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周有光:中國必須告別專制。中國不適合民主?這等於說中國人不適合吃西餐一]
独往独来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有光:中國必須告別專制。中國不適合民主?這等於說中國人不適合吃西餐一

   周有光:中國必須告別專制 網文
   
   
   
   ■107歲的周有光經歷中國百年變遷,學貫東西,頭腦清晰。


   
   「中國的前途必須走民主道路,今天的專制制度不可能長的!」107歲的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圖),日前在北京居所接受《蘋果》記者採訪時,疾呼中國必須告別專制,他對「習李新政」期待不大,比喻為小媳婦難當家:「即使有改革不會很快,新的領導後面有『婆婆』控制住的。我沒有看到甚麼重要的變化!」
   
   
   
    「中國不適合民主?這等於說中國人不適合吃西餐一樣荒謬。」周有光一開口就是民主,他認為民主是社會必然的道路,不存在要不要的問題。「為甚麼蘇聯垮台?因為違背了民主道路,你看本來有41個社會主義國家現在只剩3個!」
   
   「專制下必然有貪官」
   
   
   
   「網上說中共在習近平領導下想慢慢改。但他背後有人控制,所以他今天只能小改,比如像提倡吃飯不要浪費。」說到十八大習上場後掀起的肅貪風暴,周有光認為是隔靴搔癢:「貪官當然要抓,但抓了貪官不等於政府就好了,問題在於專制,不是貪官。專制下必然有貪官,民主制度下貪官少,因為人民可以講話,你做壞事我下次不選舉你,專制就不行!」他還直指現在由黨控制軍隊、軍隊控制國家的制度不合理,軍隊應該屬於國家不屬於黨:「我發表這些話當然是冒風險的,不過我都108(虛歲)了,就算他把我抓去了、把我槍斃了,我不槍斃也要死了嘛!」
   
   「名義上沒皇帝,實際還有」
   
   
   
   「現在中國名義上沒有皇帝了,實際上還有。」周有光生於清朝末年,經歷滿清、北洋政府、國民黨和當今中共四個朝代:「我講老實話呢,最好的是國民黨時代,不是共產黨時代。」上世紀四十年代,周曾任職國民政府經濟部旗下的農本局,管理四川省合作金庫,通過金融幫地主和農民維持農業生產,確保抗日戰爭期間後方糧食棉花等必需品供應;戰後他被派駐英美學習辦銀行的經驗,其間共產黨奪取政權,仍選擇回國,但最終從經濟學改行從事語言學研究,他說:「我們搞的英美經濟學跟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是矛盾的。毛澤東時代,中國人死了8,300萬人,人吃人,還搞甚麼經濟學!」
   
   
   
   周有光認為,自鄧小平上台以來,共產黨執政是有別於毛澤東時代,但至今不改專制、沒有言論自由,「我們的憲法規定得很清楚,人民有很多自由,但現在一樣都沒有;憲法上有民主條文,但是空的,沒有真的東西。大家希望它能夠慢慢開明。網上說它會改的,你要慢慢等,5年後可能有小改,15年、20年會慢慢有變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民主是人心所向 「六四要平反」
   
   
   
   「中國大陸今天是共產黨專制制度之下,香港是民主社會,矛盾就在這裏。」周有光認為中港矛盾的根本在於制度的不同。他稱,在平反六四和反對中共洗腦教育方面,自己與不少港人持相同立場。
   
   
   
   中港矛盾根在制度
   
   
   
   「比如一個最大的問題,六四運動要不要平反?香港大規模遊行,國內現在還不給平反,這個事情是放不平的。六四不平反不行,遲早要平反的,人同此心。而在這種地方中國政府和人民還是有矛盾。」他說,民主自由是人心所向,古代中國就有這種智慧:「春秋戰國一國王問孟子怎樣才能統一中國呢?他說不喜歡殺人的人才能統一中國。不是靠打仗、不是槍桿子裏出政權,民主制度和孟子講得完全對得上。」
   
   
   
   周有光關心時事,每天都要讀多份報紙,是香港媒體的粉絲:「內地的報紙都是一派官話,沒有真實的東西,我所知道的一些消息都是來自香港的媒體。」他反對中共的洗腦宣傳以教育:「沒有獨立思考就沒有教育,今天的教育之所以失敗就在於這個地方,訓練人家迷信,迷信馬克思主義,要非相信不可,這就是缺乏獨立思考。」
   
   
   
   「我接受的是知識分子教育,是自由教育。」周有光當年在上海聖約翰大學受英美式教育。他為去年出版的文集取名《靜思錄》就是提倡獨立思考,該書引言寫道:獨立思考是輕而易舉的腦力活動,這是人類一項先天本能,假如你受了錯誤的訓練,失去獨立思考能力,你只要正襟危坐,閉目靜思,就能漸漸恢復獨立思考的能力。
   
   
   
   【人物背景】
   
   
   
   認識愛因斯坦 拒認同屠城辭政協
   
   
   
   周有光的人生充滿傳奇,經歷清朝、北洋政府、國民黨和當今中共四個朝代,年輕時結識愛因斯坦未算,在中國多番政治風雲變幻中平安渡過,並能堅守良心,活到今日,他說是上天眷顧。官方稱周是「卓越的語言文字學家」、「具有完美的人格品質」,但他對中共毫不留情的批評卻總在報道中被隱去。
   
   
   
   文革被下放牛棚
   
   
   
   周出身於常州望族,曾祖父以家產供軍餉抵抗太平軍進攻,城破後投水自盡,家道中落。周於上海聖約翰大學畢業後進入銀行工作,娶民國才女張允和為妻,張家四姊妹分別嫁予四名才子,周於是與知名作家沈從文、德裔美籍漢學家傅漢思成連襟。
   
   
   
   國民政府時期,周有光被銀行派往海外學習管理,還在這段期間認識了在普林斯頓大學做客席教授的愛因斯坦,有過兩次聊天:「他非常平易近人,可惜我太笨了,看不懂他的相對論,只能談一般事情,像是談談國際形勢。」中共建政後,周回國在上海復旦大學教經濟學,兼職銀行。1955年國家文字改革,總理周恩來親點精通四國語言的周加入委員會,調往北京。不久1957年反右開始,上海經濟學家多被打成右派,他有不少同事不堪折磨自殺。周逃過反右,但文革逃不過,整個單位被下放進了牛棚。
   
   
   
   「許多國外回來的知識分子把命都送掉了,不要說做出甚麼事了,我還能做出一些成績來,是很不容易的。」周有光不後悔說:「因為回國能做點事情,為人民。我不是為甚麼黨,我的工作是為人民做的。」他創造的漢語拼音後來也成中國和國際溝通的橋梁。
   
   
   
   周有光曾是全國政協委員,但1989年六四屠城之後,他因不認同官方做法,退出全國政協,更與出席政協會議並升官發財的一些好友絕交。中共對這名知名學者採冷待遇,他至今住在國家語言委員會的舊宿舍中,今年2月身體不適想入301醫院檢查,一級教授、國寶級學者本可獲中共副部級待遇安排病房,他卻被以「欠缺中組部的證明」刁難,後在良心醫生蔣彥永幫助下才能入住。
   
   
   
   
   
   ■周有光家中擺放夫人年輕時的照片。《蘋果》記者攝
   
   
   
   每天讀書寫作 陋室掛滿亡妻照
   
   
   
   周有光住在國家語委後面一個胡同裏的灰色舊建築的三樓,裏面仍是八十年代的裝修。牆上掛滿了他與妻子張允和不同時期的照片。妻子去世十多年,這位被死神遺忘了的老人一個人每天在這讀書看報和寫作,日常生活由一名保母照顧。需要佩戴助聽器,周老即使面對面也聽得很費力。但他還是非常有耐性的接受採訪。
   
   
   
   跟曾孫輩的記者講述歷史,老人家思維非常清晰,性格開朗充滿童趣,常常說着說着就笑起來。他還拿出做作品給記者看:「去年出版《靜思錄》,是最後一本了。新書沒有了,我可能還會寫點小文章,小品。」
   
   
   
   他現在每天看最少五份報紙,並且長期委托人帶去外國和香港的雜誌報紙,家人定期打印網上文章給他看,他說:「哲學家提出人是政治動物,不可能不注意政治的。我向來不參加政治活動,但不等於我不注意政治。」
   
   
   
   能做到在恐怖政治漩渦中保持良心,並堅持着真話需要的勇氣難以想象,周老只是以:「我是幸運的。」輕輕帶過:「我在國民黨的時候不參加國民黨,共產黨時代不參加共產黨,我是搞學問的。」
   
   
   
   
   
   周有光小檔案 (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
   
   
   
   年齡:107歲
   
   原名:周耀平
   
   祖籍:江蘇宜興
   
   出生地:江蘇常州
   
   家庭:妻子張允和,為著名崑曲研究家
   
   學歷:先後入讀上海聖約翰大學、光華大學、東京大學等
   
   職業:中國著名中國語言學家、文字學家;通曉漢、英、法、日四種語言
   
   經歷:
   
   ‧青年和中年時期主要從事經濟、金融工作,作過經濟學教授
   
   ‧1955年開始專職從事語言文字研究,曾參加並主持擬定《漢語拼音方案》
   
   (1958年公佈)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後,被打成「反動學術權威」
   
   ‧1980年開始成為繙譯《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的中美聯合編審委員會和
   
   顧問委員會中方三委員之一,另兩人是劉尊棋和錢偉長
   
   ‧1989年離休,繼續在家中研究和著述
   
   
   
   
   
   
   
   
   
   2013-03-20
(2015/05/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