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周有光:中國必須告別專制。中國不適合民主?這等於說中國人不適合吃西餐一]
独往独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张洞生:中共疯狂地反美,只能加速其崩溃倒台
·宋美龄之死 颠覆中共抗日谎言
·张洞生:紧急呼吁胡温习李,抓紧天赐良机,解散中共,实行全面政改,救中国
·中国人震惊:郎咸平曝光惊人秘密
·曾节明樵夫:胡温是两种人
·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被毛泽东杀害的几个青年才俊例子
·大家都应支持温家宝总理!
·中国精英是怎么样被毛泽东毁灭的?【1】
·中国精英是如何被毛泽东毁灭的?【2】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3】
·张洞生:王对王、胡温习李对江曾周薄的大戏上演了,如何收场?对18大影响?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4】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5】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6】【7】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8】【8】【10】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完。【11】
·张洞生:醒醒吧,美国!别再被中共的双簧糊弄了!
·张洞生:新矛盾论:矛盾律的科学依据和结构类型【往15--1】**
·张洞生:老子《道德经》,孔子《易经八卦》与矛盾律【往15--2】**
·张洞生:《北京日报》极左文革余孽的无知、无耻是在给中共帮倒忙
·江河水:中南海为政法委擦屁股——江胡斗中的“红色孝子工程”
·张洞生:谈谈对“人性”的一些看法【往15--3】**
·张洞生:赵普的「半部論語治天下」给我们的启示【15--4】**
·樵夫:内幕人士揭秘:温家宝“家族贪污腐败”传言的来龙去脉
·郑 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张洞生:迫使中共放弃‘一党专政’,走向‘民主宪政,依法治国’过程中的一
·张洞生:孔子与亚里士多德都极其维护“中庸之道” 【往15--5】**
·温家宝爆大银行是江父子钱袋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社会生产力的主要动力形态的改变导致生产关系的质变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1》: 生产关系质变的决定因素【往15--6】**
·昌盛:中共开创了共产共妻新时代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2》【往15--7】**
·张洞生:汪洋是中国政改的领头羊还是在放空炮?
·张洞生:新社发观《3》;发达国家将走向何处?【往15--8】**】
·张洞生:新社发观《4》中共‘初级阶段’【往15--10】**
·张洞生新社发观《5》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往15--9】**
·近代科学的萌芽发生在文艺复兴后的欧洲而未能发生在旧中国的原因【往15--11
·张洞生:胡头搞‘党内假民主’欺骗人民、抗拒政改,甘当‘历史罪人’
·陈东:国际潜逃犯苏荣现任江西省委书记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朱德死亡之谜
·秦晖: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民族主义的实践(上)
·张洞生:中共将与房地产泡沫共存亡。
·张洞生 :中共高层现在高捧李鹏为哪般?
·《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 记者:罗冰
·张洞生:中国现在是中共权贵裸官的殖民地,政治局常委就是N国联军司令部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垮台【131415】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张洞生:中共以‘孤立事件’为权贵脱罪,维护高层稳定,势必加速中共崩溃
·明镜月刊:最不歧视中国人的 受到中国人的谴责最多
·张洞生:胡毛左掩盖权贵罪行,投靠权贵,维护‘一党专政’,似乎是在‘下一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有光:中國必須告別專制。中國不適合民主?這等於說中國人不適合吃西餐一

   周有光:中國必須告別專制 網文
   
   
   
   ■107歲的周有光經歷中國百年變遷,學貫東西,頭腦清晰。


   
   「中國的前途必須走民主道路,今天的專制制度不可能長的!」107歲的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圖),日前在北京居所接受《蘋果》記者採訪時,疾呼中國必須告別專制,他對「習李新政」期待不大,比喻為小媳婦難當家:「即使有改革不會很快,新的領導後面有『婆婆』控制住的。我沒有看到甚麼重要的變化!」
   
   
   
    「中國不適合民主?這等於說中國人不適合吃西餐一樣荒謬。」周有光一開口就是民主,他認為民主是社會必然的道路,不存在要不要的問題。「為甚麼蘇聯垮台?因為違背了民主道路,你看本來有41個社會主義國家現在只剩3個!」
   
   「專制下必然有貪官」
   
   
   
   「網上說中共在習近平領導下想慢慢改。但他背後有人控制,所以他今天只能小改,比如像提倡吃飯不要浪費。」說到十八大習上場後掀起的肅貪風暴,周有光認為是隔靴搔癢:「貪官當然要抓,但抓了貪官不等於政府就好了,問題在於專制,不是貪官。專制下必然有貪官,民主制度下貪官少,因為人民可以講話,你做壞事我下次不選舉你,專制就不行!」他還直指現在由黨控制軍隊、軍隊控制國家的制度不合理,軍隊應該屬於國家不屬於黨:「我發表這些話當然是冒風險的,不過我都108(虛歲)了,就算他把我抓去了、把我槍斃了,我不槍斃也要死了嘛!」
   
   「名義上沒皇帝,實際還有」
   
   
   
   「現在中國名義上沒有皇帝了,實際上還有。」周有光生於清朝末年,經歷滿清、北洋政府、國民黨和當今中共四個朝代:「我講老實話呢,最好的是國民黨時代,不是共產黨時代。」上世紀四十年代,周曾任職國民政府經濟部旗下的農本局,管理四川省合作金庫,通過金融幫地主和農民維持農業生產,確保抗日戰爭期間後方糧食棉花等必需品供應;戰後他被派駐英美學習辦銀行的經驗,其間共產黨奪取政權,仍選擇回國,但最終從經濟學改行從事語言學研究,他說:「我們搞的英美經濟學跟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是矛盾的。毛澤東時代,中國人死了8,300萬人,人吃人,還搞甚麼經濟學!」
   
   
   
   周有光認為,自鄧小平上台以來,共產黨執政是有別於毛澤東時代,但至今不改專制、沒有言論自由,「我們的憲法規定得很清楚,人民有很多自由,但現在一樣都沒有;憲法上有民主條文,但是空的,沒有真的東西。大家希望它能夠慢慢開明。網上說它會改的,你要慢慢等,5年後可能有小改,15年、20年會慢慢有變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民主是人心所向 「六四要平反」
   
   
   
   「中國大陸今天是共產黨專制制度之下,香港是民主社會,矛盾就在這裏。」周有光認為中港矛盾的根本在於制度的不同。他稱,在平反六四和反對中共洗腦教育方面,自己與不少港人持相同立場。
   
   
   
   中港矛盾根在制度
   
   
   
   「比如一個最大的問題,六四運動要不要平反?香港大規模遊行,國內現在還不給平反,這個事情是放不平的。六四不平反不行,遲早要平反的,人同此心。而在這種地方中國政府和人民還是有矛盾。」他說,民主自由是人心所向,古代中國就有這種智慧:「春秋戰國一國王問孟子怎樣才能統一中國呢?他說不喜歡殺人的人才能統一中國。不是靠打仗、不是槍桿子裏出政權,民主制度和孟子講得完全對得上。」
   
   
   
   周有光關心時事,每天都要讀多份報紙,是香港媒體的粉絲:「內地的報紙都是一派官話,沒有真實的東西,我所知道的一些消息都是來自香港的媒體。」他反對中共的洗腦宣傳以教育:「沒有獨立思考就沒有教育,今天的教育之所以失敗就在於這個地方,訓練人家迷信,迷信馬克思主義,要非相信不可,這就是缺乏獨立思考。」
   
   
   
   「我接受的是知識分子教育,是自由教育。」周有光當年在上海聖約翰大學受英美式教育。他為去年出版的文集取名《靜思錄》就是提倡獨立思考,該書引言寫道:獨立思考是輕而易舉的腦力活動,這是人類一項先天本能,假如你受了錯誤的訓練,失去獨立思考能力,你只要正襟危坐,閉目靜思,就能漸漸恢復獨立思考的能力。
   
   
   
   【人物背景】
   
   
   
   認識愛因斯坦 拒認同屠城辭政協
   
   
   
   周有光的人生充滿傳奇,經歷清朝、北洋政府、國民黨和當今中共四個朝代,年輕時結識愛因斯坦未算,在中國多番政治風雲變幻中平安渡過,並能堅守良心,活到今日,他說是上天眷顧。官方稱周是「卓越的語言文字學家」、「具有完美的人格品質」,但他對中共毫不留情的批評卻總在報道中被隱去。
   
   
   
   文革被下放牛棚
   
   
   
   周出身於常州望族,曾祖父以家產供軍餉抵抗太平軍進攻,城破後投水自盡,家道中落。周於上海聖約翰大學畢業後進入銀行工作,娶民國才女張允和為妻,張家四姊妹分別嫁予四名才子,周於是與知名作家沈從文、德裔美籍漢學家傅漢思成連襟。
   
   
   
   國民政府時期,周有光被銀行派往海外學習管理,還在這段期間認識了在普林斯頓大學做客席教授的愛因斯坦,有過兩次聊天:「他非常平易近人,可惜我太笨了,看不懂他的相對論,只能談一般事情,像是談談國際形勢。」中共建政後,周回國在上海復旦大學教經濟學,兼職銀行。1955年國家文字改革,總理周恩來親點精通四國語言的周加入委員會,調往北京。不久1957年反右開始,上海經濟學家多被打成右派,他有不少同事不堪折磨自殺。周逃過反右,但文革逃不過,整個單位被下放進了牛棚。
   
   
   
   「許多國外回來的知識分子把命都送掉了,不要說做出甚麼事了,我還能做出一些成績來,是很不容易的。」周有光不後悔說:「因為回國能做點事情,為人民。我不是為甚麼黨,我的工作是為人民做的。」他創造的漢語拼音後來也成中國和國際溝通的橋梁。
   
   
   
   周有光曾是全國政協委員,但1989年六四屠城之後,他因不認同官方做法,退出全國政協,更與出席政協會議並升官發財的一些好友絕交。中共對這名知名學者採冷待遇,他至今住在國家語言委員會的舊宿舍中,今年2月身體不適想入301醫院檢查,一級教授、國寶級學者本可獲中共副部級待遇安排病房,他卻被以「欠缺中組部的證明」刁難,後在良心醫生蔣彥永幫助下才能入住。
   
   
   
   
   
   ■周有光家中擺放夫人年輕時的照片。《蘋果》記者攝
   
   
   
   每天讀書寫作 陋室掛滿亡妻照
   
   
   
   周有光住在國家語委後面一個胡同裏的灰色舊建築的三樓,裏面仍是八十年代的裝修。牆上掛滿了他與妻子張允和不同時期的照片。妻子去世十多年,這位被死神遺忘了的老人一個人每天在這讀書看報和寫作,日常生活由一名保母照顧。需要佩戴助聽器,周老即使面對面也聽得很費力。但他還是非常有耐性的接受採訪。
   
   
   
   跟曾孫輩的記者講述歷史,老人家思維非常清晰,性格開朗充滿童趣,常常說着說着就笑起來。他還拿出做作品給記者看:「去年出版《靜思錄》,是最後一本了。新書沒有了,我可能還會寫點小文章,小品。」
   
   
   
   他現在每天看最少五份報紙,並且長期委托人帶去外國和香港的雜誌報紙,家人定期打印網上文章給他看,他說:「哲學家提出人是政治動物,不可能不注意政治的。我向來不參加政治活動,但不等於我不注意政治。」
   
   
   
   能做到在恐怖政治漩渦中保持良心,並堅持着真話需要的勇氣難以想象,周老只是以:「我是幸運的。」輕輕帶過:「我在國民黨的時候不參加國民黨,共產黨時代不參加共產黨,我是搞學問的。」
   
   
   
   
   
   周有光小檔案 (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
   
   
   
   年齡:107歲
   
   原名:周耀平
   
   祖籍:江蘇宜興
   
   出生地:江蘇常州
   
   家庭:妻子張允和,為著名崑曲研究家
   
   學歷:先後入讀上海聖約翰大學、光華大學、東京大學等
   
   職業:中國著名中國語言學家、文字學家;通曉漢、英、法、日四種語言
   
   經歷:
   
   ‧青年和中年時期主要從事經濟、金融工作,作過經濟學教授
   
   ‧1955年開始專職從事語言文字研究,曾參加並主持擬定《漢語拼音方案》
   
   (1958年公佈)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後,被打成「反動學術權威」
   
   ‧1980年開始成為繙譯《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的中美聯合編審委員會和
   
   顧問委員會中方三委員之一,另兩人是劉尊棋和錢偉長
   
   ‧1989年離休,繼續在家中研究和著述
   
   
   
   
   
   
   
   
   
   2013-03-20
(2015/05/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