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争鸣杂志:习近平未必逃得过亡党噩梦]
独往独来
·艾-未未事件,内幕大曝光。
·张洞生:辛亥革命已100年,中共却大搞‘世袭制专政’,老j是罪魁祸首。
·姜维平: 温总理最后的冲刺
·严家伟:毛派份子逆流而动 阻挡不了中国民主转型的进程
·张洞生:从‘艾未未借钱’和‘乌有之乡征集起诉茅于轼辛子陵签名’看民
·难得一见的好文章:看《真实的美国》
·毛澤东是怎樣當叛徒、爬狗洞的?
·[转贴]中国科学家“畏罪自杀”震惊海内外
·张洞生:在劫难逃的习近平班子在大危机来临时将何去何从?
·辛子陵:毛泽东的党国体制与玩弄宪法
·张 洞 生:为什么必须要征收物业税而中共却不收?
·国务院原司长斥医生成最大药贩子
·张洞生:"中国特色"的权贵家族世袭制18大成形?
·戴高乐的遗嘱
·张洞生:中共想要‘文化强国’是在‘痴人说梦’
·白岩松 :幸福在哪里
·杜月笙教你怎么看人的本质
·张洞生:老江和中共要求《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暗藏那些玄机?
·慕容雪村:慕容雪村
·美国连番逮捕中共海外头目 唐宇华被指北美最大特务
·张 洞 生: 分析比较中美两国社会潜在危机的严重程度
·“耀邦太天真了!” ——杨西光评价胡耀邦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暴发户”
·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张 洞 生 :对中国当前的政治派别分折
·资中筠:岁末杂感致友人
·张洞生:从人性角度认识公有制和私有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矛盾面是对立
·金正日竟做过这么多让中国尴尬的事
·张洞生:请不要对中共使乌坎骚乱暂时软着陆抱过大的幻想
·朱家台:政變經又熱 北京 十八大險象迭現•
·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张洞生: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
·胡锦涛与马英九的元旦献词对比(附全文)
·2011年十九个最无耻新闻(转)
·妙哉高论!):幸亏当年J没占领Ch,否则都要这样了!
·陈正中:中共党史对毛泽东的罪恶不要再遮遮掩掩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1)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2)
·中宣部爲什麽害怕辛子陵?·作者: 龐觀清
·孙 越:2012年俄罗斯政局
·张洞生:只有民主法治,民众才有权作‘分蛋糕’的主人,而不致仅当‘作蛋糕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毛泽东的政治特色
·王力雄: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一年来16起藏人僧侣自焚
·台湾大选日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走红
·余杰:揭露中共暴政,奔向自由世界――我的去国声明
·刘长海—敲丧钟的英雄
·真实的赫鲁晓夫
·张洞生:任何时候,中产阶级(中间阶层)才是发展生产力和推动社会进步、转
·毛情人自白录/金钟
·陈有西:法治中国: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
·江氏访俄签定卖国条约之谜
·钱理群 :张木生令吾担忧
·张洞生:中美今后10年之间的激烈冲突、较量的前景和结局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张洞生:18大政治局常委抢位战掀起新浪潮,好戏或许还在后头
·严家祺傅国涌余英时荆楚:中国向何处去?
·中共反人民的疯狂暴力镇压与人民反中共的暴力革命
·大学生抗议官方在校园处决犯人(附图)
·阮铭,时鉴对远华案一书的序言
·张洞生:中共高层某领导的讲话证实了余杰揭露中共‘要活埋200精英的话’并
·侯工:贪官盛行将会天下大乱
·张洞生: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戴建业:谁抽去了中国人的脊梁?
·张洞生:对王立军进出美国成都领事馆事件后果的拙见
·刘瑜:美国的“四项基本原则”
·维梁的博客: 要活埋余杰的原来是他们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争鸣杂志:习近平未必逃得过亡党噩梦

习近平未必逃得过亡党噩梦
   
   信源:争鸣杂志|编辑:2015-05-01|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斯大林是毛泽东的镜子

   
   习近平讲「照镜子,正衣冠」,毛泽东一生照得最多的大概是斯大林这面镜子,但这面镜子从未有助于毛「正衣冠」。斯大林活着的时 候,毛泽东要学习、追随、模仿:「反AB团」、「抢救运动」是抄袭斯大林的肃反运动,「两条路线斗争」的权斗模式基本照搬斯大林钦定的《联共(布)党 史》。毛泽东仅有的那一点支离破碎的经济学知识,也主要得自于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
   
   斯大林死后,毛泽东继续照斯大林的镜子, 但徒弟已经出师,镜鉴之义就比较复杂了:其一,毛不仅要做中国的斯大林,也试图扮演国际共运的斯大林角色。在对赫鲁晓夫的能力和领袖魅力作出负面评定之 后,毛想让社会主义阵营的人们看到并承认他才是斯大林衣钵的可靠传人,共产主义的道统将是「马、恩、列、斯、毛」--这个序列里当然没有赫鲁晓夫的位置。 当赫鲁晓夫忙于内部权力斗争而不得不讨好毛泽东的时候,毛的个人野心急剧膨胀,他一度觉得他就是当今的斯大林。中共官员已公开吹嘘「世界革命领导的中心转 移到我国」,国际共运领袖的责任「落在我们的毛主席身上」。访苏归来的无耻文人当面报告毛,说「苏联人民盼望毛主席住到苏联去领导他们」。其二,在赫鲁晓 夫作秘密报告之后,毛泽东内心不安,开始做噩梦了:一方面,毛始终放不下「世界革命领袖」的野心,另一方面又不得不装模作样与「斯大林晚年」划清界限。庐 山会议毛听闻「军事俱乐部」私下议论他「到了斯大林晚年」,不禁怒不可遏,破口大骂,「苏联鞭死尸,我们这里闹分裂的人要鞭我的活尸」。毛此后想得最多的 事情就是,既要像斯大林生前那样随心所欲、无法无天,又不要像斯大林死后那样被人批判、受人唾骂。在中苏两国渐行渐远直至彻底翻脸之际,毛将其主要心思和 功夫都用在了「反修防修」、「警惕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上面。这一切变态行径,其实都与斯大林生前身后命运向毛泽东的心理投射紧密相关。
   
   面 对苏联对斯大林个人崇拜和恐怖统治进行政治清算,隔岸观火的毛泽东一直坚持斯大林「功大于过」、「功劳是第一位的」、「始终是一位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 者」,主张对斯大林要「三七开」。毛这么做所要维护的,与其说是斯大林,不如说是他自己。并非巧合的是,毛对待斯的这一套思路、态度和语言,恰好就是邓小 平对死去的毛泽东的正式评价。这似乎说明,毛泽东的「反修防修」、文化大革命竟然「成功」了,因为文革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为百年之后的毛主义道路清障,要 把中共未来一切可能的非毛化消灭在摇篮之中。毛泽东定点清除了刘少奇这个「赫鲁晓夫式的修正主义头子」,又意外逼死了林彪这个贝利亚式的「野心家、阴谋 家、两面派」(注:苏联的非斯大林化并非始自赫鲁晓夫秘密报告,而是在斯大林中风尚未咽气的时候就已悄然展开。
   不独赫鲁晓夫,马林科夫或贝利亚上台也都会非斯大林化,而令人稍感意外的是,最早向斯大林开刀的其实是斯大林大清洗的「亲密战友」、得力打手贝利亚。从 《五七一工程纪要》和林彪日记,我们似乎也可以合理猜想,若林彪真的「接班」,也必定会「变修」,必定会大搞非毛化),最后,让「死不改悔的第二号走资 派」邓小平捡了便宜。
   
   邓小平心中的赫鲁晓夫阴影
   
   顶着党内外、国内外巨大的非毛化压力,邓小平始终不肯像赫鲁晓夫对待斯大林那样对待毛 泽东。十一届六中全会一纸《历史决议》,使得从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粉碎『四人帮』」开始,到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否定「两个凡是」 的非毛化进程戛然而止,变成了一个摇摇欲坠的政治烂尾工程。此中玄机何在?真是文革「反修防修」意外成功了吗?当然不是。这其中有一个邓小平不肯承认、或 许邓本人尚未意识到的原因,那就是,邓小平心里一直照着赫鲁晓夫的镜子,为的是不蹈赫氏改革功成被迫下台之覆辙。
   
   邓小平曾抱怨说:「在西 方,他们称我什么都可以,但赫鲁晓夫我很熟,我个人同他打了十年交道,我是了解这个人的,把我比作赫鲁晓夫是愚蠢的。」然而,邓小平恰好处于与赫鲁晓夫相 似的历史位置,也恰好起着相似的历史作用。邓的改革、开放、搞活,对西方示好、缓和,说是「中国特色」,其实当年都曾经在苏联做过,赫鲁晓夫正是邓改革的 前辈。邓很清楚,赫鲁晓夫十年苏共第一书记做得很不顺利、很不容易,想要「三和一少」,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党内斗得很凶,东欧很不安宁,中共一个劲儿找别 扭,与西方的冷战没有消停过,用毛泽东的话说,赫鲁晓夫「多灾多难」。两次遭遇和平政变,第一次被朱可夫搭救侥幸逃脱,第二次被勃列日涅夫强迫退休,此事 成了邓小平难以摆脱的心理阴影。所以,邓小平刻意与赫鲁晓夫拉开距离:赫鲁晓夫搞非斯大林化,搞得冒冒失失、跌跌撞撞,生出不少后遗症,所以邓小平失去非 毛勇气,要坚决刹住非毛化之风。胡耀邦公开赞成邓小平退休,赵紫阳于敏感时刻对外公布邓垂帘听政「秘密」,都让邓顿生疑窦,产生了不祥预感,他怕胡、赵像 勃列日涅夫对待赫鲁晓夫一样逼他退休,故先发制人,非法罢黜胡、赵。
   
   中苏交往、论战时邓小平一直是中方主将,如邓所言,他太了解赫鲁晓夫, 没有另外一位中国人比邓更熟悉赫鲁晓夫,没有另外一位外国元首比赫鲁晓夫更刺激邓的戒心。邓知道赫鲁晓夫的阿喀琉斯之踵何在,因而时刻警惕,怕自己落到赫 鲁晓夫的下场。但邓反应过度,把本来应该以民主与法治之道解决的天安门事件变成了不可挽回的血光之灾。
   后邓时代的苏共亡党噩梦
   
   邓小平高寿,亲眼见证了苏共灭亡、苏联瓦解。他一定还记得中共建政初年那句鼓舞人心的响亮口号:「苏联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 天」。可惜,当邓见毛于地下之时,世上只剩下「前苏联」这个世人日渐陌生的旧名词,再也没有什么「苏联的今天」了,而那句口号也似乎变成了一句魔咒、一个 梦魇,挥之不去。邓与其后的中共领袖从此再也挣不脱苏联亡党亡国的噩梦。他们因此而心虚胆怯、心理变态,怕高层出戈尔巴乔夫,怕地方政府出叶利钦,怕「公 开性」、「透明度」,怕政治体制改革,怕新闻自由,怕「西方敌对势力」,怕群体性事件,怕NGO,怕刘晓波、许志永、浦志强、高瑜,怕街头抗议,怕「颜色 革命」,怕死到临头之际「竟无一人是男儿」,这一切的一切,都与苏共亡党噩梦有着扯不清的因果关系。
   
   然而,有些事情不是想避就能避得开的。 苏共灭亡乃是天灭,只怕中共步苏共后尘也将「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只是方式有所不同而已。正如毛虽不想走到「斯大林晚年」,却与斯大林晚年无分轩轾,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邓虽不屑于做「中国的赫鲁晓夫」,终究也只是化了妆的、走了形的赫鲁晓夫。江泽民、胡锦涛当然也都不想被人比作「中国的勃列日涅 夫」,但以江时代大搞官僚特权、将「红二代」打造成权贵垄断「新阶级」,以胡时代政治愚劣、纵官行贪、养虎遗患,江胡种种「特色」,与苏联漫长而昏庸的勃 列日涅夫时代何其相似乃尔!不管中共如何绕、如何躲,似乎冥冥之中总有一条看不见的红线在牵引着它,让它沿着「前苏共」的道路走下去,直至走到相似的结 局。
   
   习近平是「中国的安德罗波夫」
   
   苏共作古二十年后,中共来到习近平时代。身上流淌着红色血统,受过毛泽东思想教育,虽说吃 过文革苦头,却一生改不掉毛泽东情结、红卫兵脾气。知青素质的习近平,他当然对苏共的结局不服气,习要以「中国梦」压倒苏联梦,所以一反江、胡时代且行且 腐、得过且过的执政风格,他强势集权,振衰起弊,六亲不认,重拳出击,一手打腐败分子,一手打异议分子。但是,习自己也许意识不到,他现在所做的这些事, 其实也不过是安德罗波夫的中国翻版(何清涟女士早就指出了这一点)。长期担任克格勃主席的安德罗波夫有清廉、强悍、能干的好形像,一上台就整顿纪律、强化 「法制」、反对特权、厉行反腐,也曾以「打老虎」而闻名于世--勃列日涅夫是他的政治恩人,但他上台不久就把勃的爱婿丘尔巴诺夫搞掉了,这和习近平打虎打 到江泽民门前亦相映成趣(习上台是否由江泽民、曾庆红荐拔或有可疑,但取决于江曾以「红二代」为政权重心的权贵组织路线则确定无疑)。
   后邓时代的苏共亡党噩梦
   
   邓小平高寿,亲眼见证了苏共灭亡、苏联瓦解。他一定还记得中共建政初年那句鼓舞人心的响亮口号:「苏联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 天」。可惜,当邓见毛于地下之时,世上只剩下「前苏联」这个世人日渐陌生的旧名词,再也没有什么「苏联的今天」了,而那句口号也似乎变成了一句魔咒、一个 梦魇,挥之不去。邓与其后的中共领袖从此再也挣不脱苏联亡党亡国的噩梦。他们因此而心虚胆怯、心理变态,怕高层出戈尔巴乔夫,怕地方政府出叶利钦,怕「公 开性」、「透明度」,怕政治体制改革,怕新闻自由,怕「西方敌对势力」,怕群体性事件,怕NGO,怕刘晓波、许志永、浦志强、高瑜,怕街头抗议,怕「颜色 革命」,怕死到临头之际「竟无一人是男儿」,这一切的一切,都与苏共亡党噩梦有着扯不清的因果关系。
   
   然而,有些事情不是想避就能避得开的。 苏共灭亡乃是天灭,只怕中共步苏共后尘也将「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只是方式有所不同而已。正如毛虽不想走到「斯大林晚年」,却与斯大林晚年无分轩轾,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邓虽不屑于做「中国的赫鲁晓夫」,终究也只是化了妆的、走了形的赫鲁晓夫。江泽民、胡锦涛当然也都不想被人比作「中国的勃列日涅 夫」,但以江时代大搞官僚特权、将「红二代」打造成权贵垄断「新阶级」,以胡时代政治愚劣、纵官行贪、养虎遗患,江胡种种「特色」,与苏联漫长而昏庸的勃 列日涅夫时代何其相似乃尔!不管中共如何绕、如何躲,似乎冥冥之中总有一条看不见的红线在牵引着它,让它沿着「前苏共」的道路走下去,直至走到相似的结 局。
   
   习近平是「中国的安德罗波夫」
   
   苏共作古二十年后,中共来到习近平时代。身上流淌着红色血统,受过毛泽东思想教育,虽说吃 过文革苦头,却一生改不掉毛泽东情结、红卫兵脾气。知青素质的习近平,他当然对苏共的结局不服气,习要以「中国梦」压倒苏联梦,所以一反江、胡时代且行且 腐、得过且过的执政风格,他强势集权,振衰起弊,六亲不认,重拳出击,一手打腐败分子,一手打异议分子。但是,习自己也许意识不到,他现在所做的这些事, 其实也不过是安德罗波夫的中国翻版(何清涟女士早就指出了这一点)。长期担任克格勃主席的安德罗波夫有清廉、强悍、能干的好形像,一上台就整顿纪律、强化 「法制」、反对特权、厉行反腐,也曾以「打老虎」而闻名于世--勃列日涅夫是他的政治恩人,但他上台不久就把勃的爱婿丘尔巴诺夫搞掉了,这和习近平打虎打 到江泽民门前亦相映成趣(习上台是否由江泽民、曾庆红荐拔或有可疑,但取决于江曾以「红二代」为政权重心的权贵组织路线则确定无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