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知道主义|三个西方记者与乌克兰大饥荒的故事]
独往独来
·昌盛:中共开创了共产共妻新时代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2》【往15--7】**
·张洞生:汪洋是中国政改的领头羊还是在放空炮?
·张洞生:新社发观《3》;发达国家将走向何处?【往15--8】**】
·张洞生:新社发观《4》中共‘初级阶段’【往15--10】**
·张洞生新社发观《5》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往15--9】**
·近代科学的萌芽发生在文艺复兴后的欧洲而未能发生在旧中国的原因【往15--11
·张洞生:胡头搞‘党内假民主’欺骗人民、抗拒政改,甘当‘历史罪人’
·陈东:国际潜逃犯苏荣现任江西省委书记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朱德死亡之谜
·秦晖: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民族主义的实践(上)
·张洞生:中共将与房地产泡沫共存亡。
·张洞生 :中共高层现在高捧李鹏为哪般?
·《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 记者:罗冰
·张洞生:中国现在是中共权贵裸官的殖民地,政治局常委就是N国联军司令部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垮台【131415】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张洞生:中共以‘孤立事件’为权贵脱罪,维护高层稳定,势必加速中共崩溃
·明镜月刊:最不歧视中国人的 受到中国人的谴责最多
·张洞生:胡毛左掩盖权贵罪行,投靠权贵,维护‘一党专政’,似乎是在‘下一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张洞生:忠党爱毛的胡锦涛在北戴河会议上失势后,对18大形势的一点预测
·刘静:偌大中国可有如此高官夫妇?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共淫官
·赵楚:薄熙来倒台背后的妻子、客卿与走狗 等等
·张洞生:‘从保钓反日闹剧’的迷雾中看中共高层江胡习3大派的权斗
·《林豆豆口述》:揭示毛泽东时代绞肉机本质
·开放杂志:习近平与胡锦涛摊牌冷战 耍脾气不想做接班人
·独家:薄熙来案与习近平背伤真相(上)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知道主义|三个西方记者与乌克兰大饥荒的故事

知道主义|三个西方记者与乌克兰大饥荒的故事
   原文
   
   来源:微信公号 知道主义 (ID: zhidaozhuyi)
   

   摘要:曾在乌克兰大饥荒中撒下弥天大谎的《纽约时报》记者杜兰蒂,因为系列报道而飞黄腾达,获得普利策新闻奖,另外两位英国记者披露真相却长期默默无闻,荣誉直到死后才获追认。三个西方记者的生前死后,值得今天的人们深长思考。
   
   文/ 程映虹
   
   悼念三十年代大饥荒中死难的同胞,成为乌克兰每年不可缺的全国性活动。80余年前,曾获“欧洲粮仓”美称的乌克兰有数百万人殒命于这场人为的大饥荒。
   2003年纪念苏联时期发生的大饥荒70周年时,乌克兰国会和一些社团向美国的普利策新闻奖委员会发出呼吁,要求撤销1933年授予《纽约时报》驻苏联记者杜兰蒂的这个奖项,迫使这个委员会重审60年前的那个决定,因为杜兰蒂在大饥荒的新闻报道中故意撒下弥天大谎。
   
   2008年纪念大饥荒65周年时,乌克兰政府向两个已经去世的英国记者缪格里奇和琼斯颁发自由勋章,表彰他们对那场可怕的人祸的真实报道。
   
   近年,各种媒体和相关研究机构纷纷赞扬缪格里奇和琼斯,把杜兰蒂当作新闻史上的反面教材向读者引介。这个重大的新闻史案例中,荣誉和批判都来得太晚,谎言传播者生前风光无限,功成名就,真相披露者长期默默无闻,荣誉却在死后才得到追认,但不管怎么说,正义的审判总算到来了!三个西方记者的生前死后,值得今天的人们深长思考。
   
   640 (6)
   基辅广场上市民们纷纷点起小灯纪念死难的同胞,这是乌克兰每年全国不可缺少的活动。
   
   杜兰蒂:因谎言而成名的美国记者
   
   1933年11月,美苏建立了外交关系,苏联派出以外交部长李维诺夫为首的代表团去美国签署建交协议。在纽约商界为苏联贵宾举办的盛大招待会上,当宴会的主持人在念到与会的显贵中一个瓦尔特.杜兰蒂的名字,并介绍他是“为我们这个城市服务的当代最伟大的记者之一”时,全场起立,掌声如潮。
   
   杜兰蒂是英国人,受雇于《纽约时报》,担任派驻莫斯科的记者。从20年代早期开始,他有关苏联的报导成了很多人了解苏联的最重要渠道,甚至对于刚上台的罗斯福政府在承认苏联的决策中都有一定作用。1932年杜兰蒂为此获得了创办不久的普利策奖,成了《纽约时报》第一个获得这项奖的记者。在对苏联的研究尚未成为专门学问的时代,杜兰蒂不但是个记者,而且俨然成了苏联问题的权威。
   
   然而,今天人们都知道,杜兰蒂当年用美国头牌大报记者的身份,掩盖大清洗和大饥荒下苏联的真相,制造出一个虚假的,迎合美国左派和自由派幻想的“Socialism理想国”。
   
   640 (7)
   生前风光无限的《纽约时报》记者杜兰蒂。
   
   杜兰蒂的驻苏记者生涯,从一开始就是和饥荒联系在一起的。1921年他被派到苏联(当时还叫苏俄),首先报道的就是这个国家严重的饥荒。但当时报道饥荒是苏俄政府允许的,因为在官方宣传中,饥荒是由世界大战,帝国主义武装干涉和国内反革命叛乱造成的,和列宁实行了三年的以剥夺农民为核心的战时共产主义政策无关。1921年开始苏俄实行新经济政策,需要西方的粮食和其他援助,所以要通过西方媒体来传播饥荒的场面。列宁甚至通过高尔基建立了一个非官方委员会,向西方国家发出呼吁,要求得到粮食,药品和衣物。
   
   美国的救济署很快同意提供援助,不过提出允许西方记者进入俄国采访,把了解到的灾情报导回国内,这样公众才能支持由政府和慈善机构组织的救济活动。杜兰蒂就是这样去的俄国并成为常住记者。
   但到了30年代初,既没有世界大战也没有帝国主义武装干涉,大饥荒完全是由斯大林的集体化和对农民的又一轮剥夺造成的。苏联官方宣传不但隐瞒大饥荒,而且向世界宣传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欣欣向荣,和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形成鲜明对比,使得不少西方人信以为真,也给正面报道苏联的西方媒体制造了一个巨大的读者群。但纸里包不住火,1933年,国际新闻界有关苏联大饥荒的流言使得纽约时报总部催促一直回避报导这件事的杜兰蒂,要他调查新闻来源。这时杜兰蒂的报导中开始出现食品短缺,营养不良和部分地区人口减少的消息,他甚至给出了一个200万左右人被饿死的估计。
   就在此时,出乎意料的是苏联官方在严禁其他西方记者离开莫斯科采访的同时,给了杜兰蒂去传说中发生饥荒的地区采访的通行证。1933年九月,杜兰蒂开始了他的调查采访,跟踪报导发表在《纽约时报》。他先去了北高加索,发表了三篇报导,从标题上读者们就可以感到开朗和乐观,例如”苏维埃正在赢得农民的信念”,”苏维埃公社的农民正在致富”,”北高加索物产富饶”。他斥责传播苏联饥荒消息的西方记者根本没有调查研究,他原来作出的200万人饿死的估计也必须收回。
   
   640 (8)
   1936年4月,美国外事报道记者协会给予杜兰蒂极高的荣誉,午餐会上杜兰蒂与塔斯社记者和路透社记者谈笑风声。
   
   其实美国从上世纪20年代至今天,都不断产生“杜兰蒂式”的记者和学者,他们为斯大林们的事业立下不朽的功勋,只不过有些人没有经历这样的机会遭遇声败名裂。当然,对某些美国记者来说,倒不一定纯粹为了意识形态去撒谎,苏联和斯大林因为封闭和神秘,在欧美社会具有极高“新闻出版价值”,就如同今天报道朝鲜一样,能够搭上这条线,很容易成大名或赚大钱。讨好斯大林,可以获得长期的签证,可以获得其它记者无法得到的一些“采访特权”,为他们在欧美社会成名铺就康庄大道,他们的报道经过一定的删改,还可以被苏联媒体“进口转内销”,作为赞颂伟大领袖和优越制度的证据向国人灌输。
   
   宣传是一门深奥的学问。注意,怎样在西方培养这样的“老朋友”呢?一定就要“专治各种不服”才行,伊朗巴列维、南越吴庭琰、古巴的巴蒂斯塔之流都没有资格获得这样的“老朋友”,因为他们“专被各种不服所治”,架子太小,不够神秘,太喜欢表现得亲近记者,这种情况下杜兰蒂们就是你的敌人而非你的朋友了。
   
   当某位杜兰蒂花费一年时间,耗尽心思进行优秀表现,写了很多令苏联意识形态官员满意的作品,当然也不时得到他们的一些“指点与纠正”,终于获得一次(采访)伟大领袖接见的机会。某个夜晚,这位外国“老朋友”在数名表情庄重的官员陪同下,坐着专车绕上几十公里,进入幽深的宫殿,经过警卫森严的重重回廊,走过一间间气氛凝重的大厅,,一扇扇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终于在一间温馨的小屋里见到了伟大领袖,领袖站起身微笑着与对方握手时,对方经过如此长久的气氛洗礼,很容易就有了“触电”的感觉,随后一股暖流注入体内。当领袖以几个小玩笑作为开场白或者嘘寒问暖几句,对方就彻底被“征服”了,立即对此前听过的各种传闻有了低触,“他原来是如此地和蔼可亲”!
   
   640 (9)
   苏联大饥荒时期出版的邮票——“乌克兰农民幸福地进行大丰收”,与杜兰蒂的报道相映成趣。
   
   到了乌克兰,杜兰蒂在报道中承认有大规模的饥荒,但主要原因不是集体化,而是来自国际上的威胁:由於日本帝国主义威胁苏联的远东地区,去年苏联不得不从乌克兰调运大量粮食去东部边境,供应那里的军队。粮食调得太多了,影响了乌克兰农民的口粮。
   
   杜兰蒂的这次采访持续了10天,到了最后几天,杜兰蒂的报导又开始回到最初几天的乐观态度:总的来说,虽然有饥荒,有个别饿死人的现象,有政府政策的失误,也有农民的消极抵抗,但农村青年是站在政府一边的,克里姆林宫正在赢得这场集体化战斗的胜利。
   
   然而,回到莫斯科之後不久,杜兰蒂以英国公民的身份给英国驻苏联大使馆写了一份内部报告。在这份报告中他描绘了一幅和他的公开报导完全不同的阴森可怖的图景。他说在他所到之处,干部们几乎都被赶下乡去推行集体化和监督农民生产,但到处都可以看到长满了荒草的农田。他对饿死人数的估计是:在伏尔加河下游和北高加索地区就起码死了3百万人。在乌克兰情况更糟,人们就象苍蝇一样死去,很多农舍大门洞开,可以看得见里面的骨瘦如柴的尸首。
   
   《纽约时报》一个流动通讯员这时来到莫斯科,当她听到杜兰蒂私下提到在乌克兰有上百万人饿死时大为吃惊,问道:“瓦尔特,你不是开玩笑吧?真的有几百万吗?”杜兰蒂说:“当然不是开玩笑,我这还是保守的估计。”
   接下来,在这个“内部场合”,他说了一句所有在场的人都永远不会忘记的话:“不过他们都是俄国人”。
   
   两个月以后,苏联和美国建交。杜兰蒂坐着苏联外交代表团的轮船回到了美国。美国左派媒体把他捧为为美苏建交立下不朽功勋的伟大记者,因为他告诉了美国人民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个国家领导坚强有力,人民勇于牺牲,充满了理想主义,虽然生活苦一点,但苦得值得。而且俄国人懂得,除了忍受牺牲,没有别的道路可以通向国家的强盛。杜兰蒂在论证这个个人牺牲与国家强盛之间的必然关系时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要做鸡蛋馅饼,只能打破鸡蛋。”
   
   640 (10)
   四十年代,杜兰蒂写作了更多的肉麻吹捧斯大林的报道,经常通篇都是谎言。
   
   斯大林时期有很多西方记者和知识分子用同情甚至赞赏的态度描绘苏联,误导了西方读者。他们或是通过有色眼镜观察苏联,或是不加分析地使用苏联官方的提供的材料,但杜兰蒂的问题并不在于他对苏联和斯大林不了解。相反,是因为他对这个体制太了解了。例如他早在二十年代中期就预言斯大林将打败反对派,成为领袖,并废除新经济政策;在1931 年他就提出了“斯大林主义”这个至今全世界仍在使用的术语。
   
   640 (11)
   如果看完杜兰蒂有关斯大林的所有报道,并且深信不疑的话,那么斯大林就会呈现如此这副形象。
   
   杜兰蒂对苏联的这种敏锐的了解很可能来自他个人品格中和这个体制一拍即合的东西,即犬儒主义和实用主义,在此基础上他和苏联官方宣传机构之间达成了默契。他把报导苏联作为给自己谋取名利的天赐良机,为此不顾基本的职业道德,而且丧失了做人的基本底线,把千百万俄国人的生命视若蝼蚁,把自己的名利建立在这些饿殍之上。
   
   缪格里奇和琼斯:因真话而青史留名
   
   和杜兰蒂相反,当时在莫斯科有两个英国新闻记者,他们对大饥荒的了解不一定比杜兰蒂全面和深入,但他们却把苏联有千百万人已经和正在饿死的真相告诉了世界。
   
   缪格里奇(Malcolm Muggeridge)是英国作家,也是比较左倾的《曼彻斯特卫报》的记者,1932年派驻莫斯科。他原来思想左倾,对苏联共产主义很向往。但在苏联待了一阵后,他很快就对这个制度开始失望和怀疑,于是决定对传说纷纭的饥荒展开调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