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理想主義的火苗仍未熄滅]
藏人主张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维护藏语动态
·藏人学生游行抗议教改计划
·短评藏人学生抗议教改弃藏语
·300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藏东玉树地震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疗伤,从玉树开始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理想主義的火苗仍未熄滅

   
   
   
   理想主義的火苗仍未熄滅
   


   元來如此 - 曾建元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05月26日(二)
   
   開南大學法律學系客座講座教授袁紅冰由其小說體自傳《文殤》部份改寫而成的《六四之殤》一書,由出版者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有限公司再版,並為其在臺北市中山書街舉辦了「六四」二十六周年歷史性對談暨《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我有幸與王丹、林昶佐、李酉潭、劉敬文等人應邀出席與談,並在會場上速讀完這本大著。
   
   袁紅冰以第三人的敘事方式寫自己的六四故事,他之所以採取這樣的寫作策略,是因為以第一人稱,很難描寫出他心中屬於自我的俠義英雄形象,對於主人翁與其所處世界與人群的關係,也較難淋漓痛快地賦以澎湃而狂野的色調。六四那一年,三十七歲的青年袁紅冰,是北京大學法律系講師兼訴訟法教研室主任。作為撥亂反正後所謂老三屆的現代中國大陸第一代大學生,袁紅冰與同一時期的北京各大學學生多有來往,包括北京清華大學的習近平、同為北大法律系的李克強、歷史系的薄熙來等,而袁紅冰本人正也是北大所刻意栽培的法學教師。
   一九八零年代的北大,正處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最為自由開放的時代,鄧小平利用了人民厭惡中國文化大革命政治運動的普遍心理,而藉由自由化的社會情緒壓制左派,創造自己垂簾聽政的統治正當性。他所擢拔和倚重的胡耀邦、趙紫陽,都是中國共產黨裡作風開明、嚮往自由的領袖人物,只是鄧小平不容許共產黨的黨國體制鐵桶江山受到威脅,在丙寅學潮後的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中拉下了胡耀邦,也在六四屠城中,終結了趙紫陽的政治生命和一代人的政治自由。袁紅冰當時處於中國政治中心的北京,北京知識界中心的北大,《六四之殤》追念的,正是被鄧小平親手埋葬的那一代中國人的浪漫主義和理想主義。
   袁紅冰如何看待他自己,他透過筆下的「袁紅冰」向我們展現,他要用豐沛的生命力,做一個敢做敢當、而以見識、氣魄,悲憫和剛毅,讓女性崇拜愛慕的男子漢。他的英雄人格只能在激情和自由的詩意中表現美的純粹,在那一刻,理性退位,成敗得失已在度外。正因這種性格,袁紅冰儘管置身於北大杏壇,榮華富貴指日可待,他卻因著年少時目睹內蒙古人民遭受共產黨凌虐迫害的深層憤怒,在北大《刑事訴訟法學》的課堂上,高倡無罪推定原則,激烈控訴黨國對人身自由和人格尊嚴的凌辱,在與哲學系講師陳坡等人共組的華夏文學社中,從事校園啟蒙的同時,他們也在試圖與共產黨中的良知人物交往,探索從內部顛覆黨國的可能性。
   胡耀邦逝世後的第一時間,他和陳坡等人在北大三角地揭起第一張要求平反胡耀邦的大字報,而後,當學生進入天安門廣場靜坐絕食,他則在北大組織了北大教師後援團,接續加入絕食。六四後,他受到停課審查處分,在此期間,他則投入批左和勞動者運動,企圖延續自由的火種。他細數身邊的人事,生動地重現他們的身影和性情,為他們留下高貴品格的證據,教世人永不遺忘,這是袁紅冰對六四一代受難群體永恆的致敬和懷念。
   袁紅冰一代的六四青年,如今許多藏身在中國大陸的黨政部門和民間,共產黨不可能屠殺光整整一代人。袁紅冰反思胡趙改革的失敗,就是黨國高層裡的良知人物,在歷史的關鍵時刻,怯懦於與民間力量結合,而仍幻想藉由宮廷鬥爭在黨國內部奪權。他深信中國的良心在黨國之中並未完全泯滅。
   袁紅冰在臺灣社會的同情和支持下,用大量勤奮的文字書寫和演講通過網路傳播穿透,呼喚和提醒仍在中國大陸各地的故舊和同志,隨時做好準備,等待中國大變革的時機到來,投向民主。他也呼籲臺灣要堅守主權獨立的國格,不可放棄自由,屈從於中共所象徵的國家暴力威脅和權貴階級的貪婪自私。這裡是袁紅冰在華人世界最後的據點,也是離他夢想的中國最近的地方。
(2015/05/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