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藏人主张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维护藏语动态
·藏人学生游行抗议教改计划
·短评藏人学生抗议教改弃藏语
·300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藏东玉树地震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疗伤,从玉树开始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阿沛.阿旺晉美的悲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俄學者出書見證西藏獨立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告
·加专家呼吁各国联手规范网络行为
·俄羅斯願調解中國與西藏之間
·草原遭鼠害危及黃河生態
·外媒熱議中國在西藏大修水利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伍凡評論第446期 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46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什麼是「中美關係的臨界點」?
   
   
   
   我們要問什麼是「中美關係的臨界點」?它指的是什麼意思呢?美國約翰•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教授兼中國研究系主任藍普頓(David M. Lampton),5月6號,在卡特中心舉行的「世界中國學論壇首屆美國論壇」上發表主題演講。
   
   
   
   他說:“不幸的是,自從2010年左右開始,情況發生了急劇的變化。美中關係的臨界點(tipping point)正在接近。我們各自的恐懼比關係正常化以來的任何時候都更接近于超越我們對雙邊關係寄予的希望。我們正在看到對以積極為主的美中關係的一些關鍵的根本性支持受到侵蝕。”
   
   
   
   藍普頓又說:“儘管美中關係的根基還沒有坍塌,但是美國政策精英的重要組成部分日益傾向於把中國看成是美國在全球主導權的一個威脅,而在中國,越來越多的精英派別與民眾也把美國看作是阻止中國獲得應有國際地位的一個障礙”。
   
   
   
   藍普頓說的是,中美兩國各自的恐懼超越了寄予的希望,也就是說中美關係向惡化方向發展,當越過了臨界點,中美關係真正惡化了。
   
   
   
   中共當局多年來認為藍普頓教授是“知華派” 或“親華派” 的首席智庫學者,對中共當局相當友好。
   
   
   
   為此,5月13號北京的《環球時報》,特別為藍普頓的講話發表了評論。他的題目是「藍普頓對中美關係的悲觀值得重視」。
   
   
   
   中美雙方都在為一旦發生的衝突進行準備
   
   
   
   文章是這樣寫,“現在的情況在微妙變化,儘管兩國發生軍事衝突的實際可能性沒有增加,但雙方都有人在認真思考這樣一個問題:我們確實不想打仗,但現在看起來似乎必須為一旦發生的衝突進行準備”。
   
   
   
   這也就是說中美雙方關係正接近臨界點,雙方都在準備衝突的到來。
   
   而事實上,中美發生衝突的機會與日俱增。
   
   
   
   南海的軍情緊張超乎了外界的想像
   
   
   
   中國在南海人工填海造島,從500英畝擴大到2000英畝,美國國防部長卡特有意要派遣偵察機飛越島礁,或者派軍艦進入島嶼周圍,12海浬周圍,表達不同意中國在國際水域的領土主張。五角大廈正考慮向南海存在的主權爭議的島礁海域,派遣美國偵察機和軍艦,確保南海的航行自由,挑戰中國在南海爭議島礁的主權聲索。
   
   
   
   而5月11號,根據美國海軍軍網的報導,美國駐紮在新加坡的一艘戰鬥艦,“沃思堡號”開到了南威島,而這個島是越南佔領的,到了南威島領海被中國的海軍護衛艦054A型“鹽城號”緊緊的跟在它後頭。這個就讓他們可以想像到南海的軍情緊張超乎了外界的想像。中美兩國在“挑戰和回應”這一個回合當中,擦槍走火、軍事衝突的可能性急遽升高。
   
   
   
   美國國務卿凱瑞,16號已經訪問了北京,見到了外交部長、見到了總理李克強,也即將要和習近平見面。凱瑞是會明確的表達美國對南海的立場,但是效果如何是個未知數。而王毅外交部長他已經發出警告說,北京捍衛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決心堅如磐石不可動搖。所以對南海主權問題上雙方各不退讓,沒有退讓的餘地和可能性。
   
   
   
   美國學者建議修改美國的對華大戰略
   
   
   
   除了上面所講的藍普頓教授的講話之外,現在有更多的美國學者建議修改美國的對華大戰略。1972年尼克森訪華之後,美國對華的政策是開放政策,美國以這一個開放政策,來期望中國能夠改變專制獨裁這個制度,而走向自由民主社會。但是這個政策原訂的目標失敗了。中共現在還是一個專制獨裁政權,牢牢控制著中國社會。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發表了一份特別報告,建議對中國的美國大戰略要進行改變,要建立美國自己的一套新的對華的大戰略。這個對華大戰略的核心,是平衡崛起的中國的力量,不再協助中國增長它的勢力,改變現行的對華政策,強調限制中國經濟和軍事擴張給美國在亞洲和全球帶來的危險。
   
   
   
   這份特別報告的名字叫作「修訂美國對中國的大戰略」(Revising U.S. Grand Strategy Toward China)。這份報告認為,未來的幾十年,中國代表著並且仍然是美國最重要的競爭者。北京和華盛頓之間,長時期會處於戰略對抗的可能性是提高了。中國沒有成為許多美國人所希望的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有一份特別報告,它特別指出,中國已經制定了一個大戰略,那就是加強對中國社會的國家控制,在中國境外安撫周邊國家,鞏固其在國際體系中的地位,取代美國作為亞洲最重要大國的地位。
   
   
   
   為什麼中美關係突然發生變化?
   
   
   
   那麼為什麼中美關係突然從相當友好的合作關係,突然變得走向要發生衝突這樣一個關係呢?原因何在呢?藍普頓就說了一句話: “不幸的是,自從2010年左右開始,情況發生了急遽的變化”。這是美國的學者們自己親身的感受。
   
   
   
   但在實際上,在這之前,大約5年時間,也就是說2005年前後,中共高層已經著手計劃改變中美關係。所以從內部的計劃到外部的實施,大概有個5年的時間差。
   
   
   
   鄧小平提出的32個字的國際方針
   
   
   
   我們應該從鄧小平提出的32個字的國際方針來進行分析。這32個字,是「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著應對,韜光養晦,善於守拙,決不當頭,抓住機遇,有所作為」。這32個字有兩個核心,也就是分別適用於兩個不同的歷史時期。第一個時期是「韜光養晦」時期;第二個時期是「有所作為」的時期。到了第二個時期又有了大有作為。「韜光養晦」時期應該說從鄧小平過世之後,一直到了江澤民下臺的前後;那麼第二時期「有所作為」應該是從在胡錦濤上臺的前後,一直到現在。
   
   
   
   下面我要引用中共前國防部長遲浩田和前總書記胡錦濤,兩個人的內部講話,已可以充分的說明中共從本世紀初,就著手要改變中美關係的大的戰略。
   
   
   
   遲浩田內部講話: 《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
   
   
   
   2005年,遲浩田內部講話,題目叫作: 《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下麵,我就引述他講話的要點:
   
   
   
   20年來,牧歌式的和平與發展已經曲終,軍刀下的現代化,是中國下一步的唯一選擇。我們有巨大的海外利益,而事實上我們的發展,指的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個復興當然不會局限於我們現在這片國土上,當然要擴展到全世界。
   
   
   
   我們民族復興的最大著眼點,爭奪基礎性生存資源,包括土地、海洋,是歷史上絕大多數戰爭的根源。只要我們帶領中國人民走出去,解決了中國生存空間不足問題,中國人民就會擁護我們。所以六四暴亂使我們認識到,必須把國家的建設發展和準備打仗,帶領人民走出去,緊密的結合起來。
   
   
   
   所以從那時以後,我們的國防政策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我們越來越強調平戰結合,和平時期和戰爭時期的結合,我們也強調軍經結合,軍事和經濟建設結合,一切建設發展都為戰爭做準備的。無論如何,我們中國共產黨是不會退出歷史舞臺的,我們寧可要整個世界,甚至整個地球,與我們黨共存亡,也不會退出歷史舞臺。
   
   
   
   現在不是有什麼「核捆綁理論」嗎?就是核武器把整個世界的安全捆綁在一起,要死大家死在一起。我看這世上還有另外一種捆綁,就是我們黨的命運與整個世界的命運捆綁在一起,如果我們共產黨完了,中國就完了,世界也就完了。我們完成民族復興歷史使命時,應該牢牢抓住。
   
   
   
   第三個問題,什麼呢?就是堅定不移的抓住「美國問題」這個大方向。中國的復興與西方的戰略的利益有著根本性的矛盾,所以依然受到西方國家的全力阻擋。中國只有衝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圍堵,中國才能發展、才能走向世界。
   
   
   
   所以解決「美國問題」,就是解決其他一切問題的關鍵。第一,我們有可能向那裡大量殖民,甚至建立同屬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另外一個中國。歷史註定中美兩國要冤家路窄的互相拼殺,雖然從歷史上來講,美國沒有像俄國和日本那樣侵佔和危害中國,而且在抗戰時幫助中國打日本,但是它將來依然會是我們民族復興的阻力,而且是最大的阻力。
   
   
   
   長遠來講,中美關係就是這種冤家路窄、你死我活的關係。對於美國我們必須忍耐,繼續隱藏我們最終的目的,隱藏我們的能力,等待時機。生化武器是無比殘酷的,但不是死美國人就是死中國人,我們要有兩手準備。馬克思主義指出,暴力是新社會誕生的產婆,所以戰爭是中華世紀誕生的產婆。這上面是遲浩田講話的要點。
   
   
   
   參閱http://www.chinaaffairs.org/gb/detail.asp?id=101563
   
   
   
   胡錦濤的內部講話:《中國共產黨在21世紀的歷史地位和歷史使命》
   
   
   
   下面我要引用2010年胡錦濤的內部講話:《中國共產黨在21世紀的歷史地位和歷史使命》。下麵,我就引述他講話的要點:
   
   
   
   如果沒有在世界範圍內解決誰戰勝誰、誰勝誰負問題,我們就不能說已經取得了革命的最後勝利。我們已經到手的一切也可能喪失,這就是我們現在強調的,我們現在有了的不等於永遠有。出路在哪裡呢?就是將革命進行到底。在世界範圍內完成中華民族復興大業、完成了復興大業,才能說是革命的最後勝利,我們就永遠擁有了一切,人民的一切。現在我們天天喊民族復興,但什麼是民族復興的本質標誌呢?就是實現中華世紀。
   
   
   
   所以我們在上一個世紀末,在北京建立了中華世紀壇,向全中國人民吹響了開創中華世紀的號角。但怎麼樣才算是實現了中華世紀呢?我們關起門來,打開天窗說亮話,就是全世界都由我們的黨領導和安排,不僅從思想、文化、經濟和政治上,也在從組織上有保障,為全地球制訂統一計畫,只有到了那一天我們才可以說中華民族、世界革命人民,現在有了的就等於永遠有。
   
   
   
   所以我們完全有權利提出,在全世界共產主義實現之前,必然要經歷一個中間時期,這個時期就是中華世紀。只有經過中華世紀,世界社會主義才能站穩腳跟,才能進一步前進到共產主義,這整個地球要由我們黨來制訂統一計畫、統一安排。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中華世紀。
   
   
   
   我們政治局有一個最基本的估計,中美戰爭也就是中西戰爭,最後是不可避免的。當然,將來我們按照我們的戰略部署,看準了時機就要先發制人,制敵機先,而不是一定要等他們先打到北京城,我們退守到井崗山和西安以西再進行反擊。
   
   
   
   所以我們一定要強調,為期幾十年的歷史機遇期,我們一定要爭取這個歷史機遇期,全力以赴,應用好這個歷史機遇期發展自己。同時要準備好,在第二個時期到來時,利用西方帝國主義發動戰爭的機會,勝利推進中華民族復興大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