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藏人主张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伍凡評論第446期 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46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什麼是「中美關係的臨界點」?
   
   
   
   我們要問什麼是「中美關係的臨界點」?它指的是什麼意思呢?美國約翰•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教授兼中國研究系主任藍普頓(David M. Lampton),5月6號,在卡特中心舉行的「世界中國學論壇首屆美國論壇」上發表主題演講。
   
   
   
   他說:“不幸的是,自從2010年左右開始,情況發生了急劇的變化。美中關係的臨界點(tipping point)正在接近。我們各自的恐懼比關係正常化以來的任何時候都更接近于超越我們對雙邊關係寄予的希望。我們正在看到對以積極為主的美中關係的一些關鍵的根本性支持受到侵蝕。”
   
   
   
   藍普頓又說:“儘管美中關係的根基還沒有坍塌,但是美國政策精英的重要組成部分日益傾向於把中國看成是美國在全球主導權的一個威脅,而在中國,越來越多的精英派別與民眾也把美國看作是阻止中國獲得應有國際地位的一個障礙”。
   
   
   
   藍普頓說的是,中美兩國各自的恐懼超越了寄予的希望,也就是說中美關係向惡化方向發展,當越過了臨界點,中美關係真正惡化了。
   
   
   
   中共當局多年來認為藍普頓教授是“知華派” 或“親華派” 的首席智庫學者,對中共當局相當友好。
   
   
   
   為此,5月13號北京的《環球時報》,特別為藍普頓的講話發表了評論。他的題目是「藍普頓對中美關係的悲觀值得重視」。
   
   
   
   中美雙方都在為一旦發生的衝突進行準備
   
   
   
   文章是這樣寫,“現在的情況在微妙變化,儘管兩國發生軍事衝突的實際可能性沒有增加,但雙方都有人在認真思考這樣一個問題:我們確實不想打仗,但現在看起來似乎必須為一旦發生的衝突進行準備”。
   
   
   
   這也就是說中美雙方關係正接近臨界點,雙方都在準備衝突的到來。
   
   而事實上,中美發生衝突的機會與日俱增。
   
   
   
   南海的軍情緊張超乎了外界的想像
   
   
   
   中國在南海人工填海造島,從500英畝擴大到2000英畝,美國國防部長卡特有意要派遣偵察機飛越島礁,或者派軍艦進入島嶼周圍,12海浬周圍,表達不同意中國在國際水域的領土主張。五角大廈正考慮向南海存在的主權爭議的島礁海域,派遣美國偵察機和軍艦,確保南海的航行自由,挑戰中國在南海爭議島礁的主權聲索。
   
   
   
   而5月11號,根據美國海軍軍網的報導,美國駐紮在新加坡的一艘戰鬥艦,“沃思堡號”開到了南威島,而這個島是越南佔領的,到了南威島領海被中國的海軍護衛艦054A型“鹽城號”緊緊的跟在它後頭。這個就讓他們可以想像到南海的軍情緊張超乎了外界的想像。中美兩國在“挑戰和回應”這一個回合當中,擦槍走火、軍事衝突的可能性急遽升高。
   
   
   
   美國國務卿凱瑞,16號已經訪問了北京,見到了外交部長、見到了總理李克強,也即將要和習近平見面。凱瑞是會明確的表達美國對南海的立場,但是效果如何是個未知數。而王毅外交部長他已經發出警告說,北京捍衛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決心堅如磐石不可動搖。所以對南海主權問題上雙方各不退讓,沒有退讓的餘地和可能性。
   
   
   
   美國學者建議修改美國的對華大戰略
   
   
   
   除了上面所講的藍普頓教授的講話之外,現在有更多的美國學者建議修改美國的對華大戰略。1972年尼克森訪華之後,美國對華的政策是開放政策,美國以這一個開放政策,來期望中國能夠改變專制獨裁這個制度,而走向自由民主社會。但是這個政策原訂的目標失敗了。中共現在還是一個專制獨裁政權,牢牢控制著中國社會。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發表了一份特別報告,建議對中國的美國大戰略要進行改變,要建立美國自己的一套新的對華的大戰略。這個對華大戰略的核心,是平衡崛起的中國的力量,不再協助中國增長它的勢力,改變現行的對華政策,強調限制中國經濟和軍事擴張給美國在亞洲和全球帶來的危險。
   
   
   
   這份特別報告的名字叫作「修訂美國對中國的大戰略」(Revising U.S. Grand Strategy Toward China)。這份報告認為,未來的幾十年,中國代表著並且仍然是美國最重要的競爭者。北京和華盛頓之間,長時期會處於戰略對抗的可能性是提高了。中國沒有成為許多美國人所希望的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有一份特別報告,它特別指出,中國已經制定了一個大戰略,那就是加強對中國社會的國家控制,在中國境外安撫周邊國家,鞏固其在國際體系中的地位,取代美國作為亞洲最重要大國的地位。
   
   
   
   為什麼中美關係突然發生變化?
   
   
   
   那麼為什麼中美關係突然從相當友好的合作關係,突然變得走向要發生衝突這樣一個關係呢?原因何在呢?藍普頓就說了一句話: “不幸的是,自從2010年左右開始,情況發生了急遽的變化”。這是美國的學者們自己親身的感受。
   
   
   
   但在實際上,在這之前,大約5年時間,也就是說2005年前後,中共高層已經著手計劃改變中美關係。所以從內部的計劃到外部的實施,大概有個5年的時間差。
   
   
   
   鄧小平提出的32個字的國際方針
   
   
   
   我們應該從鄧小平提出的32個字的國際方針來進行分析。這32個字,是「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著應對,韜光養晦,善於守拙,決不當頭,抓住機遇,有所作為」。這32個字有兩個核心,也就是分別適用於兩個不同的歷史時期。第一個時期是「韜光養晦」時期;第二個時期是「有所作為」的時期。到了第二個時期又有了大有作為。「韜光養晦」時期應該說從鄧小平過世之後,一直到了江澤民下臺的前後;那麼第二時期「有所作為」應該是從在胡錦濤上臺的前後,一直到現在。
   
   
   
   下面我要引用中共前國防部長遲浩田和前總書記胡錦濤,兩個人的內部講話,已可以充分的說明中共從本世紀初,就著手要改變中美關係的大的戰略。
   
   
   
   遲浩田內部講話: 《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
   
   
   
   2005年,遲浩田內部講話,題目叫作: 《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下麵,我就引述他講話的要點:
   
   
   
   20年來,牧歌式的和平與發展已經曲終,軍刀下的現代化,是中國下一步的唯一選擇。我們有巨大的海外利益,而事實上我們的發展,指的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個復興當然不會局限於我們現在這片國土上,當然要擴展到全世界。
   
   
   
   我們民族復興的最大著眼點,爭奪基礎性生存資源,包括土地、海洋,是歷史上絕大多數戰爭的根源。只要我們帶領中國人民走出去,解決了中國生存空間不足問題,中國人民就會擁護我們。所以六四暴亂使我們認識到,必須把國家的建設發展和準備打仗,帶領人民走出去,緊密的結合起來。
   
   
   
   所以從那時以後,我們的國防政策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我們越來越強調平戰結合,和平時期和戰爭時期的結合,我們也強調軍經結合,軍事和經濟建設結合,一切建設發展都為戰爭做準備的。無論如何,我們中國共產黨是不會退出歷史舞臺的,我們寧可要整個世界,甚至整個地球,與我們黨共存亡,也不會退出歷史舞臺。
   
   
   
   現在不是有什麼「核捆綁理論」嗎?就是核武器把整個世界的安全捆綁在一起,要死大家死在一起。我看這世上還有另外一種捆綁,就是我們黨的命運與整個世界的命運捆綁在一起,如果我們共產黨完了,中國就完了,世界也就完了。我們完成民族復興歷史使命時,應該牢牢抓住。
   
   
   
   第三個問題,什麼呢?就是堅定不移的抓住「美國問題」這個大方向。中國的復興與西方的戰略的利益有著根本性的矛盾,所以依然受到西方國家的全力阻擋。中國只有衝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圍堵,中國才能發展、才能走向世界。
   
   
   
   所以解決「美國問題」,就是解決其他一切問題的關鍵。第一,我們有可能向那裡大量殖民,甚至建立同屬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另外一個中國。歷史註定中美兩國要冤家路窄的互相拼殺,雖然從歷史上來講,美國沒有像俄國和日本那樣侵佔和危害中國,而且在抗戰時幫助中國打日本,但是它將來依然會是我們民族復興的阻力,而且是最大的阻力。
   
   
   
   長遠來講,中美關係就是這種冤家路窄、你死我活的關係。對於美國我們必須忍耐,繼續隱藏我們最終的目的,隱藏我們的能力,等待時機。生化武器是無比殘酷的,但不是死美國人就是死中國人,我們要有兩手準備。馬克思主義指出,暴力是新社會誕生的產婆,所以戰爭是中華世紀誕生的產婆。這上面是遲浩田講話的要點。
   
   
   
   參閱http://www.chinaaffairs.org/gb/detail.asp?id=101563
   
   
   
   胡錦濤的內部講話:《中國共產黨在21世紀的歷史地位和歷史使命》
   
   
   
   下面我要引用2010年胡錦濤的內部講話:《中國共產黨在21世紀的歷史地位和歷史使命》。下麵,我就引述他講話的要點:
   
   
   
   如果沒有在世界範圍內解決誰戰勝誰、誰勝誰負問題,我們就不能說已經取得了革命的最後勝利。我們已經到手的一切也可能喪失,這就是我們現在強調的,我們現在有了的不等於永遠有。出路在哪裡呢?就是將革命進行到底。在世界範圍內完成中華民族復興大業、完成了復興大業,才能說是革命的最後勝利,我們就永遠擁有了一切,人民的一切。現在我們天天喊民族復興,但什麼是民族復興的本質標誌呢?就是實現中華世紀。
   
   
   
   所以我們在上一個世紀末,在北京建立了中華世紀壇,向全中國人民吹響了開創中華世紀的號角。但怎麼樣才算是實現了中華世紀呢?我們關起門來,打開天窗說亮話,就是全世界都由我們的黨領導和安排,不僅從思想、文化、經濟和政治上,也在從組織上有保障,為全地球制訂統一計畫,只有到了那一天我們才可以說中華民族、世界革命人民,現在有了的就等於永遠有。
   
   
   
   所以我們完全有權利提出,在全世界共產主義實現之前,必然要經歷一個中間時期,這個時期就是中華世紀。只有經過中華世紀,世界社會主義才能站穩腳跟,才能進一步前進到共產主義,這整個地球要由我們黨來制訂統一計畫、統一安排。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中華世紀。
   
   
   
   我們政治局有一個最基本的估計,中美戰爭也就是中西戰爭,最後是不可避免的。當然,將來我們按照我們的戰略部署,看準了時機就要先發制人,制敵機先,而不是一定要等他們先打到北京城,我們退守到井崗山和西安以西再進行反擊。
   
   
   
   所以我們一定要強調,為期幾十年的歷史機遇期,我們一定要爭取這個歷史機遇期,全力以赴,應用好這個歷史機遇期發展自己。同時要準備好,在第二個時期到來時,利用西方帝國主義發動戰爭的機會,勝利推進中華民族復興大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