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藏人主张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伍凡評論第446期 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46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什麼是「中美關係的臨界點」?
   
   
   
   我們要問什麼是「中美關係的臨界點」?它指的是什麼意思呢?美國約翰•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教授兼中國研究系主任藍普頓(David M. Lampton),5月6號,在卡特中心舉行的「世界中國學論壇首屆美國論壇」上發表主題演講。
   
   
   
   他說:“不幸的是,自從2010年左右開始,情況發生了急劇的變化。美中關係的臨界點(tipping point)正在接近。我們各自的恐懼比關係正常化以來的任何時候都更接近于超越我們對雙邊關係寄予的希望。我們正在看到對以積極為主的美中關係的一些關鍵的根本性支持受到侵蝕。”
   
   
   
   藍普頓又說:“儘管美中關係的根基還沒有坍塌,但是美國政策精英的重要組成部分日益傾向於把中國看成是美國在全球主導權的一個威脅,而在中國,越來越多的精英派別與民眾也把美國看作是阻止中國獲得應有國際地位的一個障礙”。
   
   
   
   藍普頓說的是,中美兩國各自的恐懼超越了寄予的希望,也就是說中美關係向惡化方向發展,當越過了臨界點,中美關係真正惡化了。
   
   
   
   中共當局多年來認為藍普頓教授是“知華派” 或“親華派” 的首席智庫學者,對中共當局相當友好。
   
   
   
   為此,5月13號北京的《環球時報》,特別為藍普頓的講話發表了評論。他的題目是「藍普頓對中美關係的悲觀值得重視」。
   
   
   
   中美雙方都在為一旦發生的衝突進行準備
   
   
   
   文章是這樣寫,“現在的情況在微妙變化,儘管兩國發生軍事衝突的實際可能性沒有增加,但雙方都有人在認真思考這樣一個問題:我們確實不想打仗,但現在看起來似乎必須為一旦發生的衝突進行準備”。
   
   
   
   這也就是說中美雙方關係正接近臨界點,雙方都在準備衝突的到來。
   
   而事實上,中美發生衝突的機會與日俱增。
   
   
   
   南海的軍情緊張超乎了外界的想像
   
   
   
   中國在南海人工填海造島,從500英畝擴大到2000英畝,美國國防部長卡特有意要派遣偵察機飛越島礁,或者派軍艦進入島嶼周圍,12海浬周圍,表達不同意中國在國際水域的領土主張。五角大廈正考慮向南海存在的主權爭議的島礁海域,派遣美國偵察機和軍艦,確保南海的航行自由,挑戰中國在南海爭議島礁的主權聲索。
   
   
   
   而5月11號,根據美國海軍軍網的報導,美國駐紮在新加坡的一艘戰鬥艦,“沃思堡號”開到了南威島,而這個島是越南佔領的,到了南威島領海被中國的海軍護衛艦054A型“鹽城號”緊緊的跟在它後頭。這個就讓他們可以想像到南海的軍情緊張超乎了外界的想像。中美兩國在“挑戰和回應”這一個回合當中,擦槍走火、軍事衝突的可能性急遽升高。
   
   
   
   美國國務卿凱瑞,16號已經訪問了北京,見到了外交部長、見到了總理李克強,也即將要和習近平見面。凱瑞是會明確的表達美國對南海的立場,但是效果如何是個未知數。而王毅外交部長他已經發出警告說,北京捍衛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決心堅如磐石不可動搖。所以對南海主權問題上雙方各不退讓,沒有退讓的餘地和可能性。
   
   
   
   美國學者建議修改美國的對華大戰略
   
   
   
   除了上面所講的藍普頓教授的講話之外,現在有更多的美國學者建議修改美國的對華大戰略。1972年尼克森訪華之後,美國對華的政策是開放政策,美國以這一個開放政策,來期望中國能夠改變專制獨裁這個制度,而走向自由民主社會。但是這個政策原訂的目標失敗了。中共現在還是一個專制獨裁政權,牢牢控制著中國社會。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發表了一份特別報告,建議對中國的美國大戰略要進行改變,要建立美國自己的一套新的對華的大戰略。這個對華大戰略的核心,是平衡崛起的中國的力量,不再協助中國增長它的勢力,改變現行的對華政策,強調限制中國經濟和軍事擴張給美國在亞洲和全球帶來的危險。
   
   
   
   這份特別報告的名字叫作「修訂美國對中國的大戰略」(Revising U.S. Grand Strategy Toward China)。這份報告認為,未來的幾十年,中國代表著並且仍然是美國最重要的競爭者。北京和華盛頓之間,長時期會處於戰略對抗的可能性是提高了。中國沒有成為許多美國人所希望的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有一份特別報告,它特別指出,中國已經制定了一個大戰略,那就是加強對中國社會的國家控制,在中國境外安撫周邊國家,鞏固其在國際體系中的地位,取代美國作為亞洲最重要大國的地位。
   
   
   
   為什麼中美關係突然發生變化?
   
   
   
   那麼為什麼中美關係突然從相當友好的合作關係,突然變得走向要發生衝突這樣一個關係呢?原因何在呢?藍普頓就說了一句話: “不幸的是,自從2010年左右開始,情況發生了急遽的變化”。這是美國的學者們自己親身的感受。
   
   
   
   但在實際上,在這之前,大約5年時間,也就是說2005年前後,中共高層已經著手計劃改變中美關係。所以從內部的計劃到外部的實施,大概有個5年的時間差。
   
   
   
   鄧小平提出的32個字的國際方針
   
   
   
   我們應該從鄧小平提出的32個字的國際方針來進行分析。這32個字,是「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著應對,韜光養晦,善於守拙,決不當頭,抓住機遇,有所作為」。這32個字有兩個核心,也就是分別適用於兩個不同的歷史時期。第一個時期是「韜光養晦」時期;第二個時期是「有所作為」的時期。到了第二個時期又有了大有作為。「韜光養晦」時期應該說從鄧小平過世之後,一直到了江澤民下臺的前後;那麼第二時期「有所作為」應該是從在胡錦濤上臺的前後,一直到現在。
   
   
   
   下面我要引用中共前國防部長遲浩田和前總書記胡錦濤,兩個人的內部講話,已可以充分的說明中共從本世紀初,就著手要改變中美關係的大的戰略。
   
   
   
   遲浩田內部講話: 《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
   
   
   
   2005年,遲浩田內部講話,題目叫作: 《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下麵,我就引述他講話的要點:
   
   
   
   20年來,牧歌式的和平與發展已經曲終,軍刀下的現代化,是中國下一步的唯一選擇。我們有巨大的海外利益,而事實上我們的發展,指的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個復興當然不會局限於我們現在這片國土上,當然要擴展到全世界。
   
   
   
   我們民族復興的最大著眼點,爭奪基礎性生存資源,包括土地、海洋,是歷史上絕大多數戰爭的根源。只要我們帶領中國人民走出去,解決了中國生存空間不足問題,中國人民就會擁護我們。所以六四暴亂使我們認識到,必須把國家的建設發展和準備打仗,帶領人民走出去,緊密的結合起來。
   
   
   
   所以從那時以後,我們的國防政策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我們越來越強調平戰結合,和平時期和戰爭時期的結合,我們也強調軍經結合,軍事和經濟建設結合,一切建設發展都為戰爭做準備的。無論如何,我們中國共產黨是不會退出歷史舞臺的,我們寧可要整個世界,甚至整個地球,與我們黨共存亡,也不會退出歷史舞臺。
   
   
   
   現在不是有什麼「核捆綁理論」嗎?就是核武器把整個世界的安全捆綁在一起,要死大家死在一起。我看這世上還有另外一種捆綁,就是我們黨的命運與整個世界的命運捆綁在一起,如果我們共產黨完了,中國就完了,世界也就完了。我們完成民族復興歷史使命時,應該牢牢抓住。
   
   
   
   第三個問題,什麼呢?就是堅定不移的抓住「美國問題」這個大方向。中國的復興與西方的戰略的利益有著根本性的矛盾,所以依然受到西方國家的全力阻擋。中國只有衝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圍堵,中國才能發展、才能走向世界。
   
   
   
   所以解決「美國問題」,就是解決其他一切問題的關鍵。第一,我們有可能向那裡大量殖民,甚至建立同屬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另外一個中國。歷史註定中美兩國要冤家路窄的互相拼殺,雖然從歷史上來講,美國沒有像俄國和日本那樣侵佔和危害中國,而且在抗戰時幫助中國打日本,但是它將來依然會是我們民族復興的阻力,而且是最大的阻力。
   
   
   
   長遠來講,中美關係就是這種冤家路窄、你死我活的關係。對於美國我們必須忍耐,繼續隱藏我們最終的目的,隱藏我們的能力,等待時機。生化武器是無比殘酷的,但不是死美國人就是死中國人,我們要有兩手準備。馬克思主義指出,暴力是新社會誕生的產婆,所以戰爭是中華世紀誕生的產婆。這上面是遲浩田講話的要點。
   
   
   
   參閱http://www.chinaaffairs.org/gb/detail.asp?id=101563
   
   
   
   胡錦濤的內部講話:《中國共產黨在21世紀的歷史地位和歷史使命》
   
   
   
   下面我要引用2010年胡錦濤的內部講話:《中國共產黨在21世紀的歷史地位和歷史使命》。下麵,我就引述他講話的要點:
   
   
   
   如果沒有在世界範圍內解決誰戰勝誰、誰勝誰負問題,我們就不能說已經取得了革命的最後勝利。我們已經到手的一切也可能喪失,這就是我們現在強調的,我們現在有了的不等於永遠有。出路在哪裡呢?就是將革命進行到底。在世界範圍內完成中華民族復興大業、完成了復興大業,才能說是革命的最後勝利,我們就永遠擁有了一切,人民的一切。現在我們天天喊民族復興,但什麼是民族復興的本質標誌呢?就是實現中華世紀。
   
   
   
   所以我們在上一個世紀末,在北京建立了中華世紀壇,向全中國人民吹響了開創中華世紀的號角。但怎麼樣才算是實現了中華世紀呢?我們關起門來,打開天窗說亮話,就是全世界都由我們的黨領導和安排,不僅從思想、文化、經濟和政治上,也在從組織上有保障,為全地球制訂統一計畫,只有到了那一天我們才可以說中華民族、世界革命人民,現在有了的就等於永遠有。
   
   
   
   所以我們完全有權利提出,在全世界共產主義實現之前,必然要經歷一個中間時期,這個時期就是中華世紀。只有經過中華世紀,世界社會主義才能站穩腳跟,才能進一步前進到共產主義,這整個地球要由我們黨來制訂統一計畫、統一安排。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中華世紀。
   
   
   
   我們政治局有一個最基本的估計,中美戰爭也就是中西戰爭,最後是不可避免的。當然,將來我們按照我們的戰略部署,看準了時機就要先發制人,制敵機先,而不是一定要等他們先打到北京城,我們退守到井崗山和西安以西再進行反擊。
   
   
   
   所以我們一定要強調,為期幾十年的歷史機遇期,我們一定要爭取這個歷史機遇期,全力以赴,應用好這個歷史機遇期發展自己。同時要準備好,在第二個時期到來時,利用西方帝國主義發動戰爭的機會,勝利推進中華民族復興大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