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平民主义批判]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今日微言(美剧美国美人美味)
·今日微言(中道,王道,友道,后福)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民主义批判

   平民主义批判

   

   儒家政治,尊重民意,以民为本,特别关心爱护民众,强调亲民仁民,敬天保民,吉凶与民同患。

   

   但儒家坚决反对平民主义。

   

   尊重民意不是唯民意,以民为本不是以民为师,由民做主,唯民是从。唯民意和由民做主,只能体现在在权力来源这个方面。权为民所授,应该,但并不意味着一切大政方针政策由民意决定。就像开刀动手术需要征得家属同意,但不能将手术刀交到家属手里。家属有意见,只能仅供参考。

   

   平民主义极端强调庶民的价值和理想,极端强调平民化和大众化,热衷于庶民运动,依靠庶民对社会进行激进改革,并把庶民视为政治改革的决定性力量和合法性来源,通过强调群众运动、集体表决等方式,从整体上实施对庶民的有效控制和操纵。因此,平民主义最容易为极权主义所利用,成为极权主义最好的的开路先锋和配套设施。

   

   平民主义以庶民之是非为是非,以庶民之标准为标准,“违道以干百姓之欲”(王夫之语),背义以讨庶民之好,甚至要政治和文化人“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甚至把司法权都下放给庶民,让庶民享有大开杀戒的自由。

   

   民粹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民主主义都属于平民主义的范畴。

   

   民粹主义把“人民”(主要指工农阶级和贫苦劳动者)理想化,各种各样的民粹派,在崇尚信仰人民,将他们极端理想化这一点上最具共同性。

   

   平等主义以实现平等为最大理想和唯一目标,反对男女有别长幼有序,将平等扩大化,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扩大为追求男女、夫妻、父子、长幼、亲疏各方面绝对的平等。这种追求会导致政治社会家庭无序化,产生更大的不平等。平均主义是平等主义在物质方面的表现,抹杀劳动报酬上的任何差别,反对多劳多得的按劳分配,追求所有生命持有物的平等。

   

   民主主义是把民主放在第一位,以多数人的决定为正义,以多数人的意志和理想为终点。哈耶克在《自由秩序原理》一书中指出,对民主不能迷信,民除非人民在其行动中受到一般规则的制约,否则,无法保证他们的意见是有益的或明智的。民主主义要求多数人的无限权力,实质上是反自由的。因为自由主义的核心是保护私人领域,保护个人权利,这就必须对权力包括民主权力设限。

   

   平等主义、平均主义、民主主义、民粹主义思想相近,本质相通,都是平民主义。五四新文化运动诸健将和启蒙派大多属于平民主义者。他们鼓吹的民主和平等,其实是平等主义、民主主义,不仅与儒家格格不入,也与自由主义背道而驰。盖自由主义以自由为本位,民主平等属于第二位价值,都必须围绕着自由转,都不允许违反和侵犯自由,自由才是第一价值。

   

   无产阶级专政是平民主义政治的典型和巅峰。

   

   无产阶级专政是平民主义和极权主义最完美的结合,比人类历史上任何形式的极权都恐怖。它彻底解放了人类的恶习,彻底颠倒了正邪的标准,将人性之恶和政治之恶都发展到了极致。秦始皇也好,洪秀全也好,纳粹也好,金氏王朝也好,统统望尘莫及。

   

   世间最荒唐的政治莫过于以有产无产分别阶级的善恶。其实,在正常情况下,无产阶级反而不好。孟子说:“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梁惠王章句上》》)

   

   无产阶级无恒心,若无恒心,虽是好人,亦无足观,因为这种人好也有限,很不稳定,容易变坏,略有权或有钱就变坏。“放辟邪侈无不为”的无产阶级革命和专政,什么人间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士绅被打倒,大雅被毁灭,红歌黄曲、疯言邪语、粗话恶字登上大雅之堂,都是必然的现象。

   

   孟子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是“天下之通义”(《孟子•滕文公上》)知武子说:“君子劳心,小人劳力,先王之制也。”(《左传襄公九年》)如果反过来,劳心者治于人,劳力者治人,那就麻烦了,无论合不合法,这样分工都不合情理,都是乾坤颠倒。

   

   “工人阶级领导一切”这句口号是极端平民主义的自证,充分暴露了马主义的政治荒谬。顾名思义,农民务农,工人务工,商人从商,士夫从政,各专其业。工农兵商各阶层若有志于为政,就要努力读书求学,先成为士,取得入仕资格。通往政治的道路是开放的,但对为政者和领导者有相应的文化道德要求。

   

   不卜可知,“劳动人民当家作主”、“无产阶级专政”和“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时代,必是最黑恶的时代,而受害最深重、命运最悲惨的恰恰是劳动人民、无产阶级和工人阶级。

   

   孔子说仁者爱人,又说,唯仁者能爱人,能恶人。同样,唯文化道德精英能爱民保民,能善善恶恶,小人是不能爱人的,缺乏仁爱的内力和能力,故小人为政必不能爱民亲民。如果是在制度恶劣而权力缺乏有效制约的情况下,小人当政,既是君子之厄,也是小人之厄。毛鉴不远:无产阶级专政是政治社会大灾,也是无产阶级自身的大难。

   

   或说:“马恩设想的社会主义制度不包括无产阶级专政”云,殊不知,无产阶级专政是马恩思想实践的必然结果,其政治理念、革命理论、核心力量、制度设置包括所有制选择,必然结出无产阶级专政之果。无产阶级专政以后,必是最可怕的统治阶级,必然变成最大的有产阶级,“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或说:“在马克思那里,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只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一个暂短的过渡,他盛赞的巴黎公社原则,公社的管理人员,是要选举产生的。然而,后世的门徒,却把专政无限期延长,而且都不搞选举。”东海曰:鲜肉落进了“无产阶级”这种肉食性恐龙的嘴里,还有可能被吐出来吗?

   

   恩格斯在为马克思《法兰西内战》写的导言中说:“必须把行政、司法和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交给由普选选出的人担任,而且规定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被选举者。”在唯物论、阶级论、无产阶级专政论的文化框架下,在党主制和公有制的制度设置中,这么说纯属自欺欺人。

   

   王夫之对庶民的局限有着清醒的认识: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君子存之,则小人去之矣。不言小人而言庶民,害不在小人而在庶民也。小人之为禽兽,人得而诛之。庶民之为禽兽,不但不可胜诛,且无能知其为恶者;不但不知其为恶,且乐得而称之,相与崇尚而不敢逾越。学者但取十姓百家之言行而勘之,其异于禽兽者,百不得一也。营营终日,生与死 惧者何事?一人倡之,千百人和之,若将不及者何心?芳春昼永,燕飞莺语,见为佳丽。清秋之夕,猿啼蛩吟,见为孤清。乃其所以然者,求食、求匹偶、求安居,不则相斗已耳;不则畏死而震慑已耳。庶民之终日营营,有不如此者乎?”(《船山思问录》)

   

   近现代中国的悲惨剧,为王夫之“庶民之祸烈于小人”的论断提供了最好的证明。五四以后,平民主义泛滥,庶民暴民化现象越来越严重,人们“不但不知其为恶,且乐得而称之,相与崇尚而不敢逾越。”贫下中农和工农兵俨然成了真理的化身什么群众路线,群众观念,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仿佛天经地义,民众和民族的灾难遂空前深重。

   

   王夫之提出“有公理,无公欲”的观点。他说:

   

   “匹夫匹妇,欲速见小,习气之所流,类于公好公恶而非其实,正于君子而裁成之。非王者起,必世而仁,习气所扇,天下贸贸然胥欲而胥恶之,如暴潦之横集,不待其归壑而与俱泛滥;迷复之凶,其可长乎!是故有公理,无公欲,公欲者,习气之妄也。”(《船山思问录》)

   

   公众的意欲未必公正,庶民的思想未必正确。因此,政府要尽政治和文化的双重责任。孔子说治理国家有三部曲:庶之富之教之。教之就是尽文化责任,对庶民进行文化启蒙、道德教化,即“导之以德,齐之以礼。”(《论语为政篇》)以道德为指南引导,以礼制为标准,让民众向礼制看齐。礼制包括礼乐刑政,刑者,刑法也。公正的法律是礼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儒家不认同“为人民服务”的口号。这句话纯属巧言,也是非礼之言,不负责任之言。儒家为政,作之君,作之师,对于民众,要尽政治上领导、文化上教导、道德上引导等三重责任,不能简单地化地说成“服务”。

   

   儒家反对平民主义,主张精英政治,以民为本和精英政治相辅相成。“学而优则仕”,“以直措诸枉”,选贤与能,德风德草,等等圣经圣言,都是对精英政治的强调。这里的精英指文化道德精英。2015-4-1余东海

   首发儒家网

(2015/05/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