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平民主义批判]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民主义批判

   平民主义批判

   

   儒家政治,尊重民意,以民为本,特别关心爱护民众,强调亲民仁民,敬天保民,吉凶与民同患。

   

   但儒家坚决反对平民主义。

   

   尊重民意不是唯民意,以民为本不是以民为师,由民做主,唯民是从。唯民意和由民做主,只能体现在在权力来源这个方面。权为民所授,应该,但并不意味着一切大政方针政策由民意决定。就像开刀动手术需要征得家属同意,但不能将手术刀交到家属手里。家属有意见,只能仅供参考。

   

   平民主义极端强调庶民的价值和理想,极端强调平民化和大众化,热衷于庶民运动,依靠庶民对社会进行激进改革,并把庶民视为政治改革的决定性力量和合法性来源,通过强调群众运动、集体表决等方式,从整体上实施对庶民的有效控制和操纵。因此,平民主义最容易为极权主义所利用,成为极权主义最好的的开路先锋和配套设施。

   

   平民主义以庶民之是非为是非,以庶民之标准为标准,“违道以干百姓之欲”(王夫之语),背义以讨庶民之好,甚至要政治和文化人“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甚至把司法权都下放给庶民,让庶民享有大开杀戒的自由。

   

   民粹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民主主义都属于平民主义的范畴。

   

   民粹主义把“人民”(主要指工农阶级和贫苦劳动者)理想化,各种各样的民粹派,在崇尚信仰人民,将他们极端理想化这一点上最具共同性。

   

   平等主义以实现平等为最大理想和唯一目标,反对男女有别长幼有序,将平等扩大化,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扩大为追求男女、夫妻、父子、长幼、亲疏各方面绝对的平等。这种追求会导致政治社会家庭无序化,产生更大的不平等。平均主义是平等主义在物质方面的表现,抹杀劳动报酬上的任何差别,反对多劳多得的按劳分配,追求所有生命持有物的平等。

   

   民主主义是把民主放在第一位,以多数人的决定为正义,以多数人的意志和理想为终点。哈耶克在《自由秩序原理》一书中指出,对民主不能迷信,民除非人民在其行动中受到一般规则的制约,否则,无法保证他们的意见是有益的或明智的。民主主义要求多数人的无限权力,实质上是反自由的。因为自由主义的核心是保护私人领域,保护个人权利,这就必须对权力包括民主权力设限。

   

   平等主义、平均主义、民主主义、民粹主义思想相近,本质相通,都是平民主义。五四新文化运动诸健将和启蒙派大多属于平民主义者。他们鼓吹的民主和平等,其实是平等主义、民主主义,不仅与儒家格格不入,也与自由主义背道而驰。盖自由主义以自由为本位,民主平等属于第二位价值,都必须围绕着自由转,都不允许违反和侵犯自由,自由才是第一价值。

   

   无产阶级专政是平民主义政治的典型和巅峰。

   

   无产阶级专政是平民主义和极权主义最完美的结合,比人类历史上任何形式的极权都恐怖。它彻底解放了人类的恶习,彻底颠倒了正邪的标准,将人性之恶和政治之恶都发展到了极致。秦始皇也好,洪秀全也好,纳粹也好,金氏王朝也好,统统望尘莫及。

   

   世间最荒唐的政治莫过于以有产无产分别阶级的善恶。其实,在正常情况下,无产阶级反而不好。孟子说:“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梁惠王章句上》》)

   

   无产阶级无恒心,若无恒心,虽是好人,亦无足观,因为这种人好也有限,很不稳定,容易变坏,略有权或有钱就变坏。“放辟邪侈无不为”的无产阶级革命和专政,什么人间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士绅被打倒,大雅被毁灭,红歌黄曲、疯言邪语、粗话恶字登上大雅之堂,都是必然的现象。

   

   孟子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是“天下之通义”(《孟子•滕文公上》)知武子说:“君子劳心,小人劳力,先王之制也。”(《左传襄公九年》)如果反过来,劳心者治于人,劳力者治人,那就麻烦了,无论合不合法,这样分工都不合情理,都是乾坤颠倒。

   

   “工人阶级领导一切”这句口号是极端平民主义的自证,充分暴露了马主义的政治荒谬。顾名思义,农民务农,工人务工,商人从商,士夫从政,各专其业。工农兵商各阶层若有志于为政,就要努力读书求学,先成为士,取得入仕资格。通往政治的道路是开放的,但对为政者和领导者有相应的文化道德要求。

   

   不卜可知,“劳动人民当家作主”、“无产阶级专政”和“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时代,必是最黑恶的时代,而受害最深重、命运最悲惨的恰恰是劳动人民、无产阶级和工人阶级。

   

   孔子说仁者爱人,又说,唯仁者能爱人,能恶人。同样,唯文化道德精英能爱民保民,能善善恶恶,小人是不能爱人的,缺乏仁爱的内力和能力,故小人为政必不能爱民亲民。如果是在制度恶劣而权力缺乏有效制约的情况下,小人当政,既是君子之厄,也是小人之厄。毛鉴不远:无产阶级专政是政治社会大灾,也是无产阶级自身的大难。

   

   或说:“马恩设想的社会主义制度不包括无产阶级专政”云,殊不知,无产阶级专政是马恩思想实践的必然结果,其政治理念、革命理论、核心力量、制度设置包括所有制选择,必然结出无产阶级专政之果。无产阶级专政以后,必是最可怕的统治阶级,必然变成最大的有产阶级,“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或说:“在马克思那里,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只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一个暂短的过渡,他盛赞的巴黎公社原则,公社的管理人员,是要选举产生的。然而,后世的门徒,却把专政无限期延长,而且都不搞选举。”东海曰:鲜肉落进了“无产阶级”这种肉食性恐龙的嘴里,还有可能被吐出来吗?

   

   恩格斯在为马克思《法兰西内战》写的导言中说:“必须把行政、司法和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交给由普选选出的人担任,而且规定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被选举者。”在唯物论、阶级论、无产阶级专政论的文化框架下,在党主制和公有制的制度设置中,这么说纯属自欺欺人。

   

   王夫之对庶民的局限有着清醒的认识: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君子存之,则小人去之矣。不言小人而言庶民,害不在小人而在庶民也。小人之为禽兽,人得而诛之。庶民之为禽兽,不但不可胜诛,且无能知其为恶者;不但不知其为恶,且乐得而称之,相与崇尚而不敢逾越。学者但取十姓百家之言行而勘之,其异于禽兽者,百不得一也。营营终日,生与死 惧者何事?一人倡之,千百人和之,若将不及者何心?芳春昼永,燕飞莺语,见为佳丽。清秋之夕,猿啼蛩吟,见为孤清。乃其所以然者,求食、求匹偶、求安居,不则相斗已耳;不则畏死而震慑已耳。庶民之终日营营,有不如此者乎?”(《船山思问录》)

   

   近现代中国的悲惨剧,为王夫之“庶民之祸烈于小人”的论断提供了最好的证明。五四以后,平民主义泛滥,庶民暴民化现象越来越严重,人们“不但不知其为恶,且乐得而称之,相与崇尚而不敢逾越。”贫下中农和工农兵俨然成了真理的化身什么群众路线,群众观念,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仿佛天经地义,民众和民族的灾难遂空前深重。

   

   王夫之提出“有公理,无公欲”的观点。他说:

   

   “匹夫匹妇,欲速见小,习气之所流,类于公好公恶而非其实,正于君子而裁成之。非王者起,必世而仁,习气所扇,天下贸贸然胥欲而胥恶之,如暴潦之横集,不待其归壑而与俱泛滥;迷复之凶,其可长乎!是故有公理,无公欲,公欲者,习气之妄也。”(《船山思问录》)

   

   公众的意欲未必公正,庶民的思想未必正确。因此,政府要尽政治和文化的双重责任。孔子说治理国家有三部曲:庶之富之教之。教之就是尽文化责任,对庶民进行文化启蒙、道德教化,即“导之以德,齐之以礼。”(《论语为政篇》)以道德为指南引导,以礼制为标准,让民众向礼制看齐。礼制包括礼乐刑政,刑者,刑法也。公正的法律是礼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儒家不认同“为人民服务”的口号。这句话纯属巧言,也是非礼之言,不负责任之言。儒家为政,作之君,作之师,对于民众,要尽政治上领导、文化上教导、道德上引导等三重责任,不能简单地化地说成“服务”。

   

   儒家反对平民主义,主张精英政治,以民为本和精英政治相辅相成。“学而优则仕”,“以直措诸枉”,选贤与能,德风德草,等等圣经圣言,都是对精英政治的强调。这里的精英指文化道德精英。2015-4-1余东海

   首发儒家网

(2015/05/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