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新启蒙运动]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启蒙运动

   新启蒙运动

   余东海

   

   中国需要一场新启蒙运动。

   

   昧于天理良知、昧于仁义道德、昧于中华文化、文明和历史的蒙昧者太多了,中国成了愚人国,尤其是政治文化两界,几乎成了愚昧的两大根据地和大本营。

   

   清末以来,自由主义、三民主义派和马列主义知识分子,纷纷以先觉者和启蒙人自居,以唤醒中国人为自己的责任或光荣。然而,它们越是启蒙和呼唤,中国人越是精神错乱、思想颠倒和恶习深重,愚昧疯狂愈演愈烈,到文革抵达巅峰状态。

   

   原因在于,这些所谓的启蒙者,本身都是蒙昧派甚至反动派。所以他们的呼唤,负作用特别大,他们越启,国民越蒙,所谓启蒙,实为蒙人。他们不明中国文化和历史之真相,不明道德良知之实相,而且不少自由派还被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唯物主义之类歪理邪说遮蔽了心智。他们自己需要进一步启蒙。

   

   真正的自由派的民主自由启蒙、权利意识唤醒当然有意义。但这种启蒙对利益主义和利己主义者无效。对民主这种公益事业,弱势群体有搭便车心理,特权利益集团必然顽抗---从利益角度考虑,民主化于他们有弊无利。

   

   事实证明,以胡适为代表的自由派的启蒙是失败的,而孙中山和中山派、即三民主义的启蒙教育工作,无疑也是失败的。这不是方法问题,更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思想文化问题---三民主义的文化品质不高,不足以启国人之蒙。

   

   三民主义虽不歪邪,很不中正,对于儒家,属于外道。儒家坚持中道原则,对于中庸之外的任何主义都保持警惕。儒家对民族民权民生高度重视,却置之于仁本位之下,绝不允许它们主义化。而三民主义取儒家之枝节,赋予它们“根本性”地位,将它们本位化,过犹不及,流弊后患就很大。

   

   《中庸》教导:“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三民主义颠倒本末,不知先后,丧根失本,就远离了中道,远离了政治之中正。论政治社会建设,它不如自由主义;论个体安身立命,不如佛道两家,遑论儒家。同时,三民主义缺乏形而上依据,肤浅粗糙,收不住人心,拢不住豪杰。所以,孙蒋无论怎样强调儒家道统,实质上都是另辟蹊径而偏离正道了。

   

   国民党大陆失败,“三民”难辞其咎;台湾进步主要拜儒家所赐。从大陆到台湾,从蒋公到马君,国民党于三民主义越来越淡化,对儒家则越来越尊重,其政治品质也越来越高,终于促进制度成功转型。国民党信仰三民主义,就离不开儒家的配合;若信仰仁本主义,完全可以抛开三民主义。在仁本主义中,“三民”都有合适的位子。把它们主义化反而有弊无利。

   

   顺便说说孙中山。《台湾民报》1925年2月以“革命领袖孙中山”为题的文章,详细报道了孙中山北上进北京时受民众热烈欢迎的情形,将孙中山同列宁并列为“世界伟人”,并称颂孙中山“是站在泰山顶上大敲其警醒之钟,把四万万还在打鼾深睡的同胞叫醒”云。

   

   孙中山与拜物教教主和暴君列宁相比,当然好得多正得多,但是,说他“把四万万还在打鼾深睡的同胞叫醒”,却是吹捧过度了。此君不是坏蛋,却是个大糊涂蛋,文化政治双重糊涂。略说孙氏几大糊涂表现如下:

   

   一是推崇洪杨帮。他号召同盟会员、革命志士宣传太平天国,宣传洪秀全,自诩“洪秀全第二”,褒称太平天国诸领袖为“民族英雄”“老革命党”。革命自有好榜样,汤武革命最经典,何须借助集邪教和暴政于一体的洪秀全?革命自有正道在,何须借助民族主义邪旗?

   

   二是敌视改良派。清朝若能主动从君主制改为君主立宪制,代价最低而收效甚大,原是国民国家之福。孙氏却以改良派为敌,非置清政府于死地不可。这样的革命,品质不高,私心太重,为了革命而革命,而不是真正为了国家民族。更不可容忍的是,孙氏甚至纵容其党徒暗杀改良派!

   

   三是苟合马列派。其“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都是错误的。联俄联共是苟合北狄,比一般夷狄更加邪恶的恶势力;扶助农工是苟同民粹。当时到处造反作乱的所谓的农工,大多是被启蒙派和马列派联合煽动起来的愚民暴民地痞流氓,别说正人君子,连正派人正常人都罕见。

   

   孙氏最大的糊涂是撇开仁本主义大道,另辟三民主义蹊径。尽管他口口声声强调三民主义与道统一脉相承,实质上三民主义与儒家中道杆格不合。国民党政治品质有限,文化教育失败,军事每况愈下,最后败退台湾,无不根源于此。这也是孙氏革命党大逊于儒家改良派的要点。

   

   孙中山革命的成功,恰是中华民族更大灾难的开始,他呼唤的声音和影响越大,中国人越糊涂,根本原因在此。

   

   马列派的启蒙和呼唤就更可怕了,纯属负面。毛泽东所说:“一九一七年的俄国革命唤醒了中国人,中国人学到了一样新的东西,这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此以后,中国改换了方向”(《毛泽东选集》第4卷)。

   

   这不是唤醒是催眠,不是启蒙是洗脑。因为马列主义的错误是原则性的,无法弥补和修正的。换言之,马学是古来第一邪说,其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都是邪的,都是违反文化正道、道德正理和政治正义的。

   

   中国需要一场新启蒙运动,这场启蒙运动又必须以儒家为主,以佛道为辅。于个体而言,唯有以儒佛道为中心的文化道德启蒙,才有可能让人建立基本人格,超越世俗权力和物质利益,对精神利益、心灵财富和良制建设产生兴趣。

   

   于社会而言,没有一定的文化和道德垫底,一切良风良俗良制良法都成为不可能:德治礼制不可能,法治民主制也不可能。良好的道德,必然绽放相应的自由芬芳,监狱何以展现道德的美好?良性的自由,必然依托一定的道德基础,沙滩无法建设自由的乐园。

   

   中华文化和道德良知启蒙应该是新启蒙的核心内容,这比民主宪政启蒙重要得多,钱理群先生的话是最好的说明:“我们的大学,包括北京大学在内,正在培养一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

   

   试问,对于这些昧于天理良知的“有毒的罂粟花”来说,民主宪政知识懂得最多,有什么意义和作用呢?

   

   或说中国知识分子不缺少知识,缺少的是勇气和反思!此言没错。实质上勇气和反思是道德题中应有之义。中国知识分子严重缺乏文化、道德及历史知识,连常识都欠奉,极其蒙昧无知,极其缺心眼。这就是缺少勇气和反思的根本原因。

   

   或问:“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这么难,比老大哥更难?”答:因为中国人特别蠢,比前苏联人更蠢,蠢到倒孔灭儒的程度,至矣尽矣,蔑以加矣。在这样极端非人化、丛林化的社会,别说礼制,民主制也不可能。道德低洼,百秽交集,众恶所归,古今中外的垃圾毒品都集中到这里来了。

   

   面对这种情况,觉后知觉后觉,就是先知先觉者和儒者的天赋责任和义务,无可推卸,无可逃避。不知道也罢了,知道了各种真相和真理,就必须说出来,不管别人态度如何,听不听从。否则,就是对文化道德启蒙责任的放弃,就是对真相和真理的吞没,就是罪过!2015-4-2

   首发儒家网http://www.rujiazg.com/

(2015/05/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