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伟大的帝王师]
东海一枭(余樟法)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伟大的帝王师

伟大的帝王师

   东海儒者余樟法

   

   帝王师,是文化之师,文化,涵盖知识礼仪制度“技术”智慧信仰道德。道德是文化的核心。秦汉以后的儒家或儒化程度较高的王朝,君臣关系较和谐,某些大臣作为帝师王傅,能够得到君主相当的礼遇,也可称为帝王师,但论形象地位权力特别是道德的含金量,终究远逊于先秦帝王师。

   

   夏商周没有儒家之名却有儒家之实,是古代儒家政治的正宗,那时的帝王师,形象崇高,地位尤尊,权力极大,有资格对天子进行一定的文化教育辅导,道德约束规范,甚至斥责和罢黜。如商朝的伊尹、傅说,西周的太公望、周公、召公、仲山甫等等,都堪称真正的、伟大的帝王师。2012-4-27晚应邀在儒家QQ群(59139245)中介绍了伊尹和傅说两位。

   注:本文选自拙著《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9)

   

   一、赫赫伊尹

   伊尹,名挚,成汤之相,号阿衡,杰出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教育家,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贤相和帝师。在商代的卜辞中屡见致祭伊尹的记载,其地位之尊介于殷先王与先公之间,且有大乙(成汤)、伊尹并祀的卜辞,可见伊尹在商人中地位的尊崇。

   

   《汉书•刑律志》伊、吕并书,称赞其治国和军事才能;苏东坡著《伊尹论》则更从政治角度称赞他是“辨天下之事者,有天下之节者”。夸他不以私利动心,“故其才全,以其全才而制天下,是故临大事而不乱”。

   

   伊尹生于伊洛流域古有莘国的空桑涧。因为其母在伊水居住,以伊为氏。尹为官名。

   

   “孟子曰:伊尹耕于有莘之野,而乐尧舜之道焉。非其义也,非其道也,禄之以天下,弗顾也;系马千驷,弗视也。非其义也,非其道也,一介不以与人,一介不以取诸人。汤使人以币聘之,嚣嚣然曰:‘我何以汤之聘币为哉?我岂若处畎亩之中,由是以乐尧舜之道哉?’汤三使往聘之,既而幡然改曰:‘与我处畎亩之中,由是以乐尧舜之道,吾岂若使是君为尧舜之君哉?吾岂若使是民为尧舜之民哉?吾岂若于吾身亲见之哉?天之生此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也。予,天民之先觉者也;予将以斯道觉斯民也。非予觉之,而谁也?’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被尧舜之泽者,若己推而内之沟中。其自任以天下之重如此,故就汤而说之以伐夏救民。”(《孟子万章篇》)

   

   孟子说,伊尹耕于有莘之野,乐乎尧舜之道,淡泊富贵,自得其乐。成汤派人厚币聘请,但伊尹说,我要汤的聘币干什么呢?不如在乡间乐尧舜之道呀。成汤三次往聘,伊尹转念想:我自乐尧舜之道,何如使成汤成为尧舜之君,使天下之民众成为尧舜之民。我亲眼见到尧舜之世?自己作为先知先觉,自有“以斯道觉斯民”的文化责任,理当作努力让民众“被尧舜之泽”。因此,伊尹前去说服成汤征伐夏朝,以救民于水火。

   

   孟子说“伊尹,圣之任者也”,指的就是这种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承担。

   

   在《尚书说命》中,商朝第23位国王帝武丁这样回顾伊尹:保衡伊尹这样说:我不能使我的君王做尧舜,我的心惭愧耻辱,好比在闹市受到鞭打。天下一人不得其所,他就说这是我的罪过。(“昔先正保衡作我先王,乃曰予弗克俾厥后惟尧舜,其心愧耻,若挞于市。一夫不获,则曰时予之辜。”)这就是高度的、强烈的责任感使然。

   

   关于伊尹出身,有不同说法。《吕氏春秋•求人》说:“伊尹,庖厨之臣也;傅说,殷之胥靡也。皆上相天子,至贱也。”《墨子•尚贤中》:“伊挚,有莘氏女之私臣,亲为庖人。汤得之,举以为己相,与接天下之政,治天下之民。”《墨子尚贤》称:“伊尹为有莘氏女师仆。”

   

   或说是厨师,或说是有莘氏女之私臣,或说是师仆:仆人而任家庭教师者。这些说法与“躬耕于莘”之说有异,或者,伊尹先后做过这些事。总之,伊尹身份低贱是实。

   

   伊尹见成汤有两种说法,一是伊尹毛遂自荐,负鼎游说成汤,成汤发现其很有才能而予以重用;一是成汤久闻其名,经“三使往聘”才为所用。司马迁并采两说,不置可否。《史记•殷本纪》载:“伊尹名阿衡。阿衡欲干汤而无由,乃为有莘氏媵臣,负鼎俎,以滋味说汤,致于王道。或曰,伊尹处士,汤使人聘迎之,五反,然后肯往从汤,言素王及九主之事。汤举任(伊尹)以国政。”

   

   伊尹为了见到成汤,遂使自己作为有莘氏女的陪嫁之臣,说汤而被用为“小臣”。 此说应该属实,因为金文称之为伊小臣。后伊尹为成汤重用,任阿衡,委以国政,故甲骨卜辞中称他为伊。

   

   伊尹辅佐成汤灭夏,又助成汤制定了各种典章制度。

   

   成汤经“十一征”后,剪灭了亲夏的方国,扩大了统治区域,完成了灭夏的战争准备。但伊尹为确保胜利,考虑到夏虽强弩之末,然它为中原之主已历时 400 余年,声威余绪不可忽视。为试探各方国诸侯人心向背,伊尹建议汤停止向夏进贡,以观反应。桀怒而“起九夷之师”,准备大举伐商。伊尹见九夷等方国仍心向夏桀听从调遣,遂与汤复朝贡谢罪。第二年伊尹建议再次绝贡,桀又召诸侯在有仍(山东济宁南)会盟,准备伐商,此次不仅九夷之师不奉夏命(《说苑-权谋》),而且有缗氏首先叛反(《左传 昭公四年》)。伊尹看到夏桀已完全陷入孤立,认为时机已经成熟,立即建议汤向夏发起总攻,一举灭夏。

   

   革命成功,伊尹对成汤有一段训词,称为《尹诰》。《尹诰》曾被《礼记》引用。 “清华简”《尹诰》内容如下:

   

   惟尹既及湯,咸有一德,尹念天之敗西邑夏,曰:“夏自絕其有民。亦惟厥眾,非民無與守邑。厥辟作怨于民,民復之用離心,我翦滅夏。今后曷不監?”摯告湯曰:“我克協我友。今惟民遠邦歸志。”湯曰:“嗚呼!吾何作于民,俾我眾勿違朕言?”摯曰:“后其賚之,其有夏之金玉日(牣)邑,舍之吉言。”乃致眾于白(亳)中邑。(《清华藏简壹》)

   

   全篇大意是:伊尹和成汤都有“一”之德。伊尹想到上天败了西边夏邑,说:“夏王自绝于民。虽然夏邑有很多人,没有人民与他一起守邑。其君结怨于民,民报复他,因此离心,我们才灭了夏。如今君王何不引以为鉴?”尹挚告诉成汤说:“我能和协我们的友邦,现在远邦都有归附愿望。”成汤说:“啊!我怎样为民造福,使我们民众不违背我的话?”尹挚说:“君王应赏赐他们。夏朝的财宝满城,把它们分发给民众,吉祥。”于是把民众召集到了亳邑中心。

   

   商朝建立后,成汤便封伊挚为尹。《殷本纪》皇甫谧注云:“尹,正也,谓汤使之正天下。“正天下”就是要以身作则,作天下楷模,师范天下。

   

   伊尹后来又做了汤王长孙太甲的师保。(据《史记》记载,商汤临死时,长子太丁已去世。于是由太丁的弟弟外丙继位。三年后,外丙去世,外丙的弟弟仲壬继位。四年后仲壬去世,太丁的儿子太甲继位。但《书序》说:“成汤既没,太甲元年,伊尹作《伊训》、《肆命》、《徂后》。”似乎祖孙两任天子之间并无外丙、仲壬。)

   

   为了教育太甲,伊尹有《伊训》、《肆命》、《徂后》等训词,讲述为王为政之道。

   

   《肆命》、《徂后》已逸。《肆命》,《孔传》说“陈天命以戒太甲”,郑玄说“陈政教所当为也”;《徂后》《孔传》说“陈往古明君以戒”,郑玄说“言汤之法度也”。两种说法略异,因正文不存,难以辨别。可以肯定的是,它们和《伊训》一样,都是对太甲的教训。

   

   太甲继位之初,作为开国元勋、革命元老和“冢宰”的伊尹,在祭祀商汤的仪式上,当着百官众臣和各路诸侯,对新任天子作了一番训示——这就是《伊训》。

   

   训词先言成汤修德而有天下,要求太甲继承商汤的德政。伊尹以道德为政治最高原则,并将政权的得丧归源于道德的得失。夏朝先王因为推行德政,所以得到了上天的认同;夏桀的败亡是因为背离了德政传统,商汤也是因为道德崇高而成为天命的承担者和夏朝的掘墓人。真可谓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也。

   

   成汤革命的正当性和商朝政权的的合法性都来自于道德。成汤革命,是“皇天降灾,假手于我有命”,上天降下灾祸,借助于我汤王的手,汤王是拥有天命者;

   “惟我商王,布昭圣武,代虐以宽,兆民允怀。”我商王因为宣明德威,以宽仁代替夏王暴虐,所以得到了天下人民的信任怀念。

   

   “今王嗣厥德,罔不在初,立爱惟亲,立敬惟长,始于家邦,终于四海。”现在我王嗣行成汤美德,不可不考虑开个好头。爱于亲人,敬于长上,从家国开始实践爱和敬,最终推广到天下。接下来,伊尹回忆成汤之德,从三个方面归纳了商汤留下来的政治、道德之遗产。

   

   其一,以身作则起到表率作用,上行下效,上明下忠。“先王肇修人纪,従谏弗咈,先民时若。居上克明,为下克忠,与人不求备,检身若不及,以至于有万邦,兹惟艰哉!”

   

   意谓汤王建立并遵循道德规范,从谏如流,顺从前贤,身居上位能够明察,为人臣者能够尽忠,对别人不求全责备,约束自己唯恐不及。因此达到拥有天下万国,这是很难的呀!

   

   其二,广泛寻求德才兼备者,让他们来辅助你们这些后辈。“敷求哲人,俾辅于尔后嗣。”

   

   其三,制定《官刑》,对百官高标准严要求。“制官刑,儆于有位。曰:‘敢有恒舞于宫,酣歌于室,时谓巫风,敢有殉于货色,恒于游畋,时谓淫风。敢有侮圣言,逆忠直,远耆德,比顽童,时谓乱风。惟兹三风十愆,卿士有一于身,家必丧;邦君有一于身,国必亡。臣下不匡,其刑墨。’”

   

   意谓制订《官刑》以警戒有官位者。《官刑》上说:敢有经常在宫廷舞蹈、在房室饮酒酣歌的,叫做巫风;敢有贪求财货女色、经常游乐田猎的,叫做淫风;敢有侮慢圣人教训、拒绝忠直谏言、疏远年老有德、亲近顽愚幼稚的,叫做乱风。这三种风十种罪过,卿士身上有一种,一定丧家;国君身上有一种,一定亡国。君王有过错,臣下不匡正,要受到墨刑。

   

   最后是对嗣王的勉励、要求和警告,希望太甲敬念祖德,恪守祖制。“嗣王祗厥身,念哉!圣谟洋洋,嘉言孔彰。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尔惟德罔小,万邦惟庆;尔惟不德罔大,坠厥宗。”

   

   意谓:嗣王要以这些教导警戒自身,念念不忘!圣谟美好,嘉训很明白!天命无常,作善事的赐给他百福,作不善的赐给他百殃。你为善不嫌小,泽被天下,天下庆幸;为恶不必大,也会丧宗庙。

   

   “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尔惟德罔小,万邦惟庆;尔惟不德罔大,坠厥宗。”这段话,就是善恶报应之理的政治性表达。

   

   《易传》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中庸》说:“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国语周语》云:“天道赏善而罚淫。”孟子说:“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曾子说:“戒之戒之,出乎爾者反乎爾者”;《禮記祭義》说:“惡言不出於口,忿言不反於身”;老子说:“天道无亲,常与善人。”韩非子言:“祸福随善恶。”诸如此类,都是这一义理和规律的常识表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