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人和制度]
东海一枭(余樟法)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和制度

   人和制度

   

   人和制度的关系是一个老问题。有两个针锋相对的观点,一个是人决定制度,一个制度决定人。

   

   “制度决定人”之说有一定的道理。有句名言说:“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变好,坏的制度能让好人变坏”。制度对人的好坏,有一定的决定性,但不是绝对的,不是根本性的。否则,坏制度的改革就永远不可能。古今中外不少针对坏制度的改良或革命的成功早已证明,人,只有人才是决定性因素。从根本上说,人决定制度。

   

   坏制度能让很多好人变坏,但不能让所有人都变坏。人不是物,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有意志自由、良知尊严和人格底线的。绝不让坏制度改变自己,绝不与之蝇营狗苟同流合污,就是正人君子的基本底线。能被坏制度变坏的好人,好的程度有限,不是真正的好,还没有牢固建立基本底线和不移不淫不屈的大人格。对于正人君子大丈夫来说,坏制度是必须努力改变的东西,不仅是不让它改变自己而已。

   

   或说:“制度说穿就是一个模具,每个人都是一团面,所以把你按进一个鸡巴样的模具里,你就是一个鸡巴”云,自视为团面,自甘居下流,任凭模具摆布,这是典型的市井之言和小人之见。

   

   在恶制模具之中,很多人确实像团面一样,但也有一些人不愿被模具改变,或努力保持距离,保持自己的人格独立,或致力于改变恶制,重建政治。如果体制内外这种人越来越多,力量越来越大,恶制寿命就不会太长。

   

   换言之,体制内外必须有一批不易变坏的君子豪杰,制度的改变才有可能。如果所有文化政治群体和民众全都被坏制度变成坏蛋了,都像面团被模具变成了鸡巴蛋,好制度是不会自动从天上掉下来替代坏制度的。恶制如何改变,方式多种多样,因时而异、因社会国度之不同而异,概乎言之有两种:自上而下为改良,自下而上为革命。外力援助也可以成为改制的重要力量。

   

   改变恶制,离不开一定程度的抗争,这就需要抗争的人和群体具备一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内力。缺德的人和群体,即使迫不得已奋起抗争,也是弊端多多难有成效。这种抗争会有下述特点:突发性有余坚韧性不足,原子化有余凝聚力不足,依附性有余独立性不足,利益性有余道义性不足,破坏性有余建设性不足,而且很容易被暴力恐吓、利益收买而各个击破,作鸟兽散。

   

   坏制度在中国延续这么久,就是因为不被制度改变的正人和正常人太少了,少之又少。由于倒孔反儒运动的持久开展和马主义唯物论的深入洗脑,中国人物化程度空前严重,在党主制和公有制的模具中,上上下下绝大多数都成了面团。朝野各界中,流氓恶棍纵横,正人君子几希。

   

   其实,罪恶没有赢家,都难免恶果,这是道德真理。《易经》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又说:“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亡身。”小善小恶不断积累起来,就会成为大善大恶而导致质变,积健为雄则成大名,恶贯满盈则亡其身。作恶就像骆驼负重,积恶就是不断增负,最后被一根稻草压垮。

   

   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中庸》说:“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曾子说:“人而好善,福虽未至,祸其远矣;人而不好善,祸虽未至,福其远矣。”(《中论》)

   

   《孟子•梁惠王下》载的曾子语:“戒之戒之!出乎尔者反乎尔者也。”孟子说:“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荀子》说:“凡物有乘而来,乘其出者,是其反者也。”《国语周语》云:“天道赏善而罚淫。”这些儒言都揭示了“罪恶必有恶果”这一道德真理和因果铁律。

   

   坏制度更没有赢家。弱势群体固然受尽欺压,统治阶级也是后患无穷,往往代价惨重。坏制度的维护者在持续制造民众苦难的同时,也是在为自己掘墓并贻后人大患。中国人多羡慕共官,但他们忽略了一点:就整体而言,共官的命运是古今中外所有官群中最恶劣的。四九至今死伤惨重,死于内斗、死于人祸、死于恶法、死于灭口、死于自杀、死于天灾、死于子女亲信者之多,难以统计。

   

   有多大的罪恶就有多大的苦难,新一轮官灾又将开始。在2013年初我就在微博预言:“贪官恶吏群体将面临空前浩劫,五年之内,其中至少有百分之五十将遭遇灭顶之灾。谨立此为据。”不久,习王团队的反腐打虎运动就开展起来了,这个预言正在逐渐降落为现实。

   

   不断落网的大大小小的老虎,既是这个制度的受益者,更是这个制度的受害者。受益是暂时性浅层次的,受害是永久性深层次的。为了一时的特权和物质享受,它们浪费和了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更浪费了宝贵的生命。

   

   政治和制度的罪恶是人世间最大的罪恶。面对这个反道德、反文明、反中华的制度怎么办,是坚持和维护它,或者继续甘愿被它决定,还是尽量保持距离,甚至努力成为结束恶制的人,向它扔下挑战的白手套?这是摆在每一个中国人面前的问题。经过大半个世纪的血雨腥风,中国人应该有所觉悟了,有识有志之士更应该作出正确的选择。2014-11-20余东海

   首发2014-11-25南华早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南华早报中文网》所有文章版权由香港《南华早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2015/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